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第一百五十三章產生裂痕   
  
第一百五十三章產生裂痕

"快一點好麼?我怕有人來."白玲急促喘著氣擔憂道.

"不會有人的,大家都在看晚會呢."趙得三一點也不擔心的一邊繼續解開紐扣一邊說.

一番蝕骨後白玲要回家了,就吃力的爬起來提好褲子,扣好衣扣,抹黑整理了一下頭發,小聲說:"我得回家了,時間不早了."

趙得三坐在沙發上一邊喘氣一邊抹黑點了支煙神清氣爽的抽著說:"那行吧,時間也不早了,白姐你要不想繼續看晚會的話就回家吧."

就在白玲打算要走的同時辦公室門突然"哐啷"一聲被人從外面踢開了,一個高挑的身影出現在了門口,等他們還沒緩過神來房間的就亮了起來.李菲菲竟然嗖的出現在了辦公室門口,來不及反應她就紅了眼睛幾乎是哭了一樣破口大罵:"好你個趙得三,你這個騙子,王八蛋,混賬,你竟然和這個賤貨在辦公室里干這種事!"

趙得三被她的突然出現給打蒙了,愣了一下才丟掉手里的煙從沙發上嗖地站起來,還不等他解釋,李菲菲就眼含淚水朝白玲要沖上來.

他連忙沖過去一下子抱住她,對愣在一邊低著頭不是所錯的白玲吼道:"還不快走!"

白玲羞愧的臉變得紅彤彤的,愣了一下,低著頭快步朝出走,李菲菲在他懷里掙紮著沖她謾罵:"你個不要臉臭賤貨別走!你個賤貨別走!給我站住!"

在她罵的同時白玲已經膽怯的快步離開了辦公室.

李菲菲無處發泄的怒火和委屈只能灑向他,用力的掰開他的手,反身在他臉上就是一個干亮的耳光,怒目而視,咬牙切齒罵道:"你個王八蛋!你一直都是騙我!你個大騙子!豬狗不如!"

"菲菲你聽我說."趙得三捂住臉想要解釋,但話還沒說出來她又是一個耳光,留著眼淚悲痛欲絕的說:"你騙我!你一直說喜歡我卻背著我和那個臭不要臉的干這事!你簡直不是……不是人!"

趙得三被他抓了捉奸在辦公室,簡直是有口難辯了,被她打了兩個耳光,一時有點發懵,愣了一下拉住她的胳膊急道:"菲菲你聽我說,你聽我解釋--"

"滾開!"李菲菲哭著用力甩開了他的胳膊,兩行悲痛的淚水打花了臉上的淡妝,傷心的哭道:"你就是個大騙子!我一直就覺得你不對勁還那麼相信你!今天被我親眼看見了,你還有什麼好解釋的!難道你還想用花言巧語騙我嗎!我不會再相信你了!從此我們一刀兩斷!"

這樣的突發狀況真是讓他再無力辯解了,更何況李菲菲突然出現,親眼看見了白玲和他激情之後自己還衣衫不整的樣子,他拿什麼辯解呢?正常人看到這一幕說什麼也不會相信什麼都沒發生的.

趙得三一時間呆若木雞的站在哪里,愣愣的直視著李菲菲,心情複雜極了.

李菲菲用手背擦了一下鼻子,怒目而視,哭著說:"沒話說了吧!你這個大騙子!我再也不會相信你!我們一刀兩斷!"說完就含恨拂袖而去.

等她氣氛的走出了辦公室,他才回過神來,對著空門喊了兩聲李菲菲,聲音在走廊里空空回蕩著,李菲菲的腳步聲已經走遠逐漸消失.

趙得三這一刻心情感覺無比沉重,心里好像壓了一塊石頭一樣有點喘不過氣來了.挪著沉重的腳步回到沙發前坐下來,點了一支煙猛吸了一口,不知道這件事該怎麼辦了.

過了一會手機響了一下,白玲發來了一條信息問他該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都被發現了,只能這樣子了.他無可奈何的回了一條信息.

在辦公室里抽完一支煙,他懷著相當複雜的心情下樓去來晚會演出現場找李菲菲,尋了一圈沒找見人,便回家去了.

這天晚上是趙得三"入行"以來睡的最為糾結的一個晚上,翻來覆去輾轉反側了一個晚上.第二天是元旦不用上班,天亮時他才睡著,醒來的時候陽光已經灑進了房間.

趙德三疲憊的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抓起手機看看時間,已經十點半了,他才爬起來洗了個澡,穿好衣服回到房間坐在電腦前習慣性打開網頁瀏覽新聞.

在新聞頁面的下角發現了一條標題為"河西省榆陽市發生群體性上方事件,當地市委市政府已妥善處理"的新聞,結合昨晚晚上會余副市長說的話,趙得三帶著謎團打開了新聞鏈接頁面.

