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出乎意料   
  
出乎意料

"誰知道你是不是故意發的."藍眉斜睨著他,語氣還是很輕挑,好像根本聽不進去他的解釋,一連兩次都發錯東西,第一次是黃色短信,這一次是蒼井空的激情動作片的種子,這讓人家藍處長怎麼相信他不是故意的呢.

"這……真不是故意的,藍處長您相信我,我就算吃了豹子膽也不敢給您發這種東西啊."趙得三焦急的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才好了.

藍眉哼笑了一下,眼神妖異地直勾勾注視著他,不緊不慢地問他:"趙得三,你是不是覺得我離婚了身邊沒有男人,就想發這種東西過來挑逗我啊?"這樣的話從雍容華貴又冷豔高傲的藍處長嘴里說話來,讓趙得三感覺有那麼一點怪怪的味道,一時有些忘了藍處長叫來她的目的,有些忘乎所以的目光平視起了她.

雖然藍眉生著氣,但絲毫掩飾不了她身上那種獨特的氣質所散發出來的迷人的魅力.

平時她在辦公室上班看文件或是在電腦上忙的時候都是戴著一副棕色邊的眼睛,這會並沒有戴眼鏡,看上去倒是少了些高傲,多了些親近和自然.

她這麼一說,趙得三就不知道她到底是要就事論事還是想借著這點事干點什麼呢?趙得三從自己接觸過的那些離婚的少婦想當然的判斷是不是藍處長想和自己發生點什麼?

心里有點飄飄然,那種壞心思一時由于想入非非而溢于言表,嘴角帶著壞笑,眼神放著異樣的光澤看似直視著她,卻因為幻想而失神.

他這看上去有點色的樣子可是把藍眉給氣壞了,這家伙竟然一點認錯的態度都沒有!藍眉氣得瞪著他,在桌子上拍了一把嬌斥道:"趙得三!"

趙得三猛地身子一顫,立刻回過了神,抹了一把嘴角的口水收斂了那副詭異的表情,情急之下道:"道!"像個士兵一樣身子立正雙腳並攏仰頭廷兄.

他這舉動倒是把剛怒火沖天的藍處長給逗得一時間又沒了那麼大的火氣,長長舒了一口氣板著臉直視著他問:"我問你話呢你在想什麼呢?"

"啊?"趙得三愣了一下,裝作什麼也不知道的樣子說,"藍處長您……您問我什麼啦?"

這家伙竟然在我跟前裝聾作啞!"你是真沒聽見還是假沒聽見?"藍眉氣呼呼地問.

趙得三肯定是聽見啦,正因為聽見那樣說才想當然的幻想起來,但見藍處長不是很生氣,緊張的情緒漸漸也就緩解了一些,故意裝作不知道的樣子搖搖頭說:"我……我真沒聽清楚."

"趙得三,你說你是不小心發錯的,但這兩次都不小心發錯給我了,還都是那種東西.我怎麼覺得你是看我離婚了身邊沒有男人,故意想發這種東西給我來挑逗我吧?"藍眉重新靠在椅子上斜睨著他不緊不慢地說.

趙得三望了一眼三十出頭的藍處長,怕她真的誤會就焦急的解釋說:"藍處長不是的,不知道是誰……誰給我郵箱發的,我早上急著給您發寫的那個通知,太心急了一不小心點錯了,再說……再說我也還沒結婚,有時候下載點那種電影看也是……也是正常的嘛,只是太心急了才發給您了."

趙得三說著說著見高傲的藍處長的臉色竟然紅了起來,"那你發這種東西到我這里來怎麼算?就算是發錯了,也得付出點代價吧?"

趙得三心里想代價?什麼代價?不會是想……,他有點喜出望外的想著,不動聲色的觀察了一下藍處長,見她臉色微微紅潤,用那雙冷傲的水眸盯著自己,心里有點忐忑不安,又感覺好像有什麼希望一樣,心里真是既矛盾又竊喜,藍處長該不會是想我給她奉獻點什麼吧?"好吧,藍處長,您說……說怎麼辦我就怎麼做吧……"

趙得三說完了偷偷看了一眼藍處長,發現她的嘴角竟然擠出了一抹詭異的笑容.趙得三見她笑的那麼有預謀,心里不禁有些發毛,難不成她是想出什麼壞點子來折磨我了?

藍處長嘴角那抹鬼魅的笑容轉瞬即逝,"做飯洗衣服這類活你多多少少會一點吧?"

趙得三見她問的這樣莫名奇妙,就老老實實回答說:"會啊,藍處長怎麼啦?"藍處長見他這麼說,又詭笑了起來,這讓趙得三真是一時間丈二的和尚莫不著頭腦,不理解她怎麼會這樣子問.

藍處長得意的抓住了他的把柄說:"很好,很好,作為懲罰,那麼你幫我做一個月飯洗一個月衣服吧……"

趙得三簡直不可思議的啊了一聲,堅決不同意:"不會吧藍處長,你……你又沒和我在一起住……我怎麼……怎麼給你洗衣做飯呢."

