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第一百一十一章苦中作樂   
  
第一百一十一章苦中作樂

趙得三個人對高虎虎倒是沒有什麼恩怨,但他的礦井恰好發生了這樣大的透水事故,這讓趙得三覺得倒是一個可以替任蘭報仇的好機會,因為他知道發生重大事故對高虎虎意味著什麼,輕則停礦整改,重則閉礦改制,若是後者,那對高虎虎就是一個致命打擊.

處理完這件事,臨走時高虎虎親給親自下來的四人每人一個袋子.不言而喻,對商人來說,只有錢才是維持好和官員之間關系的唯一法寶,拿錢消災這一真理在華夏亙古不變.幾經推脫,張淑芬,高虎虎和宋繼紅三人收下了紙袋子,只有趙得三以種種借口沒有收下來,這反而讓高虎虎更加心里沒底兒.

尤其是趙得三臨走時狡詐的朝他冷笑了一眼,讓他感覺有點惴惴不安.

趙得三跟著張淑芬他們連夜趕回了榆陽市,回到榆陽市的時候已經是夜里九點多了,四個人在一家小飯館吃了飯,臨走時生怕有什麼閃失,張淑芬再一次特別叮嚀他們,高虎虎礦上發生重大透水事故的事情千萬不能在局里亂說,更不能將風聲走漏到市委去,尤其是余副市長那里去.

事關頭上的烏紗帽,王純清第一次打心里和張淑芬站在了同一條戰線上.

看著幾位局里領導上車離開後,趙得三才攔了一輛出租車准備回家.

剛一上車,他接到了張淑芬的電話:"德三,你還沒走遠吧?"

"剛坐上車,張總有什麼指示?"

"德三,時間有點晚了,我不想回家去了,你來外貿酒店的8082房間找我吧."

趙得三的腦海里浮起了和張淑芬在一起的情形,近來一段時間,他們一直沒在一起.

于是他歡快的應承了,讓司機掉頭,直接開到了國貿酒店.

迫不及待的來到8082房間,趙得三敲了三下門,臉上洋溢著開心的笑容.

張淑芬面色紅潤,滿意的笑了笑,拉過被子來蓋在身上,凝視著趙得三問:"小趙……你說咱兩這算什麼關系呢?"

畢竟趙得三和這個單位的一把手保持這種肉體關系已經快一年時間了,又不是第一次.

對這種問題,他應付自如,不假思索的壞笑:"上下級關系呀."

"上下級關系?上下級關系還干這事呀,呵!"

"那領導您說咱們這算什麼關系呢?"

"我也說不清,你說算晴人關系吧,我雖然對你有那麼一點感覺,但也緊緊是咱們兩在一起干這事的時候你能滿足我,讓我快活.平時吧,也就把你當單位的一個普通職工看待."

"張總,其實我有個問題一直想問你一下,但又不敢問,覺得太冒昧了."

張淑芬斜睨著他,輕眨了一下睫毛,微笑說:"什麼問題?你說吧."

"張局,那我可就問了啊,說出來您可別介意啊."對于這個問題,趙得三其實一直想問問她,但每次怕說出來傷害到這個局里一把手的自尊了,一直沒問過,所以還是有些心有余悸.

"說唄,你平時在單位干什麼事都是麻麻利利的,剛才和我干那事還是風風火火的,怎麼這會婆婆媽媽的像個女人一樣呢?"

"張總……您……您和您老公的x生活是不是不太……不太好啊?"趙得三膽膽怯怯的試問她.

"為什麼這麼問呢?"

"因為我……我覺得你作為一個女人,如果夫妻間x生活好的話就不會……不會還需要我這樣的小人物了."

"呵……算你猜對了,其實說到底呀,也不是因為我老公那方面不行,你想想看,他在省里干事,我在榆陽市,兩地分居,一個月也就見那麼三四次面,四五十歲的男人了,一晚上能做幾次?你也知道,女人和男人不一樣,男人一上年紀對那方面的需求就會減弱,女人可不同,女人一上年紀對這方面的需求反而會變得很強烈的,所以……呵……"

趙得三佯裝恍然大悟的點著頭,嘿嘿笑道:"張總,那你那位厲害,還是我厲害?"

張淑芬白了他一眼,笑道"你這家伙,真壞!明知顧問,要不然我會和你在一起?"張淑芬說著自己把自己逗得花枝亂顫的笑了起來.

"謝謝張總誇獎,嘿嘿"趙得三笑著伸出胳膊攬住張淑芬,開著玩笑,一點也沒有上下級之間那種隔閡和不自在的感覺.

"你這家伙,真會說話."張淑芬很開心.

