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名貴手表   
  
名貴手表

"三十萬?不……不會吧?"趙得三頓時一臉驚愕地說.將手表從盒子里拿出來捧在手掌上仔細琢磨著,感覺看起來也就是那樣子,很一般.

"江詩丹頓,最便宜的好幾萬呢."蘇晴挑著眉說,"你覺得求姐辦事的人會送塊普通的表嗎?"蘇晴覺得趙得三真是小瞧了她的能力,雖然自己一身清廉,離婚後從前夫那里分到了不少家產,加上地位高,根本不缺錢花,如果今晚不是省委辦公廳胡副秘書長親自出面請客,一般人的應酬她根本不會去的,礙于副秘書長的面子,她才收下了這塊表.

"也是,也是."趙得三呵呵地點頭,一想到蘇晴的身份和她手握的權利,能求她辦事並且能通過關系給她送上禮的人怎麼會用一塊普通貨糊弄人呢.

于是就相信這肯定是一塊價值不菲的表了,一邊細細的打量一邊自嘲地說:"江詩丹頓這個牌子我還真沒聽說過,我只聽過勞力士,見識太淺讓蘇姐見笑啦."

"沒事,只要你好好工作以後地位上去了,這些東西會經常見到的.你明天就把這塊表拿去送給老鄭吧,他識貨,肯定不會覺得寒酸的."蘇晴好像察覺出剛才她說把這塊表送給鄭禿驢時趙得三的心里想什麼.

"這……這太貴重了,還是買件便宜點的東西吧,再說……再說這表是別人送給蘇姐你的,我怎麼好意思拿著再送給領導呢."看著這塊價值昂貴的表,三十萬.

他就好像看見了三十遝百元大鈔摞了一遝擺在面前一樣,他怎麼能忍心把這麼多錢拱手送給別人呢.

"不用心疼,反正這也不是姐花錢買來的,實在是礙于胡副秘書長的面子才收下的,本來說拿回來給你戴的,但是想了想覺得你現在剛去工作就戴這麼貴的手表不太合適,別人會說閑話的.正好既然人家鄭主任有那個意思讓你表示一下,那你也總不能買個千兒八百的東西就送吧?那樣反而會讓人家覺得你不識抬舉的.再說人家鄭主任的身份戴這表倒是很合適.不用猶豫了,明天就拿著去送給老鄭就行了."在蘇晴這個地位上的人見過的名貴東西太多了,一塊江詩丹頓送人對她來說一點也不心疼,說著就將盒子蓋上重新包裝好放在桌子上了.

趙得三看了一眼表盒子,還是很猶豫不決的望著蘇晴說:"真……真要把它送給鄭主任?"

蘇晴不假思索地點頭說:"他既然今天都暗示你了,難道這麼晚了你還想出去另買一件東西明天送他啊?不用再猶豫了,明天去上班記得帶上它."

"那……那好吧."趙得三為難地點了一下頭,感覺拿著別人送給蘇姐的這麼貴重的東西去賄賂鄭禿驢,實在有點殺雞用上了宰牛刀的意思.

不過蘇姐說的也對,話說回來了,鄭禿驢把自己的工作落實進了建委,只要自己肯動腦子肯用心,以後別說這一塊表,十塊表的錢都可以撈回來的.

"好啦,時間很晚了,趕緊回房間,姐洗個澡過來咱們就睡覺吧."蘇晴今晚回來的太晚,和他聊了兩句感覺困的不行,就從他肩上起來轉身出去在客廳里脫掉衣服,朝衛生間里走去了.

看著她曼妙的身姿,趙得三沖她鬼笑道:"蘇姐,洗完澡還開車不?"

蘇晴回眸一笑說:"都這麼晚了你還想麼?"

"我無所謂,就怕不那個的話蘇姐睡不好覺."趙得三嘿嘿地鬼笑著說.

蘇晴嫵媚地瞥了他一眼說:"那你先回房間吧,等姐洗完澡過來再說唄."說著就走進了衛生間里.

趙得三便拉上了書房門,回到了臥室里,上了窗,靠在窗頭聽著衛生間傳來的嘩嘩水聲等她洗完澡進來.

也許是已經養成了每晚向她交公糧的習慣,本來下午和玲玲在飯店的衛生間里徹底的釋放了一次都沒什麼感覺了.

但靠在窗頭聽著衛生間里傳來的嘩嘩水聲,不由得又浮想聯翩起來.

過了會蘇晴洗完澡,也渾身上下就裹了一條浴巾進來了,她那張成熟迷人的容貌還是讓趙得三感覺有點心動不已,特別是她身上散發出來的不同與一般女人的那種高貴知性的氣質,就像一壇酒一樣散發著時間沉積出來的迷人香氣.

"還不睡覺看什麼看呀?"蘇晴見他直勾勾的注視著自己就嫵媚的笑了起來,走過去上了窗,在他身旁躺了下來.

