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將計就計   
  
將計就計

從外面走進來辦公室的時候趙得三就壓抑不住內心的喜悅,臉上掛著笑容,一旁的夏劍看見後就覺得這家伙不對勁.

現在為了爭取去黨校培訓的機會,夏劍私底下一直和趙得三卯著,反而是鄭茹和小趙對這件事顯得無欲無求.

趙得三覺得蘇晴已經幫他安排好了這件事,這天下午就一直在想這件事.

鄭禿驢在洗浴中心爽了一次,休息了幾個鍾頭,下班之前開車回到建委來准備拿個東西,順便將女兒鄭茹接回家.

很快就下班了,趙得三因為高興,一下午工作的勁頭十足,早就把一天的工作完成了,今天准備一下班就早點回家里去陪蘇姐,好好感謝一下她.正在興致勃勃的一邊整理皮包一邊吹著口哨准備回去的時候鄭禿驢打著手機走了進來.

辦公室里頓時就安靜下來了,老家伙用詭異的目光瞥了他一眼,讓趙得三誤認為他這是給自己傳達定了他去黨校培訓的消息,便對老家伙付之一笑,看到他打電話時放在耳邊的手機,順便暗自記下了他的手機型號,以便幫藍處長將那些照片拿回來.

等鄭禿驢將手機從耳朵上拿下來,幾個人不約而同熱情的笑著給他打招呼問候,老家伙點了兩下頭,直接走到自己的女兒旁邊呵呵說:"茹茹,走,下班了,回家了."

鄭茹一直想通過自己的努力來證明自己的能力,很不情願在單位時鄭良玉總是過來看她,就顯得有些心不在焉的哦了一聲,收拾了東西才跟著他一起下樓去了.

趙得三暗自記下了鄭禿驢的手機型號後就准備開始實行自己的計劃,于是就磨磨蹭蹭的一直等到了夏劍和小趙離開,才鎖上門鬼鬼祟祟的來到藍處長的辦公室門口敲了敲門.

藍眉也准備下班回去,直接打開了門,見是趙得三在門口站著,有些惑然地問:"小趙,怎麼還不下班?有什麼事嗎?"

"藍處長,我想到了辦法幫你把那些照片能拿回來."趙得三一邊神秘的說一邊走進去關上了門.

藍眉微微挑起了娥眉,瞪大了水眸,顯得很詫異,同時又看上去有點不怎麼信任地垂了眉問:"你……你想到什麼辦法了?"

趙得三神秘的笑著將嘴湊近了藍處長白嫩的耳根,這個親昵的舉動一時讓藍眉接受不了,感覺耳根癢癢的,難受死了,就朝一旁歪了歪腦袋,妖異的看著他.

趙得三這才意識到自己有點太過焦急的想要告訴她自己想出來的辦法,而忘記了和她之間的上下級關系,就有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稍微將嘴移開她白嫩的耳根一點,在她的耳邊小聲耳語著,目光不經意間就落在了她的身上,藍眉白淨的脖子和緊身薄毛衫領口中的一片雪白就收入了他的眼簾,不由得吞了一口唾沫,心不在焉的給藍處長講了自己的想法.

聽完他的想法,藍眉斜過臉來挑著柳眉有些半信半疑的問:"這……這樣可以麼?"

"試試看了,現在也沒別的辦法了."趙得三說.

"那……那現在該怎麼辦?"藍處長雖然是相信了他的辦法,遲疑了一會問道.

趙得三想了想,說:"藍處長,你要是不急著回去的話我想你先開車帶我去一趟東風路."

"你去哪里干什麼?"東風路離建委這里還有一段距離,藍眉有些不解地問.

"你帶我去就可以了."趙得三詭笑著說.

"那……那好吧."想想趙得三也是為了幫自己,于是藍眉就答應了他,一起下樓去開車將他送到了東風路.

東風路是西京市的電子市場,原來趙得三是想在這里的諾基亞專賣店買一部鄭禿驢用的那款手機.

藍眉將車停在了東風路的一個停車場,趙得三就直接下車,先去不遠處的取款機上取了點錢,直接去了諾基亞的專賣店,用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經過一番討價還價買下了一款鄭禿驢用的手機,才興沖沖的抱著手機回到了車上.

藍眉見他買了一部手機,一時還沒想明白,就輕笑著說:"換新手機啊."

"不是,就是我給藍處長你說的那個辦法,肯定得買部和那個畜生一模一樣的手機嘛."趙得三這才說明了來東風路的目的.

藍眉這才明白了,但還是有點不敢確信這個方法就可以,有點半信半疑地看著他問:"小趙,你說……說這個辦法可以不可以?"

這是趙得三絞盡腦汁後才想出來的辦法,他也不敢確定這個辦法一定可行,但到底可不可行,只有試一下才知道,即便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性也要試一下,如果不試,那就連百分之一的可能性也沒有,趙得三可不想身邊這個高貴冷豔的絕代佳人,被那老東西用那些照片來控制著,成為他的玩物.

