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有些事很矛盾   
  
有些事很矛盾

姑娘低著頭不知是因為心里太緊張還是因為什麼,剛說了"不是"兩個字就立刻改口說"嗯."

趙得三"呵呵"笑著,不知所措的搓了搓手掌,心想反正來都來了,成不成就這麼回事,試一下再說,一狠心就裝著膽子直接將一只手伸過去放在了她的大腿面上.她顯然是被他的舉動給嚇到了,也可能是也做好了心理准備,腿猛地顫抖了一下,卻意外的沒有其他反應.

靠,絕對是有戲,趙得三喜出望外的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管他三七二十一呢,突然一個熊抱,就將她抱進了懷里,猴急的用嘴在她的脖子上親吻,她在他懷里半推半就地小聲說:"別……別這樣……"

他今天實在是太郁悶了,剛才眼看著鄭茹那到手的肥肉就那麼飛走了,還怎麼可能就這麼輕易放過這個意外收獲呢,抱著她纖瘦的身體輕輕朝窗上倒去了……

從她很快就不怎麼反抗的反應他就知道這姑娘肯定也是想這種事想了很久了.再說人家是成年人了,想那事很正常.

他將她的裙子輕輕脫去,在女孩緊張而又熱切的眼神中,爬了上去.

這意外的收獲實在太讓趙得三激動了,亢奮之下將在飯店因為鄭茹"不辭而別"後那種失落全部以十足的力道發泄在了這個還不知道名字的姑娘身上,令他感到很痛快,讓她感到無比的舒服,生怕被房東聽見里面的動靜,唇齒緊咬,但內心激動還是壓抑不住從鼻孔里以輕細的尖叫釋放出來.

小小的房間里空氣溫度頓時升高,好像置身于水深火熱之中.

在即將要一起墜入云端時,她的手機在頭旁邊唱起了歌,他不管不顧,只管躍馬馳騁,她微微睜開眸子,軟弱無力的拿過手機一看,沖他做了一個噓的手勢.

接通了電話,壓抑著內心的快樂,對著電話溫柔地說:"老公,怎麼啦?"

"你今天下午請假干什麼?干什麼去啦?"電話里一個稚嫩的男聲說道.

"我……我身體不太舒服……我請假去看一下."她輕喘著嬌氣撒謊說,同時看了一眼在他身上馳騁的趙得三,感覺害羞極了.

原來還是有夫之婦啊,他暗自竊喜,突然加大力度和頻率,搞的她一下子壓抑不住這太強烈的感覺,難以壓抑的"呃"了一聲.

"老婆你怎麼啦?"聽見她反常的叫聲,電話那頭的男人連忙焦急地問.

"哦,沒……沒事,不小心崴了一下."她連忙撒說,"我不說了,先掛了."驚慌失措的說完就連忙掛斷了電話.

全身綿軟,手一軟,手機就落在耳邊,舒服地閉上了眸子,柳眉微微蹙著.

云雨之後,她俊俏的臉蛋泛滿紅光,很羞澀的吐氣如蘭的看著他,氣若游絲的羞答答地說:"還……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

"我……我叫趙山河."對她這樣意外收獲的獵物,趙得三肯定不會向她暴露自己的真實身份的,隨即瞎掰了《古惑仔》電影中山雞的大名給他.

她嫵媚羞澀的笑了笑,喘著呢喃說:"我……我叫李玲玲,人家都叫我阿玲."

趙得三"噢"了一聲,對她叫什麼根本不感興趣,感興趣的是今天在失意之時卻意外能收獲這麼一個干起來還很帶勁的獵物感到欣喜.

搞的她扭過頭又長長的"呃"了一聲,小聲說:"別動了……"

休息了片刻,腦子就恢複了正常,看了看表已經快四點了,趕六點前得趕回去,萬一蘇姐回來找不到他就不好了.

正在這時,她的手機再次響起,順手拿起來一看,只見是自己的男朋友打來的,連忙驚慌失措,忐忑不安的看了他一眼,猶豫不決了一會才接通了電話.

享受完了,腦子也清醒了,趙得三突然有些害怕起來,今天這桃花運走的也太順利了吧?才第一次約她出來就被她直接帶回出租屋里翻云覆雨了,這一時令他產生了懷疑,該不會?該不會她姑娘想聯合別的男人給他來一個仙人跳吧?

這樣以來的話那自己今天的損失可就大了.

反正已經釋放了,即便不是仙人跳,也沒什麼留戀的了,三十六計走為上策,于是在她剛接通電話沒說兩句話.

趁她不注意,趙得三就迅速提上褲子輕手輕腳拉開門出去,然後褲子加快下了樓從這戶人家出來,忐忑不安的走出胡同打車直接回去.

