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腹背受敵   
  
腹背受敵

等老家伙發泄完後,趙德三才唯唯諾諾地說:"鄭主任,我覺得……覺得我配不上茹茹,再說現在……現在我想先以事業為重,並不是……不是對茹茹沒意思."

"你拿我當三歲小孩?難道你還想吃著碗里的扯著盆里的?告訴你,就算你現在想和我們茹茹好,我也絕對不會答應的,年輕人,你太花心了,一點都不老實,遲早要走彎路的."

既然被老家伙看見自己攬著趙雪的腰,這一幕無論如何他都是百口難辯,根本無法狡辯了,于是就干脆直接一五一十的說:"鄭主任,其實……其實你有所不知,那個女孩是我……我之前就認識的,一直……一直在談著."

幸好是鄭禿驢那天從背影上沒有看出趙雪就是那晚和張加印,林大發去夜總會叫來的那個將酒直接潑在他臉上的做台小姐,要是發現趙得三和她有一腿,這老家伙肯定不會輕而易舉的放過趙得三的.

"我不想聽你亂扯什麼了,按理說那是你自己的個人私事,我沒權過問,但是你一直吊著我們茹茹不行,從今天開始你必須得劃清和我們茹茹的關系,否則的話……我不想把話說得太絕了,畢竟你還有個手里有權力的表姐,但是你能來建委工作是我一手安排的,我希望你好自為之吧."考慮到趙得三有蘇晴那個後台,鄭禿驢也不想話說的太絕,不至于當面撕破了臉皮.

但鄭禿驢也不可能咽下這口氣,此人狡詐陰險,背地里有趙得三受的了.

聽到他說到底還是估計到蘇姐的面子,趙得三便也感覺不用特別擔心了,于是松懈了一口氣說:"那……那鄭主任,我先忙去了,不打擾您了."

鄭禿驢愛理不理的白了他一眼,端起茶杯要喝水的時候發現杯子里水了,氣的將水杯在桌子上用力的一放.

趙得三見狀特能察言觀色,立刻上前一邊拿杯子一邊訕笑,說:"鄭主任我幫您倒水."說著就拿著杯子去一旁飲水機上接了一杯水給他端了過去.

鄭禿驢不屑一顧的瞥了他一眼,接住水杯抿了一小口水,余怒未消的揮揮手說:"去忙你的吧!"

既然話說明白了,趙得三也就沒必要還留在這里了,呵呵笑說:"鄭主任,那我去忙了,不打擾您了."說著微微彎腰,一副奴才樣的拉上門退出了鄭禿驢的辦公室.

趙得三關上門出去後,鄭禿驢一臉不悅的點上一支煙吸了一口,突然粗黑的眉毛微微動了動,好像想到了什麼一樣,低下頭打開抽屜,從里面拿出了剛才趙得三送過來的包裹,嘴角泛起一種狡猾的笑容,顯得特別陰險毒辣.

從鄭禿驢辦公室下去回到規劃處辦公室後夏劍就借題發揮的說:"小趙啊,你還真奸詐啊,藍處長不在早上就不按時上班了啊?"

靠!這家伙唯恐天下不亂,趙得三心說,不以為然的笑了笑說:"剛才碰上個送快遞的,給鄭主任把快遞送到辦公室去了."

夏劍半信半疑的噢了一聲,就沒什麼話可說了.

"什麼快遞啊?"鄭茹和感興趣她爸怎麼還有快遞.

"不知道,我又沒拆開看."趙得三輕笑著說,坐下來後就不怎麼理會她了.

由于藍眉自從昨天被紀委的人帶去調查後還沒回來,規劃處里群龍無首,上班時氣氛也活躍了不少,夏劍更是肆無忌憚的上著班還和老婆在qq上視頻聊天,全然不顧及這是單位里.

鄭茹則在一旁專心的在qq農場里偷菜,只有小趙在老實的工作著.

說真的,趙得三來建委在藍眉手下工作了半年,已經養成了兢兢業業的工作習慣,雖然藍處長不在,但他還是老老實實的做自己的事,只是辦公室里吵雜懶散的氣氛讓他很不自在,不禁就有些想藍處長了,想到她因為前夫行賄的問題被帶走調查到現在還沒回來,就有些擔心起她的安慰來,生怕這次對她來說凶多吉少啊.

紀委對方軍的問題已經調查清楚,確定他受賄屬實,根據相關規定做出了撤職並開除黨籍的嚴肅處理.

對于從政的國家公職人員來說有兩條生命,一條是真正意義上的血肉之軀的生物屬性,一條就是在政界和官場時附加在肉體生命上的政治生命.

一般來說被紀委查出公職人員行賄受賄等違規違紀問題後基本上都是以撤職處理,肉體生命和政治生命的屬性還在;而一旦紀委做出開除黨籍的處理決定,基本上就意味著政治生命宣告結束,仕途終結,永遠翻不了身了.

