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落落大方   
  
落落大方

"沒事沒事."馬德邦擺擺手阻攔說,"這會好多了."

剛才蘇晴給趙得三說等馬德邦來了就准備撤了,他可一直惦記著,就趁馬德邦不注意給蘇晴使了個眼色.

蘇晴心領神會,自己剛才也被他給撫莫的渾身上下有點不得勁兒,下面那地方更是有些癢癢的,也想早點結束趁早趕回家里去讓他好好將自己伺候一番.于是她便自然的笑了笑,用關心的口吻問馬德邦:"馬副主任,今晚吃好了麼?"

馬德邦一聽她這樣問,就立刻明白蘇晴的意思了,便笑呵呵說:"吃好啦,也喝好啦."

蘇晴看了一眼手腕的表,說:"那要不然咱們就走吧?"

馬德邦因為怕現在出去後會在大廳里撞見了鄭主任,突然一急說:"再……再等會吧."

蘇晴和趙得三同時感覺有些奇怪,上一次和馬德邦吃飯的時候他急著回家,這一次怎麼突然變了樣.

蘇晴的柳眉微微挑了挑,輕笑說:"是不是今晚對馬副主任招呼不周到啊?"

馬德邦連忙說:"不是的不是的,蘇部長您別誤會,今晚吃的也很好,我也喝痛快啦,就是……就是肚子有點不太舒服……稍微坐一會再走吧……蘇部長反正也沒什麼事吧?"情急之下馬德邦找了這個借口來拖延時間.

趙得三更是以為馬德邦已經吃飽喝足了卻不急著離開,肯定是想等著最後讓他給人家表示表示.但蘇晴來之前又說給馬德邦表示的事情不用心急,所以他什麼也沒准備,這會就有些讓他為難了,不知所措的看了一眼蘇晴,等她化解這個局面.

蘇晴感覺到了趙得三心里的憂慮,從她多年的當官經驗來講,一個級別比她低那麼多的官想必也不會當著她的面問和自己關系密切的人光明正大的吃拿卡要吧?除非這個人腦子秀逗了.

但今天馬德邦的舉動卻讓她一時琢磨不透了,就順著趙得三的顧慮不動聲色的笑了笑,直截了當的說:"老馬啊,今晚只是帶我表弟來見見你,向你落實一下他的工作,給他打個吃顆定心丸,如果有什麼招呼不周的地方呢等他去工作了肯定還會當面再感謝你的."

蘇晴直白的話令馬德邦感覺自己的反應好像無形中得罪了這個大人物了,因為她的話說的很直白,而且臉色看起來也不太好了,于是立刻陪著笑臉說:"蘇部長您誤會了,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確肚子有點不舒服."說完為了讓蘇晴相信這借口,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看他焦急的反應,蘇晴心想量他也不敢當著自己的面問趙得三要什麼東西,看來自己也是和趙得三一樣多慮了,于是微笑著說:"馬副主任,我是怕你回去的太晚的話你老婆會刁難你哦?我可聽說馬副主任是個標准的好男人,有點怕老婆的哦."

的確,馬德邦怕老婆在建委是眾人皆知的,一般單位晚上如果有個聚餐什麼的,他提前都會給家里那頭母老虎打個招呼,有時候不放心他,母老虎還會跟著他一起去.但他根本沒想到自己"妻管嚴"的名頭怎麼都聲名在外了,就連平時不怎麼交往的省委組織部部長都知道了?馬德邦紅著臉尷尬的笑了笑說:"蘇部長您就別取笑我啦."

"沒事,現在聽老婆話的男人有幾個呢,世上有馬副主任這樣的好男人可是我們廣大女性同胞的福音啊."蘇晴喝了一些酒,面色微微紅潤,逐漸玩笑多了起來,氣氛也就顯得很輕松愉悅.

在以自己獨自不舒服為由休息拖延時間的時候馬德邦一直不忘記仔細聆聽外面大堂里的動靜,過了一會聽見外面好像沒什麼動靜了,而且就在剛才他老婆一臉打了三個電話,接上電話解釋的時候令他感覺很沒面子.既然外面沒什麼喧鬧的動靜了,想必以鄭主任為首的建委的一幫人應該撤了,又急著回家給老婆交差,于是馬德邦說:"蘇部長,要不咱走吧?"

"那行."蘇晴點頭道.

見狀趙得三連忙起身拉開門出去去收銀台付錢.

到了收銀台的時候一個二十七八歲的女人在付錢,一個五十歲左右的謝了叮的老男人在一旁面色紅潤的抽著煙等她,並不時的交代年輕女人發飄要上.從他的言行舉止趙得三就判斷出這個家伙肯定也是什麼單位的領導帶著自己的二乃來這公款吃喝呢,想到這個,他的嘴角就擠出一絲不屑一顧的陰笑.

