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一笑泯恩仇   
  
一笑泯恩仇

他笑著點點頭,朝前面一看,突然發現這條路怎麼這麼眼熟呢,仔細一想才發現這是昨晚蘇姐請馬德邦去吃飯經過的那條路,而且這條街前面拐彎處就是昨晚那家飯店了,心里就有些忐忑不安起來,問她:"蘇姐,他們在哪家飯店呢?"

"就昨晚那家."蘇晴說.

果然不出他所料,糟糕,今天下午剛把那家店里的收銀員玲玲給護了,她說自己就請了一下午假,晚上還有上班,那這會過去後肯定是會碰見了?要是那姑娘纏上自己怎麼辦?這個秘密可不能讓蘇姐知道啊.趙得三心里嘀咕著,有些焦灼起來,用一種不是太滿意的神色說:"怎麼又去那家店吃飯啊?怎麼不換一個地方呀?"

蘇晴一聽他對那家店不滿意,就轉過臉微微挑起柳眉問:"是不是不喜歡那家店的菜?還是因為昨晚的事情覺得再去那不太好啊?"

"是……是覺得昨晚發生那事了,再去那得話怕會被人家店里的人笑話,要不蘇姐咱們換……換一家吧?我……我請客都行."趙得三情急之下說.

"怕被店里的人笑話?"他有些荒唐的理由讓蘇晴不免呵呵的笑了,"人家是賺錢,你是去吃飯的客人,誰會笑話你呢,再說姐都不怕你還怕?你臉皮不是很厚的嘛?怎麼還變得這麼害羞呢?"

"不是,就……就是覺得再去同一家店里感覺有點不太好嘛."他怕蘇晴察覺出了什麼,便故作鎮定的嘿嘿笑著說.

"行了,人家鄭主任和馬副主任都已經訂好包廂等咱們呢,再說今天是鄭主任請客,姐都答應了,再換成是你請客的話那豈不是讓人家覺得姐不給他面子嘛."蘇晴不用商量地說,一時也沒察覺到趙得三有什麼不對勁,就直接將車開到了這條街的拐角處,在飯店門口的停車場將車停下來,打開車門下去.

趙得三卻磨磨蹭蹭的不想下車,見他慢慢騰騰的樣子,蘇晴就催促說:"得三,快下來進去啦,吃飯了回去咱們還有正事要辦呢."說著給他拋了一個異樣的眼神.

趙得三噢了一聲,這才從車上下來,鎖上門跟著她忐忑不安的硬著頭皮走進這家飯店朝樓上走去,心里緊張極了,生怕今天下午捕獲的獵物會對他做出什麼太明顯的舉動了,一直低著頭跟在她身後,偷偷的用目光去瞄收銀台.

還好這時正有吃完飯結賬的人在收銀台前擋住了玲玲的視線,而且她也在低頭拿著計算器算賬,並沒有注意到其他地方,他這才微微躲在蘇晴一旁,緊張的跟她走進了一旁的走廊里,躲閃過了她的視線,心里才松了一口氣.

走到訂好的包廂跟前,他連忙上前推開門恭敬的讓蘇姐先進,包廂門一推開,鄭禿驢和馬德邦不約而同的站起來,一臉熱情的迎上來說:"蘇部長來啦,小趙也來啦,快進來快進來."

蘇晴邊往進走邊笑著客氣道:"不好意思啊,讓鄭主任和馬副主任就等啦."

"沒有沒有."鄭禿驢笑呵呵說.

"鄭主任,馬副主任好啊."趙得三大方的問候道.

鄭禿驢和馬德邦異口同聲笑呵呵點頭說:"好好,小趙快坐."

馬德邦連忙給蘇晴拉開一張椅子讓她坐下來,趙得三在蘇晴旁邊自個拉開椅子坐下來,心想蘇姐的待遇就是不一樣,不論是走到哪,根本不用自己動手挪椅子,而自己就不一樣了,看來身份地位上的察覺在哪都是那麼明顯啊.

氣氛異樣的輕松,完全不像趙得三想象中見到了鄭禿驢後可能會是一種劍拔弩張的氣氛,昨晚那個氣焰囂張的禿驢今天在蘇晴面前倒是顯得無比熱情大方,一副低三下四的笑臉佛跟電視劇里皇上身邊那些太監一樣.

每個人輪流點了幾個菜,要了酒後還沒等上菜,鄭禿驢就笑呵呵地對趙得三說:"小趙,你工作的事情我今天專門召開了個領導班子的會議研究了一下,本來是想讓你今天就來面試的,但這兩天省委剛好開會,所以呢就給你安排在明天下午啦,馬副主任也知道,他也參會啦."說完鄭禿驢看了看馬德邦.

馬德邦點點頭說:"是,小趙,那你明天下午就來建委面試吧."

鄭禿驢笑呵呵說:"就是走個程序,很簡單的."

