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第一百一十七章顧家的女人   
  
第一百一十七章顧家的女人

哎,白姐真是可憐,趙得三看到這一幕,心里不免為白玲感到惋惜,這麼一個身材和容貌都萬分迷人的漂亮女人,那麼的美豔動人,還守著這個支離破碎的家干嘛呀!

正在他為白玲感到不值得時,突然聽見從院子里面傳來了白玲的聲音:"老公,來,拔腿岔開一些,給你把這也擦一下,你看都髒死了."

這樣的聲音又吸引著趙得三偷偷朝里面觀望,只見白玲背對著他蹲下去,緊身短袖就朝上縮了一些,一尺七的白嫩腰杆露了出來,在八月的陽光下愈發的如玉一般雪白,一頭長發在腦後挽了一個圓髻,細長雪白的脖子,如同天鵝頸一樣,漂亮極了.

就是這麼一個精美絕倫女人,此刻卻甘願蹲在一個近乎殘廢的男人身前,用毛巾給他細心的擦洗襠褲的汙垢.

這時候白玲這個廢人老公竟然有了反應,氣喘籲籲的吃力說道:"老婆,要不試一下吧?"

"老公,你別動,坐好,我給你擦一下."白玲將他費力搭在肩膀上的手挪開,繼續幫他擦洗男gen.

"老婆,你幫我弄一下吧?我們好長時間沒有那個了."

"老公,你別開玩笑了,怎麼弄?你都動不了."白玲一邊說一邊用毛巾擦他的下面,擦著擦著把毛巾拿在手里發起了呆.

"用嘴幫我弄一下吧."白玲的廢人老公這會那家伙居然起了反應,硬了起來,只不過白玲遮擋住,趙得三看不見.

但一聽他這麼要求白玲,趙得三就不干了,這麼一個而立女人,美豔動人,楚楚漂亮,怎麼能給這麼一個廢人用嘴弄那地方呢.一種"打抱不平"的沖動促使他抓住門環"哐哐哐"使勁一陣猛拍.

"誰?"白玲將毛巾放進水盆里,回過頭來問,漂亮的臉蛋被陽光照耀的微微紅潤,白里透紅,像是剛干完那事一樣,迷人極了.

"白姐,是我,小趙,開一下門."趙得三沖里面冷靜下來喊道.

白玲俊俏的臉蛋上掛起了欣喜的笑容,由于老公正在身邊,又意識到自己一時有點失態,連忙收斂了臉上的笑,回頭平靜的看了一眼臉上有點惑然的老公,說:"我工作的地方的領導."

"那你快去給領導開門吧."白玲老公說.

因為和趙得三的特殊關系,白玲沒有說怕單位來的領導看見自己老公的樣子,而是心里有一絲迫不及待的想見到他的急切感,對老公點了一下頭,起身用手背擦拭了一下額頭細密的汗珠,將有點凌亂的趙得三朝鬢角抹了一下,走過去打開了門.

趙得三明明剛才看見了院子里的一幕,卻裝作疑惑的問:"白姐,怎麼大白天還關著門呀?"

這麼一問,倒是讓白玲感覺有點不好意思起來,回頭看了一眼坐在院子中央的男人,有點窘迫的笑了下,小聲說:"我給我老公擦洗一下……快……快進來吧."

"哦."趙得三走進去,對白玲的老公笑了一下,算是打了招呼.

白玲重新把門關上,從屋簷下給他搬了一張椅子來說:"小趙,你坐,我去給你倒水."

趙得三忙阻攔說:"白玲,不喝,別倒了,我來找你有點事."

白玲愣了一下,問:"啥事?"

白玲斜睨了一眼他老公,從容笑道:"白姐,方便的話咱進屋說吧?"

白玲淡淡的"哦"了一聲,寂寞的芳心已經開始悸動了,她錯誤的以為趙得三是要將她叫到屋子里干那事,甚至都不敢直視他的眼神,微微低著頭,雙頰上已經燃起了紅暈,默不作聲的朝屋子里走去.

趙得三也就起身跟在她後面進了屋子.

來到偏房里,不等趙得三說話,白玲就上前將房門閉上了,害羞地小聲說:"小趙,怎麼跑我家里來找我了?我准備呆會就去單位給人家打掃衛生了,你在單位等一下我就好了嘛."

白玲的舉動和表情倒是惹得趙得三笑了起來,搞的她一頭霧水,抬起頭,害羞地問:"咋……咋啦?你笑什麼?"

趙得三笑著說:"沒什麼,剛才你老公是不是想讓你給他用嘴那個?"

白玲驚訝地問:"你……你怎麼知道?"同時又感覺非常害羞,低下頭像犯錯了一樣,小聲說:"你看到了……丟死人了."

趙得三說:"不丟人,不丟人,畢竟人家是你老公嘛,夫妻間干那事很正常嘛,只不過我覺得白姐你真是可惜了."

白玲聽他這麼說,便歎氣說:"哎!有啥辦法呢,既然都這樣子了,我還能咋辦呢……誰叫我命苦呢……聽天由命吧."

