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第一百二十七章悲慘的身世   
  
第一百二十七章悲慘的身世

他得權衡一下,萬一自己驚醒了趙雪,那該怎麼解釋呢?這可不是一般女人啊,是個警察,而且還很刁蠻,萬一惹不起怎麼辦?所以趙得三還是很擔心自己萬碰一下她,會惹來了不必要的麻煩怎麼辦?

可這樣一個穿著警察裝的美女躺在這里,敞開著一顆紐扣,露出一片耀眼的雪白,想一想都知道這樣打扮並且在熟睡的女人有多麼撩人了.

可惜只是"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也",哎,還是老老實實睡覺吧,趙得三無可奈何的搖搖頭,有點不肯善罷甘休的咽了口唾沫,准備幫她把領口那顆紐扣系上,誰知當他准備行動時趙雪卻翻了一個身,趴下來睡了,他想系上也系不了了.

"啊."趙雪扭了扭酸痛的脖子,一低頭看見自己的外套開了一顆扣子,露出了里面的貼身上衣邊緣,不禁嚇得驚呼了一聲.

"趙得三你快醒醒!醒醒!"趙雪情急之下沒顧得上扣自己的紐扣就抓住趙得三的胳膊搖晃著叫他.

趙得三本來只是在裝睡,被她這麼拽著胳膊用力的搖著,于是翻過身來,假裝很疲憊的一邊揉眼睛一邊問:"人家正睡著香呢,干嗎呀?"

"你發現有人進來過沒?"趙雪一邊用胳膊護住自己乍泄的身子,一邊驚慌的問他.

趙得三看起來很疲憊的搖搖頭說:"我哪里知道啊,我在睡覺呢,被你給吵醒了,門不是關的好好的嗎,哪有人進來呀?"

"我……我的衣服怎麼開了?"趙雪說著害羞的低下了頭.

"衣服開了?哪里開了?"趙得三假裝驚訝的一邊說一邊往她跟前靠近著要看.

"開了一顆扣子."趙雪害羞的一邊說一邊系扣子.

趙得三嘴角掛起一絲詭異的笑容,說:"是不是你自己不小心弄開的啊?"

"可能吧……"趙雪看了一眼緊閉的病房門,感覺自己的反應一時過于激動,只是開了一顆外套的扣子,其實也並沒有什麼而已,只是她從小就經受嚴格的家教,現在又是一名公安女警,衣衫不整的樣子讓她覺得很害羞而已.

"好了,沒什麼事就睡覺吧,你看都幾點了,把我給叫起來了."趙得三若無其事的說道,裝的跟沒事人一樣.

趙雪扣上了扣子,整了整外套,有點愧疚的說:"不好意思,把你大半夜給吵醒了."

"沒事."趙得三借故毫不介意的伸出一只手放在她的香肩上,說:"睡吧."

趙雪也沒在意他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看了一下他,有所顧慮的說:"我還是去沙發上睡吧."

"沙發上哪能睡好啊,這麼大的地方還怕睡不下你啊?"趙得三連忙說,他還沒聞夠這個美豔女警花身上的芳香呢,哪舍得她理他這麼遠呢.

"你是個男人,我和你躺在一起多不好啊."趙雪說著低下了頭,看起來有一點害羞.

"看你說的,害怕我會吃了你啊?"趙得三一本正經的說,"地方這麼大,你睡這邊我睡這邊就是了,誰也不挨誰,總行了吧?"

趙雪抬起臉考慮著說:"那……那好吧……你往一旁去點,別挨我."

趙得三笑了笑,就在一旁背對著她趟了下來,佯裝和衣而睡.趙雪挪到另一邊去,心里有點不好意思,本來就是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了,這會還要在同一張上睡覺,磨磨蹭蹭的才躺下去,和他背對背的睡下來了.

畢竟是第一次和一個男人躺在同一張上睡覺,青春靚麗的趙雪心里不免有那麼一點緊張,躺在那里蜷縮著身子,半天都睡不著,緊張的甚至都不敢大聲呼吸.

另一邊的趙得三呢,心里感覺美滋滋的,竟然和一個漂亮的女警花躺在一起了,雖然隔開一尺左右的距離,但異性之間的吸引力還是讓他感覺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舒服感,好像有一股無形的引力引導著他朝趙雪靠近.

聽見趙雪的呼吸很均勻了,以為她睡著了,偷偷的翻過身子來的一刹那趙雪突然扭過頭來,驚慌的問:"趙得三,你干嘛?"

"翻個身,怎麼啦?"趙得三處境不變,若無其事的說道,"怎麼還沒睡著啊?"

"你不是也沒睡著嗎?"

"我……呵呵,我是有點睡不著,第一次和這麼漂亮的一個女人呆在一間屋子里過夜,心里萬分緊張."

趙雪一聽他是因為緊張才睡不著,于是微微紅了臉,明亮的眸子上閃動著害羞的光亮,說:"我還不是一樣."

"那怎麼辦?長夜漫漫,我們該如何度過呢?"趙得三鬼笑著問她.

趙雪立刻板起了臉警告他說:"你可給我老實點,別打什麼壞主意哦!"