鄭禿驢一開始就直接給趙得三送上了一份厚禮,其用意很明顯,分明是當著蘇晴的面說給她聽,讓她覺得自己交代的事情他可是用心去辦了,以報答她大人不記小人過之恩.

本來這件事是蘇晴第一個交給馬德邦辦的,他還准備用這個事情來邀功請賞,拉攏一下蘇晴呢,誰知被人家一把手搶了先,臉上神色明顯有個變化,但又很快深藏不露起來,在一旁只是慈眉善眼的笑,眼角的余光卻狠狠的掃了一眼鄭禿驢,對他搶了自己的功勞很是不滿.本來今天跟著他來和蘇晴吃飯,想看看蘇晴怎麼收拾他呢,但蘇部長這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的樣子讓他心里有點不悅.

酒一拿上來,鄭禿驢就拿了酒杯要給大家倒酒,這個場合怎麼能讓領導親自來呢,趙得三連忙很有眼色的起身說:"鄭主任我來我來."從他手中奪過酒瓶,給三人倒了酒.

"給蘇部長怎麼沒倒呢?"酒桌上給最大的領導不倒酒這分明是不懂酒桌規矩,對領導的不敬,鄭禿驢一時微微蹙著眉看了一眼趙得三,心里對他的表現有些不滿意.

趙得三之所以給蘇晴沒倒酒,一來是不想讓她喝酒,女人喝多了本來就不好,二來是她要開車.被鄭禿驢這麼一說,讓他一下子就尷尬了起來,倒是蘇晴肯定明白他的一番良苦用心,笑呵呵說:"今天讓小趙陪你們喝就是啦,我開車著就不喝啦."

蘇晴出面化解了趙得三片刻的尷尬,氣氛很快又熱烈起來."蘇部長,來,我先敬您一個,昨晚我喝多了實在有眼不識泰山沒認出來蘇部長您,感謝蘇部長您大人不記小人過,您就以茶代酒吧,我先干為敬."

鄭禿驢還是有點不放心那件事,端著酒杯起身走過去站在蘇晴旁邊一臉慷慨的說,心想今天馬德邦也在場,酒場上只要碰了杯,那件事也就徹底翻頁了.

面對鄭禿驢當著馬德邦和趙得三的面給她誠心實意的道歉,蘇晴感覺心里很受用,心里有點飄飄然的感覺,說什麼也得和他碰一下被子了.

于是將趙得三給她倒的茶水端起來大度地淺笑說:"鄭主任真是想多啦,來,我就以茶代酒,咱們碰一下吧."

說話間玻璃杯輕輕一碰,發出了清脆的響聲,鄭禿驢豪爽的仰起頭一飲而盡,面色瞬時微微紅潤起來,心里的石頭也算是徹底落地了.蘇晴抿了一小口茶水,將杯子放下來有意看了一眼趙得三,招呼鄭禿驢和馬德邦吃菜,"邊吃邊聊."

蘇晴的眼神趙得三立刻就心領神會,隨即把鄭禿驢的空杯子拿過來添滿了酒雙手奉上去,再端起自己的酒走上前去能言會道地說:"來,鄭主任,我敬您一個,昨晚我實在是沒見過鄭主任您,如果有得罪的地方還請鄭主任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多多包涵啊."

"咿,小趙,想多啦,想多啦,是我有錯在先嘛,來,咱們喝一個."鄭禿驢極其賞臉的站起來笑呵呵說道,舉杯和他一碰,兩人同時一飲而盡,算是相逢一笑泯恩仇了.

和鄭禿驢喝了酒,總不能忽略了一旁的馬德邦了,于是趙得三不做停留就又倒了一杯酒端上,轉身面向馬德邦說:"來,馬副主任,我也敬您一杯,以後去建委上班了如果有什麼不懂的地方還望馬副主任能多多指教啊."

跟著一把手出去吃酒,馬德邦從來就只能是一個配角,趙得三這立刻來敬他,讓他的心里多少得到一些安慰,還是有點受用的.

連忙端起酒起身客氣的笑道:"小趙客氣啦,咱們鄭主任既然這麼看好你,專門開會研究了給你面試的機會,那肯定是沒問題的,鄭主任可是咱們建委的伯樂,絕對不會看走眼的,咱們建委也需要像你這樣的年輕人,我相信你肯定會干的很出色的."

馬德邦的話有兩層用意,其一是恭維鄭禿驢,其二是給蘇晴暗示會照顧趙得三的,也是無形中向她邀功請賞.

鄭禿驢在一旁笑呵呵說:"是是,一下小趙精干的樣子就知道工作上肯定沒什麼問題,再說咱們蘇部長的表弟,能差到哪里去啊,哈哈……"

蘇晴輕笑著說:"鄭主任你可真會說話,我表弟以後就交給你和馬副主任啦,要是有什麼做的不好的地方,盡管批評就是啦,不用顧及我的面子不好意思說他,沒事的,年輕人嘛,不遭受點搓著怎麼能成才呢."

上篇:學問大著呢    下篇:鬧了大笑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