趙得三毫不介意的將一只手搭在了她的香肩上,說:"白姐,說實話,我很同情你,我也很佩服你,這些錢你拿著,補貼家用."說著趙得三將厚厚一遝百元鈔票從皮包里抽出來,遞到了她面前.

白玲著實被嚇了一跳,看了一眼這一厚遝鈔票,抬起臉驚訝之余搖頭說:"不,這麼多錢我不能要,我不要!"

趙得三輕笑了一下,將放在她香肩的手取下來,抓起她一條胳膊,硬是塞進她手里,說:"白姐,你就拿著吧,補貼家用,平時給自己買點好吃的,買幾件像樣的衣服,你看你去局里上班,總是那麼幾件衣服,都舊的掉顏色了,早該扔掉了."

"小趙,你……你給我這麼多錢,是不是覺得我可憐?"白玲也算是一個有骨氣的女人,要不然也不會還在動人的年紀時會苦苦支撐這個破碎的家了,仰起臉,認真的看著趙得三,等他回答.

趙得三知道白玲的性格,于是撒起了善意的謊言,將兩條胳膊同時放在了她的香肩上,緊緊抓住,說:"白姐,說實話,我是打心里有點喜歡你,我不想看見你那麼累,我想讓你像其他女人一樣打扮的漂漂亮亮,不用那麼苦那麼累,知道麼?"

這句話白玲中聽,薄唇緊閉,樣子有點羞澀,說:"那……那我拿一點吧,剩下的你自己用."

"白姐,我不缺錢,你自己拿著用就是了,一個月才一千多塊錢工資,哪夠用啊,這些錢夠你用一陣子的了."

白玲做了一番的思想斗爭,最後同意收下這些錢,將這些錢用手帕包裹好,塞進了立櫃里,走到他跟前說:"小趙,你看……我也沒法報答你……要不……要不我每天下了班再去給你打掃一下家里衛生吧?"

"這就不必了."趙得三說.

白玲難為情地說:"那……那我該咋報答你才是?"

趙得三鬼笑著不說話,白玲的心隱隱動容起來,眼眸里浮起一絲羞澀,嘴唇彎起嬌媚的淺笑,說:"我知道了,你這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

"白姐,我可什麼話也沒說呀."趙得三立刻自證清白起來.

白玲低下頭害羞地說:"你不用說,我……我心里知道了就行了……"說著白玲背過了身子,將牛仔褲的扣子解開,又將半截袖脫了下來.

單位一二把手去開了兩天的常委會議,單位人都不怎麼用心工作,作風很渙散.趙得三這兩天上班也是如魚得水,一會去辦公室和李菲菲玩,一會又去後勤處倉庫里找芬姐玩,游刃有余的游走在這些女人之間.

只不過他最為關心的一件事這兩天一直一點消息也沒有,就在他覺得這次看來為任蘭報仇無望的時候,晚上他回到家里上網時打開了電腦,無意中發現自己的郵箱里收到了余副市長的回信.

當然他不知道這封電子郵件是不是余副市長親自回複給他的,但是內容旗幟鮮明的指出,將會馬上著手查這件事,如果舉報情況屬實,將對相關責任人嚴懲不貸.

看完這份電郵,趙得三興奮了好一陣子,躺下來,甚至幾次想給任蘭打電話過去告訴此事,只不過冷靜下來以後細想,在高虎虎還沒有得到處罰後,暫時不告訴她,到時候給她一個驚喜.

次日上班後不久,李菲菲就下樓來安質科叫趙得三和宋科長去一趟局長辦公室,趙得三隱約已經知道張淑芬叫他們是為了什麼事了.

上樓的時候他和李菲菲跟在宋科長後面,小聲問她:"菲菲,張總叫我們又有什麼事?"

李菲菲說:"你做好心里准備,張總今天不知道是怎麼了,看起來很生氣的樣子,剛才對我都無緣無故的發火."

趙得三"哦"了一聲,心里卻在竊喜,看來一定是余副市長親自過問張淑芬這件事了.

沒錯,張淑芬今天早上一來局里,就接到了余副市長的電話,親自過問這件事.張淑芬起初是裝作驚訝的說她不知道這件事,最後經不住余副市長的大發雷霆,承認了有這件事發生.

到了張淑芬的辦公室以後,王純清已經在里面了,坐在沙發上表情沉重,一聲不吭,張淑芬則是表情嚴肅,臉色很不好看.

宋科長還不明就里,笑呵呵地問:"張總,有什麼事?"

張淑芬在桌子上拍了一把,板著臉厲聲說:"有什麼事?你們知不知道,余副市長已經知道高總礦上出事的事了?"

宋科長瞪大眼睛很是驚愕,看了看大家,搖搖頭,低聲說:"不……不知道啊."

李菲菲見張淑芬有點大發雷霆的樣子,知趣的退到一邊去,反正這件事她也一頭霧水,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能站在一旁靜靜的聽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上篇:第一百一十六章這錢給你    下篇:第一百一十八章大發雷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