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第二百零一章畜生不如   
  
第二百零一章畜生不如

本是想著每天下午倉庫的胖姐都會在張達辦公室的,想借著有她在場的情況下問張達提前看能不能支取一個月的工資.

說來也巧,她並不知道胖姐已經好久不在後勤處干了,本來有胖姐解渴的張達失去了一個隨叫隨到言聽計從的伙伴,加上最近一段時間張達的老婆在家和他鬧冷戰,四十出頭的張達最近猶如干涸的禾苗一樣,幾乎快渴死了,而白玲卻偏偏在這時候送上了門來.

正在辦公室里顯得上網找女人聊天的張達聽見了敲門聲,起初是有些不耐煩的問:"誰呀?"

"張處長,是我."白玲唯唯諾諾地說.

白玲悅耳動聽的聲音對他來說是再熟悉不過的了,一聽見是他,張達顧不上陪女網友聊天,就連忙起身走過去一邊拉開門以便熱情的笑道:"白玲啊,你怎麼來了?有什麼事啊?"

白玲是第一次找人借錢,更何況是找這麼一個一直對她圖謀不軌的上級領導,一時間低著頭不敢看他,支支吾吾的半天說不出來找他的目的.

張達見她支支吾吾說不清楚話,就借機熱情的拉著她的胳膊說:"有什麼事進辦公室來說,外面多熱啊."

就這樣,白玲被他拉進了辦公室里,張達將門關上的同時順便反鎖了門,回頭笑呵呵走到她面前問:"白玲,說吧,有什麼事?"

白玲低著頭支支吾吾說:"張處長,我家里出了點事,我有點難處想……想請您幫我一個忙."

張達居高臨下的看著她的短袖領口里的風光說:"說吧,什麼難處?"

白玲低著頭支支吾吾,不想告訴別人自己家里那些讓她感到心力交瘁的事情.

"有什麼難處你先說出來我聽一下,作為你的直接領導,我有必要知道你到底遇到了什麼難處,我必須對我下屬的情況掌握清楚,要不然怎麼能算的上一個稱職的領導呢."張達直勾勾注視著她雪白的脖子說道.

"張處長,我老公生病了……我……我想先把我這個月的工資提前支了."白玲說.

"提前支取工資啊?"張達的語氣有些為難,心里卻在盤算著用這件事來迫使白玲就范,正好自己這段時間有些"上火",剛好沒人瀉火,況且是白玲這樣美豔動人的女人,這樣千載難逢的機會他是說什麼也不肯放過的,苦于之前趙得三有趙得三照顧著她,自己無從下手,這幾天他不在,正好是個機會.

聽見張達為難的語氣,白玲連忙說:"張處長您放心,我拿到工資絕對不會不干的,這份工作對我很重要,我會一直干下去的."

給她提前支取一個月的工資,這對張達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只需白玲寫一張借條,由他簽字,即可去財務支取工資.但白玲畢竟是個臨時工,對單位的財務管理制度根本一點也不了解.

張達便借此機會以刁難白玲來滿足自己的shou欲,轉身背著手走到辦公椅上坐下來,微皺著眉頭,若有所思地想了一會,抬頭看著她,一臉為難地說:"白玲,是這樣子的,提前支取一個月工資這個事恐怕不好辦啊,咱們煤資局作為事業單位,工資每個月都發的很及時,再說你也不是單位里的正式職工,這個事還真是不好辦啊."

白玲急著用錢心切,忙走到辦公桌前焦急地問他:"張處長,那……那怎麼樣才能借到工資?"

"這個……我也不知道啊."張達翹著二郎腿,手指在桌面上嘣嘣的敲打著,用異樣的目光看著她.

白玲仿佛從他的目光中看到了什麼,失落又慌亂地說:"那……那打擾張處長您了,我先走了."

"別急,你先等會."張達連忙伸手招呼說.

白玲感覺仿佛是有希望借到錢了,連忙回過頭來,一臉期待地說:"張處長,您可以幫我借到工資了嗎?"

"工資借是借不到,不過我可以私人先給你借一點."張達一邊說一邊起身走過來攔住了她的去路.

"這……這怎麼好呢?"白玲婉言拒絕說.

張達倒是一點也不介意的將手伸過去搭在她的肩膀上裝作關心地說:"這有什麼不好?我的下屬遇到點困難,作為領導幫一點小忙是應該的嘛."

他的舉動讓白玲意識到這家伙是醉溫之意不在酒,便朝後退了兩步說:"張處長,您的好意我心領了,我再……再想辦法吧."

張達怎麼可能看著煮熟的鴨子飛走了呢,走上前兩步說:"白玲,你說你一個女人,在煤資局掙兩千不容易,家里又有那麼一個不能自理的男人,你還能想什麼辦法呢."