藍處長見他耍賴,有點生氣的說:"反正你在西京也沒什麼親戚朋友,搬到我樓下的車庫里住,我免費租給你,不過幫我洗一個月衣服做一個月飯嘛."

藍處長的要求真是讓趙得三覺得有些喜出望外,要是沒有蘇姐,能搬過去和藍處長住在一起他真是求之不得呢,可是現在自己和蘇姐一起住,根本就別再想著出去和別的女人住了.于是有些尷尬和失落地說:"藍處長不用了吧,我還是自己住比較安逸一點."

藍處長看起來無可奈何的擺了擺手歎了口氣說:"好了,那麼我就把你這個郵件發給鄭主任得了,看他是什麼看法吧."

趙得三一聽知道她這是故意說起話,還是有點擔驚受怕地說:"別,藍處長您可千萬別給鄭主任說啊,求你了,那……那我禮拜天要是能抽出時間就去幫你洗衣服做飯還不行嘛?"

聽趙得三這麼硬著頭皮答應了自己的要求,藍眉突然撲哧一聲笑了說:"我嚇唬你的,你還真想的美得不行!"

趙得三啊了一聲,感覺自己被這女人給耍了,平時看她總是一本正經的樣子,沒想到自己那麼聰明的人竟然被她給耍了,真是又氣又笑的看著她,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我和你開玩笑的,不過既然你做錯了事情總是要付出代價的,我可不會這麼輕而易舉的就放過你,要不給你點顏色看看,我怕你這家伙以後會得寸進尺,不把我這個處長放在眼里了."藍處長笑畢挑著柳眉用不屑的目光斜睨著他說,又恢複到了那副目中無人的冷傲樣子.

這真是讓趙得三有點琢磨不透了,見她開玩笑,還以為這事就這麼翻頁了,說來倒去她還是不肯這麼輕易的放過自己,讓趙得三又忐忑不安起來,緊張地問她:"那……那你想怎麼辦?"

藍處長歪著腦子若有所思了片刻,冷豔的眼珠一轉,看著他說:"你得答應我辦件事給我,不過我現在還沒想好,等我想好了讓你辦你就得無條件的辦理,要不然你發給我這個東西的事情就算沒完,你覺得怎麼樣?能辦到麼?"

趙得三轉著腦子一樣就不假思索的答應了,心想反正她現在沒想到,說不定過了今天這件事就忘了.

"行了,不和你說了,你回去工作吧."藍處長用妖異的目光看了他一眼擺擺手打發他走.

趙得三便從她的辦公室里出來了,回到辦公室里想到剛才她那樣捉弄自己.

趙得三不禁對她有些不同的看法,以往只覺得她是個正經的不能再正經的女人了,沒想到她原來也會開玩笑逗別人玩,而且還故意用那種話來挑逗人.

這讓趙得三覺得藍處長這個女人肯定是沒男人在身邊滋潤,心里有點寂寞了,要不然也不會說那種話.

這樣想著,就給她打起了主意.

鄭茹開完會早已經回到了辦公室里,趙得三去了這麼久才回來,她就覺得不對勁,等他一進來就問是不是藍處長又將他叫過去批評了,趙得三無奈的苦笑著說遲到了被批了一頓.

夏劍就幸災樂禍地問他:"小趙,藍處長是不是也讓你寫檢討了啊?"

"沒有啊."趙得三說,心想這家伙總是想等著看老子好戲,可惜讓他失望了.

夏劍也有點驚訝,怎麼這家伙遲到了不讓他寫檢討呢?心里感覺很不平衡地說:"藍處長還看人眼色呢,恐怕是看你有關系才不敢為難你吧."

鄭茹白了夏劍一眼說:"得了,就你看誰都不滿意,別人沒被批評你還心里不平衡了!"

夏劍看了鄭茹一眼,被她一針見血說的一時答不上話來,鼓了鼓嘴,氣呼呼的轉過頭繼續干自己的事了,心說不就是鄭良玉是你老子嘛,有什麼了不起的,要是沒這個關系老子至少工作了幾年了,會把你這個新來的黃毛丫頭放在眼里!

趙得三自打從藍眉辦公室出來以後就一直在想她今天有點反常的反應,竟然意外的沒有對他大吼大叫,而且語氣中還有點別樣的意思,這讓玩過那麼多女人的趙得三心里感覺總是不對勁,覺得藍處長是不是真的因為一個人生活,而人總是有生理需求的嘛,而她平時總是冷若冰霜的樣子讓男人們都不敢靠近她,他卻偏偏發了那種東西過去,是不是就因為這種意外,卻偏偏捅破了男人與女人之間那層紙,所以才讓藍處長有了那麼反常的反應.

上篇:禍不單行    下篇:北辰集團的崛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