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找到趙雪了   
  
找到趙雪了

她才極為不情願的接住酒杯抬起了臉,這一瞬間趙得三才看清楚了她的廬山真面目,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她不就是趙雪嗎?她……她是不是真的是趙雪?在這樣的地方,這種煙霧繚繞歌舞升平的地方看見一個和趙雪長的一模一樣的女人.

他真的感到驚訝無比,有一種恍然若夢的感覺,一臉驚愕的看著他.

于此同時她好像也發現了他就是趙得三,端著酒杯的手微微顫抖起來,直直的凝視著他,一時間四目相對,仿佛呆滯了一般,儼然已經忘記了周圍人的存在.

他正欲開口喊她的名字時,鄭禿驢氣呼呼地說:"你倒是喝不喝?老子已經很給你面子了!你別他媽的給臉不要臉!"

聽見鄭禿驢發火了,趙得三又立刻閉住了剛剛微微張開的嘴,欲言又止了,在這種場合見到了她,即便有千言萬語想要給她說,也不敢當著鄭禿驢的面子和她直接擺明了關系,畢竟自己現在在鄭禿驢手下干事,靠著他對自己因為鄭茹才這麼賞識和提拔,他必須得好好抓住這個機會,利用起這些機會,幫自己鋪平仕途之路.

趙得三就當什麼也沒發生一樣,在鄭禿驢一旁坐了下來,張加印給他隨手遞來一支煙點上,湊過耳朵小聲耳語說:"你好好勸勸你們鄭主任,今晚這個姑娘是新來的不懂規矩,別讓鄭主任太上心了."

趙得三微笑著點了點頭,隨手點起了煙吸了一口,微微眯著眼睛直直盯著隔著一個人的趙雪,看著她端起酒杯一臉痛苦,卻又毫無辦法的舉起杯子,吃力的一口一口往下灌酒.

由于杯子太大,滿滿一杯酒怎麼喝好像也總是不下去一樣,喝了好一會了杯子里還剩下多半杯了.

趙雪實在喝不下去了,放下杯子擦了一下嘴角的酒水,臉上已經微微發紅了,看上去痛苦極了,低著頭給鄭禿驢認錯道歉說:"鄭主任,對不起,我剛才太性急了不識抬舉拿酒潑了你.謝謝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可是這杯酒是太多了,我不怎麼會喝酒,我喝半杯可以嗎?實在喝不下去了."

鄭禿驢看了一眼還剩一半的酒杯,抬起臉眯著眼睛注視著她余怒未消地說:"老子只是讓你喝一杯酒而已!別他媽給臉不要臉!這杯酒喝完才算沒事!你自己看著辦!"

趙得三在一旁看到趙雪的臉色已經逐漸的紅了起來,這些洋酒的後勁比白酒還大,一般都是兌著飲料來喝的,像他這麼能喝酒的人,都不敢保證一個人喝一瓶洋酒會一點事也沒有,更何況趙雪的酒量他是知道的.

洋酒最多喝一小杯還是兌著飲料的,都會頭暈,所以這麼大的玻璃杯她已經喝下了一大半,已經算是超長發揮,現在臉色都紅潤了起來,雖然看上去好像一點也沒有醉的跡象,那也只是在硬撐著.

要是剩下這半杯酒再一喝,不出一分鍾肯定一頭栽倒在沙發上的,所以趙得三很擔心,不會喝酒的人一下子喝這麼多洋酒會出事的.這時候他已經顧不上猜想她為什麼失蹤了這麼久會出現在這里干這一行,只是想著如何幫助她逃過鄭禿驢的百般刁難.

"你這是不給老子面子是吧?"鄭禿驢借著幾分酒意火氣很旺,一邊挑著眼睛等著她一邊站了起來.

一旁的張加印見狀連忙起身拉住他,將他往沙發上一邊按一邊陪著笑臉勸說:"老鄭,你看你這是干嘛呀,喝個酒嘛,你這不就是太讓兄弟我沒面子了嘛,這也是怪我對場子里的事情不了解,教導無妨,要不這樣吧,既然她喝不了酒,我就帶下面的人給鄭主任您敬個酒陪個禮道個歉,鄭主任您不會不給兄弟這個面子吧?"張加印一邊說著拿了一只空杯子,提起酒瓶朝里面倒酒.

被鄭禿驢一把攔下來說:"這不是老張你的問題,今天這個三八要是不給我喝完這杯酒道個歉的話,我讓她今天走不出這個門,她媽的干這一行不喝酒不讓人莫還干個吊毛啊!快點給我喝!"

鄭禿驢指著半杯酒命令趙雪.

趙雪知道今天是難逃一劫了,用余光掃了一下坐在鄭禿驢後面正用憐憫和同情的目光看著自己的趙得三.

