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還差二十萬   
  
還差二十萬

"妹子,說實話哥還真不知道夏劍這家伙金屋藏嬌,有這麼一位貌美如花的老婆呢."鄭禿驢有些垂涎欲滴地看著她說,手有些不安分的慢慢伸過去,又怕在夏劍家里,還是有所顧忌,不敢主動.

夏劍的老婆察覺到老家伙有些把持不住了,于是故意將身子朝他邊上挪了挪,一條腿更是緊貼著老東西的腿,輕輕的一邊摩擦一邊媚笑著說:"鄭哥,您怎麼啦?看起來有點熱哦?"一邊說著一邊伸手主動去幫鄭禿驢擦臉上的汗水.

"熱,和梅子這麼好看的女人坐在一起,怎麼……怎麼能不熱呢."鄭禿驢難受極了,被她這麼緊挨著,嗅著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成熟少婦才會有的那股體味,簡直快要爆炸了一樣.

"鄭哥你看你熱的都出汗了,我幫你把襯衫解開吧."夏劍的老婆雙目癡癡的看著他,一點也不介意的伸手過來幫老家伙解起了領口的襯衫扣子,一粒一粒,不一會襯衫就解開了,露出了他肥胖的肚腩.

鄭禿驢終于俺來不住了,激動的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用力一拽,女人就如同一根面條一樣,軟噠噠的撲入了老東西的懷中……

真是人間極樂般的享受,這意外的一晚後,鄭禿驢與夏劍的老婆開始保持上了特殊的關系.

由于一開始的新鮮感,連日來老禿驢總是來單位閃一下面,趁著夏劍上班不在家,就直接驅車去他家里,和他老婆盡情的癡纏銷魂,即便是她有孕在身,也依舊毫不顧忌的瘋狂著.和夏劍的妻子保持了這種不正當的男女關系後,老家伙暫時似乎都忘記了藍眉的存在,也不像往常那樣時不時會來她辦公室里了,更忘記了自己給河西省紀委匿名舉報關于藍眉前夫方軍受賄的事情了.

那晚趙得三意外的得到了青春美少女瑩瑩,難能可貴的是,小丫頭一直在暗戀趙德三,而趙德三也很喜歡她.

人間最美妙的事情莫過于和互相喜歡的人享受天倫之樂,趙得三感覺自己太幸福了,和瑩瑩在酒店里一直呆滿了三個鍾頭,才有些不舍的找了一個借口和她一起退了房.

被他占有之後,瑩瑩打心里把自己交付給了趙得三,從酒店出來的時候已經挽著了他的胳膊,小鳥依人的樣子看上去很幸福.

走出酒店後,瑩瑩說車還在不遠處的飯店門口停著.

趙得三陪著她去取車時突然想到了一件事,為何不問瑩瑩借錢呢?

向她這麼有錢的主兒借二十萬應該不是什麼難事吧?再說現在自己已經占有了瑩瑩,而且她也表現出了對自己死心塌地的樣子.

于是走到了車旁的時候趙得三佯裝出一副很心思重重的樣子,唉了一聲.

果然如他所料,瑩瑩發現他在歎氣,打開了車門就轉過來關心地問:"德三哥,你怎麼啦?為什麼歎氣?"

趙得三又哎了一聲說:"哥最近遇上點困難了,快愁死了."

"怎麼啦?"瑩瑩關心地問.

趙得三顯得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哎,說了你也幫不上哥,哥……哥最近急需點錢."

"多少?"瑩瑩這天真的孩子,什麼原因都沒問,就打算給他借錢,直接問他要多少.

趙得三心里一陣竊喜,卻顯得垂頭喪氣地說:"二十萬,哥真不知道去哪里找這麼多錢."

瑩瑩一聽二十萬,自己身上也沒那麼多錢,雖然家里很有錢,但財力都在父母手里,每次自己用錢都是找父母拿,不管多少都給,只是要問清楚用處,所以瑩瑩也就顯得有些心灰意冷地說:"得三哥,可是我自己現在沒那麼多錢,本來我還說想幫你的."

一聽瑩瑩這麼說,趙得三這下子真正的失望了起來,愁眉苦臉地看了她一眼,掏出煙盒拿了支煙出來點上,一籌莫展的樣子讓瑩瑩心里也有些感到過意不去,于是微微揚起漂亮的眼眸說:"要不……要不我找我爸媽拿吧."

"你……你可別說是我用啊."趙得三情急之下告誡說,他可不想讓別人知道這個秘密了.

"嗯."瑩瑩知道他是個男人,拉不下臉,就點了點頭.

趙得三的神色才逐漸的恢複了正常,嘴角露出一抹笑,毫不介意的伸出一手搭在了瑩瑩的香肩上,一臉誠摯地說:"瑩瑩,謝謝你."

"得三哥你說什麼嘛."瑩瑩看了他一眼,羞澀的低下了頭.

"親兄弟明算賬嘛."趙得三開玩笑說.

"得三哥,明天……明天下班了我找你好麼?"瑩瑩低著頭小聲說,臉上紅撲撲的,看上去害羞極了.初嘗人間妙事,瑩瑩已經喜歡上了被他壓在身上馳騁時那種全身酥麻快活的奇異感覺.

