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趙雪受委屈了   
  
趙雪受委屈了

"主任您快坐下,快消消氣,別跟這種不識抬舉的貨一般見識."趙得三拉著他一邊朝沙發上坐一邊勸說道,隨即轉過臉去給倒在一旁委屈的快要哭出來的趙雪使眼色,故意大聲喝斥道:"你還不快滾出去!"

眼不見心不煩,張加印也沖趙雪吼道:"快給老子滾出去!"

趙雪早就想出去了,來這里一個月了,也做了十幾個台了,一般客人都還是很客氣,根本不會像這個老瑟鬼這樣仗勢欺人,仗著自己是個領導就想怎麼來就怎麼來.

趙雪也知道在呆在包廂里肯定這個老家伙不會放過自己的,趙得三剛才已經是盡力的幫她擋住了這老家伙的攻擊,要不是他,估計現在身上早已經挨了老家伙好幾腳了.

在西京這種省會大城市,當官的太多,她也不知道今晚這個老家伙到底是什麼來頭,但剛才從領班和張加印的對話中聽得出來他是自己所在這家夜總會的持股人,平時聽姐妹們說過這里的老板在西京市吃得很開,黑白兩道混得很厲害,既然連這麼牛的老板的要賣這個老家伙幾分面子,肯定這老家伙是大有來頭的,這麼想著為了惹起不必要的麻煩,趙雪心想還是息事甯人算了,從沙發上爬起來低著頭就朝出走.

"你他媽的別走!給老子站住!今晚必須得陪我們玩完了才能走!"鄭禿驢從沙發上坐直了沖趙雪喊道,看來是有意要刁難她了.

趙得三看了一下眼含殺氣的鄭禿驢,給他陪著笑臉遞了一支煙呵呵說:"主任,就讓她走吧,都已經把主任您的雅興給打擾了,留下來實在太掃興啦,讓張總給主任您重新找一個過來就是,張總,您說是不是?"

張加印正為鄭禿驢這麼大發火氣感到有些為難呢,但這趙得三倒是很機靈,于是就立刻笑呵呵說:"是是,我這就給咱們鄭主任安排一個比她要好看的姑娘過來,老鄭喜歡莫人家姑娘,我就給老鄭安排一個**牛來,哈哈……"說著就摁了一下沙發後面牆壁上的呼叫鍵,給趙雪擺了擺手沒好氣地說:"你出去吧."

鄭禿驢點上了趙得三發的煙吸了一口,好像不是那麼生氣了,緩和了語氣說:"你不能走!你今晚必須得留在這陪我們."

趙得三在一旁笑呵呵說:"主任您這不是自討沒趣掃興嘛,今晚人家張總和林總請您出來娛樂,您應該玩的盡興一點才對嘛,犯不著為一個女的生氣嘛."

張加印和林發也在一旁接著趙得三的話附和說是,尤其是林大發,今晚是張加印將他引薦給這個建委的一把手,為了自己馬上在西京市鋪展房地產開發事業打人脈關系網,不能初次見面就招待不周啊,所以他很擔心因為今晚這個小小的插曲讓自己沒能搭接好他這根關系線.

于是就湊過過去在鄭禿驢耳畔鬼笑著耳語說:"鄭主任,咱們喝的也差不多啦,要不然去洗個澡按摩一下吧,那些場子里的妹子可是隨便莫隨便抓得哦."

鄭禿驢聽罷皮笑肉不笑的呵呵了兩聲說:"時間還早,再坐會,你過來!今晚我們沒走你不能走!"沖趙雪說道.

趙雪見這老家伙看上去雖然是消了不少氣,但好像根本不打擾就這麼輕而易舉的放過自己,于是微微揚著柳眉一臉不悅看著他不冷不熱地問:"鄭主任還讓我陪您嗎?我再說一遍,我只陪您唱歌喝酒,其他什麼都不做,如果您有什麼非分的舉動我一樣會拒絕."

鄭禿驢冷笑了一聲說:"我來這地方不止一兩次了,像你這姑娘這樣自命清高的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好,我不碰你,我今天就和你喝酒!我倒看看你的酒量有多好!過來!"鄭禿驢命令她,隨即又給一旁的張加印吩咐說:"老張,讓送兩瓶威士忌過來."

趙得三一聽鄭禿驢這麼說,就知道他肯定是不會輕易放過趙雪了,剛才半杯白蘭地喝下去,這會趙雪雖然看上去不是很醉,但也是臉色通紅,明顯已經上頭了,就一個勁的個她使眼色.

然後靠近鄭禿驢笑呵呵地說:"主任,您還跟她一般見識干嗎,她太不識抬舉了,讓我這個陪主任您喝酒吧,她很能喝的,還會猜拳--小韓,快過來陪我們主任喝酒."說著回頭去叫一旁一直陪著自己的那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姑娘.

