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3,放了鴿子   
  
3,放了鴿子

氣呼呼的想了一番,拿起手機再次嘗試打了電話過去,還是處于關機狀態,從來還沒碰到過這種事情,求人家辦事居然關了手機不接電話,把她簡直給氣的臉都白了.

一連三天,趙得三一直管著手機,把心思全放在了處理他老子喪事的事情上了,白天忙忙碌碌一天,晚上心里又煩,一直到禮拜一劉旺財的骨灰下葬後才算輕松下來.從墓園回到家里脫了被汗水浸泡的臭哄哄的衣褲,鑽進衛生間里洗了一個澡,坐在客廳里心煩意亂的抽了一支煙,才想起這幾天自己的手機一直關機著,難怪怎麼感覺沒人聯系自己呢.

于是將手機掏出來開了機,里面有一條白玲發來的信息"小趙,你這幾天怎麼沒來上班?一直沒見到你."

趙德三從煤資局辭職的事沒給白玲說明白,要不然也不會把自己費勁千辛萬苦拍到的那些視頻給她複制一份,就是怕自己以後不在單位,有人欺負她的時候讓她用那東西來自保.

他沒有回白玲的信息,反正以後也不在榆陽市了,沒必要再聯系她了.

最近這幾天為了辦理他老子的喪事把他真給累壞了,休息了片刻情緒冷靜下來,才想起該給蘇晴打個電話解釋一下,不然一直關著手機不聯系她,那天還迫不得已放了她的鴿子,想到她肯定會生氣的,她可是自己以後在省里發展的靠山,千瓦不敢把她給得罪了.

于是連忙撥了蘇晴的手機號碼,焦急地等電話接通,但是電話響了幾下就被對方拒接.他想著蘇晴可能是忙著吧,算了,等到了省里直接去她家里就是了,當面解釋或許好一些.

休息了片刻,就進屋子換了一套衣服,拉上行李箱重新啟程,出發前往省里了.

這一次他走的特別堅決,沒有半點留戀,畢竟一個親人也沒了,為了將來能夠更好的發展,在仕途上有所作為,去哪里都一樣.

本來一開始感覺沒有見任蘭一面感覺很遺憾,但自打那天見她和于海平摟摟抱抱去酒店的那一幕後,就徹底對那個女人失去了興趣.

更大的城市,有更多的秘密等著他去探索,那個曾有一面之緣讓他夢牽魂縈的少女瑩瑩也在省會西京,任蘭的女兒任婷也去西京上民辦高校了.

趙德三的精彩之旅才剛剛開始,美好的將來已經在向他招手.

來到車站,趙德三坐上了駛往省會西京的大巴車,在車上閉目養神,想好好休息一下.但一閉上眼睛.趙德三耳畔突然回響起父親臨終給他說的話.自己是抱養的,父親是被人有意揭發偷稅漏稅才坐牢的.

那麼自己的身世到底如何?親生父母是誰?又是誰揭發了父親?一連串的問號在趙德三的腦海里打轉,只是父親說完這些就閉上了眼睛駕鶴西去,令他一時根本無從去尋找這些秘密的答案.

在去西京的路上一直試圖從以前完美的家庭生活中找出一些答案,但思緒也只是像無頭蒼蠅一樣胡亂飛舞,沒有任何思緒,更想不到與這些秘密相關的任何蛛絲馬跡.

心里裝著事情,路途也就感覺不像往常那麼漫長了,等他從思考中回過神的時候車已經到了省城,過了一會就到了車站.

從車上下來,拉上行李在站門口打了一輛出租車就直接前往蘇晴在市郊的住處.

由于才下午三點多,整個別墅區里安靜的看不見一個人影,滿頭大汗的來到蘇晴的別墅前,門鎖著.只能在門口的屋簷下席地坐下來,點上一支煙緩了口氣,拿起手機再次給蘇晴打去了電話.

這一次電話響了三四下意外接通了,令他感覺有些欣喜,喜出望外的對著手機說:"蘇姐,我來西京了,已經在你家門口啦."

每到夜晚,趙德三習慣稱呼蘇晴為晴兒,可是在白天,卻會叫她蘇姐,這仿佛已經成為一種習慣.

"什麼?你都已經到家門口了?怎麼來之前不給我打個招呼!你不知道我平時工作很忙碌嗎!現在哪有空回去呢!"電話里蘇晴的語氣很驚訝,同時帶著一股怨氣.

趙德三本來想以這個驚喜來化解蘇晴的生氣,卻沒想到熱臉貼到了冷屁股上,一時有些灰頭土臉,沒有了底氣.

聲音很小的說:"我給蘇姐你打過電話了,你……你掛了."

"好了,那你就慢慢等著吧!等我下班忙完了再說吧!"蘇晴語氣冰冷的撂下一句話就直接掛斷了電話.

這個結果令他感到有些意外,一時間心灰意冷的坐在草地上抽著煙,心里想著肯定是前兩天一直關機惹她生氣了,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如果得罪了她,那自己在省里的前途豈不是前途很不明朗了?

