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遭受屈辱   
  
遭受屈辱

"鄭主任別……別這樣……不要……求你不要這樣……"藍眉的反抗是那樣的無力,以至于他沒有費吹灰之力就輕而易舉的將手伸進了她的毛衣里,在她光滑如緞的肌膚上撫莫起來,那細膩光滑但散發著熱度的身體,異常的令鄭禿驢有感覺,他等這一刻等了太久了,為此付出了許多努力,才終于設下這個圈套讓這個冷豔的女人上勾.

真是皇天不負有心人啊,鄭禿驢激動的在她的脖子一點一點朝下親吻著,兩只大手在她的毛衣里愛不釋手.

在藥的作用下,她漸漸失去了反抗的力氣,心靈和身體似乎同時產生了寂寞難耐的感覺,腦子里有一種強烈的需求感,已經顧不上壓在身上貪婪的親吻著自己潔白如玉的身體的人是誰,在他的挑逗之下逐漸放棄了反抗.

鄭禿驢趴在她的身上沒有受到任何阻攔,盡情的親吻著她身體上的每一寸如凝脂般白嫩光滑的肌膚,從上往下,藍眉的每一寸皮膚上都留下了他貪婪的口水.

釋放完之後,老家伙才發現藍眉的身體並不方便.

吸完了一支煙的時候,鄭禿驢突然想到了一個壞主意,嘴角泛起狡詐的笑,斜過身體去從chuang頭櫃上的皮包里掏出了手機,跪在chuang上,從各個角度將藍眉拍了個遍.

之所以拍下藍眉的這些照片,鄭禿驢還是擔心她清醒後會咽不下這口屈辱的氣而給自己找麻煩,他可不想有什麼後顧之憂,所以臨時才想到這個方法.

只要拍下她丑態百出的樣子,她要是敢找自己麻煩,就用這些照片來威脅她,量她一個女人,也是要臉的,不可能因為只是被自己霸占了一次就折騰個魚死網破.

從各個角度拍了很多張照片之後,鄭禿驢為了留個紀念,還特意躺在藍眉身邊,斜著臉,將手機舉在半空來了一個合影.

拍完這張照片,拿著手機欣賞了一下,感覺很滿意,嘴角浮起狡猾的笑容,將手機放回了皮包里.

休息了一個鍾頭,藍眉還躺在chuang上,沒有從藥的藥效中清醒過來,在鄭禿驢第二次爬上她的身體後,她不僅沒有半點反抗的意思,還顯得有些主動的索取起來.

一直到凌晨三四點的時候才累的躺在她身邊睡著了.

一直到了凌晨五點多的時候藥的效力散盡了,藍眉才微微睜開了酸澀雙眼,看見天花板上的燈,就發現不對勁了,自己不是在家里,一頭霧水的轉過臉去看,突然發現身邊躺著鄭主任,情急之下再掀開被子一看,才發現兩個人都沒穿衣服.

藍眉立刻驚慌失措的挪到一邊,腦子里開始浮現起了昨晚那些場景,她立刻就明白過來自己昨晚被這個老家伙給迷了.

藍眉頓時感覺很無地自容,自己雖然離婚了,但一直恪守婦道,沒有干過半點違背道德的事情,怎耐自己的名節被這個可惡的老家伙給毀了.

頓時感覺氣血翻湧,一邊咬牙切齒.

藍眉目光中充滿仇恨,盯著累了大半晚上睡的很香的鄭禿驢,一邊迅速的一件一件穿好了衣服,順手抓過昨晚拿給鄭禿驢的礦泉水瓶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身上,猩紅著雙眼哭著呵斥道:"鄭良玉,你個畜生!"

鄭禿驢由于晚上太過盡興,一把老骨頭折騰的快散架了似地,這時候睡的熟的跟死豬一樣,藍眉砸在他身上的礦泉水瓶一點作用都沒起,他只是翻了個身繼續睡覺.

藍眉更加來氣了,猩紅的眼睛中含滿仇恨的淚水,咬牙切齒撿起礦泉水瓶更加用力的直接砸向了他的腦袋.

"咚"一聲,礦泉水瓶被她重重的砸向了鄭禿驢的頭,腦子嗡的一響,鬢角一陣生疼,鄭禿驢才從熟睡中驚醒,凶狠的轉過頭一看是藍眉正用那雙仇恨的目光瞪著自己,臉上淚痕斑斑.

"小藍你醒來了啊,來躺下來再睡會吧."鄭禿驢立刻鬼笑著伸手去樓她的香肩.

"滾開,鄭良玉,你簡直禽shou不如!"藍眉一邊凶狠的大聲呵斥他一邊將手里的提包用力的甩打在他身上,與此同時流下了屈辱的淚水,

不到萬不得已,鄭禿驢是不願意和她撕破臉皮的,畢竟他不想只是緊緊的占有她一次,藍眉曼妙撩人的身體讓他很是迷戀,他更想經過今晚後在以後有需要的時候,就能自然而然的再次和她蝕骨.

