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淒厲的哭聲   
  
淒厲的哭聲

"你……你原來是騙我的!"鄭茹撅著嘴,杏眼睜得圓鼓鼓的.柳眉緊蹙在一起,眉心一抽一抽,原本豐潤朱紅的嘴唇緊閉在一起,由于咬牙切齒太用力而顯得有些蒼白,看上去簡直是生氣極了.

"大姐啊,我哪里騙你了?我可從來沒說過自己對你有意思啊,現在是秋季啊,你發春發錯季節了吧."趙得三半開玩笑地說,"行了,不和你瞎扯了,我還得加班,你趕緊回去吧."

鄭茹緊閉著嘴唇惡狠狠的瞪看了一會他,"哼"了一聲氣急敗壞的牛頭就走.

反正已經和鄭禿驢攤開了,趙得三也不怕得罪了鄭茹,男女之間的事情要雙方情願情投意合才行,單相思沒用的,長痛不如短痛,所以才這麼直接的說明了自己對她沒意思.

雖然明知道肯定是得罪了鄭禿驢一家子了,但他也不是很擔心,好歹還有個蘇姐給自己撐腰呢,一切都說開了,現在反倒是覺得解脫了.

等鄭茹氣呼呼的用力將辦公室門哐一下子摔上,趙得三扭頭看了看,無奈的笑著"哎"了一聲,長長的伸了個懶腰,繼續低頭伏案加班.

隨著天色漸漸晚下來,辦公樓里越來越安靜,光線也越來越暗,有點看不清字了,趙得三就起身去開燈,走到牆角的時候突然聽見不知從哪個角落里傳來的女人細嚶嚶的哭聲.

趙得三還以為自己耳朵產生了幻覺,一邊開燈一邊豎起耳朵仔細的聆聽了起來,這才清楚,真是有女人淒厲傷心的哭聲不知從哪個角落里發出來的.

此時此刻辦公樓里萬籟俱靜,這哭聲就聽起來越來越清晰,這不僅讓趙得三就有些害怕起來,胡思亂想的聯想到了恐怖片和小說中的情節,堂堂七尺大漢卻不由得汗毛倒立,頭皮發麻,哪還有什麼心情加班呢,三下五除二的關上電腦收拾了公文包背上就拉開門准備逃離這個陰森恐怖的地方.

驚恐不安的從辦公室里沖出來鎖上門就准備沖下樓,經過藍處長辦公室前時趙得三聽見女人的哭聲愈發清晰,加上走廊里的光線明顯比辦公室里要亮堂了起來,所以恐懼的心態才舒緩了一些,停下了腳步仔細聽這女人的哭聲,分明是從藍處長辦公室里傳出來的嘛.

趙得三立刻就聯想到了今天整整一天沒有看見藍處長走出辦公室半步,而且很意外的一整天都關著門,也沒有過來視察他們的工作.

這一連串的意外讓趙得三感覺藍處長應該發什麼了什麼不為人知的事情,應該是她在里面因為什麼事情直到下班後人全部走完了才傷心的哭了.

出于好奇,出于趙得三天性中對女人展現出柔弱的一面時的那種同情心,更出于他對性格孤傲的美女上司的特別關注,這幾種因素促使他瞬間就熱血上頭,一種男人行俠仗義的情愫在思想中升騰而起.于是趙得三走上前去,輕輕敲了幾下門,"藍處長,藍處長,藍處長."

趙得三一連喊了三聲,里面的哭聲突然止住了,但是沒人作答,直到他重新恐懼起來,有些瑟瑟發抖的喊出了第四聲,藍處長的門咯噔一聲打開了,藍眉紅著眼睛,臉上淚痕斑斑,看起來很傷心,同時有些疑惑地看著他,吸了吸鼻子聲音哽咽地說:"小趙,你怎麼還沒走?"

"哦,今天事情太多,加了會班."趙得三呵呵笑著說,"藍處長您怎麼也還沒有走啊?"

"我……我……"藍眉支支吾吾的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卻突然背過身去一邊哭一邊低頭抹淚,看上去好像遇上了什麼傷心的事.

"藍處長您……您怎麼了?為什麼要哭?"趙得三一頭霧水的走上前去問道.

藍眉為了不讓他看見自己哭泣時失態的樣子,又斜了斜身體,低著頭淺聲抽泣,哭的甚是傷心,令趙得三一時丈二的和尚莫不著頭腦.

來單位上班半年時間了,從來還沒見過藍處長因為什麼事這樣傷心過,甚至連見她有心思的機會都很少.

"我……我……嗚嗚嗚……"藍眉支支吾吾的沒說出個所以然來又繼續哭泣,這般脆弱的讓人心疼的樣子和平時那個身上散發著強大氣場的冷豔女人簡直判若兩人.

