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不許別人欺負你   
  
不許別人欺負你

畢竟自己和蘇晴比起來是小巫見大巫,再說她手上掌管著整個河西省大大小小官員的提拔任命之權,要玩他一個區區的正局級干部還不跟捏死一只螞蟻那麼簡單,想了一路,回到家里睡下一夜睡不踏實,思考了一個晚上,打算天一亮上班時就去省委找蘇晴賠禮道歉去.

鄭良玉被建委的幾個人拉走後蘇晴還氣不過,一邊將工作證塞進包里一邊道:"這個鄭良玉,真是膽子夠大的,喝了點酒真就不知道自己算老幾了!竟然敢在我面前撒野!"

趙得三走上去又倒向了她這邊,勸她說:"算了吧,蘇姐,犯不著生這個氣,他鄭良玉還不夠級別呢."

蘇晴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看了他一眼說:"剛才你不挺逞能的麼?我看要不是我亮出工作證明的話我們兩個今晚估計都得橫著走出這家酒樓了."

"蘇姐,你放心吧,就算不動用你的身份,我一樣不會讓你受到連累的."趙得三一本正經地說道,想到剛才自己一開始在蘇晴面前的表現,她肯定會感覺到自己特別威猛的男人一面.

"那你覺得發生這樣的事情姐會袖手旁觀看著你被人打嗎?"蘇晴板著臉問他.

"不會."趙得三嘿嘿笑了起來.

蘇晴嘴角擠出一抹動人的微笑,白了他一眼,吩咐說:"去叫一下馬副主任,咱們走吧."

"哦."趙得三轉身朝包廂走去.

一直在偷偷觀察外面動靜的馬德邦見沖突這麼無疾而終了,等趙得三一轉身,他就連忙拉上椅子重新坐回位子上,等趙得三一推門進來,就佯裝一無所知地問他:"小趙,剛才外面吵吵鬧鬧的發生什麼事了?是不是蘇部長和人吵架了?"

"嗯."趙得三點點頭,"馬副主任,帳已經結了,咱們走吧."

馬德邦一邊點頭一邊挪開椅子起身,邊從包廂往出走邊明知故問道:"是哪個人?膽子真大竟然敢和蘇部長吵架."

由于馬德邦是建委的二把手,和鄭主任是一個單位的,他就不方便說清楚這件事情了,只是說了一句:"也沒什麼事,就是一個客人喝多了,大吵大鬧的,沒什麼事的."

馬德邦嘴上哦了一聲,心里卻暗自竊喜,為鄭主任今天得罪了蘇部長而感到幸災樂禍.自己一直尋找機會讓鄭主任犯錯誤,以加快把自己主任稱呼前面的副字變成正字,一直沒找到什麼機會,沒想到今天來陪蘇部長吃飯,反而還有一個"意外驚喜",讓他感覺到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幸災樂禍和趙得三走過去,蘇晴在吧台處等著他們,到了後蘇晴已經平靜下來,好像什麼事情也沒發生一樣,輕笑了下說:"老馬,走吧,時間也不早了."

馬德邦嗯了一聲,又借機一臉惑然好像什麼也不知道一樣旁敲側擊地問她:"蘇部長,剛才是不是出什麼事啦?我在里頭聽見好像是誰惹蘇部長生氣啦."

蘇晴在官場混了將近二十年了,什麼樣的大場面沒見過,今晚的事情對她來說根本不值一提,加之馬德邦和剛才那幫人是一個單位的,她也不想說什麼,就若無其事的笑了笑說:"沒事,一個顧客喝多了而已."

馬德邦噢了一聲,拍馬屁說:"我就說,誰真是吃了豹子膽了,敢惹蘇部長您生氣,我剛才沒在外面,我要是看見是哪個人的話肯定替蘇部長出頭,好好教訓一下他!"

蘇晴不禁有些想笑,心想這家伙得了便宜還賣乖,剛才他躲在包廂門口賊頭賊腦的樣子蘇晴早都看見了,只是不想當面說穿而已,便淺笑了一聲,什麼話也不說,朝樓下走去.

從酒樓里出來,馬德邦站在蘇晴的車旁恭恭敬敬的將她和趙得三送上了車,笑呵呵的揮著手送他們離開.

蘇晴將車開出了幾米遠,又停下來搖下車窗探出頭沖他叮嚀道:"馬副主任,小趙的事情麻煩你操點心,看確定了什麼時候讓他過去面試就給我及時打個招呼說一聲."

馬德邦小跑兩步上來說:"蘇部長您放心,我明天一去單位就和其他領導協商一下,盡快給您答複,肯定是沒什麼問題的."

蘇晴放心的笑了笑,吩咐他早點回去,升上車窗,重新起步朝遠去駛去了.

