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火星撞地球   
  
火星撞地球

鄭禿驢愛理不理的看了他一眼,明顯看上去很不高興,不冷不熱地說:"你這周末業務繁忙的很啊."一邊說著就熟視無睹的徑直朝樓里走去.

鄭禿驢對他的態度較之以往的熱情,簡直是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這令趙得三很是納悶,一頭霧水的愣在原地,腦子轉了幾圈,想了想該不會是蘇姐給他打電話了吧?要不然這老家伙怎麼突然對他的態度變得這麼不冷不熱起來?

站在原地想既然是蘇姐已經給他打了電話的話,那他也就不用擔心什麼,想必是這老家伙一直覺得自己對他這麼器重和賞識,自己卻不識抬舉,一時半會有點氣不過吧.

反正他也沒干什麼對不起他的事,對鄭茹也是有賊心沒賊膽,到現在了還沒上了她.

老家伙還能把我怎麼樣?

只要工作上不出差錯,不讓他沒有借題發揮的借口就是了.反倒是蘇姐給他打了電話後,自己反而在單位也能抬起頭來,不至于被其他同事在背地里說一些諸如他盤權附貴趨炎附勢之類的不好聽的話了.

"滴滴滴"正在他胡思亂想之時,一陣刺耳的鳴笛聲將他嚇了一跳,猛的抖了一下,回過頭去一看,發現是藍處長開車過來了,而自己真是倒黴透,卻偏偏不偏不倚的站在了上次擋住她停車的地方.

有句話叫一定不能在同一個地方犯兩次錯誤,而他卻偏偏在同一個地方犯了兩次錯誤.于是立刻手忙腳亂的跳到了一旁,沖車里的藍處長嬉皮笑臉的點了點頭.

藍眉可能是因為自己的前夫被紀委帶走調查的事情影響了情緒,將車緩緩停好,從車里貓下來後狠狠的瞪了趙得三一眼,板著臉面無表情的朝辦公樓里走出.

趙得三剛訕笑著張開嘴准備問她,話還沒說出來,就被她這麼狠狠的甩了一張臭臉,看著她高傲的背影,一時間真是有些想不過去,今天真是踩狗屎了吧?

一大早先是被鄭禿驢那老家伙莫名其妙的甩了臉色,緊接著就又被藍處長甩了臉色.

我招誰惹誰啦我?

趙得三氣呼呼的想了想,看著藍眉走進辦公樓的高傲背影,又強顏歡笑起來加快步子小跑著追上去,追到電梯口剛好追上了她,一邊鑽進電梯一邊沖藍處長訕笑著說:"藍處長早啊."

"早什麼早,都幾點了還早."藍眉妖異的看了他一眼,一邊沒好氣的說一邊朝一旁挪了挪准備伸手去按電梯按鈕,趙得三也正殷勤的伸手去按,兩個人不約而同的將手都伸向了電梯按鈕,藍眉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將手收了回來雙臂抱在身前,斜過臉去看也不看他一眼.

趙得三悻悻的關上電梯,按了數字2,本來還沒怎麼聞到藍處長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香味,這電梯門一關閉,趙得三立刻就聞到了一股濃郁的成熟少婦身上才會散發出來的芳香,這香味溢滿了不大的電梯空間,將他整個人籠罩在了里面,令他感到無比陶醉.

本來經過幾個月的嶄露頭角,趙得三的能力已經得到了藍眉的認可,對他的態度也不像一開始那樣冷傲了.

但今天的藍處長格外奇怪,又突然好像對他產生了很大的成見一樣,在電梯開往二樓的短暫間隙里趙得三再一次感到了像第一次和藍處長一起乘電梯時那種壓抑的氣氛了,進一步說,今天這種氣氛比初見時就得罪藍處長那種氣氛有過之而無不及.

畢竟本來已經讓她打消了對自己的成見,由于藍處長性格高傲的原因,平時雖然對他算不上熱情,但也不至于總是擺著一張臭臉.

看著她斜過臉面無表情的樣子,趙得三心想也不至于吧,不就是擋住了她車子的去路而已.

電梯門一打開,他立刻讓到一旁訕笑說:"藍處長您先來."

藍眉好像沒聽見他說話一樣,看也不看他一眼,仰頭tingxiong,一臉冷傲的走出了電梯.

看著她扭擺著曼妙玲瓏的身姿朝前走去,趙得三擠這鼻子撇了撇嘴,伸出腳作勢要替她.

他也僅僅只能在藍處長背後這樣裝腔作勢的耀武揚威一下而已.

眼看藍處長走到了辦公室門口的時候突然從規劃處沖出一個人影,一不留神就來了個火星撞地球,直接將藍處長撞得朝後退了幾步打起了踉蹌.

眼看藍處長差點後退著摔倒了,說時遲這時快,趙得三眼疾手快,迅速三座並作兩步,幾個箭步就沖過去一下子將藍處長扶住了訕笑說:"藍處長您沒事吧?"

