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狡猾的老狐狸   
  
狡猾的老狐狸

鄭茹翻了一個斜睨了他一眼,翻了一個白眼,就當做沒聽見一樣開始干自己的事情.

倒是夏劍還不知道他們兩人之間發生了什麼,小聲問趙得三:"小趙,你知道單位要派人去黨校培訓的事麼?只有一個名額,不知道誰有這麼幸運會被派去."

"是嗎?有這麼好的事情?"趙得三故意顯得很驚訝的問道,其實這件事要說知道最早的人還是他自己,從昨晚回家蘇姐就告訴了他,也答應幫他給鄭禿驢說情讓派自己去的.

"你還不知道啊?昨天省里給單位發了文的."夏劍神秘兮兮地說,然後轉身俯身,鬼笑著問鄭茹:"小鄭,你向你爸打聽一下,看去黨校培訓的人定了沒."

"你這麼熱心你怎麼自己不去問?"鄭茹因為心里生趙得三的氣,對夏劍的態度就不冷不熱起來.搞的夏劍還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這個大小姐,一頭霧水的看了看他,無奈的搖了搖頭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去了.

昨天下午下班後已經向鄭茹坦白了,今天她的反應也在趙得三的意料之中,知道她正在火氣上,也就不去主動招惹她,自顧的干起自己的工作來.

過了一會趙得三突然想到了藍處長,也不知道她經過了一個晚上情緒有沒有好轉,出于關心,就不動聲色的起身走出辦公室來到藍處長的辦公室門口,輕輕敲了幾下門,等了片刻沒人應答,就擰開了門,才發現里面空空的不見藍處長人.

是不是藍處長今天沒來上班?會不會因為被鄭禿驢下圈套羞辱後昨晚回去還想不通而做出了什麼傻事?

這麼一想趙得三就緊張起來,立刻返回辦公室有些焦急地問夏劍:"夏哥,知道藍處長今天來上班了麼?"

"來了啊,十點左右的時候我出去上廁所見她出去了."夏劍說.

趙得三這才放心下來,舒展了臉上緊張的神色哦了一聲.

"你這麼緊緊張張的找藍處長有什麼事?"夏劍見他剛才神色驚慌便用異樣的目光看著他問道,覺得他這麼急著找藍處長會不會是因為想去黨校培訓而找藍處長走後門呢?

"沒……沒什麼,有個問題不懂想請教一下她."趙得三舒展了緊張的神色,若無其事的笑了笑坐回了自己的位子,過了一會掏出手機給藍處長發了一條信息問她在哪.

很快藍處長就回信息過來"出去辦事,小趙有什麼事麼?"

"哦,沒事,看您不在辦公室,就問一下,那藍處長您忙吧."趙得三回複了一條信息過去,才不那麼擔心藍處長了.

快到中午下班的時候馬德邦突然給趙得三打來了電話,讓他上去一趟,于是趙得三帶著疑惑去了三樓找馬德邦.

到了馬德邦的副主任辦公室門口的時候門敞開著,處于禮貌,正欲伸手敲門的時候馬德邦抬起了頭,見他上來了,就平易近人的笑著說:"小趙,快進來吧."

于是趙得三就將伸起來的手落下來,一邊往進走一邊笑呵呵的問:"馬副主任找我有什麼吩咐啊?"

"先進來再說,把門閉上."馬德邦平和的笑著吩咐說,怕隔牆有耳,就讓他順便閉上了門.

趙得三照吩咐將門隨手關上,一邊走上前去一邊輕笑著問:"馬副主任,找我有什麼事?"

"小趙,你先坐."馬德邦說.

于是趙得三就在沙發上坐了下來,馬德邦才笑呵呵問他:"小趙,單位要派人去省委黨校培訓的事情你聽說了麼?"

"哦,聽說了."趙得三淺笑說.

"那你想不想去黨校學習一段時間啊?"馬德邦問他.

趙得三不知道馬德邦葫蘆里賣的什麼藥,于是就打了個太極說:"這個還得看單位領導的安排."

"這個機會對你們剛參加工作的新同志來說很有幫助的,我覺得這個機會你應該爭取一下的."馬德邦一本正經的說.

趙得三大約明白了馬德邦是想把這個機會爭取給他,就心照不宣的笑了笑說:"其實說實話,我也想去,不過這個還得聽單位的安排的."

"我早上去找鄭主任談了一下,我是想推薦你去的,不過鄭主任說要再研究一下才能決定,聽他的意思好像不怎麼想讓你去."馬德邦說,"我發現最近鄭主任好像對你的態度有些變化,你是不是得罪他了?"

趙得三就知道自從和鄭禿驢攤牌後他肯定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自己,果不其然,在這件事上老家伙就暗中排擠自己."我……我沒有啊."趙得三故意佯裝很詫異地說.

