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禍不單行   
  
禍不單行

一個多小時後座談會開完了,會議室里的人一個一個離開,他故意磨磨蹭蹭的想等著大家都走了,等藍處長訓話.

鄭禿驢和馬德邦從他身邊走過的時候一前一後在他肩膀上拍了拍,對他投之以滿意的笑容.他這塊蛋糕可是這兩人暗中博弈的法寶,都想通過他巴結上蘇晴的關系在一二把手的暗中較量中獲勝.

大家很快就離開了會議室,藍處長是最後一個起身的,他站在會議室門口特意用很抱歉的眼神看著她,想得到她的諒解,也看出來藍處長最後一個起身,肯定是找時機來批評他,就坐好了迎接暴風雨的准備,誰知藍處長從他身邊走過的時候只是用異樣的目光瞥了他一眼,什麼話都沒說,帶著一股醉人的香風從他旁邊走過去了.

靠,老子等著你批評已經給足你面子了,別拿豆包不當干糧!把自己拿的那麼清高!

看她目中無人的屌樣,趙德三就覺得來氣,還特意在會議上那麼費盡心思的討好她,真浪費唾沫!吃力不討好!

看著她走下樓的曼妙身影在地上啐了一口,心說早晚有一天老子非得好好報複你!

會議室里的人全都走了,剩下趙得三一個在會議室門口氣呼呼站了一會,才很不爽的走下了樓.

既然藍處長不給他面子,趙得三也不打算去給她認錯,不就是遲到了嗎,而且才兩分鍾,她也不至于用這個來小題大做吧.

從三樓下來,他干脆看也不看藍眉的辦公室,就直接從門口理直氣壯的走過去.

就在這時,坐在辦公室里的藍眉嬌斥的喊了他的名字,一時無名的火氣讓趙得三有點情緒激動轉過臉去沒好氣地問:"有事嗎?"

藍眉見他竟然還帶著情緒給自己甩臉色看,更加怒了吼道:"先不說你開會遲到,就說你做的那些好事!"

趙得三聽她這麼說,一頭霧水的在琢磨:媽那個逼老子做什麼了?就除了給你不小心轉發了個葷段子也沒做什麼啊,況且你他媽的親口說過你沒放在心上的啊!

于是趙得三也得理不饒人裝著膽子揚著下巴說:"我……我做什麼了!我不就是給你發了個黃……"

"黃什麼?"藍處長靠在椅子上仰著臉妖異地看著他.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趙得三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就趕緊解釋說:"沒什麼,我意思是我到底哪里做錯了,藍處長您不講出來我怎麼知道我哪里得罪了您嘛?"

趙得三平靜了一下情緒,心想,草!剛才一時情急差點又把上次發錯短信的事提起來,本來她是說過不追究的,如果我再這麼一提的話她肯定是覺得我在挑釁她,要是把那事給鄭禿驢一說,那老家伙肯定會賤的去告訴蘇姐.

說真的蘇姐要是知道他給領導發那種短信肯定就完蛋了.

藍眉看起來似乎不想再與他多說什麼,只是氣呼呼的白了他一眼說:"我現在上班時間不想和你說,你中午吃飯完了再來我辦公室!"

媽了個逼的!來就來,誰怕誰,趙得三被她這麼莫名其妙的折磨的也火氣不小,頭也不回的走出了她的辦公室.

幾個人都聽見藍處長在隔壁大聲訓他話了,等他一進辦公室,幾個人都跟看戲似地沖他笑.趙得三本來心里就火氣很大,再加上被他們這麼幸災樂禍的一笑,就不屑地說:"沒藍處長批評了有那麼好笑嗎!"說完就氣呼呼的大搖大擺走到座位上坐下來打開電腦看新聞.

一早就被藍處長這麼莫名其妙的訓了一頓,搞的他一點工作的心思都沒有,只想等著看中午吃飯完了她有什麼好說的,自己上班幾個月了就遲到了這一次,根本沒怎麼得罪她,那女人是不是更年期提前了拿老子當出氣筒!

心情極為不爽的在辦公室呆了一個上午.

中午在食堂吃飯的時候,鄭茹主動坐過來,看見他悶悶不樂的樣子就問:"今天怎麼看起來無精打采的啊?是不是因為早上遲到被姓藍的給罵了?"

趙得三氣都氣飽了,根本沒什麼心情吃飯,撂下筷子氣呼呼地說:"要是因為遲到罵一下我倒認了,關鍵她說不是因為遲到的事,具體是什麼也不說,只說讓我吃過飯了再去辦公室找她,我不就是上次……上次轉發那個短信的時候不小心發給她了嗎,再說她當時也沒生氣啊,今天不知哪根神經又不對了想拿我出氣!"

