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第二百一十六章綿里藏針   
  
第二百一十六章綿里藏針

趙德三次日清晨一醒來,發現手機里有很多未接電話,全都是任蘭打來的.他的第一反應本想給她回過去,但突然一想到那天看到的一幕,又作罷了.

她欺騙自己的感情,自己何苦對她那麼用心.

趙德三拖著疲憊的身體去單位後剛坐下來,才准備將辭職報告從抽屜里拿出來,上去找張淑芬.他屁股還沒坐穩綜合辦的張曉燕就急匆匆的過來推開了安質科辦公室門.

正在各自忙活的蘇靜和趙得三同時抬頭去看.

"喲,我當時誰呢,進來門也不敲一下,原來是小張啊,哦不對,應該稱呼你張主任才對.張主任一大早上來有什麼吩咐啊?"趙得三陰陽怪氣的挖苦她,以平衡自己那天在一樓時被她甩了臉色的不悅.

張曉燕反倒是一點也不生氣,嘴角擠出一絲詭笑,機械地說:"馬上去會議室開會,張總叫."

蘇靜和趙得三一頭霧水的對視了一眼,連忙追問:"張主任,我用不用去?"

說話間張曉燕已經轉過了身,頭也不回地道:"全部人員參加!"說完就踩著高跟鞋"噔噔噔"的走了.

"一大早開什麼會呀?"蘇靜不耐煩又不解地自言自語道.

"誰知道,走,上去吧."趙得三起身從筆筒里抽了支筆,拿了黑皮筆記本叫上蘇靜一起出門去會議室了.

不知道是張曉燕故意給他們通知的晚了還是其他人來的早,來到會議室門口的時候趙得三才發現里面已經坐滿了人,會議桌一圈是各個部室領導,全部已經就位,只空著一張椅子,不言而喻,那是他的位子.

等他和蘇靜一走進會議室里,就感覺氣氛有些不對,里面安靜的鴉雀無聲,這氣氛倒是讓他莫名其妙感覺有點緊張了,輕手輕腳走過去拉開椅子坐了下來.

趙德三剛一落座,張淑芬就板著一張臭臉開始發話了:"劉科長,你的架子真不小啊,大家都來會議室了,全單位的職工都坐在這等你!"

連這次會議的主題是什麼都還沒搞清楚呢,自己就無緣無故挨了句批評,趙德三當然就反駁一番,蹙著眉頭一頭霧水地說:"我一接到通知就趕緊過來了啊,張主任也是剛剛才通知我的啊."

操她奶奶的,張曉燕這賤貨,想讓老子難堪,等著瞧!

他用眼角的余光狠狠的瞪了一眼斜對面的張曉燕,心里給她攢上了一口怨氣!

張淑芬瞥了他一眼緩和了一些語氣道:"好了,以後注意點自己的工作態度就是了,開會也是工作的一部分,不要遲到了,浪費大家的時間--老王,你說一下今天會議的主題吧."

王純清抿了口茶水潤了潤嗓子,咳嗽了兩聲,面帶微笑說:"是這樣子的,今天這個會之所以開的這麼緊急呢主要是昨天陪同市委領導下鄉去礦上檢查,發現了很多問題,按照上面領導的要求,有必要及時的召開一個全單位會議說一下……"王純清依舊語氣平和的將昨天陪同市委領導下鄉去礦上檢查時發現的問題一一作了彙報性的說明.

這是個老奸巨猾的家伙,並沒有將安全生產方面發現問題和隱患的責任直接歸咎于安質科工作上的疏忽大意,反倒是他說完後張淑芬有針對性的特意點出來說昨天陪市里領導下鄉去礦上檢查發現了很多安全問題,被市委領導狠狠的批評了一通,最後將責任直接歸咎于局主管安全生產的部門工作上不用心.

"……我們煤資局作為主管榆陽市煤炭產業的主管單位,特別是安全方面的問題市委領導三令五申要注意排查隱患,切實保證榆陽市煤炭產業的安全生產,雖然沒發什麼什麼重大安全問題,但發現的這些問題足夠引起我們單位重視,我不知道我們現在的安全管理對口部門平時都忙于什麼,為什麼有些很明顯的問題就能從眼皮底下溜過去呢?我們是怎麼管理的呢?……"

張淑芬表情嚴肅一本正經的說了一大通,表面上看起來是將全部責任攬到了她這個一把手的頭上,雖沒有點名道姓的批評誰,但綿里藏針的言語之間,還是讓趙得三和坐在他身後的蘇靜感到她這是拐彎抹角的將矛頭對准了安質科,更進一步確切的說是對准了趙得三.

在她說這些話的時候,會議室里全單位職工的目光齊刷刷的看向了趙得三,搞的他一時有點手足無措,尷尬極了,臉上滾燙地低下了頭.

