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第一百二十八章壞人必須死   
  
第一百二十八章壞人必須死

于是趙季禮給高虎虎去了一個電話,說趙季平是自己的兄弟,讓高虎虎不要打他煤礦的主意.電話里高虎虎說給趙季禮說明自己的意圖,不管付出什麼代價都要將那口礦歸為己有.趙季禮覺得既然電話里談不攏,何不在桌面上談,興許見了面後高虎虎還會給他面子.趙季禮讓趙季平和高虎虎約個時間,大家當面談一談.

那個周末,三人在榆陽市的一家高檔酒樓里會面,從一開始氣氛就有點劍拔弩張,勢在必得的高虎虎自然不肯做出半點讓步,只願意出一千萬就想將趙季平的煤礦買下來,事情並沒有如趙雪父親的預料一樣,而是出現了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局面.

從酒樓出來後,高虎虎撥了一個簡短的電話,嘴角擠出一絲陰冷的笑後離開.五分鍾後數量警車拉響警報疾馳至此,由榆下區公安分局局長馬登科帶隊,全副武裝沖進酒樓,對毫不知情的趙季禮一通掃射,然後封鎖現場,將趙季禮的配槍拿出來放在已經滿身彈孔倒在血泊中的趙季禮身邊.

次日榆陽市主要喉舌《榆陽日報》整版刊登這件事,並且是非顛倒的取名《雷霆行動,擊斃敗類干警》,將趙季禮栩栩如生的描寫成一個勾結黑社會的公安干警,並且編造了一個逼真的故事.

幸運的是當事人趙季平從槍林彈雨中僥幸逃脫,一邊逃命一邊將事件的真相告訴了趙季禮家人.

聽完趙雪的講述,趙得三猶如身臨其境一樣,更是感到為趙雪的父親感到冤屈,義憤填膺道:"居然有這種事發生,還有沒有王法了!"

趙雪含眼淚水,苦笑說:"王法?我做了兩年警察了,就是想懲惡揚善,可是我一直沒找到王法在哪里,在榆陽市也許王法都是那些壞人說了算吧."

趙得三本來就對高虎虎深惡痛絕,像借改制的機會辦掉他,聽了這件事更是感覺火冒三丈,打抱不平的說:"法網恢恢疏而不漏,我就不信高虎虎他一直能夠逍遙法外!"

看見趙得三一臉正氣的樣子和他說出的這些幼稚可笑的話,趙雪不僅苦笑了一聲,說:"我干的就是和法律打交道的事情,在我們這個國家,法律也許就是對平民百姓制定的吧,對有錢人來說,沒有什麼擺不平的."

"那不一定!"趙得三說,"現在市委已經著手開始要對煤礦進行改制了,高虎虎的煤礦就是第一個要被收編的,我看他還能囂張多久!"

"哎,雖說是要改制,可是不一定能真正落實下去,這些人都和市里的領導有關系的."趙雪的情緒很低落,看起來對高虎虎要被市里處理不報什麼希望.

"趙雪,你放心,這一次是余副市長親自督辦這件事,他是去年從外地調來的,是一個很正派的官."趙得三安慰說.

趙雪一想起自己的父親那樣含冤而死,到現在她都不敢告訴別人自己是趙季禮的女兒,一想到這些年來自己和母親所受的苦,趙雪心里就非常委屈,低下頭,突然梨花帶雨般的哭泣起來.

美女警花突然情緒一失控,趙得三一時有點措手不及了,情急之下伸過手去在她的香肩上輕輕拍著安慰說:"別哭了,哭什麼啊!"

"一想到我爸爸那麼含冤而死,我做女兒的卻看著自己的仇人逍遙法外而無能為力我就傷心."趙雪一邊低頭抽泣一邊說.

"哭能解決問題嗎?"趙得三最討厭女孩子哭了,笑起來多如陽春白雪一樣多漂亮,干嗎要哭呢,真是的,搞的他一時也心里有點煩躁起來.

"不哭能解決問題嗎?"趙雪一邊哭一邊掖了他一句.

被趙雪這麼一刺激,一種男人骨子里的俠義心腸讓趙得三有點不知天高地厚的說:"能!"

趙雪抬起淚痕斑斑的鵝蛋臉有點吃驚的看著他:"怎麼……怎麼解決?"

男子漢大丈夫,話一出,駟馬難追,男人的威嚴讓他只能硬著頭皮繼續說:"我……反正我……我覺得能解決,高虎虎一定會受到應有的法律制裁的."說這些話的時候趙得三心里一點底氣也沒有,就算煤炭行業改制將他的礦收編了,但他借刀殺人,強辱少女這些滔天大罪卻得不到應有的懲罰,還是不能為趙雪抱了殺父之仇.

"你……你還是不要管了,怕是會連累到你的."趙雪說著低下了頭.

她越是這樣顯出女孩子柔弱的一面,趙得三就覺得自己應該廷身而出,便一邊用手在她的背上輕輕拍著一邊說:"連累什麼?他還能把我殺了不成?"

"他心狠手辣,我……我不想因為這件事連累到別人."

趙得三將手從她的背上一拿,威猛的大聲說:"這件事我還管定了!"

哪個女人不喜歡肝膽俠義的男人,一聽趙得三這麼說,趙雪就轉過臉有點感動的看著他,那認真陳懇的勁頭一時有點逗樂了她,抿嘴噗哧笑了一聲.