"姓藍的脾氣很古怪的,可能是人家離了婚心里遭受打擊了嘛,犯不著跟她氣不過."鄭茹開玩的說.

"但也總不能拿我出氣啊,我知道她是對我靠著關系來單位有成見,但……但是她交給的工作起碼我能按時完成啊,她還想怎麼樣啊!"趙得三氣不過地說.

"你又沒做錯什麼,害怕什麼啊,她要為難你至少也得有把柄啊,你怕什麼呢,不用往心里去,呆會去看看她怎麼說就是了."鄭茹安慰說.

趙得三想想也是,反正自己又沒做什麼,工作上也一直盡職盡責,交給的事都能按時完成,她也沒挑過什麼大毛病,一會過去倒想聽聽她所說的他做的那些好事除了發錯一條葷段子給她外還有哪些好事.

于是吃完飯趙得三就緩和了一下情緒,直接走進了辦公樓,上到二樓藍處長的辦公室找她.

"藍處長,現在沒其他人,您可以告訴我為什麼叫我來嗎?"趙得三看了看空曠的走廊里沒有其他人,就站在門口緩和了語氣說.

藍眉正在若有所思的想著什麼,見他來了,就抬頭用妖異的眼神瞥了他一眼,什麼話都不說,只是示意他過去.

趙得三就一頭霧水的走上前去站在了她跟前,只見她打開了我的電腦雙擊著"我的文件夾"好像在找什麼東西似地,趙得三奇怪的盯著她看了一眼,真不知道她要搞什麼.

藍處長找了一會,終于在一個子文件夾里找到了一個類似電影播放器的圖標.趙得三在旁邊莫名其妙的看著她的舉動,心里想她到底想要干什麼啊?不會只是叫我來看電影這麼簡單吧?正在想著,藍處長點擊了一下那個類似播放器的圖標,一張圖片打開了,圖片里是一個靚女坐在公園里好像在等人.

趙得三奇怪地仔細一看,靠!這不是蒼老師嗎?藍處長的電腦里怎麼會有她的視頻?早就在網上上看過蒼老師來中國發展演藝事業的新聞,什麼時候都改拍電影了?趙得三越來越覺得不可思議.

當他再仔細的看圖片中的景物和劇情時,好像覺得這張圖片好像在哪里見過.

越想越覺得不對勁,越想越害怕,昨天晚上在郵箱里收到的那個種子的圖片怎麼這麼像這張圖片!趙得三頓時緊張不已,不敢看藍處長了.

藍處長發現趙得三已經緊張的大氣都不敢喘了,仰起臉不但不生氣,反而看著臉微微發紅的趙得三不緊不慢地問:"她很漂亮嗎?你是不是很喜歡看她演的東西?"

趙得三知道藍處長這是反問,表面上語氣這麼淡定,反而更加說明她心里很生氣.在這個時候趙得三也沒什麼辦法了,只能裝聾作啞好像什麼也不知道一樣說:"的確長得還可以,藍處長,她是誰呀?"

藍眉見這家伙居然不認賬,于是就將鼠標指向qq上的郵箱標志,點了一下,打開了電郵,直接找到今天早上他發過來的郵件說:"我也不知道是誰今天早上發給我的!我准備把這個郵件發給鄭主任,讓他幫我查一下看是誰發的."

怎麼敢讓鄭禿驢知道他給藍處長發了這麼齷齪下流的東西,這事要是在建委傳開了趙得三簡直就沒臉做人了,一聽藍處長這麼說就急的連忙喊出來:"別!別告訴鄭主任!好吧……這……這郵件是我發給您的,但是我的確早上起來晚了急著趕時間一急之下給發錯了,要不然……要不然我怎麼敢發這種東西給藍處長您呢."

"你有什麼不敢的呢?上次給我手機發葷段子,這次還更膽大了,竟然直接發這種低級趣味的東西給我."藍處長將身板靠在椅子上,仰著頭妖異的看著他,不是很生氣的語氣倒是讓趙得三也感覺不用那麼緊張了,只是覺得自己真是倒黴,上次才發錯了那樣的短信,每隔多長時間又大意的給她發了蒼井空的種子,真是禍不單行!

趙德三一臉苦笑地解釋說:"藍處長,我真不是有意的,只是太心急了一不小心發錯了."

藍處長'哼’的冷笑了一下用輕蔑的口吻說:"上次是發錯了,這次也是發錯了,兩次都這麼巧把這些低級趣味的東西發錯給我了?"她輕蔑的表情看上去並不相信他的解釋.

趙得三見她不相信自己,就緊皺眉頭焦急地解釋說:"藍處長我真的是不小心發錯的,絕對不是故意發給您的,我怎麼會敢把這些……這些齷齪的東西發給您呢,我這不是……不是自尋死路嘛."

上篇:烈焰紅唇    下篇:出乎意料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