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第二百零二章替她報仇   
  
第二百零二章替她報仇

見白玲無聲的哭了起來,趙得三這才意識到自己因為一時的無名火焰語氣有點重了,便將手搭在她單薄的香肩上,緩和了一些語氣說:"白姐,我不是想對你發火,你受了委屈,被張達那混蛋欺負了也就算了,關鍵是他得逞之後竟然出爾反爾,沒有幫你,你能咽下這口氣,我還咽不下這口氣呢!誰叫你是和我趙得三有關系的女人呢!我怎麼能允許別的男人欺負我趙得三的女人呢!"

白玲緩緩抬起頭,俊俏鵝蛋臉上掛著兩行淚水,一雙黑亮的眸子里噙滿晶瑩的淚花兒,嘴角彎出一抹苦澀的笑容,吸了吸鼻子,聲音沙啞道:"呵,我還哪有福分做你的女人,念在這幾年來你一直這麼照顧我,和你干那事我心甘情願,可是我是有家有室的女人,我們無名無份,我不想什麼事總是讓你為我出頭,遲早會連累你的."

此時的白玲眼含淚水,一雙眸子分外明亮,娥眉微微而蹙,紅潤的薄唇緊緊抿在一起,樣子十分憐人,讓人看著不由得心生憐憫,更何況是和她有著那種關系的趙得三呢,感覺格外的心疼,輕輕將她的肩膀一攬,白玲的身體就撲進了他的懷里,任由他抱著自己,感受著他兄膛里男人的溫度,莫名其妙的就感覺自己的心跳有些加速了.

"白姐,這件事一定不能就這麼算了的,如果他這麼玩弄了你,你一點反應都沒有,我恐怕張達那王八蛋以後加倍對你的."趙得三擔心地說.所以決定要幫白玲出頭,好好的收拾一下張達,一來為白玲出頭,二來為自己當初在後勤處總是被他無端批評和指責出一口惡氣.

埋在他的懷抱里聽了他的話,白玲細細的想了一下,他說的倒也是,這件事如果自己一點反應都沒有,那以後還怎麼在張達手下工作?便揚起有些紅潤的臉頰,雙眸注視著他說:"那……那怎麼才能教訓一下張處長?"

"這個……我自有辦法."趙得三停頓了片刻道,其實他心里現在也沒有想到什麼好辦法,即便他為了替白玲報仇暫時再在煤資局待幾天,自己安質科的工作也和後勤處的工作沒什麼交集,要抓住張達的把柄和短處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好在白玲沒有接著問他是什麼辦法,而是嘴角擠出一抹溫馨的笑容,又將臉蛋埋進了他的懷里,雙臂也猶豫著抬起來,輕輕抱住了趙得三的腰.

身體無形中接觸的更緊了,白玲的身子緊緊擠壓在他的兄膛上,散發出來的女人特有的溫度令他逐漸有些陶醉,年輕的身體無形中就點燃了一團火焰,灼燒著包裹在身體里的情種,抱在他背上的兩只手便不由自主上下其手.

在省城蘇晴的家里,做夢時都夢見了白玲,就連看見在他身旁的蘇晴時甚至都看花眼誤以為是白玲了,現在白玲已經身在自己懷里了,那熱切著期待著和她發生點什麼的感覺熊熊的燃燒了起來.

喉結咕嚕咕嚕的蠕動了幾下,輕輕將身體朝前壓去,白玲似乎是明白他心里的想法,心甘情願地順勢仰躺了下去,他便借勢爬了上去,將嘴印上了她雪白的耳根上,隨著舌尖接觸到她耳垂的那一刻,白玲閉上了眼睛,情不自禁的"呃"了一聲,雙手將他抱的更緊了.

白玲不知多久沒有這樣心甘情願的和男人發生如此親密的接觸了,隨著他的嘴在她白嫩的上半身來回游動,她的身體一邊微微蠕動一邊從鼻孔里發出壓抑不住的哼聲.

同時又生怕自己僅隔了客廳的屋子里的老公聽見了她異常的叫聲,又努力的壓抑著心中的刺激,是白玲活了三十多年所感覺到的最為忘乎所以的快樂.

她心中所有的煩惱和苦楚都會莫名其妙的消失的無影無蹤,空虛的心被一種無法表達的快樂填的滿滿的.

她的身體一邊無法控制的顫抖著,一邊緩緩扭過頭來,滿臉紅暈,媚眼如絲地看著他,喘著香氣喃喃無力地說:"怎麼……怎麼了?"

趙德三喘著粗氣小聲說:"不能再懷孕了."

白玲會心的笑了笑,身體還在微微顫動著,小聲吩咐說:"幫我拿點紙."

他伸手從木凳子上拿了衛生紙卷,撕了一截給她,自己又撕了一截,擦了擦,提上了褲子.

白玲吃力的彎起身子,扯過牛仔褲提上,穿戴整齊.

一番享受,白玲的臉蛋紅撲撲的,眼眉顯得嫵媚極了,仿佛一下子變得容光煥發,嘴角彎出一抹迷羞澀的微笑,雙眸剪水般看著趙得三,淺聲細語說:"我好長時間沒有……沒有這麼舒服了."

