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中了奸計   
  
中了奸計

馮局長心照不宣的笑了笑,轉身走出了包廂.藍眉今晚雖然喝的不多,但由于國窖1573她很少喝,有點不太適應,所以這會稍微感覺有點暈,抿了一口茶水輕輕揉著鬢角,等鄭禿驢簽完單後一起下去.

很快年輕漂亮的女服務員拿著賬單進來走上前來將一支筆遞給他,微笑著說:"鄭主任您簽個字吧."

老東西瀟灑的大筆一揮,將筆還給女服務員,她就畢恭畢敬的退出了包廂.

鄭禿驢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看了一眼藍眉,只見她低著頭,臉色微微紅潤,神態嬌媚極了.于是老家伙佯裝很關心地問她:"小藍,沒事吧?"

"沒……沒什麼."藍眉斜睨了他一眼應道,又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水.鄭禿驢見她口渴,發覺機會來了,就將事先下了藥的果粒橙在一旁佯裝很隨意的拿過來象征性的擰了一下早已經被他打開過的蓋子,推到她面前說:"喝點果汁吧,解解酒."

藍眉根本不知道鄭禿驢會在這瓶果粒橙中下藥,一點也沒戒心的就擰開了蓋子,拿起瓶子喝了起來.

鄭禿驢看著她仰起頭喝果汁時咕嚕咕嚕蠕動的喉嚨,嘴角泛起了一抹狡詐的陰笑.等她放下瓶子後就微微眯著眼佯裝出喝多的樣子長長的哼哧了一聲說:"今晚喝的有點多,頭有點暈,恐怕開不了車回去了."

藍眉根本不知道這一切都是他處心積慮設的一個局,見他好像有點喝多了,出于人性本身的善意,給他倒了一杯茶水說:"鄭主任您先喝點水吧,要不給司機打個電話過來讓他開車送您回去吧?"

鄭禿驢顯得有些迷迷糊糊的拍了一下腦門,就從一旁的皮包中掏出手機,佯裝給司機打電話,將手機在耳朵上放了一會,將手機重新裝進了包里,蹙眉說:"這小陳怎麼關機了?"說著轉過臉去用商量的口吻說:"小藍,要不你先扶我上去吧,我開不了車了,休息一下再回去吧."

藍眉從來沒有在工作之余和他單獨相處過,更別說和他孤男寡女的進酒店的房間了,所以顯得有些顧慮起來,遲疑著不說話.

見她還是有一些戒心的,鄭禿驢就佯裝有點醉態的說:"小藍,你扶我上樓去了你就回去吧."

藍眉考慮了一番,心想量他也不會把自己怎麼樣,只是扶他上樓到了房間自己就離開,怕什麼呢.于是就點了點頭,有些不自在的伸過胳膊去扶住他的胳膊說:"走吧,鄭主任,我扶你上樓去吧."

鄭禿驢明明沒有喝多,但卻裝出喝多的樣子,顯得很吃力的撐住桌子才站立起來,身子搖搖晃晃的擺動了幾下,就無力的靠在了藍眉的嬌體上.

藍眉也沒有多想,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才在他的引導下將他扶到了五樓的一間套房門口.鄭禿驢從兜里掏出鑰匙開門的時候卻很清醒,一下子就打開了門,又變得醉醺醺的東倒西歪起來.

藍眉費勁力氣才將他攙扶進房間,走到chuang邊小心翼翼的將他扶著坐下來了.

鄭禿驢的身體軟軟的靠在她的身上,一直手還攬住她的香肩不肯松開.

"鄭主任好了您休息一下吧,我就先回去了."藍眉說著將他的手從自己的肩膀上拿下來,准備起身離開.

鄭禿驢眯著眼睛偷偷看了一眼她,見她要離開,就故意佯裝很醉的一下子仰面倒在chuang上,喘著粗氣迷迷糊糊說:"小藍,幫我倒杯水吧,我口渴的很."

藍眉已經起身准備走了,回頭看了一眼鄭禿驢,見他四平八叉的躺在chuang上,看來真是喝多了.出于善意,沒多想什麼就直接去桌子上拿了一瓶礦泉水擰開蓋子給他送了過去,遞到他躺著的身體上空說:"鄭主任,水."

鄭禿驢眯著眼睛偷偷的瞅了她一眼,故意喘著沉重的呼吸"嗯"了一聲,抬起一只胳膊胡亂的在半空抓著,卻故意抓住了她的胳膊問:"水呢?水呢?"

藍眉有些緊張的將手里的礦泉水換到了另一只手上,用礦泉水在他抓著自己手腕的手背上碰了碰說:"鄭主任,這里,水."

鄭禿驢這才松開了她的手腕,拿住了礦泉水瓶,打開後佯裝很吃力的坐起來仰起頭灌了幾口,又重新躺下來,拍了拍自己身邊的地方迷迷糊糊地說:"小藍,坐,坐下來說說話再走,你也喝多了,現在開車不安全的."

