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不擇手段的夏劍   
  
不擇手段的夏劍

經過幾杯啤酒試探,趙得三知道瑩瑩的酒量很一般很一般,甚至可以說再多喝兩杯啤酒就可以醉倒的,從她逐漸飄忽的眼神就可以斷定,此時的瑩瑩已經有些酒精上頭了.

再接再厲,趙得三暗自竊喜的想著,嘴角閃過一絲鬼笑.

見他倒酒,瑩瑩婉拒說:"得三哥別倒了,我不能喝了,再喝就醉了."

"沒事,啤酒多喝幾杯醉不了的,再說就算醉了有哥在呢,還怕讓你回不了家呀."趙得三若無其事地說,心里卻在偷笑,就是讓你喝醉,不喝醉我怎麼辦事呢.

瑩瑩就不說什麼了,趙得三倒好了酒,就端起杯子顯得很熱情洋溢地說:"來,瑩瑩,哥和你再喝一杯,今天能在單位見到你實在太高興了,真沒想到榆陽一別後居然還會有機會在省里來見到你,哥實在太高興啦,來."說著將酒杯舉過去,瑩瑩也不好意思推拒,就硬著頭皮端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下,捏著鼻子很痛苦的一邊看著趙得三一飲而盡一邊才硬撐著喝了下去.

喝完這杯酒,趙得三就發現瑩瑩的臉色愈發紅潤了,紅彤彤的跟著火了一樣,一雙漂亮的大眼睛開始逐漸恍惚起來,目光漸漸沒了焦點,神色飄忽不定,有些迷醉起來.

這正是趙得三想要的結果,興致勃勃的看著她的表情在逐漸變得飄忽.

特別是瑩瑩喝酒時不小心將一滴酒落在了雪白剔透的兄膛上,如一顆露珠點綴在了凝脂上.

"得三哥,婷婷也在西京市,在讀大學,你知道麼?"瑩瑩感覺頭有些暈,視線中看出去的趙得三兩眼直勾勾的注視著她,那目光讓她緊張不已.

"是麼?我不知道啊."趙得三假裝和婷婷的聯系不多.

瑩瑩微微抬頭哦了一聲,看見得三哥那如梭的目光,又羞澀的垂下了眸子,拿起筷子夾想夾菜掩飾心里的緊張,但由于酒精上頭了,手就有些不聽使喚,夾了幾次都沒夾起菜,反倒搞的自己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趙得三見狀心懷鬼胎的笑了笑,拿起筷子幫她夾了一筷子菜送到嘴邊,這親昵的舉動讓瑩瑩一時有些難以適應,心情與此同時更加緊張不安起來,看都不敢看他的眼睛,只愣了一秒,就微微張開紅潤豐的唇咬住了筷子上的菜,輕輕一吸含進了嘴里.

這溫柔斯文的吃相卻讓趙得三有些浮想聯翩起來.

瑩瑩感覺頭暈腦脹,一只手托住了鬢角,面色紅彤彤的,好像已經難以支撐下去,趙得三見狀二話不說就叫來服務員結賬,然後繞過去一點也不介意的一只手攬住了她綿軟的細腰,一只手拉住了她雪白光滑的玉臂,用力將她拖起來就朝外面走.

瑩瑩感覺身子有點飄忽,走起路來有些東倒西歪搖搖欲墜,嘴上卻還強撐著說:"得三哥我沒事,不用扶的,我可以."

"沒事的,哥扶著你,原來你這麼喝不了酒."趙得三一本正經的說著,,直接把她扶下了樓,迫不及待的就朝不遠處早已定好點的快捷酒店走去.

到了酒店大堂,就將瑩瑩暫時先小心翼翼的放在沙發上准備去登記房間,瑩瑩一把拉住他的手腕雙眼飄忽地問他:"得三哥你要干嘛去呀?你送我回家吧."

"哥這就去開車,開來車就送你回家."趙得三將軟成一團爛泥的瑩瑩小心翼翼的扶著坐在沙發上,小跑著就去吧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開了一間鍾點房.

開了一間標准間,趙得三就笑著跑上前來,將已經躺倒在沙發上有些醉醺醺的喘氣的瑩瑩用力的扶起來,拉起她的一條玉臂搭在他的肩上,自己伸出一條手攬住了她的柳腰,扶著身材高挑玲瓏的瑩瑩就朝電梯里走去.

隨著電梯的上升,瑩瑩微微將眼眸睜開一道縫隙,迷糊糊地問:"得三哥,我們到哪里了?"

"在車上呢,就快到家啦."趙得三壞笑著騙她說,眼睛焦急的掃了一下電梯箱內的數字按鈕.

瑩瑩哦了一聲就閉上了眼睛,將身子軟軟的靠在他的身上,全靠著他扶著她才不至于軟的倒在地上.趙得三見她爛醉如泥的樣子,真是不敢相信堂堂北辰房地產老總的女兒酒量竟然會這麼差,才喝了幾杯啤酒就醉的不省人事了.

這酒量也太差了,作為北辰地產新上任的總經理,以後免不了要應對很多酒局應酬,就這酒量,能辦成事嗎?

