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委婉的警告   
  
委婉的警告

"那……好吧."趙雪的一片熱情沒機會賦予他,顯得有些遺憾和失望.

正在趙得三也因為這個讓自己心動的姑娘,主動投懷送抱,而沒時間去幽,會她而感到糾結和遺憾的時候,客廳的門咯吱響了一聲,他回頭一看,門緩緩推開,蘇姐的半張身子露出來了.

于是他立刻警覺的什麼話都沒說就直接將手機摁掉,迅速將趙雪的手機號碼拉進了黑名單,將手機裝起來,佯裝笑呵呵地起身迎上去了.

"你都回來啦?"蘇晴進來後見他笑嘻嘻的朝自己走來,一邊換鞋子一邊說,最近他老是回來很晚,這突然一下子回來早了,倒讓蘇晴感覺有些意外了.

"不回來還能去哪里呀."趙得三笑呵呵的走上前去幫手袋從蘇晴手里接過來說.

"誰知道你,怎麼不陪領導去應酬呢?"蘇晴戲謔一邊朝沙發走去一邊說.

"今晚沒應酬嘛."趙得三呵呵地笑著跟上去與她坐在沙發上說.

蘇晴妖媚的斜睨了他一眼,隨手端起來他的水杯抿了一口水,一邊解開外套的扣子一邊顯得很疲憊地說:"去洗個澡,累死了."

"我給蘇姐你按摩按摩."趙得三鬼笑著就將兩只手一點也不介意的伸過去搭在她的肩膀上輕柔的揉起來.

"舒服."蘇晴舒服的長長出了一口氣,微微斜過身子將背對著他,享受了起來.

趙得三就跪在她背後,雙手在她的香肩上溫柔的揉著,力道適中,讓蘇晴疲憊的身體漸漸感覺到了放松,微微的閉上了眼睛.

按著按著趙得三的嘴角擠出了詭笑,一雙手就不懷好意的緩緩從她的肩膀上朝下面滑動,慢慢的就隔著衣服滑到了身前.

蘇晴感覺有些不對勁兒了,就睜開了眼睛,瞋著他輕挑地說:"你這家伙又不老實了."

"這里也要按摩一下嘛."趙得三一臉壞笑,雙手在她的身上慢慢的揉,身子一點一點爬在了她的背上,說著將嘴就印上了她白白嫩嫩的耳垂,用雙唇輕輕的啜了起來.

蘇晴的耳根很敏銳,身子猛的顫抖了一下,一陣觸電般的酥麻感從耳根傳來,迅速的掠過了中樞神經,讓她的整個人逐漸就迷亂了起來,心跳也隨之加快,臉上微微泛起了紅暈,目光逐漸閃爍不定,語氣也隨之緩緩急促了,氣若游絲地說:"寶貝你……你想干嘛?"

"壞蛋……你怎麼……怎麼越來越厲害了."

趙得三得意洋洋的鬼笑著,將她摟住,在耳邊小聲說:"蘇姐,我要讓你一輩子都記住我."

"早都……早都記在心里啦."蘇晴吐氣如蘭地說.

休息了一會,她比較愛乾淨,就去衛生間洗了個澡,出來後吩咐趙得三也去洗個澡,她去做飯.

趙得三是也該洗一下了,于是就拖著疲憊的身體去衛生間洗澡了.

洗完澡出來後,蘇晴已經做好了簡單的飯菜叫他過來吃.

吃飯的時候說到最近省里抓廉政的事情,趙得三突然想到今天鄭禿驢對自己很冷淡的態度,就問她:"蘇姐,你是不是給我們鄭主任打電話了?"

蘇晴柳眉一挑,雙目瞪大,看上去很是驚訝地說:"沒有啊,怎麼突然這麼問啊?"

"那就奇怪了,今天不知道為什麼鄭主任對我的態度變得突然很冷淡,我也干什麼得罪他的事情啊?"趙得三微微蹙了眉頭,一頭霧水,既然蘇姐沒給他打電話的話,那他怎麼突然對自己的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呢?

"你不是說嫌鄭主任對你太熱情了單位人說閑話嘛,現在不是正好了嘛?"蘇晴問他.

"但是肯定是有原因的啊,你沒給他打電話,他的態度突然就變了,是不是我什麼地方得罪他了?"趙得三有些納悶,絞盡腦汁的回想自己這段時間在單位的表現,想來想去也實在想不到到底在什麼地方得罪他了,實在感到費解.

"要不要我打個電話問一下他?"蘇晴說著從桌子上拿起了手機,趙得三連忙驚慌地攔住說:"蘇姐你別打,你這一打他肯定覺得我用你來壓他,那我的日子就不好過了,算了,等我明天上班了抽時間去問一下他吧."

蘇晴想趙得三說的也對,不能總是什麼事都要自己出面,讓他自己去問問到底也好,于是就放下了手機.