處于一種特別的關懷,趙得三對藍處長現在身在何地,到底有沒有被紀委調查出什麼違規違紀的問題非常關心,上班的時候顯得很心不在焉.

一上午坐立不安的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最後終于按耐不住了,就湊到夏劍跟前,捅了捅他的胳膊肘,夏劍正在和老婆視頻聊天聊的不亦樂乎,顧不上理會他,看也不看有些不耐煩地說:"哎呀!先等會,等會."

趙得三吃了一鼻子灰,就索性直接坐回了位子繼續干自己的事情.

一直過了好一陣子,夏劍的老婆在網上告訴夏劍自己要出去逛街,關掉了視頻,跑過去打開了門,來的人是鄭禿驢,一下子就擁抱在一起,被老家伙懶腰抱起來直接進了臥室,在那張和夏劍的chuang上,鄭禿驢將夏劍的老婆壓在身上,迫不及待的將嘴印上了她白白嫩嫩的脖頸,一雙大手緊接著將她的衣服扒了下來……

規劃處辦公室里,夏劍管掉了聊天窗口,回想剛才妻子對他的甜言蜜語,臉上掛著回味無窮的笑容,心情愉悅的點上了一支煙吸了一口才想到剛才趙得三找他.于是就斜過身子去問他:"小趙,剛才找我什麼事?"

趙得三本來在氣頭上,有點不想理他,但瞬間一想,畢竟是一個部門的,關系搞壞對誰都不好,于是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表情又極富變化性的若無其事的笑了笑,湊過去小聲問他:"夏哥,你消息靈通,你說咱們藍處長被紀委會不會調查出什麼問題來啊?"

夏劍被戴了高帽子,心里感覺很受用,裝模作樣的若有所思了片刻說:"依我看,這次省里抓廉政抓得很嚴,既然方軍被查出來違規違紀,我看咱們藍處長作為她的前妻,好像也脫不了干系吧?"

"真的?"趙得三問他.

見趙得三求知若渴的盯著自己,夏劍感覺自己一時有點太愛逞能了,畢竟牛逼可以吹,但牽扯到領導的壞話可不能隨便說的.

于是,夏劍就又笑呵呵的推翻了自己的言論說:"那也不一定,我也是隨便猜測的,不過話說回來,既然紀委能來單位把藍處長帶走,那肯定查清楚的.至于咱們藍處長到底有沒有違規違紀的問題,這個誰都說不准哦."

作為規劃處的老同志,夏劍對官場的一些事情也算是了如指掌,吃拿卡要的事情也司空見慣了,覺得作為規劃處處長,藍眉要是沒有拿過房地產開發商的好處,那是怎麼都說不通的.

趙得三見他好像對藍處長被紀委帶走調查感到很幸災樂禍,于是趁機戲謔地說:"夏哥,萬一藍處長這次出事了,規劃處那不就缺一個處長嗎?到時候我第一個給組織上推薦你."

趙得三這麼一說,夏劍還真是有點飄飄然的幻想起來,臉上閃過一抹幻想的笑,嘴上極力否認說:"那怎麼可能呢,小趙你可真會開玩笑."

心里卻開始幻想藍處長被調查出問題,單位要提拔人做規劃處處長,自己最近又開始受鄭主任賞識了,無論是從資曆還是其他方面來說,夏劍覺得規劃處要是真缺個處長的話,他當之無愧.

想到這個,他感覺心里受用極了.

趙得三見他有些飄飄然起來,嘴角閃過一抹冷笑,心想就算規劃處缺個處長,即便他工作時間長,資曆老,即便在中國官場論資排輩是不成文的規定,但現在規劃處的這四個人,除過小趙沒背景也不願意和人爭之外,鄭茹是一把手的親生女兒,有提干空間肯定最先為自己女兒考慮.

除過鄭茹外,趙得三覺得自己好歹還有個蘇姐,如果單位上面有空位子,只要蘇姐一句話,提他上去不是什麼大問題.

所以對夏劍的自我幻想,趙得三暗自感到好笑.

不過夏劍未免幸災樂禍的有些太早了,到了下午的時候藍眉就回來了,紀委經過詳細的調查,沒發現她和方軍這些年有任何經濟上的往來,也沒查到什麼違規違紀的問題,于是就讓她回來了.

藍眉挎著包走進建委院子的時候剛好碰上了從辦公樓里出來准備去夏劍家里和人家老婆偷吃的老禿驢.

看到藍眉回來了,老禿驢微微瞪大了眼睛,挑著粗黑的眉毛感覺很驚訝,隨即又笑呵呵的走上前去打招呼說:"小藍回來了啊?"

藍眉因為當著全單位人的面被紀委的人帶走,讓她感覺很沒面子,雖然沒被紀委調查出什麼違規違紀的問題,但回到單位後就感覺臉上有些掛不住,面對鄭禿驢的熱情,顯得有些不好意思,微微點了點頭說:"鄭主任出去嗎?"

上篇:委婉的警告    下篇:黃鼠狼給雞拜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