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醉溫之意   
  
醉溫之意

夏劍的妻子狐媚的笑著嬌嗔地說:"那我可得謝謝鄭哥您啦,鄭哥,您把你手機號碼給妹子說一下唄,方面我以後差我們家夏劍的時候給鄭哥您打電話嘛."

面對這麼一個迷人的美女,主動索要自己的手機號碼,鄭禿驢心里不亦樂乎,一雙三角眼泛著光,笑呵呵毫不保留就將自己的手機號告訴了她,被她記在了手機上,撥了號碼響了幾聲,嬌嗔地說:"鄭哥,這是我的號碼."

鄭禿驢拿出手機看了一下,笑呵呵地一邊說知道了一邊保存在了通訊錄里.

自己妻子和鄭禿驢之間眉來眼去的樣子讓一旁的夏劍感到很是受沖若驚,心想只要自己妻子能夠攀上這老家伙,自己以後想必也會被他看在眼里的,在單位幾年了沒被這老家伙正眼瞧過,看來以後應該不會了.

這頓飯夏劍在桌上顯得特別的主動和活躍,不時的給二位領導敬酒,但他那點酒量豈是鄭禿驢和馬德邦這樣的老江湖的對手,點的兩瓶五糧液喝完的時候夏劍基本上已經東倒西歪神智不清,有些醉醺醺的了.

看見夏劍幾乎快喝醉了,這正和鄭禿驢的心意,好像還意猶未盡的樣子,又點了半斤裝的五糧液一瓶,這會該他出馬了,又主動邀請夏劍和妻子再喝一會,這樣一來二去,夏劍就徹底被放翻在桌子上了.

夏劍妻子明白鄭禿驢是什麼意思,看到夏劍已經被灌醉了,就笑盈盈地說:"鄭哥,你看我們家這個太不爭氣了,都喝醉了,要不……要不咱們就走吧?"

鄭禿驢看了看馬德邦說:"老馬,你看,那咱們結束吧?"

"嗯."馬德邦呵呵的點點頭.

夏劍的妻子就叫來服務員結了帳,俯身將趴在桌子上爛醉如泥的夏劍往起攙,怎耐自己一個女人,費了吃奶得勁兒也把他攙扶不起,于是就一邊擦拭額頭的香汗一邊笑著說:"鄭哥,您能幫我攙一下夏劍麼?太重了我扶不動."

對于這樣的請求鄭禿驢是爽快的答應了,立刻起身主動走上前去和她一起將夏劍攙起來朝外走去,馬德邦跟在後面.

從飯店出來,馬德邦知趣的向鄭禿驢和夏劍的老婆打過招呼後就駕車離開了.

等馬德邦一走,現在夏劍也被自己給灌醉了,就剩下他和夏劍這位如花似月的妻子,扶著夏劍站在馬路邊,兩個人不約而同的看了對方一眼,心照不宣的笑了笑.

夏劍妻子更是主動出擊,一雙丹鳳眼狐媚的看了他一眼,小聲嬌滴滴說:"鄭哥干嗎這樣看人家呀,看的人家都不好意思了."

面對這麼一個嬌俏美人的主動帶著點別樣味道的話,鄭禿驢簡直有些心花怒放,酒沒喝醉人,人卻自己醉了,面色微微紅潤,笑著說:"妹子看你說的呀."

"鄭哥,要不……要不您幫一下忙開車送我們回去嘛,順便回去了我給您煮點夜宵吃,喝了那麼多酒."夏劍的妻子用異樣狐媚的目光看著他,好像在給他傳達一種什麼信號.

那嬌俏風情的樣子讓鄭禿驢心里很是受用,不假思索的就答應說:"好的,反正夏劍喝的這麼醉,你一個女人也扶不動."說

著扶著他走到車跟前去,讓她幫忙將後排座的門打開,就將夏劍塞了進去,關上門後對她笑著說:"妹子坐前面吧."說著主動去打開副駕駛座的門,毫不介意的輕輕撫著她綿軟的腰肢送著她上了車,目光盯著她上車時露出來的一截雪白剔透的腰肢看了好一陣子,等她坐定後才不懷好意的沖她一笑,將車門關上,小跑著繞到駕駛座上去,開車將夏劍和妻子往家里送.

在車上夏劍的妻子主動搭訕恭維地說:"鄭哥您人真好,這麼大一個領導一點架子都沒有,今晚還讓您送我們回家,真的是很榮幸噢."

"哪里哪里,能送你這麼漂亮的女人回家,那才是我的榮幸嘛."鄭禿驢一邊回頭看躺在後排座上睡的如死豬一樣的夏劍一邊呵呵笑道.

夏劍的老婆明白他顧慮什麼,扭頭瞥了一眼自己不爭氣的男人,沖鄭禿驢跑去一個心照不宣的媚眼嬌滴滴說:"他一喝醉到第二天才能醒來,一躺下來就像死豬一樣."

這個信息讓鄭禿驢更加覺得夏劍這個嬌俏迷人的老婆還真是有點搞頭的,于是壯起膽子,直接用那種很色的目光和很不懷好意的笑斜睨著她說:"那今晚就是妹子一個人獨守空房啦,開玩笑的,哈哈."

夏劍的老婆低眉垂眼,微微紅了臉,故意顯得很害羞的小聲說:"鄭哥您真會開玩笑嘛."