酒量微弱至極讓他甚至有些懷疑今晚瑩瑩是不是明白自己的心思,故意裝醉吧?

這時電梯叮鈴響了一聲到了要到達的樓層,等門緩緩一開,趙得三就攙扶著身子綿軟的小美女瑩瑩迫不及待的直接奔向了開好的房間.

于此同時夏劍還在市里一家大飯店里,宴請建委的同時和一二把手及藍處長三位領導,一方面由于老婆懷孕,自己實在有些興奮,另一方面有幸請到領導參加,所以今晚夏劍算是大方了一把,挑的這家飯店也很上檔次,菜點了滿滿當當一桌,和老婆兩個人坐在一起一邊向領導敬酒一邊秀恩愛.

還別說,夏劍這家伙原來還真有一手,自己雖然長得其貌不揚,但老婆確實很漂亮,二十五六的樣子,皮白肉嫩,身材高挑,屬于那種讓男人看了就特別有感覺的女人,特別是那一雙丹鳳眼,看人時不知是有意還是天生,總是帶著一股放電的狐媚味兒.

雖然鄭禿驢今晚前來赴約,本來也只是礙于女兒鄭茹和夏劍一個部門的,給女兒一個面子才來的,准備坐一會就走,但看到了夏劍原來還有這樣貌美如花魔鬼身材的妻子,就一下子來了興致,屁股坐的穩穩的,打消了提前離開的念頭.

這老東西,一看見漂亮女人就兩眼放光,即便是單位部下的妻子,他也是甯可錯殺一千不肯放過一個.

但今晚由于女兒鄭茹一開始也在場,老東西不敢有太過冒失的表現,只是一個勁的沖夏劍狐媚一樣的老婆熱情的笑.

夏劍的老婆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燈,從老家伙對她的表現就發現這老東西肯定是看上自己了,也不動聲色沖他笑,一來二去,夏劍看在眼里,不僅沒有半點心里不舒服,反而覺得鄭禿驢能看上自己的老婆,那也是自己的榮欣,在單位工作了好幾年了,說實話還真正沒有被領導這麼重視過,他是個為了前途不擇手段的人,只要能被領導器重,就算搭上自己的老婆他也覺得值.

由于趙得三沒在場,鄭茹心里本來就有些不愉快,加上藍處長和她老爸還有馬德邦副主任都在,所以氣氛自然就不怎麼活躍了,作為建委最底層的員工,一旁的小趙和鄭茹兩個一直一言不發,全都是她爸和馬德邦陪著夏劍在說話.

過了半個多小時後藍眉借口有事離開了,鄭茹看她厲害了,再坐了半個小時,也提前找了個借口走了.

鄭茹在場鄭禿驢本來就不好發揮自己的本性,當她說要走的時候老家伙自然第一個同意.

等她走一走,藍眉也走了,兩個在乎的女人都走了,老禿驢就開始有些不正經起來,一邊喝酒一邊和馬德邦說起了葷段子,夏劍也隨聲附和著笑,由于酒桌上就剩下了夏劍老婆一個女人,一說到葷段子,老禿驢就故意拿她開刷,這女人不僅一點也不害羞,反倒是很豪放的也開這種玩笑.

這種女人最容易俘獲男人的心,對于花心的老禿驢來說,實在是太喜歡這種女人了.

夏劍見自己的老婆還真是厲害,和多少年了都沒正眼看過自己的領導這麼快就大成了一片.

于是也顯得特別殷勤的給鄭禿驢倒了滿滿一杯酒,端起酒杯說:"領導,今天晚上特別感謝您能來,我敬主任您一杯."

"夏劍還是不錯的嘛,沒看出來嘛,還是金屋藏嬌,家里原來還藏著這麼一位漂亮的老婆啊."鄭禿驢一邊舉起杯子一邊呵呵的笑著說.

將杯子送到嘴邊的時候用余光看了一眼夏劍的狐狸精老婆,那女人也正用一雙狐媚的目光盯著老家伙,目光對峙在一起的一刹那,那種感覺讓鄭禿驢的中樞神經掠過了一陣觸電般的感覺,真是有些色心大起,很享受這種被女人拋媚眼的感覺.

夏劍看出來老禿驢對自己的老婆是情有獨鍾,于是趁著大家都喝得盡情有些情致盎然的時候悄悄用胳膊捅了一下老婆,老婆倒也是知道自己這個窩囊男人心里想什麼.

于是笑盈盈的主動敬了鄭禿驢和馬德邦一人一杯酒,趁著鄭禿驢開了一句玩笑話的時候不失時機的騷笑著說:"鄭哥,我們夏劍有你這樣的領導我可就放心啦,以後要是他在外面干什麼壞事的話我可就直接找鄭哥您啦."

鄭禿驢被叫了聲鄭哥,牙都快酥倒了,笑的特別燦爛的說:"沒問題,有什麼事就直接找我就是啦,我是小夏的領導,他要是敢干什麼對不起妹子你的,我第一個不放過他."

上篇:北辰地產新經理    下篇:醉溫之意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