在回去的路上想起剛才的感覺就像是做夢一樣,不過那感覺確實不錯,尤其是和一個陌生女人,既新鮮又刺激,將氣氛推動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是不是仙人跳他不知道,但回想起來還是有些心有余悸,不過順順利利安全脫身,即便是仙人跳自己也賺了,一分錢不花就白白上了別的男人的女人,而且身材和長相還都不錯,尤其是羞羞答答半推半就的反應讓人更加喜歡.

回到蘇晴家里才五點過一點,為了不讓蘇晴發現他今天出去偷吃,還專門在衛生間細心的把身體洗了一遍,尤其是下面,女人的味道很濃烈,塗著沐浴液洗了好幾遍才沒氣味了.

身體是有些疲憊了,但是睡覺也是睡不著,就又去書房上網,打開蘇晴電腦上的秘密,仔細的欣賞了幾部動作片,只不過身體上的躁動得到了釋放,這時候看的時候已經沒有剛看到時那麼激動不安了.

躺在窗上,趙德三想到今天的事,心里卻突然產生了一種濃濃的罪惡感?這樣做到底是為了什麼?就為了那幾秒鍾的顫抖?

省里下班後,當蘇晴從組織部出來在院子里取車的時候,碰上了來省委開土地審批相關會議的鄭禿驢和馬德邦.

兩個人也剛參加完下午的會議,這會今天的會議剛結束,准備回去呢.

一見到蘇晴,兩個人一前一後連忙熱情的上前去打招呼.蘇晴還真有些意外,還以為這兩個人專程是來給她說趙得三的事,心里頓時感覺受用極了,淺淺笑著,等他們走上前來.

"蘇部長,下班啦?"鄭禿驢無比熱情的上前來問候道,馬德邦跟在身後一臉諂媚得笑著點頭示意.人家一把手今天在場,還輪不上他直接和蘇部長搭話,只能站在一旁笑呵呵的用熱情的表情表示自己的心意.

"剛下班,鄭主任和馬副主任這會都下班了還來省委是有什麼事嗎?"蘇晴自鳴得意的問道.

"今天下午來省委開會,剛剛開完會,正好就碰上蘇部長您啦."鄭禿驢笑呵呵說.

"是啊,剛巧蘇部長也下班啦."馬德邦在一旁"呵呵"跟道.

原來人家是來省委開會的,蘇晴還以為這兩人是專程來找她的呢,剛才那種受用的心情頓時有些失落,全部寫在了臉上,皮笑肉不笑地問:"是嗎?那還真巧啊."

看見蘇晴的表情突然發生了變化,鄭禿驢和馬德邦互相看了一眼,鄭禿驢還以為自己又哪里做的不對了呢,一時有些手足無措的看著她.而馬德邦則誤以為是蘇晴在為昨晚的事情生氣,想給鄭禿驢這老家伙點顏色看看呢,心里幸災樂禍的打起了另一盤算盤,低頭嘴角擠出一抹得意的詭笑.

"蘇部長,您看今天這麼巧,要不我請客,我和老馬一起陪你吃頓便飯吧?"鄭禿驢怕蘇晴還把昨晚的事情放在心上,雖然是幫她辦了她表弟小趙的事情,但還是怕人家這一生氣又對自己不利了,就想把昨晚的"誤會"趁著請客吃飯時化解在桌面上了,而且馬德邦今天也在,有個人"作證"的話,蘇晴也就不好再怎麼對付自己了.

"是啊,蘇部長,今天您看我們鄭主任剛好見到您了,咱們就一起吃個飯吧."馬德邦笑呵呵心懷鬼胎的撮合說,實際是想看看接下來蘇晴對鄭禿驢會是什麼態度.

蘇晴揚起眉略作考慮,今天組織部的事情太多,這會還真有點累了,本來平時就在家做飯,就有點不想回家去給趙得三做飯吃.

反正有人請客,順便把他給這兩位建委的一二把手引薦一下,一來可以消除昨晚趙得三因冒犯了人家鄭主任的誤會,二來也算是自己將他"托付"給這兩個人了.

以後趙德三去了建委上班,仕途順風順水她不敢保證,但可以確定的是肯定沒人會對他有什麼刻意刁難了.

于是她故作為難的想了片刻說:"那行吧,本來今晚政法委的秦書記還叫我一起吃飯呢,既然剛好碰見了鄭主任和馬副主任,那就……就聽你們的安排吧."說完她又從皮包里掏出手機,故意裝模作樣的說:"那我給秦書記發個短信說一下吧."一邊說一邊裝作發信息.這些舉動就是做給他們看的,讓眼前的鄭禿子要覺得她蘇晴雖是一個女人,但至少是個掌權組織任命的部長,和她打交道的都是省里各個部門的領導,算是給他們一個下馬威.

上篇:計劃失敗    下篇:學問大著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