"謝謝張處長您的關心,我……我還是另想辦法吧."白玲說著轉身就要走.

情急之下,張達從後面一把熊包住了她,不由分說就雙手緊緊握在她身前高聳上,將嘴湊到她白嫩的臉蛋上急促的親吻起來.

白玲連忙在他懷里掙紮著脫身,一邊掙紮一邊慌亂地說:"張處長,別……別這樣……求你了,別這樣……"無奈張達的胳膊像兩把鉗子一樣卡住她的身體,無論她如何掙紮也無法從他的懷里掙脫掉.

"別什麼別,今天來了就別急著走,好好陪我一次,以後工作上無論有什麼困難,我張達都會幫你的."張達緊抱著她纖弱的身體一邊急不可耐的在她的臉蛋和脖子上來回親吻一邊急促地說.

"張處長,別這樣,你在這樣我叫了."白玲驚慌失措地用胳膊肘扛著他說.

此時的張達已經被燒暈了頭腦,她軟玉溫香的身體更是點燃了他的激情,像一頭野獸一樣在她的脖子和鎖骨上一邊啃著一邊說:"你叫吧?你不怕別人說你這個女人勾男人的話你就叫吧?再說了,現在是下班時間,後勤處這根本沒人,你叫破了喉嚨也不管用."

畢竟她是一個女人,能一直堅守操持著那麼一個支離破碎的家,本來就是一個怕別人說閑話的女人.

張達這麼一說,她更加不敢大聲喊叫了,只能咬牙流著眼淚,在極不情願的反抗之下被張達推倒在辦公桌上,將她的領口撕扯開,貪婪的啃起來……

在張達的嘴在她玉白溫熱的身體上游走了幾番後,她的反抗漸漸不再那麼強烈……

讓她更加不能容忍的是張達這個畜生在霸占了她,發泄了自己的獸欲後並沒有履行自己的諾言,給她一分錢也沒有借.

這幾天她每天晚上睡覺時想起那天在張達辦公室里遭受的屈辱,就會以淚洗面,受盡了委屈,卻連找一個傾訴的人也沒有,在單位也見不到趙得三了,好幾次狠下心來給他電話,但每次都是關機.

加之這些日子她聽到單位人說趙得三得罪了張總,可能要被扯掉了,這天早上在單位打掃衛生的時候又聽見來上班的職工路過時說趙得三的前途不保了,才再次給他打了一個電話.

了解了整個事情的經過,趙得三真是感到氣憤極了,義憤填膺道:"他媽的!張達那王八蛋!老子非宰了他不可!"

宰了他自然是不可能的,這只是他的一時氣話.

不過張達在單位只是一個小人物,趙得三之前一直在單位根本沒有把張達這個畜生放在眼里,既然這王八羔子欺負了白玲,他就橫下心來打算為她出頭.

看見他如此大的反應,白玲心里甚是感動,每一次當自己遭遇困難或不幸的時候,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站出來為她出口氣的人總是趙得三,想來這一兩年來自己的付出也是值得的.

"小趙,你別,你千萬別找張達了."白玲眼眸里閃爍著感動的淚花,擔心地勸阻說.

他橫眉豎眼質問:"白姐,為什麼?難道你被那王八蛋給欺負了!你還想為他說話?"

白玲見他瞪著眼睛很生氣的看著自己,才低下頭來淺淺道來原由:"不是的,我怕你招惹了張達會對你不好,我聽說張總想把你搞下去,我怕你這樣以來會耽誤了自己的前途,我不想讓你為了我影響了你自己的將來."

聽白玲這麼講,他一點也不感到擔心,反正自己也是即將要離開煤資局的人了,毫不顧慮地冷冷笑道:"哼!想要整死張達還不跟捏死一只螞蟻一樣簡單."

"可是小趙,你不知道,你不在的這幾天,單位面關于你的壞話傳的很瘋,我琢磨這是有人故意散播出來詆毀你的,這件事就這麼算了吧,我只是一個臨時工,也沒想著把人家張處長能怎麼樣,只是說出來這件事心里舒服一些,今天把這件事講給你了,心里舒服了很多,只是……只是讓你見笑了."自己這樣羞于啟齒的遭遇說給了趙得三聽,白玲一時也有點不好意思,紅著臉低下了頭.

趙得三最討厭每次看見她受了委屈還總是要咽進肚子里的樣子,不由得心頭就冒火,情急之下無形中加大了嗓門說:"白姐,你既然不讓我幫你,你為什麼還給我說這件事?我看你是活該!"

一通無名之火朝白玲發泄出來,讓她抬起臉雙眸驚愕地看了他片刻,緩緩低下了頭,兩行眼淚便從明亮迷人的眸子里滾落而下,雙肩一聳一聳,緩緩抽泣了起來.

上篇:第二百章舊人如故    下篇:第二百零二章替她報仇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