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第一百九十八章偷衣賊   
  
第一百九十八章偷衣賊

他喜出望外的急匆匆從閨房出去,直接在客廳門口將門打開一道縫隙,迎接這個渾身散發著高貴優雅氣質的愛人歸來.

蘇晴盈盈信步走上前來正准備掏鑰匙開門,只見門虛掩著,便輕輕一推.趙得三鬼笑的臉就出現了,她略微驚訝地問:"你怎麼知道姐回來了?"

"聽見車聲音了."他鬼笑著,等她一走進來,就迫不及待的攔腰將她橫抱起來往臥室里走.

蘇晴在他懷里驚慌而笑地道:"壞蛋,你干嘛呀?快放姐下來."

他一言不發,只是抱著她徑直朝臥室里走去,一走到窗邊,就將她小心翼翼的平放在寬大的席夢思上,撲上去用嘴堵住了她微微呼吸的小嘴,雙手莫索著撕扯她的一身套裝.

人生如此,還渴求什麼呢,他在想,如果天天能和蘇晴在一起,就算趴在她身上精盡人亡,那他也心甘情願.

休息的差不多了,兩人起來,蘇晴拖著綿軟無力的身體叫他一起去衛生間洗澡,洗完了澡准備給他做飯吃.

每天看著趙得三這麼賣力的讓她嘗到做女人的幸福,她也感覺于心不忍,想要長久的感受到這樣的快樂,就必須先把他的身體養好了.

俗話說女人是地,男人是牛,只有累死的牛,沒有耕壞的地,只讓牛干活不讓牛吃草,那怎麼行呢.

蘇晴又是給他做了一桌豐盛的飯菜,甲魚湯自然少不了.

第二次吃蘇晴親手做的飯菜,還是充滿了新鮮感,對她再一次由衷的感到佩服,一個堂堂省里的組織部部長,竟然能委身給他做飯吃,而且做出的菜色香味俱全,手藝如此出色,真是令他敬佩不已.

趙德三一邊吃一邊對她贊不絕口.

心想如果眼前這個五十歲的徐老板娘能夠再年輕個二十多歲,和她結婚他都願意,面對這麼一個身材容貌俱佳,又能下的廳堂的人間極品女人,哪個男人能不心動呢.

蘇晴看著他吃的滿口流油狼吞虎咽的樣子,莞爾笑著,給他夾了一塊甲魚肉叮囑說:"慢點吃,別噎著了."

"蘇姐,你做的菜太好吃啦."他一邊吃一邊誇贊說.

蘇晴一直很少自己做飯吃,見這麼健壯的男人吃著自己親手做的飯菜,如此的贊不絕口,心里也有點甜蜜,放下了省委組織部部長的架子和派頭,儼然一個家庭主婦般的小女人一樣,托腮欣賞著他,淺笑說:"只要你喜歡吃,姐以後盡量不去參加那些應酬,給你做飯吃."

趙得三知道華夏官場為官之道最重要的一條就是應酬文化,可不想因為這個而讓蘇晴推辭省里那些應酬,即便是她現在官居一品,手握大權,也肯定有無數的人在背後盯著她,對她的位子謀劃著主意,不想因為自己而讓蘇晴忽略了官場上的"禮儀往來".

趙德三便抹了一把嘴說:"蘇姐,該參加的應酬你還是要參加的,我能有幸吃蘇姐親手做的飯菜已經很受沖若驚了,還怎麼敢讓你天天給我做飯吃呢."

"也是,說實話,德三,姐在這個位置上呆的也很心煩的,事情太多了,對于一些職位調整是最頭疼的,因此也得罪了不少人,有時候一些場合確實不去也不合適的."蘇晴感慨地說.

女人畢竟是女人,即便她再強大,內心深處還是比男人要脆弱,尤其是像她這樣處于暗潮洶湧的官場之中的女強人,內心深處其實比一般的女人更需要男人的理解和關懷,平時工作交往中的那些男人對她總是阿諛奉承溜須拍馬,從來沒有說在工作上有哪一個人真正能和她敞開心扉談一談事情.

在虛假的場合中呆慣了,蘇晴感覺自己最缺失的就是來自男人的真誠,毫無疑問,在眼前這個帥氣的小伙子身上,她找到了真誠,所以她願意和他訴說自己的心扉.

"誰還不得罪個人呢,我在煤資局的時候也得罪了不少人,像我們的王總和張總,都對我不怎麼滿意,這也是我想換一個工作環境的原因,幸好有幸認識蘇姐,要不然我還真不知道呆在榆陽市煤資局會有沒有出路呢."趙德三直視著她說,眼神里的態度很是真誠.蘇晴雙眸剪水般看著他,嘴角掛著淺淺的笑,溫言細語說:"德三,你能不想其他人那樣總是與姐保持著那麼遠的距離,姐真的很開心,不過說起來我們認識也算很特別的,要不是你撿到姐的手機,說不定現在還不認識呢."

