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原來不是三   
  
原來不是三

"是啊,還真是沒想到呀."鄭茹用異樣的目光看著他,臉上掛著一種讓他捉莫不透的詭異笑容邊說邊在鄭禿驢旁邊拉開椅子坐下來了,"爸,你看既然大家這麼有緣,那我就陪你和蘇阿姨還有馬叔叔一會吧."

"好好好,你這今天是第一次見蘇部長吧,那你得敬蘇部長一杯啊."鄭禿驢想讓他女兒借此機會攀一下蘇晴的關系,顯得特別熱情,順手就給鄭茹倒了一杯酒.

"蘇部長,我和趙得三考試的時候就認識啦,沒想到他還是您表弟呢."說著她瞧了趙得三一眼,端起酒杯走上前去敬蘇晴的酒.

蘇晴笑呵呵的端起茶杯說:"我喝不了酒,就以茶代酒吧."

"沒事,蘇部長您隨意就是啦."鄭茹大方的和她碰了一下杯子,特別豪氣的一口將酒喝完了.

蘇晴抿了一口茶水放下杯子說:"小鄭酒量不錯啊."

鄭禿驢馬上就說:"她也不能喝酒的,今天是見到蘇部長您了,怎麼說也得敬您一杯嘛."

喝完酒鄭茹回到位置上,大家又開始閑聊起來,蘇晴問她在哪里上班,得知在建委工作後就不動聲色笑了笑.這也在情理之中,現在官場,老子做了一把手,子女肯定會想法設法的安排進自己的單位,也方面以後提拔嘛.

倒是趙得三,自從鄭茹意外出現在這個場合上,他就跟霜打了的茄子一樣,焉得一聲不吭了,只是在大家說話的時候偶爾隨聲附和著笑一下,心里只想這場飯局趕快結束吧,因為他明顯感覺到蘇晴在鄭茹出現以後明顯有些不太高興了,更要命是的鄭茹在這種場合竟然一點也不避諱眾人的目光,總是用那種不知是不屑一顧還是暖昧的目光有意無意的瞅他.

搞得他心亂如麻,都不知道該怎麼應付這種場合了.

幸虧一酒瓶喝完後馬德邦和鄭禿驢也差不多到位了,誰也不說再喝了,蘇晴也可能是察覺出趙得三在後半段的表現有些反常,就喝完酒後別有用心的抬起手腕看了一下那塊浪琴表,說:"喲,時間都這麼晚啦,老鄭,老馬,你們明天不是在省委還有半天會嗎?要不差不多咱就散吧?"

既然蘇部長已經說出來來了,鄭禿驢和馬德邦也就不好意思再說什麼了,就不約而同的點頭同意.

"那行,茹茹,你出去結一下帳."今天是鄭禿驢請客,他就顯得特別大方,將皮包交給鄭茹讓她出去付賬,以往陪人吃飯都是別人付錢,從來不見得有這麼大方,即便是別人請客吃飯,走的時候他還總是要去要法票回建委給財務報賬的.

雖然說是鄭禿驢請客,但事總是為趙得三辦的.

蘇晴就斜睨了一眼趙得三,暗示讓他去付賬,他就立刻反應過來,連忙起身說:"我去吧我去吧."

鄭禿驢本來就摳門,一見他要去付賬,就有些猶豫不決地說:"這……這怎麼行呢,今天是我請蘇部長和小趙你吃飯,還是我來吧."

"咿!鄭主任看你說的,你給我表弟幫了這麼大的忙,怎麼還好意思讓你請客呢,得三,你去結賬."

趙得三知道今天這頓飯自己付了帳肯定是沒什麼壞處的,今天的破費也是為了以後能夠數倍的收回來,便二話不說就搶先出去了.

從包廂出來後,趙得三怕鄭茹這姑奶奶跟著出來了,就在包廂外面等了片刻,見沒動靜了,聽到里面鄭禿驢委婉的說:"那茹茹,既然小趙去結賬了,那你就不去了吧."

又怕蘇姐會問鄭茹和他什麼關系,如果把昨天自己請她吃飯的事說了,那就不太好了,偷偷在外面聽了一會,蘇晴倒是並沒有問鄭茹什麼話,這才松了一口氣,去了收銀台.

見他走過來,玲玲的臉上就不由自主的微微泛起了羞澀的紅暈,用那雙勾魂攝魄的丹鳳眼羞赧含情的偷偷瞄了他一眼,等他走上前來了小聲說:"你要走啦?"

"嗯,結賬."他一邊說一邊朝身後看了看,又將身子伏在吧台上小聲吩咐說:"呆會我和我們領導一起出來的時候你千萬別給我打招呼啊,就假裝不認識我,知道麼?"

玲玲正在算賬,聽他這麼鬼鬼祟祟的說,就將細細的柳眉淺淺挑起,有些不解地小聲問:"為……為什麼啊?"

"要是我們領導看見了不太好的,你照我說的去做就行啦,知道麼?"他朝四下看了看,繼續小聲吩咐說.