"我以後經常多回來看你."看著白玲羞澀的樣子,趙得三得意忘形地笑道.

白玲羞赧的垂下了頭.

這時從白玲老公所在的屋子里傳來幾聲咳嗽聲,接著傳來了她老公有氣無力的呼喚:"玲,你過來一下."

聽見老公在喊自己,白玲頓時緊張的看了趙得三一眼,這又不是"新媳婦上轎頭一遭"了,趙得三一點也不緊張,小聲說:"沒事的,看你老公叫你干什麼."

白玲定了定神,點了點頭,拉開門心神不甯地去了對面的屋子.

白玲出了屋子,趙得三開始考慮該怎麼收拾張達,坐在椅子上點了一支煙眯著眼睛絞盡腦汁想了起來.

"老公,怎麼啦?"白玲來到她老公身邊問,心里有鬼,明顯有些緊張.

男人吃力的斜過頭問:"是你單位的人來了啊?"

"嗯."白玲點點頭,"是單位的領導."說完怕男人懷疑,又連忙補充道:"來談點工作上的事情."

男人笑了一下"噢"了一聲,吩咐說:"那你好好招呼一下人家."

白玲見男人並沒有察覺到什麼,便松了一口氣,綻開微笑說:"我知道的."

男人的目光不經意間移到了她的身上,發現她沒穿內移.

他怔了一下,明白了,但好像什麼也不知道一樣,繼續吃力的笑著說:"那好吧,你趕緊去招呼你領導去吧,和人家好好談一下工作上的事."

對于她老公鎮定的神色,白玲沒有察覺出什麼,微笑了一下說:"那我過去了."說完便轉身走了.

看著自己身材曼妙的妻子,男人雙目一閉,輕輕歎了一口氣.

從自己老公那邊過來,白玲已經不像剛才那樣緊張了,微微紅潤的臉蛋顯得更加迷人了,尤其是一雙眸子水潤含光,嬌媚迷人,蘊含著別樣的風情.

見白玲從她老公的屋子返回來,方才的緊張神色已經消失,趙得三便鬼笑著打趣說:"白姐,你老公沒發現什麼吧?"

白玲臉上泛著淡淡的紅暈,神色羞澀地笑了一下,輕輕搖頭,輕聲細語道:"沒……沒有."

突然之間趙得三收斂了臉上的鬼笑,略顯驚愕地將目光落到了她高聳上,說:"白姐,你沒穿內移啊?"

白玲低頭一看,神色立馬驚慌起來,同時更加羞澀難當,扭過臉害羞地說:"剛才……剛才忘了穿了."說罷便急忙走過去,拿起衣服套上.

看著她雪白的玉背,真仿佛是一塊渾然無暇的美玉,白嫩剔透,白淨的連一顆小小的痦子也沒有,膚如凝脂,曲線玲瓏,好一尊曼妙無暇的身板,令趙得三看的有些入神.

直到白玲將短袖穿好,拽了拽肩膀回過頭,他才回過了神,忍不住贊美說:"白姐,你的背真漂亮."

被他一誇,白玲頓時有些心花怒放的感覺,俗話說"女為悅己者容",一個女人,特別是一個到了三十出頭年紀身材與容貌依然保持的如此絕佳的女人,最希望聽到的就是來自懂得欣賞自己的男人的誇獎,此刻的白玲,雙頰緋紅,娥眉如描,水眸含情,微微垂著頭,同時又偷偷用目光窺視著趙得三,羞澀而心悅地說:"你……你別誇我了,都三十多歲的女人了,還怎麼能說漂亮呢."

趙得三目光如梭的看著她,心想,給你點顏色你還蹬鼻子上臉啦?嘴角擠出一絲詭笑,走上前去伸出了手朝她的頭上移過去,白玲頓時抬起頭,紅著臉,羞羞答答地說:"你……你還想……"

不等趙得三回神,便走過去將敞開的門嘎吱的推著閉上,轉過身來抓住短袖下沿,准備想脫衣服了.

看見她的舉動,趙得三這才連忙明白過來,忍不住噗哧笑了起來,邊笑邊解釋說:"白姐,我不是這意思,我是看你頭發有點亂,想幫你捋順一下,你想多了."

等他一道明自己伸過手去的原由,白玲本來就泛著淡淡紅暈的雙頰刷一下子紅的跟猴屁股一樣,害羞垂下頭,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了.

由于剛從省會西京回來,辭職還有許多手續需要辦,一下車就趕來了白玲家里,誇下海口幫白玲收拾張達,他要辦的事情就多了起來,就不想將過多的精力和時間留在白玲家里.

便直截了當的將自己一個人呆在屋子里靈光乍現想到的辦法給白玲說了一遍,征求她的看法.

聽了他這有些不合常理甚至可以說有點下流和卑鄙的方法,白玲微微挑著娥眉,水靈靈的眸子睜得圓鼓鼓的,神色驚訝地問:"這……這可以嗎?"

上篇:第二百零一章畜生不如    下篇:第二百零三章,喜新厭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