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第二百一十八章如釋重負   
  
第二百一十八章如釋重負

"好了,有空來省里了給我打電話就是了."趙得三輕笑著說,"我先走了."說完就轉身抱著紙箱子走出了辦公室.剩下蘇靜一個人站在那里,癡癡的看著他高大的背影消失在窗口,心里一時間莫名的悸動,奇怪的感覺讓她幾乎要哭了一樣.

趙德三辭職的消息自從上午張總在她辦公室臨時召開了一個領導班子會議後,就火速在單位成了人們的談資.

從二樓下來,迎面碰上了張曉燕,她輕蔑的笑著,帶著挖苦的語氣說:"劉科長,這是要走了啊?真想不明白,你這麼有前途的一個人怎麼會想到辭職呢."

聽見她帶刺的話,趙得三一點也不感到生氣,反倒是自嘲的苦笑著說:"哎!誰叫我能力有限呢,我倒是看好小張同志你啊,你看你多受咱們王總長賞識呢,好好干,前途一定大大的有哦."

趙得三的話一時沖的張曉燕氣白了臉,一雙丹鳳眼瞪著他,氣呼呼地說了一個"你"字,不知道該怎麼反擊他了.

見她氣呼呼的樣子,趙得三又將嘴湊過去在她耳邊鬼笑著耳語道:"我走了對你還有一個好處,那就是以後你和王總長可以盡情的在休息室里談工作了,沒人會打擾你們的好事了."

張曉燕已經被他給反擊的啞口了,他又來了這麼一句令她坐立不安的話,讓她一時氣的面紅耳赤,才想起他手里還有自己和王總長在他休息室干那事的視頻.

張曉燕狠狠的瞪了趙德三一眼,氣得飽滿一聳一聳.一時半會又無從反駁,本來是想借機挖苦一下他的,沒想到被他羞辱了,真是有種啞巴吃黃連有口難言的感覺.

看她氣急敗壞又無法反駁的樣子,趙得三得意洋洋的詭笑著轉身抱著箱子走出了辦公樓.

身後的張曉燕這才沖著他遠去的脊背氣急敗壞的罵道:"無恥!",狠狠跺了兩下腳,甩著胳膊心情極其不悅的返回了綜合辦公室.

趙得三從辦公樓出來,抱著箱子走到了前院,停下腳步環顧了一圈,在院子里沒發現白玲的身影.

她不是剛才還說在前院等他嗎?人呢?

算了,既然人不在,他就打算先回去,雖然說已經辭職了,但還是不想看見那些人用看笑話的目光看他,畢竟抱著箱子站在院子里的樣子不好看,索性就不等她了,直接出去打了車回家.

回到家里將箱子放下來,趙得三洗了一個澡,回到臥室躺下來,不僅沒有因為失去了一份好工作而感到失落,反而感覺一身輕松,有種解脫的感覺.

雖然沒有什麼遺憾的,但人懷舊的本性還是讓他的腦海中情不自禁的浮起這幾年在煤資局工作的一些片段,他從一個初涉事業單位的職場新人,憑借善于察言觀色的機靈頭腦很快贏得領導賞識,一路青云直上,成為榆陽市煤資局有史以來最年輕的領導班子成員.

在鐵腕副市長余引良主持榆陽市煤炭產業工作的那兩年來更是在煤資局混的魚如得水,憑借自己的聰明才智在煤炭改制工作中揮斥方遒指點江山,將任蘭的新茂礦業一路帶到了一個新的高鋒,使她成為現在唯一和林大發旗鼓相當的煤老板.

雖說在這幾年時間里,他也因為一時的邪念使用一些下流手段來占有了不少絕色美人,但並沒有干什麼對不起普通百姓的事情,反而還是想著一心為民,而且說服過任蘭幫助神府縣白水鎮建了一所希望小學,讓她積極投身一些公益事業.

回想在榆陽煤資局的這幾年,趙得三一點也不覺得虧,他感覺自己也算是值了.

雖然輝煌的時間很短,馬上去了省建委後又要重新開始,面對新的挑戰,他天生有一種積極進取的精神,加上現在身後有蘇晴撐腰,對自己人生新的征程還是相當期待的.

"滴滴滴"突然手機震動了起來,將他從回憶中拉回來,撐起身子,拿起手機一看,是白玲打來的,就連忙接上電話,有點埋怨地問她:"白姐,你在哪呢?我剛才在院子里找了一圈沒見你人."

面對趙得三略帶怨氣的質問,白玲小聲說:"小趙,你別生氣,等我來了再給你說好麼?"

"那行,等你來了再說吧."趙得三緩和了語氣道.

"嗯,那你把你住的地方給我發信息說一下好嗎?我……我不知道地方."就要去他家里了,白玲心里有些期待,同時又有些緊張,知道一旦去了趙得三家里,免不了兩個人又會忍耐不住親熱一番的.

