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有意套話   
  
有意套話

衣著打扮收拾好了,趙得三專門背上了包,將那只表盒塞進去,才出門了.在小區後門攔了一輛車直接前往鄭禿驢家.

雖然鄭禿驢一再強調讓他來的時候不要帶'其他’東西了,但這畢竟是正兒八經第一次去單位一把手家里做客拜訪,兩手空空就有點太不像話了,于是在鄭禿驢家所在的小區門口下車後,特意步行了一段路在附近找到了一家商場,進去後挑來選去,畢竟是去拜訪領導,總不能顯得太寒酸了,就狠下心花了兩千多買了一盒極品杭州西湖龍井茶和一瓶茅台飛天.走進小區往鄭禿驢家里去的時候因為手里提的東西價錢不少,所以感覺也有了底氣和面子.

憑借那晚送鄭茹回來的印象,趙得三在這個綠蔭成片的豪華小區里,借著記憶來到了鄭禿驢所在一樓的家門口,就是在這里,那晚鄭茹的媽穿著睡衣倚在門口,含情脈脈看他時那風情的樣子讓他印象特別深刻,怕一會進去見到她時兩人會情不自禁的眉目傳情.

鄭禿驢和鄭茹都在家,要是被他們察覺到了那就不好了,于是趙得三站在門前盡量平複著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才面帶笑容按起了門鈴.

很快門緩緩打開,鄭茹媽媽的容貌出現在了他面前,她看見趙得三後樣子明顯有些變化,眼眸中閃過一絲稍縱即逝的秋波,嘴角泛起一抹微笑,又迅速恢複了常態微笑著說:"小趙來啦,快進來吧."說著曼妙有致的身子側到了一旁.

趙得三把持的很穩當,沉著地笑著說了聲"阿姨你好"就朝里面走去,由于他的身材高大,客廳門又不是特別寬敞,而鄭茹媽就側在一邊站著等他進來後關門.

從她面前走過的時候,趙得三的手臂無意間輕輕觸碰了一下她,感受到了一絲綿軟富有彈性的感覺,心里咯噔了一下.

趙德三連忙又故作鎮定,很坦然自若的朝客廳走去.

而站在一旁的鄭茹媽被他的胳膊摩擦了一下自己,雖然說是隔著衣服,但畢竟夏季的著裝很單薄,況且她在家里平時都不怎麼戴文兄.

今天也一樣,光著身子直接在上面套了一件質地密實不透明的寬松短袖.

當他胳膊從她敏銳的地方擦過時,身上迅速傳來一陣觸電般的感覺,讓她的心里猛地好像是被揪了一下,好像心都要被掏走了一樣.一時間有點呆呆的愣在那里.

直到趙得三走進客廳後和鄭主任笑呵呵的寒暄著打起了招呼,她才暫時迫使自己不要去想剛才的事情,只是還是有點懷疑這家伙到底是有意還是無意的,怎麼就偏偏不偏不正的用胳膊碰觸到了自己那個地方呢?不能再多想了,會出事的.

她告誡自己,關上門走過去,像招待其他客人一樣給他熱情的沏了杯茶水端過來招呼道:"小趙喝水."

"謝謝阿姨."趙得三在鄭禿驢面前不能對人家老婆表現的太過于在意了,就只是微笑的接住水杯道謝時看了一眼,又轉過臉和鄭禿驢說起了話來.

看著趙得三提來的酒和茶葉,鄭禿驢客氣地說:"小趙你看你,都說了讓你不要帶東西了,怎麼還花錢買這些東西干什麼呀,家里多的都快堆不下啦."隨即又轉過頭吩咐自己老婆:"你看小趙這孩子還真懂事,既然都拿來了就提過去放下吧."

鄭禿驢的老婆看了一眼趙得三,眼眸中閃過一絲秋波,心里有點緊張的低下了頭走上前來提起茶幾上他帶來的禮品轉身朝一間空臥室里走去.

就在她剛彎腰的那一瞬間,趙得三的目光不偏不倚的落進了她的領口,頓時驚訝極了,這……這太不可思議了,她竟然沒穿

內移.

驚訝之極,又怕給坐在對面的鄭禿驢察覺到自己的失態,趙德三就故作鎮定,好像什麼也沒看見一樣,抬起了頭從兜里莫出一盒准備好的中華給鄭禿驢遞了一支點燃,又自己點上一支抽著煙來掩飾自己有些微微變化的神色.

鄭禿驢吸了一口煙臉上堆滿笑容說:"小趙今天看起來怎麼氣色不太好呀?"

"昨晚上沒怎麼睡著,天亮的時候才睡著了."早上鄭禿驢電話過來的時候就是這借口,所以就說的前後一致,毫無破綻.

鄭禿驢恍然大悟的拍了一下光禿禿的腦門呵呵道:"你看我這記性,你早上說的我都給忘啦."

趙得三呵呵地笑了笑問他:"鄭主任平時周末都在家里嗎?"