"好……好吧."玲玲微微撅嘴,好像有些不情願,算好了賬單給他,趙得三看了看,今天倒是花的不多,便掏出錢包很大方抽出幾張"紅太陽"給她了.

在玲玲彎腰找錢的時候他又不懷好意的將目光落在了她玫紅色絲綢質地的工作服襯衫的領口,自然敞開著兩粒扣子的衣領下是一片讓人心動的雪白肌膚,隨著她點錢的動作,輕輕搖晃,一時間有點惹火,撩的他有些心神不甯.

想到昨天的事情,不由得吞了一口唾沫.

正在他直勾勾盯著她,想入非非時,突然耳邊傳來一聲提醒的咳嗽聲.

他這才連忙回神循聲一看,只見一個男服務員正站在一旁凶神惡煞地看著他,他故作鎮定的就當什麼也沒看見一樣,仰起頭看著天花板吹起了口哨.

玲玲點夠了領錢抬頭一看,神色頓時驚慌不已,紅著臉將錢遞給他說:"找……找你的錢."

等他一接過錢,玲玲就連忙低下頭拿起計算器滴滴滴的摁起來,掩飾自己心里的慌張.

趙得三看了一下有些驚慌失措的玲玲,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暗自笑了笑,將找的領錢故意不緊不慢的熟了一遍,又慢慢悠悠的整理整齊,塞進了錢包里,用不屑的目光掃了一眼站在一旁一直對他冷眼想看的男服務員一眼,擦著他的肩膀走了過去.

從這個小青年一出現玲玲就表現的很緊張的反應,趙得三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猜想這小青年肯定是昨天他正干玲玲時給她打來電話的那個男的,一想到這個,就一臉得意洋洋的輕笑了起來.

回到包廂後他說錢已經付了,蘇晴說:"時間也不早了,那就走吧."

于是一行人浩浩蕩蕩按著官位大小的順序依次走出包廂,趙得三和鄭茹自然是規規矩矩的排在最後面.出包廂門的時候鄭茹突然在他的腰杆上用力擰了一下,疼的他"啊"的大叫了一聲,驚得走在前面的蘇晴和鄭禿驢還有馬德邦不約而同的回過頭來了.

"怎麼了?"蘇晴用異樣的眼神看著他問.

"不小心崴了一下腳,沒……沒事."他連忙撒謊說.

蘇晴哦了一聲,一幫人繼續朝前走.

趙得三回頭責備的白了身後的鄭茹一眼,她卻幸災樂禍的沖他鬼笑.

這騷娘們,看來昨天沒把她給辦了她有點不甘心啊,他在心里嘀咕道.

走過收銀台的時候他就像不認識玲玲一樣,看也不看一眼,直接走了過去.鄭茹在他後面跟著跟著,就神不知鬼不覺的趕上來和他並排走著了,身子時不時碰一下他,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總之是搞的趙得三心里有點癢癢的.

特別是身體接觸時那綿軟充滿熱度的感覺讓他特別的受用,加上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青春玉女的迷人氣味,就像迷魂湯一樣迷得他有些暈頭轉向.

只是迫于蘇晴和鄭主任他們在前面走著,即便自己再激動,也不方便對她下手,用異樣的目光詭笑著瞥了一眼她,仿佛在告訴她,昨天的事老子還沒和你算賬,遲早把你給正法了.

懷著極其躁動的心情從飯店出來,在停車場和鄭主任他們打了個招呼就上了車回去.在回去的路上蘇晴一直不說話,好像很生他的氣一樣,搞的趙得三心里也有些琢磨不透,過了一會就故作鎮定的問她:"蘇姐,你怎麼啦?不舒服麼?"

"沒有啊."蘇晴不冷不熱的說道,看也不看他一眼.

"那你怎麼不說話呀?"他佯裝很不解地問.

蘇晴這才斜睨了他一眼,呵呵笑著用明顯聽起來很輕蔑的語氣說:"我沒看出來啊,你倒是人緣很廣嘛,才來省里沒多久,就連鄭主任的女兒都認識了,不錯,不錯."

蘇晴的話讓他聽起來明顯是話中有話,他就知道肯定是剛才在包廂里自己看見了鄭茹後有點失態的反應讓蘇晴起了疑心,便佯裝若無其事的"呵呵"說:"蘇姐,我怎麼覺得你現在好想醋意很濃哦?"

"是嗎?有嗎?"蘇晴輕蔑一笑,看也不看他一眼,"你趙得三才來省里就能走桃花運那是你的本事嘛,我有什麼好吃醋的呢."

"蘇姐,你誤會啦,我和那個鄭茹只是在參加考試的時候分在了一個考場,她在我後面坐著呢,我一直不知道她爸就是建委的鄭主任,所以今天突然看見她怎麼出現在包廂里了,一時感覺有點驚訝而已,你怎麼就這麼容易誤會人呢."他使出了自己的殺手锏嬉皮笑臉的伸了胳膊過去挽住蘇晴的玉臂輕輕搖晃著說.

"就是這麼簡單?"蘇晴轉臉半信半疑地看著他問.

上篇:鬧了大笑話    下篇:特別的緣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