"那行,白姐,我給你發個信息,你直接打出租車過來吧."趙得三說.

白玲嗯了一聲.電話就掛斷了,片刻趙得三給她發了信息過來,按照信息上的,急于見他,白玲又再一次忍痛破費了一次,打了輛出租車前往他家.

在等待白玲的時候他的電話再次響起,以為是白玲又要說什麼呢,他有些不耐煩的拿起手機一看,發現是任蘭打過來的.

她打電話過來干嗎?怎麼還會想起給我打電話呢.

一邊帶著怨氣心想,一邊接上電話沒好氣地問:"有事嗎?"

聽見趙德三冷冰冰的聲音,任蘭知道他可能還是因為上次沒接他電話的事情而生氣,就甜甜地笑道:"怎麼了?還在生姐不接你電話的氣啊?姐最近不是忙嘛,你打電話那會姐正在公司開會呢."

開會?那老子那天真是活見鬼了,和于海平摟摟抱抱走進酒店的女人是鬼啊?

"呵呵,是嗎?"趙德三輕蔑地笑問.

"是啊,你不知道最近姐公司里的事情太多了,忙得我焦頭爛額的了."任蘭繼續圓著自己善意的謊言,卻再次讓自己在知道真相的趙得三心里的地位下降了一層

"蘭姐,那可真是奇怪啊,我前幾天在街上看見了一個女人,和你長得特別像,不過是和于海平副市長特別親密的走進了酒店里了,我可能是看花眼了吧,呵……"趙得三不緊不慢的輕笑著說.

任蘭沒想到那天和于海平去酒店里的一幕怎麼會被他知道,一時間語氣急促地解釋起來:"得三你別急,你聽姐解釋--"

話還沒說完,趙得三就氣呼呼的掛斷了電話.

一直覺得任蘭那個女人不錯,讓他有一種溫馨的感覺,誰知道她竟然是這種水性楊花的女人,老子真是白忙活一場,為了她才落得今天這個落荒而逃的下場,他有些氣不過的想著,將手機重重的摔在了窗上.

急于解釋的任蘭很快又打了過來,被他直接摁掉,這還不夠,又接著將她拉進了手機的來電黑名單里,不想讓她打擾了自己現在如釋重負的好心情.

過了沒多久,有人按響了門鈴,他才下窗,走出房間去開門.

門一打開,白玲一臉羞澀的站在門口,手里還提著一個塑料袋子,里面裝著香蕉之類的水果.

看見她還提著水果來了,趙得三有點好笑地說:"白姐,你怎麼還帶東西來了啊?"

"我……我這是第一次來你家里,不帶點東西怎麼好意思呢."白玲看見他只穿著一條背心,結實的肱二頭肌讓看的她有些心跳加速,仿佛知道一會要發生什麼一樣,耳根不知覺都紅了起來.

"快進來吧."趙得三讓到一邊,白玲低著頭怯生生的進來了.

作為一個結婚數年的女人,一進來她就聞見了滿屋子散發的雄性荷爾蒙的氣味,加上客廳里凌亂的擺設,她差不多可以斷定房子里只有趙得三一個人居住了.

但為了確定一下自己的猜測,等趙得三關上門回身後,她還是小聲問了句:"就……就你一個人在嗎?"

"我一個人住."趙得三笑呵呵說.

"東西放哪里?"白玲手里提著買的水果一時拘謹的不知道該放在什麼地方.

"屋子里就我一個人,白姐你隨便點,那麼拘謹干什麼呢."說著從她手里接過水果袋子放在了茶幾上,將沙發上的一團髒衣物抱起來不好意思地笑著說:"家里太亂了,白姐坐下吧."

"噢."白玲坐下來,有些好奇的上下打量起他家的布局,趙得三將一團髒衣服抱進了衛生間,解開洗衣機蓋子塞進去的同時突然發現其中夾雜著一條黑色內庫,暗自倒吸一口涼氣,心想幸好沒被她看見.

這條還散發著女人味道的內庫是林大發的兒媳婦張慧來家里求他辦事時特意送給他的,由于家里平時不來什麼人,所以就一直丟在沙發上沒管.

白玲坐在沙發上好奇的打量了一番他的家,等趙德三從衛生間里心有余悸的出來後,就紅著臉問他:"小趙,你不是說……說要給我什麼東西麼?"

在來之前,白玲一直誤以為趙得三讓她來家里的目的是想那個,而要給她東西只是一個借口,作為正常的女人,她何嘗不想,只是那樣的話無法說得太直白,只能這樣問他了.

"肯定是好東西了."趙得三鬼笑道,看見他神秘兮兮的樣子,白玲便更加確信他要給自己什麼"東西"了,羞答答的看了他一眼,低著頭嘴角泛起一絲羞澀的笑容.

上篇:第二百一十七章戀戀不舍    下篇:第二百一十九章留下證據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