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幫我代班一會   
  
幫我代班一會

趙德三走後過了一會,這姑娘才對一旁的另外一個收銀員說自己有點肚子疼,讓她先代替一會,自己上個廁所馬上回來.

另外一個姑娘說行,讓她馬上回來.

玲玲點點頭就心情緊張的低著頭快步朝衛生間走去.

片刻後正在抽煙的趙得三就見她紅著臉一臉羞澀的走了過來,這令他著實的喜出望外,將煙蒂丟掉一臉壞笑地看著她.

"你……你找我有什麼事?"玲玲走上前來緊張地舌頭都打起了結.

看見她身上那條乳白色旗袍,趙得三就覺得眼前一亮,上一次她們的工作服是另外一套,沒想到穿上旗袍來她看上去還另有一番風味,尤其是在旗袍包裹下的身姿,將曲線完美的展現了出來,這樣的身姿對他此刻的心情真是火上澆油,讓他產生了強烈的渴望.咽了口唾沫,二話不說迫不及待的就抓住了她的手腕一把將她拽進了格擋里.

"你……你要干嘛?"玲玲紅著臉驚慌失措地小聲問.

"噓."怕外面來上廁所的人聽見,趙得三對她做出安靜的手勢,直直地看著她小聲說:"今天太想你了,來看看你."

"那……那你拉我進來干嘛?"女孩子低下頭紅著臉小聲問,已經察覺到接下來可能要發生的事情了,心情緊張的如鹿亂撞,腦海里就情不自禁的回想起那天,在她的出租屋里,他趴在自己身上馳騁時令她如癡如醉的感覺.

趙得三嘿嘿的笑著,看她這幅羞澀的樣子,迫不及待的就將嘴湊上去在她的脖子上親吻起來.

女孩半推半就的一邊躲閃一邊小聲說:"不要……不要……"

趙得三並不住手,反而變本加厲,一邊在她白嫩的脖頸和耳根上親吻著一邊一只手從她旗袍開叉的地方伸進去在她光滑如玉的大腿上輕柔的上下其手著,另一只手則輕車熟路的解開了幾粒旗袍的紐襻,脖子下面的那片布料隨即垂下來.

半推半就之下,趙得三就輕而易舉的得到了自己想要的.

十幾分鍾的馳騁,她已經全身綿軟的靠著擋板軟軟的滑了下去,蹲在擋板上渾身綿軟的靠著擋板微微喘氣,紅彤彤的臉蛋彰顯著她無比舒服的感覺.

得到滿足的趙得三沒有在這樣容易被人識破的環境中多做停留,喘氣說:"我先去,你等會再出來."

玲玲揚起紅彤彤的臉蛋癡迷地看著他,無力的點了點頭,他將格擋打開一道縫隙朝外張望了一下,發現這時衛生間里沒人,就鬼鬼祟祟的走出去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夾了一口菜,點上一支煙心滿意足的回味著剛才激情的事情,嘴角溢出了得意的詭笑.

玲玲蹲在衛生間里休息了好一陣子身上才逐漸恢複了一些力氣,扶著擋板吃力的站起來,扣上被他解開的領子,揚起胳膊用手指梳理了幾下凌亂的頭發,才拉開門低著頭走了出去.

從衛生間里出來後玲玲心里突突的直跳,剛才那瘋狂的舉動,讓她都不好意思再朝趙得三這邊看了,低著頭徑直走到了收銀台,給她臨時代班的姑娘見她才來,就發著牢騷說:"你上個廁所怎麼上了這麼久."

玲玲情急之下撒謊說:"我肚子不舒服."

姑娘打量著她發現她臉色通紅,才緩和了語氣關心地問:"是不是大姨媽了?怎麼臉色這麼紅啊?"

"沒,沒事的."玲玲低著頭心情緊張的不敢看她,拿起計算器就開始工作來掩飾自己的不安.

趙得三看著她那慌張不安的神色,慶幸自己還真是豔福不淺,來省里除了蘇姐外還能遇上這麼一個不粘人的姑娘,把她拉入黑名單都有一段時間了,一直沒聯系,沒想到今天抱著試試看的態度一過來就和她重歸于好了.

趙德三有時候覺得不佩服自己不行,抽著煙一臉意氣風發的欣賞著她在收銀台後那惶惶的神色,回味著剛才在衛生間里的美妙一刻,臉上掛滿了洋洋得意的笑.

休息了一會,抽完這支煙,趙得三揚起手腕看看表,時間已經差不多了,外面暮色也已爬上了樹梢,就拍拍屁股起身走到收銀台前心照不宣的笑著說:"結賬."

玲玲一聽是他,連頭也沒敢抬起來,低著頭在計算器上按著,由于心里慌張,一臉算了幾次都算錯了,旁邊的姑娘發現玲玲今天真是反常,就拿過計算器說:"我來算吧,你要是不舒服的話就稍微休息一下."