"藍處長,說實話我也不敢確定."趙得三雖然決定執行這個計劃了,但還是沒有十足的把握,顯得有些信心不足.

"那……那還是不要了吧?"連趙得三看上去都沒什麼信息,藍眉覺得還是算了,要是萬一被那畜生識破的話她倒是無所謂,就怕連累了趙得三,整件事情他只是個局外人,他的好意已經讓自己很感動了,不想再讓趙得三受到連累了.

"算了?怎麼能算了?"趙得三有點生氣的瞪著她,"難道藍處長你越是這樣鄭主任會越來越放肆的,你想想看,他手里有你的那些照片,你就不怕他總是用那些照片來威脅你成為他的玩"准備說"玩物"二字的時候趙得三覺得不太合適,就立刻改口說:"來威脅你做自己不喜歡做的事嗎?"

面對趙得三有些生氣的一連串的質問,藍眉幽幽的看了他一眼,就微微的垂下了頭.心里思量著趙得三說的對,像鄭良玉那個道貌岸然禽shou不如的畜生拍下了自己那些照片,肯定不會這麼輕而易舉的放過自己,就連上午在電梯里碰見時,那畜生就用那些人聽不得的話來惡心自己.

"我就是怕連累了你,我……我已經被那個畜生給……給羞辱了,我無所謂,就是怕……怕連累了你."藍處長低著頭顧慮重重的說.

趙得三伸出一只手在半空停留了片刻,才緩緩的伸過去搭在她單薄的香肩上輕輕拍著說:"藍處長你就別擔心這個了,我既然能這麼做,我心里就有數,再不濟……再不濟我表姐好歹還是省委組織部部長,就算被那個畜生識破了,他也不敢把我怎麼樣的."為了讓藍處長覺得他不會受到牽連,趙得三就搬出了自己的靠山來.

藍眉想想也是,趙得三的表姐是省委組織部部長,那畜生應該也不敢把趙得三怎麼樣的,于是就沒不說這件事了,嘴角擠出一抹醉人的微笑,溫柔地問:"小趙,接下來去哪里?"

趙得三看了一下手腕的表,已經七點了,得趕緊回家了,前段時間幾乎天天回去的很晚,也該收斂收斂了,于是就笑著說:"藍處長要是方便的話就送我回去吧?"

"嗯."藍眉點點頭,發動了車子,在他的指引下將他送到了蘇晴家所在的那個別墅小區的門口,看見這家伙住的地方這麼高檔,停下車藍眉有點驚訝的問:"小趙,你住在這里啊?"

"嗯."趙得三不假思索的點點頭.

"你自己買的房子?"藍眉很詫異地問道.

趙得三搖搖頭呵呵笑道:"不是,這是我表姐家,我暫時在我表姐家里住著,我下去了,藍處長您慢點開."趙得三怕萬一被蘇姐開到是藍處長開車送自己回來不太好,就說著打開車門下去了.

藍處長在車里對他笑了笑,就調轉了車頭離開了.目送著她開車離開了,趙得三就挎著公文包走進了別小區.

一回到家里就興沖沖的問蘇晴今天打電話給鄭禿驢時他怎麼說的.

"還能怎麼說,這個面子你們鄭主任還是給姐給的."蘇晴已經做好了飯菜,一邊分給他筷子一邊有點驕傲地說.

"他就直接說會安排我去黨校學習嗎?"趙得三一邊接住筷子一邊興沖沖地問.

"老鄭說還得走個程序的,要開會研究,也是做做樣子,要不然就直接定了你去,太獨斷專行的話怎麼能讓其他人服氣呢."蘇晴夾了一口菜細嚼慢咽的說.

"也是,單位要派人去黨校學習的事在下面已經炸開鍋了,好多人都暗地里掙這個機會呢."趙得三想到這兩天單位要派人去黨校學習的事情在單位傳開以後,很多人都在暗地里找關系爭取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肯定了,去黨校學習可以學到很多在官場上為人處世的道理,又能結實很多其他單位的人,也算是給自己以後鋪路,誰不想爭取這個機會呢."蘇晴說.

"爭來爭去還不只是蘇姐您的一句話嘛."趙得三笑呵呵拍起了蘇晴的馬屁,心想現在這個社會就是這樣子,什麼事都要看誰的關系硬,能攀上蘇晴這個處在河西省權力中心的權貴人士,趙得三有時候感覺自己真是有幸運之神眷顧,每一次在遇到什麼困難的時候總是會有貴人出手相助.

在華夏官場,裙帶關系是一道風景線,往往是一人成仙雞犬升天,但凡一個人在某個政府單位干出了一番事業後就會想盡辦法將自己的三親六戚安排進去,很多單位實際上幾乎都是以家庭為單元組成.

自從鄭禿驢打算將自己的女兒鄭茹安排進建委上班的第一天起,他就基本上已經為她規劃好了要走的路,爭取在自己退位之前將她提上去.去省委黨校培訓這個機會對鄭茹來說同樣重要,老家伙自然不肯把這個機會讓給別人.

上篇:難得一見的笑容    下篇:機會難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