馬德邦想了想說:"那可能就是鄭主任想把這個機會留給他女兒吧,不過依我看倒不如把這個機會留給你,女孩子在這種單位走不了多遠的,不像小趙你工作上又有能力,人也機靈.我剛才還給你表姐蘇部長打電話說這件事了,她說等忙完了會給鄭主任打電話說一下的,我想只要蘇部長給鄭主任打個招呼的話應該沒什麼問題的."

趙得三哦了一聲,知道馬德邦在這件事上向著自己,雖然明知他這是有目的的討好自己,但還是笑著說:"馬副主任,謝謝你還一直為我的是操心啊."

"哪里話,客氣什麼呢."馬德邦呵呵的說,"那你就先等一下蘇部長的消息,看她給鄭主任打了電話後怎麼說.不過我覺得應該沒什麼問題,能去黨校學習對你以後的工作和前途很有幫助的,你可得重視這次機會啊."

趙得三笑著點了點頭.馬德邦看了看手腕的表,差不多快下班了,就說:"那行,也沒什麼事,就是給你說一聲看看你想不想去,既然你也有這想法,那我再替你給鄭主任說說,行了,沒什麼事了,你忙你的去吧."

"那謝謝馬副主任您,我先下去了."趙得三道了謝就走出了他的辦公室.回到辦公室里趙得三就無心工作了,一直在想這件事,蘇姐和馬德邦都說這個機會對他來說很重要,但現在看來鄭禿驢那老家伙不想把這個機會給自己,這就讓趙得三有點擔心.

中午吃了飯後趙得三就站在院子里一個無人的角落里給蘇晴撥去了電話.

蘇晴也剛好和組織部的人一起在外面吃飯,就接了電話走出包廂在走廊里問他:"得三,怎麼了?"

"蘇姐,您給鄭主任還沒打電話說讓我去黨校培訓的事吧?"趙得三問道.

"還沒呢,怎麼了?"蘇晴反問道,在她看來這不是什麼大事,只是自己一句話的事情而已.

"早上馬副主任找我了,說他去找鄭主任說這個事了,馬副主任是想推薦我去,但他說鄭主任好像不怎麼樂意讓我去,蘇姐您看?"趙得三說出了自己的顧慮.

"噢,我知道了,這件事你不用擔心,我下午就抽空給你們鄭主任打電話."蘇晴覺得這並不是什麼問題,只是一個電話的事情.

"那……那蘇姐您給鄭主任記著打電話說一下,我怕他萬一安排了別人."

"知道了,好了,我現在和組織部的人一起吃飯著,有消息了給你通知."蘇晴作為組織部的一把手,覺得大家都在吃飯,自己跑出來打電話不太好,就急匆匆的掛了電話.

得到蘇姐的答應,趙得三才算放心了下來,心想只要蘇姐給鄭禿驢打了那個電話,想必他鄭禿驢就算心里一百個不願意,也不可能不答應蘇姐委托的事情吧.

打完這個電話趙得三就直接回到了辦公室,坐下來抽了一支煙,突然想到這兩天又一時忽略了趙雪,于是就打了個電話過問候了一下,得知趙雪媽媽的手術恢複的很好,她這幾天一直在醫院陪她媽,趙得三就放心了,說他周末會抽時間過去看她.簡短的聊了幾句,由于趙雪要去給她媽媽打飯,所以就掛了電話.

有時候趙得三一個人安靜下來的時候會想現在自己的生活,也許是舉目無情一個人生活久了,有時候很想找一個與自己能相愛到白首的姑娘結婚生子.但他父親的遺願沒有完成,事業也沒有成就,仇人還沒找到,一想到這些,他就會打消那個念頭.

吸了一支煙,上了一會網,感覺實在沒什麼意思,准備關掉網頁的時候突然彈出了一個賣性用品的網頁,一下子讓趙得三想到了鄭禿驢用藥迷藍處長的事.

于是趙得三憑著記憶中的印象,將那天幫鄭禿驢送去的包裹上的發貨公司的名字直接輸入了百度里搜索,第一條就是一個網店的,頁面一點開就是一些兜售性藥的廣告.

靠!這老東西看來為了得到藍處長的身體已經蓄謀已久了,看來那個飯局也是他處心積慮的設下的一個鴻門宴了,趙得三心想.

再一想到自己答應了要幫藍處長出頭,到現在依然是絞盡腦汁沒有想到一個好辦法.別說幫藍處長出那口惡氣了,甚至他現在連幫藍處長把那些照片都無法從鄭禿驢那里拿回來.

想著這件事情,他有點一籌莫展,出現這種令他如老虎吃鐵無處下牙的局面,主要原因還是趙得三覺得還是他對鄭禿驢的為人不是特別了解,于是他決定先暗中觀察上他幾天,再從他的日常習慣中尋找他的漏洞,爭取幫藍處長出了這口惡氣.

上篇:為培訓爭破腦袋    下篇:難得一見的笑容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