老東西壞笑著,將目光移到了她的身上.

夏劍的老婆察覺鄭禿驢總是在用那種目光盯著自己的身體看,嘴角閃過一抹媚笑,故意將領口的紐扣解除一粒,一邊朝里面用手掌扇風一邊說:"喝了點酒好熱哦,全身都發燙."

"那要不要哥把空調打開啊?"鄭禿驢轉過臉肆無忌憚的看著她用手掌扇風時隨著衣領起伏的肌膚,心猿意馬

"不要啦,打開點窗戶就行啦."夏劍的老婆嫵媚的看了他一眼,輕輕按了一下窗戶起降按鈕,將玻璃降落下來一些,這樣一來風就吹了進來.

她故意突然顯得很驚慌的樣子用雙手將裙擺朝大腿上壓住,說:"呀,風把我的裙子都吹起來啦,討厭."

她這樣一說,才引起了鄭禿驢的興趣,一雙賊眉鼠眼的目光頓時移動到了她的大腿上,渾身不由得打了一個冷顫.

"妹子的腿真白."鄭禿驢看了一眼她雪白的大腿,笑著說.

"鄭哥你真壞,怎麼看人家的大腿呢."夏劍的妻子故意顯得很害羞地說,這欲迎還羞的樣子更加激發了鄭禿驢老當益壯的心,一邊壞笑著一邊焦急地問:"妹子,還有多遠啊?"

"前面左拐就到啦,鄭哥真是的,急什麼呀,到家了妹子給您煮點夜宵吃完再走嘛."夏劍的妻子風情萬種的看著他,語氣輕柔嬌嗔,說"煮夜宵"三個字的時候聲調故意拉的很長,讓鄭禿驢一下子就覺得不應該是吃夜宵,應該是吃她整個人才對,于是壞笑著說:"好啊,哥嘗嘗妹子的手藝怎麼樣."

幾分鍾之後,在夏劍老婆的引導下,車停到了她家小區門口,從車上下來,鄭禿驢顯得特別有男人氣度的將爛醉如泥的夏劍從車里拖出來,在她的帶領下送到了家里.

夏劍妻子打開了家門,開了客廳燈,鄭禿驢攙扶著夏劍進來喘著粗氣問:"妹子,把他放哪?"

"直接放進臥室就行啦,讓他睡去吧."夏劍老婆妖媚地笑著,將他帶到一間臥室里來,與鄭禿驢合力將夏劍放上窗,一邊給他拖鞋,一邊對鄭禿驢笑著說:"鄭哥,您先在客廳里坐回,我把他給安頓好馬上就出來啦,您可別先走哦,妹子還沒給鄭哥您煮夜宵吃呢."

"好的好的,哥在外面等你."鄭禿驢心花怒放的笑著,說完就走出去在客廳里坐下來,抹了一把臉上的汗水,掏出煙盒點了一支煙吸著.

過了一會夏劍的老婆將夏劍安頓好,拉上了被子蓋上.為了投鄭禿驢鎖好,夏劍的老婆特意很有心計的脫光衣服,直接真空上陣,穿了一條粉色的絲質睡衣才從里面嫋嫋婷婷的走出來了.

聽見從一旁的臥室里傳來了腳步聲,鄭禿驢扭頭一看,突然看見剛才還穿著衣服的夏劍的老婆這會已經換上了一條粉色的極其凸顯身材的睡衣,而且更讓他感到不可思議的是她竟然在里面什麼東西也沒穿.

老禿驢不禁吞了口口水,一時有些驚愕而又喜出望外的直勾勾盯著他,連手里的煙都忘記抽了.

"鄭哥不好意思讓您久等啦,我換了件衣服."夏劍的妻子一臉媚笑的走過來,隨手將睡袍的裙擺提了提,在他身邊好不顧忌的坐了下來.

鄭禿驢似乎已經徹底被她這副浪樣給折服了,一時間兩眼放光呆若木雞,情不自禁的舔了舔嘴唇.

他這幅色相讓夏劍的老婆感覺這老東西上鉤了,于是一點也不介意的伸出一只一手來輕輕放在了他的大腿上,妖媚的沖他淺笑著嬌嗔地說:"鄭哥您看什麼呢,看的這麼認真呀."

鄭禿驢這才猛的顫抖了一下,回過了神,一臉鬼笑地說:"妹子,你……你的身材真好啊."

"是嗎?那謝謝鄭哥您誇獎了."她的手搭在鄭禿驢的肩膀上,媚笑著說.

鄭禿驢喉結一滾,腦袋一陣空白,手里的煙頭也著到了手指處,突然一下子燙的他將煙頭丟掉了.

"沒燙到您吧?"夏劍的妻子顯得很關心,伸出手將老家伙的手攥進手里有些心疼的看著,隨即顯得有些埋怨地白了他一眼說:"怎麼這麼不小心呀,在想什麼呢,連煙都忘記抽了."

"在……在看妹子你呢."老東西目不轉睛的沖她鬼笑著說.

"鄭哥,您真會說話,妹子有什麼好看的呀?鄭哥這麼大的領導,什麼樣的美女沒見過呀."夏劍的老婆故意顯得很謙虛的垂下了頭,一只放在他的肩上摩擦著.

鄭禿驢感覺自己此時快要爆炸了一樣.

上篇:不擇手段的夏劍    下篇:還差二十萬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