或許是藍眉今晚喝的酒不太適應上了頭,或許是最後喝了鄭禿驢下了藥的果粒橙,經鄭禿驢在半醉狀態下還"關心"的給自己說這些,藍眉就感覺到自己有些頭暈了起來.想想萬一一會開車回家的路上頭更暈的話容易出事,于是也就沒有多想,在離鄭禿驢躺著的地方相隔一米多遠的chuang尾坐了下來.

"小藍,你一點都不暈麼?我喝的也不比你多多少,我怎麼……怎麼這會頭這麼暈啊?"鄭禿驢一邊沉重的喘著,一邊迷迷糊糊的說,這演技演的栩栩如生,簡直逼真急了,比那些電影明星的演技還要出神入化,讓一旁正襟危坐的藍眉半點都沒有察覺到,扭過頭去看了眼"醉醺醺"的鄭禿驢,說:"我……我也有點頭暈,鄭主任您休息一下吧,我坐會就走了."

"嗯,你坐會休息一下,等腦子清醒一點了再走."鄭禿驢迷迷糊糊地說著,趁著藍眉不注意,真不知鬼不覺的朝她跟前挪了挪,半眯著眼睛,看著藍眉的背部,嘴角閃過一絲狡詐的笑,心里並不著急,等著一會藥效發揮作用後讓她主動的投懷送抱.

不知道為什麼,藍眉感覺自己越休息不但沒有半點清醒,反而越覺得有些頭暈腦脹,臉上灼灼的熱起來,就連身上也不知道為什麼變得特別燥熱,心里躁動不安極了,就連心跳也無緣無故的加速起來.

一直躺在chuang上裝醉的鄭禿驢其實一直在盯著她的側臉,觀察她臉上顏色的變化,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就發現藍眉的耳根和臉頰越來越紅,這種紅色並不是酒精上頭或是皮膚過敏後的紅色,而是那種很不自然的紅色,臉上這種通紅的顏色還在逐漸加重著.

不僅如此,而且鄭禿驢還察覺到一開始還正襟危坐的藍眉越來越坐立不安了,好像chuang上長了刺一樣,屁股總是一抬一抬,就連呼吸也微微沉重了.

察覺到藍眉的身體和呼吸都有了明顯的變化,鄭禿驢知道應該是藥發揮了效力,于是試探著朝她身邊再挪了挪,假裝醉呼呼的將一條手伸過去攬住了她的柳腰.

這時候藍眉的神智還沒有完全被藥的效力所淹沒,感覺腰上放上了什麼東西,扭過頭垂目一看,發現是鄭主任的胳膊攬住了自己的柳腰,一種莫名的悸動就在心底產生了,但還是將他的胳膊拿起來放在了一旁.

不知為什麼心里卻越來越空虛,身體越來越燥熱,頭暈的站也站不起來了.

臉蛋更是紅如火,一雙原本妖異的眸子在藥的刺激下有些飄忽.

她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怎麼身體越來越熱,心里越來越空虛和躁動,她想離開這里,可是腿卻不聽使喚,渾身綿軟無力,站都站不起來了.在藥持續發揮出來的作用下,藍眉感覺身體越來越軟,皮膚上越來越熱,逐漸變得滾燙起來,一只手情不自禁的就伸到了身前,將紅色小皮衣的拉鏈緩緩的拉下去,脫掉了小皮衣,感覺皮膚上滾燙滾燙.

看到藍眉脫掉了外套的舉動,看到了她薄毛衫下微微露出一部分的雪白的脖子,一直拿捏的四平八穩的老家伙這會有點蠢蠢欲動,按耐不住內心的激動,從chuang上坐起來,臉上帶著詭笑,趁著藍眉沒有注意,就神不知鬼不覺的伸出一只胳膊一點也不介意的去摟住了她的香肩.

"鄭主任,您……您這是干什麼?快放開."藍眉有些驚慌失措的朝一旁掙脫,但身上卻使不出半點力氣來,而且也不知道為什麼當鄭禿驢將胳膊搭在她的香肩上時,她的中樞神經突然掠過一陣觸電般的感覺.

"小藍,現在是不是感覺身子很難受很燥熱啊?是不是喝太多酒啦?"鄭禿驢鬼笑著將一張在藍眉有些模糊起來的視線中,顯得有些猙獰的面目湊到了她面前,一張大嘴就緩緩的印上了她的脖子.

"鄭主任您快松開……別……別這樣子……"藍眉驚慌失措的用胳膊去推他,可是雙臂上一點力氣也沒有.

他的嘴很快就印上了她通紅的脖子,一點一點在她"不要不要"的掙紮聲中將她壓倒在了chuang上,兩只胳膊像鉗子一樣用力的抱住她的身體,一邊親吻她的脖頸,一邊迫不及待的用雙手從她的薄毛衫下面朝里面伸了進去.

上篇:氣氛緩和    下篇:遭受屈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