知道在這種地方以做台小姐的身份和他重新見面,自己實在太沒臉了,臉上不禁又泛起了害臊的紅,剛才那麼大半杯酒下肚,這會酒勁就上來了,頭突然一下子之間好像就脹痛起來,連視線也突然變得模糊起來,視野里的東西搖搖晃晃好像沒了焦點定不住格了一樣,臉上滾燙,就連在沙發上坐著都有點搖搖晃晃坐不穩了,潛意識覺得自己這是快要醉了,剩下這半杯酒無論如何是不能再喝了,再喝下去肯定是會爛醉如泥,倒在包廂里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雖然趙得三在包廂里,但趙雪看得出來,他一直躲在這個老瑟鬼的後面不露聲色,也知道他肯定是有自己的難處,不便于在這里直接認出她,既然連趙得三都無法站出來幫她,她更不能喝下這半杯酒了,所以她遲遲不肯動手去拿這半杯酒,低著頭不時偷偷去掃視一旁的趙得三.

這眉來眼去的一幕讓鄭禿驢察覺到了些什麼,嘴角擠出了一絲冷笑,突然抓起半杯酒直接給她潑了過去,將被子用力在桌子上一放瞪大眼睛一臉凶神惡煞地發火道:"老子給你臉你還不要臉!老子什麼樣的女人沒見過!你這麼高傲的三八還是第一次見!"

趙雪低著頭伸手拭著臉上的酒,心想被趙得三看見自己在夜總會里干這一行,又在他面前如此的丟人,心里難過的想哭,一邊擦拭著酒水一邊想著.

畢竟干過幾年警察,骨子里有一股不服輸的倔勁兒,容不得別人這樣欺負自己,更是不想讓自己當著趙得三的面被別的男人用酒潑自己,實在有些想不開,又一時沖動了起來,隨手抓起一杯就潑給鄭禿驢.

眼前事情都快解決了,她這意外的舉動真是讓包廂里的所有人都驚愕了,依鄭禿驢的身份被夜總會的老板陪同著來貴賓包廂娛樂,別說被做台小姐潑酒了,就算是一般做台小姐一不小心說錯一句話都會嚇得罰酒賠不是,今天趙雪的反抗實在太過沖動了.

作為老板,一般當客人和做台小姐發生爭執,老板肯定是當仁不讓的站在自己人這一邊.但鄭禿驢可不是一般人,是和張加印打過多年交道,為他的房地產事業蒸蒸日上提供過不少便捷的政府職能部門的一把手,處于本行業權力中心附近的人,張加印可不想因此而得罪了他.

就立刻起身將趙雪往出推:"滾出去!快滾出去!"

鄭禿驢抹了一把臉上的酒水,這下火冒三丈,一把扯開張加印沖上去就是一個大耳光子,將已經有些頭暈腦脹的趙雪直接打的躺在了沙發上,捂著臉氣呼呼的瞪著他不甘示弱地說:"別以為你是個當官的就了不起!你有本事打死啊!"

"你說什麼?"鄭禿驢根本沒想到今天會遇上個這麼不識抬舉的坐台妹,一開始看她長的很清純,和一般濃妝豔抹的做台小姐完全不一樣,沒想到他媽的竟然這麼不識抬舉!

來這種地方無數次了,還沒有一個坐台妹敢對自己這樣不敬,拿酒潑老子,而且還潑了兩次!鄭禿驢火氣很大,沖上去直接在趙雪的身上揣了起來.

趙得三實在坐不住了,趙雪是他真正的動過真情的姑娘,在她消失不見的這段日子里一直在找她,每天夜里會夢見她,想不到今天在這里見到了.

本來應該很高興才是,可是在這里的重逢意外卻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一方面是自己被她得罪而怒火沖天的領導,一方是自己動了真情的女人.

在這個時候,他實在看不慣一個老男人去打一個已經喝得有些半醉的女人了,更別說這個女人就是趙雪,是自己愛的人了.

他在想今天如果他不站出來幫趙雪化解這個事,以後恐怕趙雪都會把他膽小怕事無能的一面擠在心里,如果今天站出來幫她除了頭,盡量不去得罪鄭禿驢,那麼就是兩全其美的事了.

一番短暫的權衡後,一種男人的威嚴促使他站了出來,從一旁繞過去擋住了鄭禿驢,將趙雪護在身後,看上去好像很替鄭禿驢操心地扶住他的胳膊朝沙發上拉著說:"鄭主任您消消氣,別跟這種人一般見識,您消消氣,喝多了酒小心摔倒了."

"老鄭你快坐下來別動啦,我明天就把她給辭退了!"張加印也幫著勸說.

鄭禿驢還不肯善罷甘休的伸長腿去踢倒在沙發上的趙雪,一邊踢罵道:"媽的,自命清高!你來這里做台就是讓人莫讓人捏的,老子莫你這個三八是你的榮幸!"

上篇:不識抬舉    下篇:趙雪受委屈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