仔細看完這則新聞,他才得知原來黑河煤礦和小溝煤礦附近有七八戶人家的地基下沉,村民懷疑是地下采煤引起,聯合起來來榆陽市市政府抗議,市委高層領導答應妥善處理這件事.

作為主管煤炭工業單位的安質科科長,趙得三感覺自己工作有所失職,加之昨晚和白玲在辦公室嘿咻被李菲菲當場捉奸,這讓他感覺特別頭大,本來好不容易是個假日,他卻一點也輕松不起來.

不過他倒不是懊悔和白玲干那事,而是覺得自己一直以來對李菲菲表現出來的態度太過親近了,其實他壓根沒打算和她有什麼進展.起初靠近李菲菲和她搞好關系也只是想通過她來接近張淑芬,現在搞成這樣真怕李菲菲在日後的工作中會對自己不利.

在電腦前坐了一會,趙得三覺得自己應該主動向余副市長請罪,便拿起手機猶豫了一會給他發了一條信息過去.

沒等多久余副市長的電話就直接打了過來,他有點忐忑不安的接通了電話,余副市長呵呵笑了兩聲說:"小趙,今天過節,怎麼還給我發信息過來?說要請罪,請什麼罪呢?"

"余副市長,我今天看新聞才知道白水鎮那邊因為煤礦開采的事兒去市政府鬧了,我沒及時了解情況,這是……這是我的失職."

"呵,小趙,這件事市委也沒想到,屬于突發性群體事件,從村民口中了解的情況說是因為那邊新開的兩口煤礦開采引起房子不同程度有損壞,這件事具體我還得了解一下情況."

"余副市長,那……那我今天要不然去當地實際了解一下情況吧?"

"今天過元旦,等明天再去,明天如果市委沒什麼安排的話我也准備下去實際了解一下情況,今天就不用了."

"哦."

"小趙,還有什麼事沒?"

"沒……沒了."

"那我就不和你多說了."余副市長朗爽笑了幾聲掛了電話.

打完這個電話趙得三倒是放心了不少,至少市委沒因為這件事怪罪下來就好了,他也算是把責任推卸掉了.

放下手機從煙盒拿支煙塞進嘴里點燃,用力吸了一口,回想昨晚在辦公室里發生的事情,明天真不知道怎麼面對李菲菲了.于是又拿起手機,翻到她的號碼,按了綠色撥打鍵,電話響了兩聲傳來"您所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中"的提醒,她拒接了.

知道再打過去也是一樣的結果,便將手機放在桌上,吸了半支煙的時候手機震動了幾下,來了一條信息,拿起來一看,屏幕上顯示著李菲菲的名字.

"你不要再打我電話了,我算是看清你的為人了,花心!狡猾!花言巧語!別再來煩我了!滾!"

看完這條信息,趙得三自言自語道:"滾就滾!老子不缺女人!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不少!"

抽完這支煙,電話又嗡嗡震動了起來.

這次是一個電話,屏幕上顯示的是趙雪,一看她打來電話了,昨晚那件事帶來的糾結頓時就煙消云散了,連忙拿起手機按了紅色接聽鍵.

電話一接通趙雪問他:"你今天休假麼?"

"休啊,過節呢."趙得三說.

"那你怎麼也不知道給人家打電話嘛."電話里的聲音帶著撒嬌的味道.

"我……我這不是正准備給你打電話嘛,誰知道你打過來了.你在哪啊?"

"我今天值班."趙雪郁悶的說.

"那我准備說去找你呢."

"要不你來我們單位吧,陪我一起值班,我下午三點就下班了,下了班陪我去逛街,好麼?"趙雪想了想興沖沖的說.

"陪你一起值班?你們單位今天人多不?"

"不多,我們刑偵就我一個人在,好不好嗎?"趙雪嬌滴滴的說.

"那行,我這就過去."趙德三答應了.

接完趙雪的電話,趙得三起身拿上大衣就出門打車直接去了榆中區公安分局.

這次是大白天,公安局的門沒鎖,也用不著像那晚還要翻過去.

大搖大擺的走進公安局,上到辦公樓,找到刑偵科辦公室,門開著一道縫隙,湊過去朝里面一看,這麼冷的天,只見趙雪就穿著單警服在電腦前坐著,認真的整理電子卷宗.

他便輕輕推開門,悄無聲息的走過去在她肩膀上拍了一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蹲下去,趙雪回過頭來一看,發現沒人,愣了一下,還以為自己產生了幻覺,一臉迷惑的轉回頭繼續忙自己的事.

趙得三又伸起手在另一邊肩上輕拍一把,趙雪從這邊扭過頭一看,還是沒人,這讓她一時覺得有點頭皮發麻.

在局里有一個傳言說前幾年抓了一個吸毒的,在審問的過程中毒癮發作突然猝死了,局里鬧鬼.

上篇:第一百五十二章元旦晚會    下篇:第一百五十四章鬧別扭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