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夏劍的想法   
  
夏劍的想法

一聽說她來了,鄭茹立刻驚慌失措地從趙得三的桌子旁迅速地回到了自己位置坐下來,趙得三也連忙隨手拿起桌子上的那本關于規劃處的文件資料翻開,幾個人都裝模作樣了起來,卻同時在偷偷用眼角的余光盯著辦公室門口.

果然小趙聽的沒錯,先是"噔噔噔"高跟鞋敲打在地板上的聲音由遠及近而來,接著幾秒鍾之後藍處長就站在了辦公室門口,乳白色短袖襯衫,黑色及膝筒裙,肉絲襪,黑色高跟鞋,知性並且充滿女人味的打扮.

如果不去注意她那張冷豔的臉,這樣高挑曼妙的身姿會令男人著迷女人羨慕嫉妒恨.

但藍處長時刻都板起來的臉讓她仿佛是一尊栩栩如生的冰雕一樣,漂亮迷人,但卻渾身冰冷讓人無法靠近.

藍處長那雙高傲冷豔的眼睛在規劃處的辦公室里觀察了一圈,好像是聽見了他們在這邊的竊竊私語一樣,故意過來找夏劍來.

發現夏劍不在,她就用沖他們用冰冷的口吻問:"夏劍人呢?"那目空一切的樣子也不知道是在問誰.

鄭茹有時候發起脾氣來也就不怎麼喜歡給藍眉賠笑臉,就低著頭假裝忙自己的事,好像什麼都沒聽見一樣.見大家動沒動靜,趙得三就立刻陪著笑臉說:"他……他堵車還沒過來,應該快……快到樓下了吧."

"讓他一會來了去我辦公室找我!"藍眉撂下這樣一句話就轉身返回了隔壁自己的辦公室.

藍眉一走,方才鴉雀無聲的規劃處才有了一點生機,鄭茹抬起頭來微微皺起柳眉對趙得三小聲說:"剛說著夏劍呢她就來夏劍,夏劍今天算是倒黴了,不過你會為別人著想啊,還說他是堵車了."鄭茹說著嘴角擠出了一抹詭笑,好像對他有意維護夏劍而不怎麼感到滿意.

他從昨天第一天上班就看出來了,鄭茹對夏劍這種喜歡溜須拍馬拉幫結派的老油條很反感,他何嘗不是呢,雖然自己說到底其實和夏劍這種人差不多,總是為了一些私利而說一些言不由衷的話,但他至少做的不會像夏劍這麼明顯這麼討人厭.

之所以在他們面前替夏劍說好話也是別有用心的,一方面是想給他們表現出一個自己為同事兩肋插刀的假象,一方面想讓藍處長覺得他會為同部門的同事著想.只是他的目的和想法做的不顯山露水,輕而易舉不會讓人看出來的.

"說他因為堵車而遲到的話興許藍處長會覺得情有可原的."趙得三一本正經說.

"我是來上班還沒幾天,沒遲到過,不知道藍處長對下面的人遲到會有采取什麼措施."鄭茹說,"小趙,你遲到過沒有?"

小趙搖搖頭:"沒有."

"藍處長說不定剛才就是在隔壁聽見我們在這邊說夏劍呢才故意過來找他的."鄭茹湊過臉小聲說,"看來我們以後可得注意點,在這邊不能太大聲了,更不能亂討論她了,要是被她聽見了就慘了."

由于鄭茹蜷腰靠近趙得三對他竊竊私語,敞開著兩粒紐扣的工作服領口就自然的垂下一些,里面美妙的景色就盡收趙得三的眼底了.

鄭茹說完話才察覺他在一聲不吭的盯著自己的領口看,一下子才恍然大悟的立刻用手捂住領口板起腰杆,咬牙努嘴的狠狠瞪了他一眼就轉過身去了,被他這麼一覽無余的看到了自己的兄部,有點大大咧咧的鄭茹這會無形中心跳就加快了,臉上也灼灼的有點

滾燙的感覺,她這一安靜下來,規劃處也就變得鴉雀無聲了.

看見她這會很安靜的樣子,趙得三知道她肯定是害羞了,剛才那一抹一掃而過的雪白,昨晚要不是鄭禿驢突然出現的話早已經被他一覽無余了.

想到昨晚的事,趙得三還是感覺有點遺憾,錯過了那麼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再想要接近鄭茹,機會就越來越渺茫了.

既然鄭茹害羞的半天不語,由于從電梯里剛出來時藍處長說過今天會找時間考察一下他昨天的工作成果,趙得三也就把心思用在了掌握規劃處的工作流程這件事上.

過了一個小時,快要到十點的時候一陣小跑的腳步聲從走廊一頭逐漸傳來.

不出片刻,夏劍滿頭大汗氣喘籲籲的進了辦公室來,一進來,抹了一把臉上的汗水,直奔自己的位子,一邊將公文包朝桌子上放一邊喘氣緊張地問他們:"藍處長來辦公室了沒?"