"我哪里敢啊,你可是警察啊,你給我一千個膽子我也不敢,更何況你覺得我是那種人嗎?"

"識相就好."趙雪的表情這才放松下來,突然莞爾一笑說:"要不然我們聊天吧,反正你也睡不著,我也睡不著,好不好?"

"行啊."趙得三樂意地說著,身子朝上一挪,一不留神將頭撞在了頭上,啊的大叫一聲,痛苦的捂住的纏滿紗布的腦袋.

這一下可把趙雪嚇壞了,連忙跪在一旁,俯過身子拖住他的頭關心的問:"你沒事吧?"

趙雪這麼把自己的腦袋抱在懷里,讓趙得三覺得即便受一下疼痛也值得,直勾勾的凝視著她,說:"沒……沒事."

趙德三古怪的眼神讓趙雪有點難以招架,正值青春燃燒年紀的她,很快臉蛋上就燃燒起一片紅暈,連忙將他的頭從自己懷里挪開,語氣有點顫抖的說:"怎麼這麼不小心呢."

能被這麼一個美豔的女警花關心,趙得三真是感覺自己豔福不淺,笑呵呵說:"沒事的."

"對了,趙得三,你說你是被人報複,被誰報複的?"作為警察,趙雪突然覺得自己有義務和責任知道這件事的來龍去脈.

"一個煤老板."

"煤老板?叫什麼名字啊?"

"高虎虎,應該聽過吧,他可是榆陽市有頭有臉的人物,不過他也蹦跶不了幾天了,市委決定對榆陽市的煤炭行業進行改制,要拿他開刀!"說著趙得三冷笑了一下.

趙雪突然瞪大眼睛,滿臉的殺氣說:"是高虎虎?是那個畜生?"

趙雪的反應讓趙得三一時疑惑起來,問她:"怎麼?你和他認識?"

趙雪意識到自己剛才情緒有點失控,低了一下頭,再抬起臉時已經沒有剛才那麼殺氣重重了,平靜的說:"在榆陽生活的人都聽說過他吧,他是個作惡多端的王八蛋!"

"趙雪,好像和他有什麼過節還是?"趙得三猜測著問,"看起來一聽說是她就火冒三丈的樣子."

"我……我和他有不共戴天之仇!"趙雪扭過頭氣沖沖說道.

"不共戴天之仇?你到底和他之間發生了啥事?不會是他那……那個了你吧?"

趙雪轉回頭沖他氣沖沖道:"趙得三,你說什麼呢!"

"那……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給我說說可以麼?"

漂亮女警花大大的眼睛里突然變得水汪汪的,眼眶里湧滿了晶瑩剔透的淚水,打著旋兒搖搖欲滴,看起來好像很傷心.

面對她突然傷心的樣子,趙得三一時丈二的和尚莫不著頭腦了,"你……你到底怎麼了?怎麼一說起高虎虎你就傷心成這樣了?"

趙雪一邊拭淚一邊委屈的說:"我爸爸就是被高虎虎給害死了!"

趙得三越聽越迷糊了,微微皺起眉頭,眯著眼睛一頭霧水的看著她:"你說你爸爸被高虎虎給害死了?你爸爸是?"

趙得三只知道榆陽市這幾個煤炭大鱷無一不涉黑,在原始資本的積累中難免雙手沾血,但高虎虎到底都干過一些什麼事,他還真不是很了解.

"我爸爸是一名警察,因為一些事和高虎虎交惡了,在一次和高虎虎的談判中被當成了黑社會槍殺,而高虎虎卻依然逍遙法外.所以我才做了警察,立志要為他報仇的,可是做了警察又怎樣,很多時候自己也是無能為力,看著那些壞人在胡作非為,卻無法懲惡揚善."趙雪一五一十的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只是覺得自己作為一名基層干警,實在有些能力有限,唉聲歎氣的垂下了頭,樣子甚是惹人憐愛.

原來這高虎虎出事的這口礦以前曾是榆陽市另外一個小煤老板趙季平的,高虎虎當時正處于原始資本積累完成後野心膨脹的階段,凡是阻擋他發財路的人,他會不惜一切手段鏟除掉.

那天趙季平像往常一樣去自己的礦上,走到半路的時候一輛路虎車橫在路上攔住他的去路,從車上下來了三個彪形大漢,不由分說就沖上前將趙季平從車里拽出來,架到路虎車里.

當他還一頭霧水之時,坐在副駕駛座上的人回過了頭來,這個人就是當年的高虎虎.他陰險狡詐的笑道:"趙總,我想買你那口礦,你覺得怎麼樣?"

在那種敵眾我寡的情況下,聰明的趙季平既沒有說不答應,也沒有說答應,而是說容他回去考慮一下,盡快給高虎虎答複.

從路虎車里安全脫身以後,趙季平給當時的榆下區公安分局刑警支隊隊長找季禮打電話說了此事.趙季平和趙季禮是一個村從小長大的發小,聽說自己的兄弟被高虎虎威脅賣礦,趙季禮自然要為自己的兄弟打抱不平,也想借這件事樹立一下自己在公安局的地位.

上篇:第一百二十六章火爆女警花    下篇:第一百二十八章壞人必須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