鄭禿驢說:"哪里,今天是特意在家里等你過來啊,把幾個應酬都給推啦."

趙得三表現出受充若驚的表情說:"讓鄭主任專門在家里等我實在是有點說不過去呀,真是太打擾您啦."

"不礙事的."鄭禿驢笑呵呵地說,"今天既然來了就陪我好好聊聊,中午在這吃個飯,你阿姨都買好菜了."

正好鄭禿驢的老婆將趙得三帶來的東西拿過去放下後出來了,鄭禿驢就吩咐她:"你去廚房准備一下吧,中午多做幾道菜,我和小趙喝幾杯."

老婆嗯了一聲,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看了趙得三一眼,心里有點慌亂的感覺,低著頭走進了廚房.

趙得三一臉抱歉地呵呵說:"鄭主任您看您太客氣啦,不用這麼麻煩的."

"咿!那怎麼成,建委新來的同志還沒有誰來過我家里呢,今天你是第一個,我必須得招待好了,要不然還怕你去單位了給人家都說鄭主任招待客人不熱情呢."鄭禿驢開玩笑說.

趙得三呵呵地笑了笑,用余光環顧了一周,發現鄭茹怎麼不在,就隨意地說:"鄭茹不在吧?"

鄭茹剛才聽見家里來人了,以往來的人都是提著東西上門求她爸辦事的,每次來了客人她就把門關上呆在閨房里上網,不理會外面的動靜,這次也一樣.

"在呢,在自己房間里呢."鄭禿驢說著就扭過頭沖寶貝女兒的閨房喊她:"茹茹,茹茹,小趙來了,快出來."

鄭茹鄭裝聾作啞著,突然聽說是趙得三來了,一時很驚訝,心想他怎麼回來家里?但驚訝歸驚訝,她倒是對趙得三一點也不反感,隨意就將耳機摘下來起身走上前,將門打開一道縫隙探出頭來一看.

果真是趙得三,與此同時鄭禿驢催促說:"你同事都來了還呆在房間里干什麼,快出來."

鄭茹平靜的看了一眼趙得三,又閉上門在閨房里將身上的睡衣脫掉,換了一套在家里穿的寬松運動裝,稍微將頭發整理成一把紮了馬尾辮就拉開門走出來了.一邊走過去一邊問他:"趙得三,你怎麼來啦?"

"我……"來她家不是趙得三的本意,是鄭禿驢讓他來的,而且是帶著一件貴重物品來的,他一時有些啞語,鄭禿驢連忙就笑呵呵搶著說:"是我叫小趙來的,心想你們倆都是進來剛來建委參加工作,又是一個部門的同事,而且小趙的工作也是我一手落實的,叫來他過來聊一聊."

"我就說呢,今天一大早就打掃衛生讓我媽下樓去買那麼多菜回來,我還以為是誰要來呢,原來是趙得三過來."鄭茹走到沙發前一邊坐下來一邊說.

這一身天藍色運動裝穿在身上將她的身姿襯托的廷拔高挑玲瓏有致,渾身上下散發出了濃郁的陽光氣息,倒是和趙得三今天這身著裝聽搭配的,就連一旁的鄭禿驢也隱約覺得自己的寶貝女兒,和趙得三無論是從外形上還是什麼性格上還真是般配.

"這是小趙是第一次來咱們家里做客嘛,他可不僅僅代表的是他自己啊,代表的是單位的同事們,家里要是不收拾乾淨一點你讓小趙去單位上班的時候給別人一說,我這個主任的老臉還往哪里擱呢."鄭禿驢能言會道地呵呵說.

趙得三在一旁只顧呵呵的笑,鄭茹朝他跟前挪了挪,鬼笑著問:"趙得三,你今天過來不會只是來做客這麼簡單吧?"俗話說無事不登三寶殿,再說趙得三也才來上班沒幾天,跟她家人又不是很熟,就送她回來了一次而已,聯想到凡是來家里的人基本上都是來找她爸幫忙辦事的,就覺得這家伙今天來家里肯定也是有什麼事要她爸幫忙吧.

這一問就把趙得三給問住了,神色微微有些尷尬的張嘴正不知道怎麼回答的時候鄭禿驢就呵呵笑著說:"你看你這丫頭,怎麼這麼說呢,小趙是我叫來陪我喝酒的,誰叫你不是個男孩子,你要是男孩子的話在家里還能陪我喝兩杯呢.再說人家小趙要是真有什麼事的話不是還有蘇部長呢嘛,還輪不到我呢."

這老家伙不愧是官場的老油條,這種尷尬的場面被他一兩句話就輕而易舉的化解了,將氣氛神不知鬼不覺的搞的輕松起來,有意無意的套趙得三的家庭情況,都被他搪塞過去.

于是,就又換了工作上的話題問他最近工作的感受,這些話題也讓鄭茹能搭上了話,在他爸面前說了不少藍眉的壞話.

上篇:周末去做客    下篇:維護藍眉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