這一笑讓趙得三感覺一頭霧水,皺著眉頭不解地問:"你笑什麼呀?"

"我沒……你的樣子好認真."趙雪莞爾一笑,臉上還帶著斑斑的淚痕,樣子又憐人又迷人,給人一種憐香惜玉的感覺.

"我說真的呢,這件事我管定了!"趙得三再次認真的重申了一遍自己的立場,讓趙雪不禁對這個年輕小伙子多了幾份好感,有點感激的凝視了他好一陣子,才靈動的轉了一下眼珠,羞澀的低下了頭.

"可是……可是高虎虎不是那麼好惹的,他太心狠手辣了,再說榆下區公安分局局長馬登科也參與了殺害我爸爸的那件事,而且……而且過去了七八年了,也沒有人願意出來作證,能拿他怎麼辦?"

趙得三朝她跟前靠近了一些,很自然的又伸過手去,這一次他把手伸過去輕輕搭在了趙雪光滑的手背上停頓了片刻,見趙雪並沒有反應,于是就看起來很若無其事的一邊撫莫她的手背一邊說:"xxxx過去那麼多年了都能平反,這件事也一定能給你爸爸洗冤的."

"你說是這樣說,可是你……你有什麼本事能讓高虎虎受到法律制裁啊?"趙雪扭過頭來,對他的能力還是有點懷疑,不過趙雪並沒有介意他放在自己手背上的手.

"你不是說那個趙季平還活著嗎?他不是目擊了整個事件的經過,知道真相嗎?"趙得三又得寸進尺的朝她跟前靠近了些,幾乎是身體挨著身體了,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香味讓他沉醉不已,真想將鼻子湊到她的身體上好好的聞上一番.

"趙叔叔他現在已經不在榆陽市了,怕高虎虎不會放過他,去別的地方了."

"你放心,這件事只要有證人就好辦,我一定會替你出頭的."趙得三說著用另一只手輕輕的攬住了她一尺七的楊柳腰.讓他大感意外的是趙雪明明感覺到了他的手已經攬住了她的腰,只是斜過臉來有點羞澀的睨了他一眼,又轉過了臉去淺淺溫柔的說:"趙得三,你說你……還沒有對象?"

趙得三笑著"哦"了一聲,手臂上微微一用力,趙雪的身體就軟軟的靠了過來,靠在了自己的半邊身體上,並且好像有意將頭枕在了他的肩膀上.

趙雪的主動倒是讓趙得三感覺有點措手不及了,一時放不開手腳,淺淺的側了一下他的頭,一對耳朵就貼在了一起,一陣熱乎乎的感覺就燃燒了起來.

趙雪的一顆芳心撲通撲通直跳,從警校畢業以後一直沒有談過對象,第一次對一個男人充滿了這麼濃烈的好感,尤其是感覺趙得三身上那股正氣讓她心里好是喜歡,已經有點芳心萌動了.

在這種情況下,趙得三意識到自己要大起膽子才行,俗話說"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尤其是在男女共處一室,而女人又這麼主動示好的情況下,必須一舉拿下,就地正法才能彰顯自己男人的本領.

于是趙得三放在她手背上的手一把抓住了她柔嫩的小手兒說:"雪,你放心,你爸爸的冤情一定會平反的,高虎虎那個狗雜種也一定會得到法律制裁的."

趙雪被他一抓住自己的手,感覺他的手是那麼的有力,一時間怦然心跳起來,連忙從他的掌心往出抽自己的手,可是被他緊緊的抓著,無法抽出來,也就泄了氣.

"趙得三,時間不早了,快……快睡吧."趙雪心撲通撲通亂跳,只看了他一眼,就低下了頭,粉腮白頸的樣子甚是美豔動人.

趙雪的眼眸有點迷惘,又帶著些恐懼,有點驚慌的說:"趙得三,你……你想干什麼?"

趙得三的臉和她的臉近在咫尺,趙雪的呼吸有一點急促,被他壓在下面,隨著呼吸上下起伏,軟乎乎的但又富有彈性.從鼻孔里發出的氣息熱乎乎的撲打在他的面門上,如春風拂面的感覺,一張光滑的臉乾淨的沒有一點瑕疵,甚至連一顆小小的痣也沒有,薄唇朱紅豐潤,散發著清新的氣息.

頓時一臉驚慌,一邊用力的推開趙得三一邊慌張喘著粗氣說:"不要……不要……我們才剛認識……不要這樣子……."

趙雪的反應很大,加之他又是來貼身保護自己的警察,趙得三不敢亂來,只能忍住燃燒的激情,有點不情願的從她的身上爬起來,咽了一口唾沫問:"為什麼?"

"太快了."趙雪一邊說一邊坐起來低頭系被趙得三解開的紐扣,然後撩動了幾下被弄凌亂的頭發,有點埋怨的斜睨著趙得三.

突然中止下來,趙得三也恢複的冷靜一些了,知道自己剛才有點過分了,這趙雪畢竟是一個警察,不同與別的女人,不是用這種粗蠻的行為就可以得逞的,必須慢慢來才行.

"雪,對不起."趙得三態度陳懇的看著她,"剛才我太魯莽了,你別往心里去."

趙雪低著頭小聲說:"我對你不討厭,但……但我們這樣有點太快了."

上篇:第一百二十七章悲慘的身世    下篇:第一百二十九章調查案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