整整一晚上趙得三想到鄭禿驢今天的態度就睡不好覺,翻來覆去熬到了天亮去單位上班.走進辦公樓的時候突然後面一個人喊"兄弟,兄弟."

趙得三好奇的回頭去看,發現是圓通快遞的人,推著摩托車在院子里老遠沖他訕笑.

"干什麼的?"趙得三在他面前擺起了官腔問道.

"你好,送快遞的."快遞員陪著笑臉一邊說一邊拿著一只盒子小跑著上前來笑眯眯說:"你們單位的快遞,姓鄭的,麻煩你轉交一下."

趙得三疑惑著從他手里接過盒子一看,上面收件人是鄭良玉."鄭主任的."他自言自語說.

"麻煩你轉交一下."快遞員訕笑說.

趙得三點點頭就拿著包裹走進了樓里,心想剛好趁此機會去找一下鄭禿驢,順便問一下自己是不是最近做錯什麼事了,為什麼他會對自己的態度大為轉變呢.

一邊想著一邊拿著盒子直接朝三樓上去,邊走邊看這只盒子,發信人是廣東深圳一個公司,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拿著盒子直接上到三樓,來到鄭禿驢的辦公室門口吸了一口氣敲起了門.

"誰呀?"鄭禿驢在里面問道.

"鄭主任是我,小趙."趙得三笑著回答道.

"進來吧."老家伙的語氣明顯變得有些不友好了.

趙得三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畏手畏腳推開了門,笑盈盈地走上前去說:"鄭主任,您的包裹."

鄭主任的眉頭抽了幾下,臉上顯得有些驚慌的神色,瞬間又轉瞬即逝,不冷不熱地說:"拿過來."

趙得三雙手捧著包裹陪著笑臉走上前去遞給他,老家伙沒好氣的接住,看了一眼上面的收信人,臉上閃過一種異樣的笑容,拉開了抽屜將盒子放了進去.

抬起頭的時候發現趙得三還在,就很不友好的瞥了他一眼,不冷不熱地問:"還有事沒?"

趙得三心情有些緊張,搓著手訕笑說:"鄭主任,我……我想問一下您,我……我是不是最近做錯了什麼啦?"

鄭禿驢見他主動上門來了,于是撓有興致的點上一支煙靠在椅子上,半眯著眼說:"小趙,你要知道,你要知道我本來是很器重和賞識你的,但是為什麼現在不呢?"

"我……我不太清楚,還請鄭主任您指點一下,我下去一定改正."趙得三訕笑著說.

鄭禿驢咂了一口煙雙腮鼓了鼓,看上去很生氣的注視著他說:"小趙,我問你,你對我們家茹茹到底有沒有那個意思?"

鄭禿驢突然問到了這麼敏銳的問題,這讓趙得三一時實在難以回答,要說沒意思吧,怕得罪了老禿驢,要說有意思吧,自己的確對鄭茹沒有半點感情因素存在,一開始只是貪圖她的美色和身材,想占有她而已.

加上鄭茹對他應該有一些意思,這讓他感覺這個問題就特別難以回答了,支支吾吾半天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你要是對我們茹茹沒那個意思你就直接說出來!我也看出來了,你這小伙子生活作風很不老實,你要是說你對我們茹茹有意思,我還真有點不信,你禮拜天上午和誰在一起了?"鄭禿驢板著臉,三角眼中散發出陣陣寒意,讓趙得三感覺不寒而栗.

禮拜天上午和誰在一起?

鄭禿驢這個問題讓趙得三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不知所以然的看了一眼鄭禿驢,腦子里同時在回憶著禮拜天自己都干了什麼.

他突然想起來了,禮拜天上午自己和趙雪在一起,在咖啡館坐了大半晌.

一想到那一幕,他腦子嗡的響了一聲,神色驚慌的低下了頭不敢看鄭禿驢那雙毒辣的三角眼.

"你不敢說是吧?我來給你說,和另外一個女孩子,還挽著她的腰!"鄭禿驢語氣相當嚴肅,惡狠狠的瞪著他,"你要是對我們茹茹沒有意思你就早點說出來!"

趙得三低著頭半天不敢啃聲,不知道怎麼自己和趙雪在一起會被這老家伙給看見,真是倒黴透了.

"趙得三我告訴你,你要是真心對我們茹茹的話,我肯定不會虧待你的,我一開始也很看好你,不過現在晚了!我告訴你,你在單位的前途掌握在你自己手里,至于以後能不能干出些名堂來,那就看你的造化了."鄭禿驢不緊不慢的說著,說的字字有聲,句句剜心.

令趙得三不禁有些為自己的前途命運擔憂起來,從他這番意味深長的話語中趙得三似乎聽出來他在委婉的告訴自己,以後在建委他不會像之前那樣再什麼事都會有老禿驢照顧了.

上篇:手術很順利    下篇:腹背受敵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