所以,鄭禿驢不僅一點也不生氣,反而還是呵呵的笑著一把抓住了他甩打過來的皮包,開導她說:"小藍,你就別傷心了,也別生氣了,事情都這樣子了,還有什麼用嘛.反正你也離婚了,身邊又沒什麼男人,也是有生理需要的嘛,在這件事上你一點也不虧的,而且只要你出去不要亂說,以後單位上面有什麼合適的位子,我第一個肯定考慮你的."

"鄭良玉,你是個十足的王八蛋!畜生!你不要想著用你的主任的頭銜來壓我!我告訴你,昨晚你用那種卑鄙的手段對我所作的一切,我會向上級反映的!"藍眉緊蹙著眉頭,一雙猩紅的眼睛怒睜著,一字一頓咬牙切齒地說道.

鄭禿驢知道她一醒來肯定反映很強烈,為了以後還能享用她的身體,他還是苦口婆心的開導說:"藍眉,你冷靜一點,昨晚我們都喝多了才發生了那種事,我也不願意啊,既然事情都發生了,你還鬧什麼呀,你就不怕這麼大聲被人家聽見了嗎?時間還早,再躺下來睡一會吧."說著鄭禿驢伸了胳膊過去摟她.

"拿開你的髒手別碰我!你真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嗎?你這個卑鄙無恥的小人!你給我的飲料里下藥了!你簡直太卑鄙了!簡直禽shou不如!"藍眉將他伸過來的胳膊用力的打開,怒睜雙眼,滿目仇恨的瞪著他,咬牙切齒的一邊大聲斥罵一邊流著屈辱的淚水.

鄭禿驢瞪大眼睛裝作很驚愕的樣子,然後苦口婆心的說:"小藍,你聽我說,不是你想的那樣的,昨晚我們都喝多了,酒後亂xing才發生那種事,你……你怎麼能賴到我頭上呢,再說……再說這種事情對你來說也不是什麼壞事嘛,你反正也沒吃虧嘛,就快別哭了,想開一點嘛."

藍眉怒睜著猩紅的水眸仇恨的注視著他,咬牙切齒說:"鄭良玉,你別說得這麼冠冕堂皇!一定是你下藥了,你有本事拿用那瓶飲料去化驗嗎?你簡直連禽shou都不如!"

鄭禿驢苦口婆心的開導了她一會,見她絲毫沒有想通的意思,因為昨晚實在累壞了,這會正睡的香,被她給吵醒了,不想和她再多費口舌了,就哼笑了一聲不緊不慢地說:"藍眉,你現在倒給我裝起清純來啦,昨晚你不是也很爽嗎?干的時候怎麼不見你反抗呢?這種事你也沒吃虧,你在這裝什麼清高可憐呢!"

藍眉本就感覺很屈辱,卻還被他用這種下流的語言來挖苦和羞辱,一時瞪大了猩紅的雙眼,雙腮鼓了鼓一邊流淚一邊氣沖沖說:"鄭良玉,你卑鄙下流!你用這種手段來滿足你,你還是人嗎你!"斥罵著氣不打一處來,隨手就將枕頭用力沖他狡詐陰險的臉丟了過去.

鄭禿驢並沒有躲閃,只是一只枕頭砸在臉上不痛不癢的,哼笑了一聲粗了氣指了一下窗頭櫃上的煙灰缸,又指著自己的腦門說:"藍眉,來,用它往這里砸,砸了我照樣已經干了你!也挽不回你的清白了!"

"鄭良玉,我要揭發你!我要向上級領導舉報你!"

鄭禿驢不以為然的冷笑了一聲說:"你舉報我?你有什麼證據舉報我?你給人家說我給你下藥迷了你?哼!你以為就憑你可以舉報我?未免想的太天真了吧,老子實話告訴你,昨天晚上就是我給你在飲料你下了藥,那個飯局也是我刻意安排的,沒想到吧?看看你的表現,昨晚不是騎在我身上很瘋狂的嘛,你就別給我裝清高了吧,你是個離異的女人,也有需要,你一點也不吃虧的."

"鄭良玉,你簡直卑鄙下流!你他媽的是個畜生!我一定會向上面揭發你的真實面目的,我要讓所有人都知道你鄭良玉是個人面獸心的畜生!"藍眉用那雙猩紅的水眸狠狠瞪著他,似乎充滿了深仇大恨.

就連自己身子不方便,這個人面獸心的畜生竟然都不放過自己,藍眉突然感覺這個平時對她熱情和藹的領導變得如此猙獰可怖,就像一只凶殘的禽shou一樣.

要說鄭禿驢不怕藍眉給政府舉報他的惡行那是假的,情急之下他撲上來一把抓住了藍眉的胳膊說:"你等等."

"你個畜生松開我!"藍眉流著屈辱的淚水回頭用皮包在他身上狠狠砸著,讓他松手,無奈鄭禿驢的手像鉗子一樣卡著她的手腕,令她無法掙脫.

上篇:中了奸計    下篇:正義的化身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