雖然是即將要離開的人了,但為了能順利的調離人事檔案,從煤資局全身而退,在離開前他還是做好了忍辱負重的打算,不准備和張淑芬針鋒相對,所以低著頭一言不發,聽之任之的任由她將了一大串字字珠璣的話.

一大早就開了這麼一次緊急會議,但時間並不長,讓他覺得好像這個會議專門是張淑芬為他召開,要當著全局職工讓他下不了台面,想法設法的想閉著他主動從安質科長的位子上下來一樣.

開完會回到辦公室,趙得三坐下來點了一支煙相當郁悶的吸了起來.

蘇靜跟進來將辦公室門閉上,走上前來小聲說:"劉科長,你感覺到沒?這個會好像是專門來批評我們部門的,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子只批評我們部門的工作,真是太讓人覺得沒面子了."

趙得三抬起臉看了一眼蘇靜,只見她有些氣不過的嘟著嘴,那可愛的樣子忍不住惹笑了他,無所謂地輕笑著說:"說歸說,又吃不了咱們,再說她不是針對你的,而是針對我,看樣子張總早都對我看不順眼了,專門開這麼個會來指桑罵槐的批評我,擺明了是想逼宮嘛,那正好啊,我也正好有借口辭職了嘛."

"哎,真不知道你和張總之間產生了什麼過節,仗著她是領導,要用這種卑鄙的手段來對付你."蘇靜歎了口氣替他感到不平.

"好啦,別生氣了,趕緊坐回去好好工作吧."趙得三輕笑著說.

蘇靜眨了一下眼睛,抿著嘴還有些氣不過,但又無奈地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來了.

趙得三掏出鑰匙打開抽屜上的鎖,拉開抽屜將寫好的辭職報告從里面拿出來,准備起身離開的時候突然想到了什麼,又坐下來將辭職報告放在里面,從褲兜里掏出了手機,在鍵盤上快速的按著,發了一條信息出去.

過了片刻,放在桌上的手機震動了幾下,他連忙拿起手機,只見屏幕上顯示著"白姐".

他連忙摁了確定鍵打開信息,屏幕顯示出"張處長剛才打我電話了,讓我去他辦公室一趟,不知道是不是這件事."

趙得三回複了一條"那你就過去吧,估計是給你給錢,收到錢了給我發個信息過來,我就放心了."

"嗯."白玲回了一個字過來,低著頭鬼鬼祟祟的繞過辦公大樓,朝後面後勤處的地盤走去了.

想必張達那家伙膽小怕事,昨天既然答應了賠償白玲十萬塊錢私了,也不會耍什麼花樣的.

他心想,但為了確保白玲能夠萬無一失的拿到那筆錢,他還是打算先不去給張淑芬交辭職報告,等一會收到了白玲確定的信息後再去也不遲.

趙德三于是又將抽屜重新關上,靠在椅子上等起來.

過了會蘇靜發現趙得三坐的四平八穩,並不急于去找張總,就轉過臉來不解地問他:"劉科長,你還不去找張總啊?"

"怎麼?你急著趕我走,想坐我這把椅子啊?"趙得三開玩笑地問.

蘇靜瞋了他一眼道:"哪里啊,你昨天不就急著要交辭職報告嘛,今天張總回來了,還當著那麼多人批評你了,你怎麼反倒一點也不心急了?"

"急什麼呢,過會再說唄."他若無其事地說著從煙盒里抽了支煙出來叼進嘴里點燃,開始吞云吐霧起來.

蘇靜噢了一聲,轉過臉繼續工作了.

白玲邊走邊慌慌張張的四處張望著,由于這件事心里有鬼,快到張達辦公室門口的時候心跳不免加速,緊張的要死.但為了那十萬塊錢,還是故作鎮定的來到了張達辦公室門口,猶豫再三,抬起手敲了三下門.

此時張達正站在辦公桌前將用報紙包裹住的一厚遝百元大鈔打開心疼的看著,一聽到敲門聲,連忙驚慌地一邊用報紙重新包裹錢一邊回頭問:"誰呀?"

"張處長,是我,白玲."白玲心里緊張,說話時聲音有些瑟瑟發抖.

張達這才松了一口氣,快步走過來拉開門朝四周張望了下,小聲道:"快進來."

白玲從門縫里進去,打眼就看見了擺在桌子上的一包東西,雖然被報紙包裹著,但方方正正的形狀讓她一下子就猜測出來里面包著什麼東西,來之前還怕張達會食言,看見這包東西,一顆提心吊膽的心稍微放下了些,站在門口一言不發,只等張達說話.

上篇:第二百一十五章衣不如新    下篇:第二百一十七章戀戀不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