靠!一開包就上癮了啊,趙得三心想,嘗嘗鮮還可以,要說天天膩歪在一起,那他可真不能干,于是他說:"看看吧,明天要是不忙的話我給你打電話吧."

瑩瑩噢了一聲,這時候她的手機響了,掏出來一看,沖趙得三淘氣的咂了咂嘴,才接上了電話,語氣變得乖巧極了.

從她打電話中趙得三猜測應該是家人催她回去,也正好自己要回去向蘇姐交差了,剛好借機離開.

于是等她打完了電話,趙得三就問她:"是你家人打來的吧?"

"嗯,我媽媽叫我趕緊回去."瑩瑩吐了吐舌頭說,看上去淘氣極了.

"那你就趕緊回去吧,時間太晚了,別讓你媽擔心你了."趙得三說著幫她打開車門,攬著她的腰肢將她送上了車.

"得三哥,那……那我走了."瑩瑩羞答答的看著他,有些依戀不舍.

"嗯,路上開慢點."趙得三叮囑了句,揮了揮手,看著她開車走了,才看了眼手腕的表,不由得大吃一驚,已經一點多了,得趕緊回去了,于是順手攔了一輛出租車鑽進去,直接奔往蘇晴家里.

回去後蘇晴已經躺在窗上睡著了,趙得三和瑩瑩享受了幾次天倫之樂,這會已經筋疲力盡了,也就連臥室的燈都沒有打開,就悄無聲息的上了窗,小心翼翼的躺下了下來准備睡覺.

還好明天是周末,不用那麼早起來,可以好好睡上一覺,養養精蓄蓄銳了.

次日醒來,趙得三揉了揉酸澀的睡眼,轉過身一看,蘇晴正在目不轉睛的望著他,見他終于睡醒了,看上去有些不冷不熱地問:"昨晚什麼時候回來的?"

"一點吧."趙得三伸了個懶腰慵懶地說.

見蘇姐看上去不高興,就嬉皮笑臉的將臉移過去,用鼻頭在她的鼻頭上輕輕碰觸了幾下嬉笑說:"怎麼啦?生氣啦?"

"我發現隨著你工作上越來越干的得心應手,好像外面的應酬也多了起來了嘛?"蘇晴瞥了他一眼,語氣有些輕挑地說.

"不是,昨晚……昨晚不是我大學同學請客嘛,我向蘇姐你請示過的嘛,怎麼又生氣啦?"趙得三情急之下笑呵呵據理狡辯起來.

蘇晴是生氣他回來的太晚了,讓自己一個人等了大半夜,但的確昨晚他去應酬也是向自己請示過的,按理不應該生氣的,于是表情才舒展一些,緩和了語氣說:"姐還不是想等你早點回來嘛,誰知道你吃個飯吃到了一點多才回來,一回來就睡,也不給姐說一聲."

"我……我怕吵醒了你嘛."趙得三呵呵笑著翻了個身將蘇晴樓在了懷里,每當她生氣的時候,唯一讓她很快就不生氣的辦法就是用身體去征服她,讓男歡女愛的美妙感覺替代她心里的不悅.

"你倒是廷關心姐的嘛."蘇晴瞋了他一眼,嘴角泛起一抹媚笑.

"蘇姐,想要啦?"趙得三鬼笑著問.

"壞蛋,你說呢."蘇晴媚眼如絲的看著他.

既然小兄弟有這意思,趙得三盡管腰酸背痛很疲憊,但還是拖著疲憊的身體翻身上馬,爬上了蘇晴豐滿的身體.一番殫精竭慮的折騰,趙得三累得筋疲力盡,一腳直接睡到第二天.

第二次是被蘇晴打電話給吵醒了,迷迷糊糊聽見蘇晴對著電話有些驚訝地問:"真的?紀委查方軍了啊?"之類的話.

于是在好奇心驅使下趙得三就醒來了,揉了揉眼睛,一個回籠覺後精力恢複了不少,從窗上坐起來,看見蘇姐在客廳里接電話時臉上的神色很驚訝.

趙得三並不知方軍是誰,只是從蘇姐的電話中了解到這個叫方軍的被紀委調查了.

由于自己本身就進了官場這個錯綜複雜風云變化的地方,所以對官場中人的政治生命特別關心,一聽說這個叫方軍的人被紀委差了,雖然不知道他是干什麼的,但還是好奇的等蘇晴接完了電話,從臥室里走出去問她:"蘇姐今天周末還這麼忙啊?"

"你睡醒啦?"見他走出來了,蘇晴恢複了正常的表情,微笑著說.

趙得三伸了個懶腰在沙發上坐下來點了支煙,蘇晴也跟著坐下來,突然語重心長的對他說:"得三,最近你可得注意一點自己的行為啊."

蘇晴突然這麼一說,讓趙得三一時有些丈二的和尚莫不著頭腦,心想會不會是蘇姐知道自己最近的私生活有些不老實啊?扭過臉一頭霧水的看著她,或許是因為心里有鬼,有些吞吞吐吐地問:"蘇姐您……您這是什麼意思啊?"

上篇:醉溫之意    下篇:鄭禿驢得逞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