"張總,您瞌睡不?趙得三打了個哈欠問她,看上去有點疲憊了.

"你瞌睡了?"

"嗯,今天下鄉去那麼遠的地方,你難道不累麼?"

"本來累了,給你弄的現在興奮的一點也睡不著……小趙,今天高總礦上透水私人的事情你可千萬別走漏了風聲,知道麼?"說到這件事,張淑芬作為主管煤炭工業直屬部門的一把手,收賄了高虎虎的好處,自然要為他把這個事故包庇下來,消化在知道這件事的小圈子里.

趙得三點頭說:"你放心,這件事關系到高總煤礦的命運和單位里大家的命運,我一定會保守好這個秘密的."

張淑芬放心的淡笑了下,說:"不虧是聰明人,我沒看錯人."

趙得三在跟隨單位領導下鄉到礦難現場,當知道了張淑芬和王純清他們"團結一致"的想要為高虎虎將這個礦難隱瞞,不讓余副市長知道時,他就想借這個事情來給任蘭公報私仇,也許可以借此機會上位,所以在現場他拍了照片和錄像.

至于這件事情如果被余副市長了解到以後有多嚴重,趙得三也只是從張淑芬和王王純清他們的反應臆斷和猜測.

俗話說官官相護,就算余副市長真正知道了這件事,到底會不會兌現當初自己的承諾,對這些主要責任人問責.

這對初入官場才一年時間的趙得三而言,其中的很多門道他並沒有完全吃透,只有從張淑芬這試探一下她對如果余副市長知道這件事的反應程度以此來判定錄像帶和照片的作用大小了.

畢竟這是一次暗中舉報,弄不好,余副市長將舉報人無意中透漏出來,那麼不光局里領導的矛頭將會集中指向他,就連高虎虎一定也不會放過他的,明槍暗箭齊放,這後果有多嚴重,不言而喻.

于是,趙得三假裝隨意的轉換著話題,說:"張總,這件事你說如果咱們局里這邊不走漏,但高總那邊的工人口中走漏了風聲,這件事傳到了余副市長的耳朵里,那後果嚴重嗎?"

張淑芬突然板直了腰,斜睨著趙得三,神色都有點驚慌,說:"怎麼可能!高總那邊他肯定會安排好的,工人肯定不會亂說話!"說著她甚至因為緊張,身子隨著呼吸明顯起伏起來,"這件事就算高總不說,也不能讓余副市長知道的,他那人兩袖清風,鐵面無私,說過的話一定能做到,如果被他知道了,那我這個局長和老王那個副局長估計也該換人了!高總的煤礦也別再想繼續開下去了!"

張淑芬的反應可以說是在趙得三的意料之中,只是他先前不敢確認這件事如若被余副市長知道後的嚴重後果,現在她如此激動的反應已經說明了問題.

趙得三的心里暗自高興起來,甚至有點想喜不自禁的笑出來,只要強忍住欣喜的笑容,說:"張總,余副市長真的那麼嚴肅啊?我這是第一次見您怕誰的."

張淑芬輕挑的瞥了一眼趙得三,緩緩的躺下來,不屑的輕笑說:"不是我怕余副市長,只是今年是市委規劃的煤炭安全生產年,年初開會時就立下了軍令狀,絕對不允許出現一起礦難事故,如果發生這類事故,將會對主要責任人進行嚴厲問責和懲罰.這是余副市長在市委領導班子會議上旗幟鮮明的闡述過的,如果高總煤礦透水事故給市委領導知道,余副市長不兌現承諾,那就騎虎難下了,明白麼?"

趙得三佯裝明白的點點頭,心里算是有了一個底,他知道接下來自己該怎麼做了,輕輕笑了笑,說:"張總,咱們睡吧,時間不早了,明一早還得去局里上班."

張淑芬點點頭,溜進了被窩里,像只溫馴的貓咪一樣鑽進了他結實的懷里.熄燈後,趙德三一直在想,如果自己將這件事偷偷舉報給余引良,他會作何反應,會不會真的如同自己對他的印象一樣,鐵面無私,不放過任何責任人?

不過從趙德三過去對余引良的印象來看,他很肯定,就算余引良在知道這件事後,張淑芬和王純清暫時平安無事,但底下的一些人,絕對會受到嚴肅批評.

次日,趙德三和張淑芬一起去的單位.因為和趙得三一起從酒店出來,張淑芬在接到司機的電話,說他已經她家門口接她時,告訴他讓他開車去單位,不用接她了.她和趙得三一起打了出租車朝煤資局而去.

上篇:第一百一十章突發事件    下篇:第一百一十二章秘密計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