男人的英雄主義讓趙得三暫時忘記了她冰冷的難以接近,一邊從兜里拿出一張面巾紙遞給她,一邊一點也不介意的伸出手,在她的香肩上輕輕的拍打著安慰,說:"藍處長您別哭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給我說說,興許我可以幫上您什麼忙呢."

藍眉從他手里接過面巾紙,哭紅了眼睛,淚眼潸然的看了他一眼,一邊擦鼻子一邊抽泣著說:"說……說了也沒用,你幫……幫不上的."

趙得三的性格太倔,別人說越覺得他不行,他就越要證明給人家看,被藍處長說自己幫不上忙,一時焦急,不甘示弱地說:"藍處長你不說出來怎麼知道我幫不上?你說出來,我盡力幫你就是了."

"你……你幫不上的."藍眉一邊哭泣一邊擦鼻涕,用淚光閃爍的星目斜睨了他一眼,好像並不怎麼相信他的能力.

趙得三生平最怕看見女人哭哭啼啼的樣子,哭的人心情煩躁,本來想好心來幫她,誰知她竟然不領情,還不相信自己,于是肚子里就冒起了一股無名的火焰,全然不顧她就是平時讓所有人都敬畏三分的外號藍魔女的藍處長,語氣很煩躁地說:"你不說怎麼知道我幫不了?"

藍眉本來就哭的很傷心,這個時候這家伙不僅不用溫柔的方式來安慰自己,反而竟然對自己大吼大叫起來,一時間自己離異後受盡人家白眼所遭受的種種委屈湧上了心頭,讓她哭的更加傷心了,涕淚橫流,將趙得三遞給她的紙巾全部給眼淚浸透了.

看見藍處長因為自己一時情急大聲吼了她一句而哭的更加傷心了,趙得三就意識到自己因為那一時的無名之火表現的太激動了.

于是緩和了一些語氣,一邊輕輕在她的香肩上拍,一邊說:"藍處長,您就別哭了,您有什麼事情就給我說一下,你說出來了我才知道能不能幫你,要是不說出來我想幫也幫不上呀."

藍眉哭哭啼啼梨花帶雨般的看了他一眼,才一邊抽泣一邊一五一十的說起了事情的原委來.

原來昨天下午下班後藍眉在開車回家的路上接到了鄭禿驢的電話,電話里鄭禿驢笑呵呵地問她:"小藍,現在在哪呢?"

"開車回家的路上,鄭主任有什麼事嗎?"藍眉一邊開車一邊淺笑著說,對于老家伙對自己總是時不時打個電話,她已經習以為常了,也沒怎麼放在心上.

"小藍,要是沒事的話出來一起吃個飯吧."鄭禿驢呵呵地說.

鄭禿驢不止一次在工作之余約她吃飯了,藍眉一來覺得和他單獨吃飯不怎麼自在,二來自己是離了婚的女人,怕萬一和主任在一起吃飯被單位的人看見了又要在背後對她指手畫腳了,所以對鄭禿驢不知疲倦的盛情邀請藍眉都回絕了.

這次自然也是一樣,大方的笑著說:"鄭主任您的好意我心領了,我還是自己回去做飯吃吧."

"小藍,你看你怎麼這麼見外呢?總是自己做飯吃也不好呀,出來換換胃口,順便我正好和你談一下最近的工作."鄭禿驢找了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笑呵呵說.

"工作還是在單位談比較好一點,再說我和鄭主任您單獨吃飯也不合適的,好了,鄭主任,我在開車,就先不和您聊了."藍眉推辭了他的盛情邀請,正准備掛電話的時候鄭禿驢一時情急,又找了一個理由呵呵的笑道:"小藍,你誤會了,不是我們單獨吃飯,還有……"

鄭禿驢的腦子咕嚕一轉,想到了西京市國土局的馮局長說過只要他想喝酒,隨時奉陪的,于是就接道:"還有咱們市國土局的馮局長呢,咱們單位和國土上工作上的往來比較多,馮局長你也打過交道的,你看怎麼樣?我可給馮局長都說了你也會來的啊,你可別讓我這個領導的臉上太掛不住了哦."

一聽鄭禿驢聽說有國土局的馮局長,藍眉就將已經按在紅色的掛斷鍵上的手指挪開了,考慮到平時工作上與國土局打交道比較多,而且作為規劃處處長,有時候一些資料文件和國土上有交集,需要國土局馮局長簽字,雖然和他不怎麼熟悉,但幾次去找馮局長簽字,他都很爽快的簽了,留給藍眉的印象是為人很和藹,很平易近人,一點領導的架子也沒有.

為了以後工作上著想,藍眉覺得如果自己今天不過去的話即便是暫時沒什麼,但以後想要去國土局辦事,恐怕就不會像以往那樣方便了,而且鄭禿驢也給人家說自己也會去,如果自己不去,恐怕鄭禿驢的臉上也掛不住,到時候在工作上再給自己找麻煩,那就有些得不償失了.

上篇:捎你一段    下篇:內心的痛苦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