一想到那件事,趙得三就感覺有點不好意思,尷尬低下了頭.

那天當他撿到蘇晴的手機時,看見手機相冊里那些露骨的照片,一時還想著通過那些照片來要挾一下手機主人,沒想到手機主人竟是蘇晴,這讓他當時提心吊膽,生怕自己的仕途因此終結,但更讓他沒有預料到的是自己竟然和她發生了那種關系,而且現在居然住在了她家里,和她儼然一對夫妻,不,准確來說是一對地下愛人.

"喲,還不好意思啦?"見他害羞起來,蘇晴呵呵笑道.

"姐,快別說那件事了,一說起來我就慚愧."趙德三低聲說.

蘇晴見他還真是有點不好意思,抬起腿伸過去用腳尖在他的小腿上輕輕摩擦著一臉媚態地問:"有什麼慚愧的,我們兩現在還有什麼不能說的嗎,還慚愧什麼呢?"

那腳尖上似乎有一種魔力,在他的小腿肚上輕輕擦著,傳來癢癢的感覺,搞的他瞬間有點心慌神亂,抬起頭兩眼直勾勾注視著她,支支吾吾問:"蘇姐,你……你干嘛呀?"

"你說姐干嘛呀?"蘇晴兩眼嫵媚,唇含媚笑,一臉風情萬種的樣子.

"你……你想了?"趙德三結結巴巴問.

蘇晴笑而不答,水眸含情,丹唇微張.

他呆若木雞的點點頭,不等做出什麼舉動,蘇晴就諾開椅子起身,剛一站起來,掛在楊柳細腰上的絲質睡衣就軟軟垂落,高挑的身材,曼妙的曲線盡顯他的眼簾之中

她不管不顧外面有人在按門鈴,他也就不擔心什麼了

正在這時,門鈴又響了起來,兩人面面相覷,同時看向了門,趙得三有些緊張地說:"蘇晴,是不是有人找你?"

"誰現在會找我?"蘇晴感覺有些莫名其妙,吩咐說,"你先回臥室,姐去看看."說罷從地板上撿起垂落的睡衣,從頭上套下去,包裹好了玲瓏的玉身體.

趙得三抓住椅子上的浴巾綁在腰上,悄悄溜進了臥室里,將門關上,趴在門板上聆聽起了外面的動靜.

蘇晴就真空上穿著一條絲質睡衣,在燈光的投射下,睡衣下潔白的身體若隱若現,似乎比光著身體更加惹人眼球.

一邊將凌亂的長發在腦後挽著一邊走上前去拿起牆壁上的電話問外面的人,得知是物業的過來檢查一下水路,才放下了心,打開門就轉過身徑直朝里面走去.

原來是物業的,聽見外面的對話,趙得三松了一口氣,他還以為是哪個省里的大領導這麼晚登門拜訪蘇晴呢.

在午夜檢查衛生間漏水情況時,張揚猛然發現,那個老男人,竟然對著衛生間里蘇晴的一些衣服,露出了貪婪的目光,偷偷將一件衣服揣進懷里走了.

"那家伙還真膽大,竟然敢偷你的內移"趙德三驚訝不易,感到不可思議.

"物業管理處的人都知道這棟屋子只有我一個女人,剛才那修理工估計就以為家里就姐一個人,才敢在姐家里做出那樣的舉動來,不過還好,他還沒敢亂來."蘇晴心有余悸地說.

不知道為什麼,一想到剛才的那一幕,心跳就有些加快.

"我要是不在這里,他要是亂來的話,蘇姐,那你怎麼辦?"趙得三幻想了一下剛才的事情,給她拋出一個刁鑽的問題,想試探一下她對別的男人是否會抗拒,因為結合自己的經驗來看,凡是婚後或者年紀大一點的女人,本身的反抗力會很弱,很容易出事.

"這……姐肯定反抗的同時報警啊."蘇晴一本正經地說,同時心里也在問自己,會不會在半推半就後會任由別人處置呢?她也不知道,和眼前這個帥氣的家伙,還不是在半推半就後就開始逆來順受的享受了,總歸在男人和女人的戰斗中,女人不需要付出什麼.

趙得三輕笑了下,就沒再說這個話題了,正在這時候手機響了起來.

他立馬警覺地拿起來一看,屏幕上顯示著蘇靜的號碼,才松了一口氣,轉過臉給正在注視著他舉止的蘇晴說:"你堂妹的電話."

蘇晴莞爾一笑,說:"那你接吧."

雖然通過卑鄙的手段霸占過蘇靜,蘇靜這丫頭並不是那麼小心眼,經過一兩年的相處,對他不僅沒有懷恨在心,現在反而以怨報德了,特別是他離開煤資局的想法,只有蘇靜一個人知道.

這幾天他請假來省里考試,整個單位也只有蘇靜那丫頭知道,走了好幾天了,她也很關心這個前安質科科長考試考的怎麼樣,才打電話過來問他.

上篇:一百九十七章新的開始    下篇:第一百九十九章一個噩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