"沒……沒事."玲玲緊張地說,又算了一次,才算對了帳,小聲報了個數字,趙得三就鬼笑著掏出錢付了帳,吃干抹經大搖大擺的走出了飯店.

身後玲玲才偷偷掃了他一眼,嘴角溢出一抹甜蜜的微笑.

吃飽喝足發泄完,回到家里趙得三也就沒什麼牽掛了,坐在客廳里看了會電視,新聞上正好播放的是關于河西省西京市新區規劃的一個專題片.

他才突然想起來有一件正事差點忘了,就關了電視,直接走進了書房,打開了文檔替鄭茹起草藍處長交給她的重任.

之所以這麼廢寢忘食的做這件事,只有一個目的--消除鄭茹乃至別人對他的成見,展現自己的能力.

趙得三一邊看打開的西京市新區區政府網頁從中尋找靈感,一方面回憶今天自己看的那些材料,一邊想一邊打字,逐漸的就投入了進去.

直到蘇晴回來的時候他還在投入的寫著東西完全沒有聽見身後客廳里的動靜.

蘇晴走進客廳里來不及放下手里的東西就直接奔往臥室去找趙得三,經過書房的時候見門開著,趙得三電腦跟前坐著.

蘇晴的嘴角就泛起一抹鬼笑,還以為他又在一個人偷偷看她電腦里那些動作片,就微微貓著腰,放輕腳步,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將手里提著的東西朝桌子上一邊放下來,一邊趴在他的肩膀上,鬼笑著,問道:"是不是一個人在家里很無聊啊?小壞蛋.?"

"蘇姐,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我怎麼沒聽見啊?"趙得三回頭來,一臉驚訝地說.

"剛剛回來,看你在書房里呆著還以為你又在看那些東西呢."蘇晴瞅了一眼電腦屏幕,原來自己猜錯了,"這麼晚了還不睡覺在寫什麼呢?"

"起草一下西京市新區城市規劃建設的行業管理辦法."趙得三說.

蘇晴微微驚訝地挑起了眉頭問:"是不是你們那個藍處長讓你起草的?故意為難你?"

自從今天去了藍眉辦公室後趙得三對她的看法發生了些轉變,發現藍處長這個人雖然看上去一副目中無人冷冰冰的樣子,但也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樣記仇,加上她三十出頭身材曼妙風韻正茂的樣子,還是讓他有那麼一點著迷,所以對她之前嫉惡如仇的感覺也就減弱了不少,不想再在蘇姐面前詆毀她了.

于是趙德三否認道:"不是,剛好今天藍處長安排另外一個同事起草,我就起草著試試."

"沒想到你還對工作這麼認真負責啊,姐還以為你就會開車呢."蘇晴伏在他肩膀上媚眼如絲地鬼笑著說.

趙得三下午已經和玲玲在飯店的衛生間里逍遙了一次,這會就沒有那麼強烈的感覺了,對此就只字不提,輕笑著看了一眼她放在桌子上的東西隨口問:"這是什麼啊?"

"省里胡副秘書長以前的部下想調來省里工作,胡秘書長今晚就把他引薦給我了,非要送這東西給我."蘇晴說著將包裝去掉,只見是一只木質盒子,上面印著英文字母.

"一只手表."蘇晴打開了盒子讓趙得三看.

一說到這里,趙得三就想起了下午下班鄭禿驢暗示他的話,就斜仰起頭對蘇晴說:"對了蘇姐,今天下午鄭主任說找時間要和我單獨吃頓飯,我覺得他應該是也想讓我給他那個吧?"

蘇晴一聽揚起眉毛問:"是嗎?"若有所思了片刻說,"應該是吧,不過人家鄭主任落實了你的工作,表示一下是應該的."

"那我該怎麼表示啊?"趙得三問她,因為他對那老家伙有什麼嗜好並不了解,心想送禮至少也應該送到人家心坎上才行啊.

"你看你,姐怎麼知道你們領導喜歡什麼呢."蘇晴輕笑說,凝眉思考了片刻拿起這只今晚剛收到的手表說:"要不就把這只表送給他吧,剛好是一塊男士手表."

趙得三看著她手里端著的這塊手看起來有點為難的樣子,心里還是覺得送一塊手表給人家未免太寒酸了點,就說:"蘇姐,送塊表給他會不會讓他覺得太小氣了啊?要不我重新買一件什麼東西吧?"

"寒酸?你知道這是什麼表嗎?"蘇晴突然柳眉挑的高高的,瞪大眼睛一臉的不可思議,"這是江詩丹頓,這塊表市價差不多快三十萬呢,別看很普通,是純手工制作的."

上篇:老鄭的賞識    下篇:名貴手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