為了多要一些票,那"聰明絕叮"的男人一直在和收銀員爭論不休,終于多要了一千塊錢的票才心滿意足的和長的還有幾分姿色的年輕女人轉身離去,而且還在邊走邊刮票.

"靠!等這麼長時間!"趙得三小聲罵了句,走上前去結賬,收銀員按了一同計算器報了個數:"先生,您好一共消費三千三百五."

他暗自道糟糕!身上只有三千塊錢啊?礙于面子,便使出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和收銀員討價還價,但費勁了口舌,收銀員死活都不肯給他讓那三百塊錢.

"三百五十塊錢我真的沒辦法給您讓的."收銀員堅持道.

"美女怎麼這麼不善解人意呢,不就是三百五十塊錢嘛,這次免了下次還來你們這吃飯嘛."趙得三嬉皮笑臉地逗著她,企圖獲取她的好感,讓她給自己少了這三百五十塊錢,好歹讓自己不要因為錢不夠而丟了面子嘛.

正在和收銀員討價還價著,突然一個男人就吵吵嚷嚷的過來將他朝一邊擠開,邊擠邊沖收銀員嚷嚷道:"怎麼把刮開的票給我了?換!給我另換!"說著將幾張一百元面值的票拍在了吧台上,氣勢洶洶的看著收銀員.

這粗俗無禮的舉動讓趙得三很生氣,轉過身沖他質問:"有沒有個先來後到啊!擠什麼擠!沒看見我還沒結完帳嗎!"

"小伙子你說什麼?"男人立刻氣勢洶洶的仰著臉反問他,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好像要將他吃了一樣.

這時候跟過來的剛才那個年輕女人對趙得三說:"讓我們先來吧,把法票換了你再結賬吧."

本來還指望著這個"二乃"將這喝多酒了的禿叮男人拉到一旁去呢,誰知兩個人竟是一丘之貉,都他媽的沒素質,趙得三便也不甘示弱道:"拼什麼呀!沒看見我在結賬嗎!一邊候著去!服務員結賬!"說完轉過了身不理他們.

"先生,不好意思,我們真的不能給你少錢的,少了這三百五十塊錢要我自己補的."收銀員一臉為難的堅持要收他三千三百五.

"沒錢還來這吃什麼飯呢!"身後一直惡狠狠看著他的中年男人這時候用借機嘲諷起他的寒磣來.

這句話讓趙得三的自尊心受到了打擊,感覺很沒面子,于是氣呼呼的回敬了一句:"你他媽有錢還要法票啊?"

禿叮老男人被他給噎的立刻火冒三丈,惱羞成怒的沖上來一下子揪住了他的衣領惡狠狠地問他:"你他媽再說一句?信不信老子讓你走不出飯店的門!"

趙得三不屑一顧的冷笑了一聲,挖苦道:"就憑你這顆寸草不生的腦袋?松開!"說完用力甩開了他揪著自己衣領的手.

這老男人見這家伙不僅一點也不害怕,反而還被他一句話給激的氣不打一出來,臉紅脖子粗的沖旁邊的女人吩咐道:"下去叫人!"

一聽這家伙要搬救兵來真的了,加上一看他面紅耳赤的樣子,就知道家伙喝多了,說不定會干出什麼事來,他剛來省里,也不想多惹事,就理也不理他,轉身朝包廂返回去,一邊走還一邊偷偷的用余光掃視身後,發現他沒有跟上來,才松了一口氣.如果真把人叫上來了,憑他和馬德邦肯定是難逃一劫了,而且蘇晴是一個女人,受到了連累也不好.為了避免夜長夢多,只想趕快結賬走人,走到包廂門口,輕輕把門推開一道縫隙沖蘇晴說:"蘇."意識到自己又差點說漏了嘴,又連忙改口說:"表姐,你出來一下."

蘇晴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就直接起身走出去,趙得三將門拉上不好意思地小聲說:"蘇姐,我結賬身上錢不夠,還差三百五十塊錢,你……你先給我借幾百塊錢吧."

蘇晴一聽原來他是差錢,不禁撲哧一笑,說:"我還以為什麼事呢,行了,我去結吧."說完就直接朝吧台走去,他還以為剛才那老男人走了,也就跟著蘇晴去了吧台.

到了吧台蘇晴從皮包里拿出錢夾子,從里面抽了一張銀行卡遞給收銀員說:"結賬."

收銀員有意看了一眼站在蘇晴後面的趙得三,就明白了剛才他為什麼一再要自己給他免去那三百五十塊錢,不由得嘴角擠出一絲竊笑,觀察到她細微的表情,站在蘇晴身後的趙得三感覺真是丟人極了.

刷完卡付完錢,兩人正准備轉身去包廂的時候身後傳來剛才那個男人的聲音:"就是那小子!"

趙得三心里咯噔了一下,不禁暗自叫道,不好了,今晚看來是惹下麻煩了.被蒙在鼓里的蘇晴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不明所以的回過頭去看.

上篇:結識馬德邦    下篇:囂張的鄭禿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