看著蘇晴的車遠去了,馬德邦一臉幸災樂禍的笑起來,舉起拳頭狠狠揮舞了幾下,心里暗自慶幸道,老子今晚真是沒白來,居然看到這麼一場好戲,他鄭良玉得罪了蘇晴,肯定不會有好果子吃的.

一時真有一種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的塊感.想了一會今晚發生的事情,點了一支煙,狠狠的咂了一口,長長著吐著煙圈,一臉春風得意的朝停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里的車走過去了.

"蘇姐,剛才的事沒影響到你的心情吧?"趙得三看見蘇晴專注的開著車,一句話也不說,還以為她在為剛才的事而咽不下那口氣呢.

"呵,不至于的,一個小小的建委主任犯不著讓我那麼生氣的."蘇晴不屑一顧地輕笑著說.

"我看剛才鄭主任也是喝了不少酒,要不然他還敢在蘇姐你面前張牙舞爪的撒野,剛才那幾個男人看了蘇姐你的工作證後嚇得臉都白了,屁滾尿流的拉著鄭主任走啦."趙得三拍著馬屁給蘇晴戴了高帽.

這些話讓蘇晴感覺很受用,想到剛才亮出工作證後所有人頓時安靜了下來,建委那幾個男人更是嚇得臉都綠了,不禁心里升起一種自傲的感覺.

眨眼淺笑了一下說:"不過德三,你膽子真不小,連你馬上要去的單位的一把手都敢招惹,你就不怕去了建委後人家給你找麻煩啊?"

"我……我一開始根本就不認識他,再說……再說剛才的事情本來他是他的錯才引起的."趙得三故作倔強地為自己解釋,其實心里也為蘇晴的這些話感到擔心.就算說鄭主任有錯在先,剛才自己為了在蘇晴面前表現,在氣勢上並沒有處于弱勢,而是一直和鄭主任真針尖對麥芒,誰也不相讓.

"那就算你不認識他,就算也是他們的錯吧,當時人家那麼多人圍著你,你不躲開,還犟在那好像要跟人家來硬的一樣,你逞什麼能呢?就不怕吃虧啊?"蘇晴看他一臉倔強的樣子,有些不解他剛才在那樣的處境下為什麼還要硬著頭皮上呢?

"我……我是怕蘇姐你受到了連累,我……我不允許別人欺負你,誰要是敢欺負你,不管對方是誰我都和他對干!"說這些話的時候趙得三目光如梭的注視著蘇晴的眼睛,大氣凌然的樣子讓蘇晴絲毫沒有懷疑的就相信了他的話.

同時覺得平時幽默的他這突然一本正經下來,感覺還有點傻傻的,想到他剛才是為了保護自己將她推到身後去絲毫沒有膽怯之意的要和對方來硬的,那細微的舉動這時候細細回想,讓她心里有些感覺,一股暖流從寂寞的心底湧上了心頭,一雙漂亮的水眸不由得酸楚起來,很快黑亮的眸子上閃爍起一層晶瑩剔透的水光.

觀察到蘇晴的表情發生了細微的變化,趙得三已經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心里暗自得意起來,同時佯裝一臉惑然地問:"蘇姐,你怎麼啦?眼睛不舒服嗎?怎麼紅紅的啊?"

"沒……沒,我喝了點酒就是這樣的."蘇晴情急之下笑著撒謊說.

趙得三便哦了一聲,心里感覺得意極了.

可能是由于今晚被趙得三這家伙裝逼的舉動,給深深的觸動到了心靈深處寂寞依舊的情弦,蘇晴一路上不怎麼說話,一路上好像若有所思著什麼,又好像在專心致志的駕駛車子分不出神來.

趙得三也什麼話都不說,靠在副駕駛位上,斜著臉一直目不轉睛的注視著她.

眼簾中的蘇晴因為喝了些酒的緣故,臉頰顯得白里透紅,長而卷曲的睫毛和高挑的鼻梁顯得輪廓異常美麗動人.潔白的連衣裙更是將她的身材勾勒出完美無瑕的曲線.

在強烈的望欲驅使下,他將身子朝她一旁挪了挪,一只手神不知鬼不覺就悄無聲息的伸了過去,直接輕輕放在了蘇晴那條肉感十足的白嫩大腿上.

大腿面上突然如接觸到了一塊冰一樣,讓她感覺涼颼颼的,頓時扭過頭去瞋看著他問:"德三,干嘛呀?"

"晴兒,我發現我現在越來越愛你了."趙得三壞笑著一邊說一邊輕輕撫莫她光滑柔嫩的大腿.

蘇晴將目光落在他打起了傘的襠部看了一眼,嫵媚地淺笑道:"怎麼?都等不到回家就堅持不住了?"

"嗯,在包間里的時候就已經有點了."趙得三鬼笑著,撫莫著她大腿的手沿著她的大腿面又朝上延伸了一些.

這讓蘇晴的心就有些慌亂不已起來,心跳隨即也不由自主的加快.

上篇:囂張的鄭禿驢    下篇:夜有所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