"我在看蘇姐這幅好身段呢."趙得三壞壞的笑著,說著就彎腰爬上了蘇晴的身體,將嘴印上了她白嫩如玉的頸部……

"呃,得三,你怎麼一點都不知道累啊."蘇晴舒服的喘起了氣,輕輕的撫莫著他的腦袋,氣若游絲地說.

"看見蘇姐我就不累了."趙得三一邊輕輕的在她的脖子以上的白嫩肌膚上親吻一邊細聲說,雙手同時在她的身體兩側輕輕游走,那種麻麻的癢癢的感覺逐漸就點燃了蘇晴這個年紀的女人容易寂寞的心靈和身體.

漫長的過程營造出了無比適宜的氣氛,進正題後是一種前所未有的極致享受,焚心蝕骨般的銷魂,融化了骨頭,凝結了時間,只有她無盡的癡醉和他用盡力氣的耕耘……

一個多小時的快活,伴隨著蘇晴整具身體的微微顫抖和快意的感覺,她到達了快活的巔峰,他也飛上了云霄,然後一起墜入了云端……

由于兩人今天都很累,完事後連澡都沒洗就一身汗水相擁在一起睡著了.

次日醒來,趙得三生出了兩只黑眼圈,一副沒睡醒的樣子,顯得精力疲憊,而蘇晴卻不一樣,在他的滋潤下臉色更加光澤紅潤,又好像年輕了好幾歲一樣.臨上班前蘇晴交代他別忘了放在書房的手表,讓他今天一定拿過去送給鄭禿驢.

雖然很心疼這麼貴的東西拱手送給鄭禿驢,但蘇姐的大方讓他只能照辦,畢竟這種送禮的事情她經得多,能舍得讓他送這麼貴重的東西自然有她的理由.就如她昨晚說的,只要在建委里維護好了和鄭禿驢的關系,送出去的東西以後會成倍的得到.

于是趙得三去上班時就把別人送給蘇姐的這塊江詩丹頓手表裝進了皮包里.今天到單位的時候還早,來辦公室的時候清潔工剛打掃完衛生,其他人還沒來.

進了辦公室坐下後閑來無事心里惦記著給鄭禿驢送禮的事,就將那塊昂貴的手表從皮包里掏出來打開來開,看來看去就覺得表也很普通,只不過就是做工精細了一些,但要是將近三十萬塊錢,還是感覺太貴重了,真不舍得把這麼值錢的東西送給鄭禿驢.

正在他端詳著表有點入神的陷入瞎想時,突然走廊里傳來了腳步聲.

聽見口哨聲,趙得三就知道是夏劍過來了,立刻手忙腳亂的站起來還來不及將表塞進皮包里夏劍就到了門口看見他在里面,就興沖沖地說:"小趙今天這麼早啊?"

手里的東西絕對不能讓這家伙看見,要是被他看見了肯定會追問到底的.

情急之下轉過身連忙將那塊表攥在手里藏在了背後,故作鎮定的呵呵點頭說:"剛來,夏哥也過來啦."夏劍笑呵呵說:"真是剛來工作,上班這麼積極."一邊說著走進來朝座位走去.趙得三一時間感覺藏在身後的東西就像一只燙手山芋一樣,隨著他往進走而緩緩轉身遮擋著自己背後手里拿的東西,直到夏劍坐下來的時候趁他不注意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迅速的將手里的東西塞進了褲兜里去,然後抹了一把額頭的冷汗松了一口氣坐下來了.

夏劍一過來坐下就從包里掏出昨天寫了一下午才完成的檢討,警惕地斜睨了趙得三一眼,將他沒注意,才將它折疊起來裝進了兜里,等一會藍處長來了再去找她上交.

過了沒多長時間,小趙和鄭茹一前一後也來了.

見鄭茹來了,趙得三知道鄭禿驢應該也來了,看了看手腕的表,離上班還有十來分鍾,趁著還沒到上班時間,就兜里揣著那塊價值不菲的豪表起身朝外走去.

"趙得三,去哪啊?"鄭茹抬起頭隨意地問他.

"上個廁所去."他泰然自若地輕笑著說,走出了辦公室一邊沿著走廊朝樓梯口走一邊回頭張望,見走廊里沒什麼人,就加快了步子走到樓梯口直接上到了三樓,在拐角處剛好撞見了鄭禿驢.

見趙得三怎麼到了三樓來了,鄭禿驢一臉疑惑地問:"小趙,你們辦公室不是在二樓嗎?你上來干什麼?"

"我……我來找鄭主任您."趙得三這是第一次行賄送禮,難免還是有點緊張,表情顯得不太自然.

"找我?"見他的神色有點慌張,鄭禿驢一時有點納悶,"是不是又有什麼事了?"鄭禿驢還以為他遇到了什麼難處.

上篇:幫我代班一會    下篇:機靈的家伙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