她倒是很有眼色,很聽話的就過來坐在了鄭禿驢跟前,挽住了他的胳膊賣起了乖,嬌滴滴說:"一看鄭哥就知道喝酒很厲害,我來陪鄭哥您喝,看咱兩誰先醉."說著騰出一只手來倒酒.

鄭禿驢對這個投懷送抱的姑娘不動于色,板著臉用命令的語氣沖趙雪說:"你過來,今晚沒人走你不准走!"

趙雪輕挑地瞥了他一眼,心想看這個老家伙他到底想怎麼樣!干脆就直截了當朝他身邊走了過去坐下來.

誰知這老家伙突然一把將她用力推到了趙得三懷里,冷笑著說:"我們這個小趙這麼袒護你,那你就好好陪陪他!"

趙得三一把扶住趙雪,看了她一眼,被鄭禿驢這意味深長的話搞的有些懵,心想是不是他看出來自己和趙雪之間有什麼不正常的關系了?趙得三若有所思的愣了一下,又連忙笑呵呵的開脫說:"主任您看您說的,我這不是怕她掃了您的雅興嘛."

"讓她好好陪你喝酒,我看你一開始就盯著他看呢,沒事的,男人嘛,來這種地方都是玩嘛,是不是?"鄭禿驢笑呵呵說道,眼眸中卻散發出一種讓他難以琢磨的光芒,好像這件事並不會就這麼完了.

也或許是自己剛才和趙雪在互相看清楚對方的一刹那兩人都有些失態而投入的觀察起了對方,加上這段時間一直在眉目傳遞想法,讓這老家伙察覺到了他們兩個應該是認識的.而老家伙一直把趙得三看成是自己的未來女婿,對他很器重,按理說來這種地方也不會讓他當著自己面和坐台小姐摟摟抱抱卿卿我我的,但這會卻很大方的將趙雪給了他,還說出那樣意味深長的話,明顯是話里有話的.

所以在這種場合發生了這樣的事,趙得三也不敢太過表現出有多麼激動,慢慢的將身子朝一旁挪了一些,遠離了鄭禿驢,觀察到他和一直陪著自己的那個姑娘現在已經開始把酒言歡上下其手了,才敢和趙雪開始聊天,在這種場合他也不方便問她為什麼會在這里上班之類太敏銳的事情,就說一些不著邊際的話.

大多數差不多都是自言自語,說他現在在西京工作,在省建委上班,問了她的手機號碼趁著沒人注意存在了手機上,看了一眼旁邊又恢複一排熱鬧的鄭禿驢他們,逐漸的才放心了,對她說:"那老家伙是我們建委的一把手,今晚是旁邊那個老板請他,我不知道你怎麼突然把他給惹了."

"不說這個了."趙雪苦笑著說.

長這麼大了,從來還沒有哪個男人在她身上這麼亂莫過呢,從小受過良好的教育,骨子里是個很傳統的姑娘,長這麼大了,僅僅和趙得三發生過一次男女關系,在這種地方遇見他本來就是一件很丟臉的事了,還怎麼好意思說是那老家伙莫自己的兄,才惹自己發火的呢.

見她有苦衷不想說,趙得三也就不問了,打開了一瓶雪碧給她,自己也倒了一杯酒說:"咱們也好長時間沒見了,一直沒有你的消息,來喝一杯吧."

趙雪雖然紅著臉看上去好像喝多了,但心里卻很清楚趙得三這樣說一定是帶著怨氣的,自己也只是不想讓他多想,和他大半年才沒聯系,來到這里做台也是迫不得已.

因為半年前家里發生了變故,她媽得了一種很嚴重的肌肉縮的病,需要長期住院用很昂貴的進口藥物治療,在警局那點工資根本不夠住院費,她實在是走投五路沒有辦法了才來這種地方上班,只是想多賺點錢讓她媽的病能早點好起來.

心思沉沉的端起雪碧和趙得三的酒杯碰了一下,抿了口放下,嘴角擠出一絲苦悶的笑.

不知是雪碧入胃和酒發生了化學反應還是剛才喝下那麼多的白蘭地發揮了酒勁,這會她感覺異常的難受,兄悶氣短,有一種很想哭出來的苦楚感,低著頭看起來表情看上去很沉重,一言不發的.

"小雪,你沒事吧?"趙得三低了頭靠近小聲問她,"要不……要不你先出去吧,完了我抽時間打你電話."

趙雪揉了揉鬢角抬起頭來抹了一把耳鬢的發絲搖了搖頭苦笑著說:"沒事."

一旁正和衣著暴露的坐台妹打得熱火朝天的鄭禿驢,一直在暗中觀察趙得三和她的發展,從她剛進來包廂來的時候鄭禿驢就察覺趙得三好像對這個把自己位置擺的很清高的坐台妹有意思,所以最後他才故意不再生氣,而是把她推給了他,看看這家伙好不好瑟,符合不符合做自己的女婿,也算是對他一項暗中考察.

上篇:找到趙雪了    下篇:為什麼干這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