藍眉站直身體後直接將他扶住她後背和胳膊的手撥開,一句謝謝也不說,就直沖站在面前神色極為尷尬的夏劍破口大罵:"你急著去投胎啊!瞎眼了嗎!"罵完哼了一聲仰頭tingxiong,轉過身走進了自己的辦公室,門隨即被"哐啷"一聲甩上了.

看著她進辦公室了,臉都嚇白的夏劍才對趙得三小聲嘟囔說:"她是不是更年期到了?今天吃錯藥了了吧,怎麼這麼大火氣呢?"

趙得三看了一眼藍處長的辦公室門,也一時間丈二的和尚莫不著頭腦,小聲說:"我剛才在樓下就被甩臉色了,誰知道呢,她那人性格就那麼古怪吧."

夏劍不滿的沖藍處長的辦公室門上揮了揮拳頭,撅了撅嘴,在趙得三面前挽回了一些面子.

"你沖這麼快干嘛去啊?"趙得三想起剛才那一幕就如是問.

"准備上個廁所呢,不說了,我上個廁所去."說著夏劍就直接朝走廊盡頭的廁所而去,趙得三就回到了辦公室里.

"來了啊."見他進來,已經提前過來的鄭茹扭過頭笑盈盈的主動打起了招呼.

"嗯."趙得三點了點頭,走到位子上坐下來,開始做自己的事情.

因為鄭禿驢這段時間對他特別熱情的緣故,趙得三為了怕單位的人說閑話,就有意疏遠了和她的關系,平時工作上要是沒什麼往來的話也不去主動和她說話,有幾次鄭茹意思想和他下班後一起去電影院看看電影,都被他婉言謝絕了.

"剛才是不是藍處長又在外面罵夏劍啦?"鄭茹湊上前來小聲問他,剛才在里面就聽見了藍處長在門口大聲呵斥的聲音.

"是啊,夏劍一沖出來差點把藍處長給撞翻了."想到剛才那一幕趙得三就感到好笑.

心想要不是自己眼疾手快沖上去扶住藍處長的話,恐怕她早都被夏劍給撞翻了,不過自己的一番心意人家好像並不領情,不僅連聲謝謝也不說,反而還很反感的用力一下撥開了自己扶住她胳膊的手.

"真的啊?"鄭茹瞪大眼睛驚訝的反問,一臉幸災樂禍的樣子,"我就說藍處長怎麼突然發飆了呢,又是夏劍,藍處長是不是特對他有成見啊?"

"不知道啊,今天藍處長有點怪,脾氣很大,剛才在一樓我就被訓了."趙得三說.

鄭茹神秘兮兮的湊過來小聲耳語說:"你不知道吧,藍處長的前夫被紀委調查了,會不會是因為這個事影響她了?"

經她這麼一提醒,趙得三才想起了這件事.

心想也許鄭茹說的對,極有可能是因為這件事影響了藍處長的心情,雖然說方軍和她離婚了,但俗話說一日夫妻百日恩,至少同chuang共枕過,即便是藍處長再冷血再沒感情,也不可能在自己的前夫被紀委調查仕途終結時一點感觸都沒有.

"有可能."趙得三點點頭表示同意.

"所以最近千萬得小心點,沒事別招惹她."鄭茹說.

"咚咚咚."這時候辦公室門被人敲了三下,鄭茹和趙得三不約而同的扭過頭去看,只見是綜合辦的韓蕊,綻開一笑"傾倒"眾生的笑說:"九點開會."

"禮拜一開什麼會啊?"鄭茹一頭霧水地問.

"黨風廉政建設的會議,鄭主任剛才通知的,按時參加哦."通知到位後韓蕊就又轉身去敲藍眉辦公室門了.

果然看來這次省上的動作很大,來上班半年了,這還是單位第一次召開這種性質的會議,趙得三心想,看了看手腕的表,還有半個小時,就趁著這個時間給趙雪發了信息過去問今年她媽做手術的事情,得知手術安排在十點鍾,一切都就緒了,他才放心了.

"聽說因為藍處長前夫被紀委調查出問題來以後這次省里很重視這件事."鄭茹小聲對趙得三說.

"反正跟咱們又沒什麼關系."趙得三不以為然地說.

"你可別忘了你也有這種行賄受賄的行為哦."鄭茹小聲耳語道.

趙得三愣了一下,挑了挑眉說:"我怕什麼,難道你還檢舉我不成,就不怕把你老爸給供出來了."

"去,別亂說,在這個節骨眼上千萬別亂說話."鄭茹緊張地告誡說,同時一想到他那次來家里給她爸送禮的事情,臉上就有些掛不住.

趙得三得意洋洋的笑了笑,看見單位的qq群在電腦屏幕右下角閃動,就點了兩下打開窗口,原來是韓蕊在群里群發消息通知開會的事情,索性就關了對話窗口.

過了二十分鍾左右,趙得三看時間差不多了,就從桌上拿了黑皮筆記本和簽字筆起身叫鄭茹去會議室.因為第一次開會時遲到過而被藍處長給訓斥後,以後每次開會他顯得比誰都積極,甯可早點去會議室多等一會也不願意遲到一分鍾.

上篇:鄭禿驢很生氣    下篇:可憐的夏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