那天他掛了蘇晴的電話還關掉手機就已經惹的她心里很不高興了,而且加之馬德邦告訴她讓她轉告趙得三禮拜五前去省建委面試,結果一直沒聯系上他的人,到了禮拜五那天面試的時候人家馬德邦特意在建委等他,誰知被放了鴿子.

搞的馬德邦打電話問蘇晴這件事,讓蘇晴一時間也覺得臉上無光,雖說論自己的職位,馬德邦即便心里愉快,也不敢直接說什麼,但言語間還是表達了一些不太滿意的意思.

本來是她拜托了馬德邦關于趙得三的事情,誰知道到最後反而搞的讓她沒了面子,所以突然間接到趙得三打來的電話,蘇晴的氣就不打一處來,明明單位沒什麼事情,還是一直等到了下班才打發走了司機,自己開了車回去.

這個下午可是讓趙得三一番好受,太陽轉了個方向的時候整棟別墅就找不見一片陰涼地兒了,從三點一直曬到了六點多,身上幾乎被汗水浸透了,坐在草地上,疲憊的幾乎快要睡著的時候,趙德三突然聽見了遠處傳來汽車鳴笛聲,連忙睜開眼睛,從車牌子上一眼就認出來這是單位專門配給蘇晴的專車,肯定是她回來了,便喜出望外的站起來拍了拍屁股迎上去了.

蘇晴生氣的瞥了他一眼,將車開到一旁的空地上緩緩停穩.

不等拉開門下車,趙得三就嬉皮笑臉的迎上來幫她打開了車門,熱情的叫她:"蘇姐,你下班啦."

蘇晴一雙丹鳳眼狠狠瞪了他一眼,好像沒有看見一樣,從車上下來旁若無人的走上前去打開了別墅門進去.

再一次吃了一鼻子灰,搞的他心情也很不爽,但沒辦法,寄人籬下不受點人家的白眼怎麼行呢,怔了片刻,又笑呵呵的跟在她身後進了別墅.

蘇晴不緊不慢的將高跟鞋脫下來,從鞋架子上拿了雙拖鞋穿上,才轉過身子一臉生氣地說:"你還知道過來啊?你知不知道你誤了大事了!"

趙得三劍眉微微挑起,雙目滿是惑然之色,一頭霧水的問:"蘇姐,誤……誤什麼大事了?"

蘇晴柳眉一橫,陰森著臉,語氣極為生氣地道:"你知不知道建委禮拜五要面試?你不接我電話不要緊,但是人家馬副主任一直惦記著你的事情,我給你打電話那天人家特意給我打電話說讓你禮拜五去參加面試,結果倒好,我一天那麼忙,一連兩天打你電話都關機著!你說你既然想來省里工作,想去建委上班,我蘇晴盡我的能力幫了你,到最後你卻反而搞的讓我很沒面子!"

蘇晴板著臉態度相當憤怒的將他訓斥了一大通,臉上的神色依然很生氣,絲毫不見緩和,一雙杏眼狠狠的白了他一眼,轉身朝客廳的沙發上走了過去.

一聽說自己耽誤了建委的面試,趙得三就感覺大事不妙了,這可是蘇晴費了不少功夫才幫他打通各路關系得到的機會啊,心里便擔心極了,連忙追上去支支吾吾問她:"蘇姐,那……那怎麼辦啊?"

蘇晴在沙發上坐下來,頭也不回的氣呼呼道:"怎麼辦?你自己看著辦!我托關系給你鋪好了路子,結果誰知道你不上路,我還有什麼辦法!都放了人家馬副主任的鴿子了,難道我還要再去麻煩人家!"

絲毫不見蘇晴有消氣的跡象,趙得三心里就害怕起來,榆陽的仕途已經走到了盡頭,本來奔著省里的大好前程而來,如果不能順利去建委工作,那他真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該怎麼辦了.

心驚肉跳的都不敢坐下來,站在蘇晴旁邊小聲說:"不……不是的,蘇姐,我……我最近的確是家里出了點事情,才……才關機的……我不是故意不接你的電話的,我知道蘇姐你對我好,這件事是我錯了,你既然都幫了我那麼多忙啦,就……就送佛送到西嘛,嘿嘿……"說著說著他又開始嬉皮笑臉了起來.

本來蘇晴正在氣頭上,被他這死皮爛臉的樣子給逗得突然撲哧一聲笑了,同時又為了樹立自己的尊嚴,連忙抿住嘴,轉過臉板著臉余怒未消地問:"家里出了什麼事了?一連關了三天機!"

雖然還是板著一張臉,但語氣比剛才要緩和了許多.

見她好像消了些氣,趙得三心想只要能讓蘇晴消氣,將最近發生的事給她說了也無所謂,畢竟自己的老子因偷稅偷稅坐牢對他來說也不是一件光彩的事,至始至終他從來沒有給任何一個和他有關系的女人說過,對蘇晴說這些也是迫不得已的.

于是趙德三的表情一變,一臉悲痛的給她說自己的父親去世了,家里就他一個人來處理後事.

礙于面子,他就只說了這麼多,並沒有說他老子因何坐牢.

上篇:2,自己的身世    下篇:錯過機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