小趙說:"藍處長來過了,夏哥你趕緊過去給藍處長解釋一下吧."

鄭茹用一種幸災樂禍的表情看著他說:"夏劍,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備噢,藍處長一早過來看見你還沒來就已經生氣了,讓你來了去她辦公室找她."鄭茹添油加醋的這樣一說,嚇得夏劍都白了,額頭上冷汗直冒,眼神裝滿恐懼的神色,長長的吸了一口氣,好像要上戰場一樣.

"夏哥,沒事,去給藍處長解釋一下就行了."見他這麼緊張,出于好心趙得三安慰了他一句.

夏劍抹了一把臉上的冷汗,深呼吸了一口氣,鼓足了勇氣走出了辦公室,腳步沉重的來到一米之隔的藍眉的辦公室門口,還沒有敲門就緊張不已,努力使自己鎮靜了一下,伸起手在門上輕輕敲了三下.

"進來."里面傳來藍處長不冷不熱的聲音.

夏劍裝著膽子輕輕將虛掩的門推開,藍處長的身影就出現在正對面的辦公桌後,靠在椅子上,揚著下巴,用一種很冷的目光盯著他,表情比平時冰冷的樣子更加嚴肅,讓他不寒而栗,不由自主的微微顫抖了起來.

"藍……藍處長,您……您找我."看見藍眉這麼冰冷嚴肅的樣子,夏劍的舌頭都不聽話的打起了結.

"夏劍,你已經工作了幾年了,不會不知道早上幾點上班吧?"藍眉靠在椅子上的身體紋絲未動,語氣倒不是很嚴厲,卻更加讓夏劍琢磨不透這個心腸歹毒的女人又要給他使什麼壞了.

"知……知道."夏劍陪著笑臉呵呵說.

"知道那你還遲到!太沒組織性紀律性了!這里是單位!不是你家,不是你想什麼時候來就什麼時候來!一個單位是有它的紀律和制度!更何況規劃處里除了我就是你的工作時間,你是老同志了,你應該起模范帶頭作用,做榜樣!"果然藍眉起初的沉默並不代表對他的原諒,看他陪著笑臉的樣子,就特別來氣,立刻就板直腰杆,用手掌狠狠在桌上"啪"的拍了一下,大聲的訓斥起了他.

本來就緊張至極的夏劍被她用手在桌子上"啪"的拍了一下,嚇得脖子都縮了一下,低著頭被她吹風機一樣一通狂批,一句反駁的話也沒有.

見他一言不發,藍眉批評完了就稍微緩和了一些語氣說:"你是老同志,我本來顧及你的面子,不想這麼批評你,但你太沒組織性紀律性了,你看看你現在雖然是人來了,但還一副沒睡醒的樣子,也沒見你昨晚留在單位加班呀!再說規劃處的工作也不多呀!我不管你昨晚干什麼去了,有沒有睡覺,但是影響到了第二天的工作就不行!"

夏劍這家伙心眼壞的很,聽藍處長言語之間好像對他昨晚的動向還有點興趣,于是就抬起頭來說:"藍處長,我……我本來今天不會遲到的,主要是昨晚咱們規劃處新來的小趙,趙得三,他非要請我們幾個去吃飯,吃飯的時候就把我給灌醉了,所以我今天才遲到的."

藍眉冷笑一聲,挑著柳眉語氣輕蔑地問:"這麼說今天我不應該批評你,而是應該批評那個趙得三."

聽見藍處長的語氣有點不對勁,夏劍忙說:"藍處長不是的,我不是這個意思,今天遲到了是我不對,我只是……只是給您彙報一下我遲到的原因,沒其他意思."夏劍這東西很下賤,嘴上說沒其他意思,但給藍處長這樣說分明就是把自己遲到的原因朝趙得三頭上推,明知道昨晚去吃飯時趙得三出于他們的想法而沒來請藍處長,他還給藍處長這麼說,分明是出賣了趙得三.

夏劍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他在這個單位也工作了好幾年了,一直是個受盡藍眉折磨的窩囊科員.

原本工作能力有限,升遷自然不易,但這家伙是個野心家,不肯就這麼屈于一個科員;加上現在規劃處里一下子多出了兩個新同事,一個是建委一把手的親生女兒,一個是省委組織部部長的"表弟",兩個人的背景和關系不是他能企及的,是他仕途道路上的直接競爭對手.

這無形中讓夏劍這家伙感到壓力倍增,正好借此機會在藍處長跟前奏趙得三一折,給他穿穿小鞋,在領導跟前逐漸把他搞臭,擠掉一個對手算一個.

至于夏劍的想法能不能如願以償,並不是他所想的那麼簡單,他之所以這麼久了還沒升上去弄個一官半職,就是他的人品有問題.

上篇:電梯罷工    下篇:暗中被排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