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第六十三章表現時刻   
  
第六十三章表現時刻

"洗澡呢,你先上去等著."她關上門,回頭吩咐,"我馬上洗完了,你先醞釀一下."

"去!"張淑芬不屑一顧的媚笑了一下,吸了一口氣,突然一本正經地說,"小趙,你還不是黨員吧?"

"嗯."趙得三點頭,疑惑問,"張局總,咋啦?"

"那你還一直讓我幫你換崗位,你明天去辦公室找小張給你辦理一下入黨手續,推薦信我給你簽字,入黨了崗位也好調整,對以後升職也有幫助的,你要不是黨員,如果真有升遷名額,你也會被pass掉的."

"哦……那行,我明天就辦理,好申請不?"

"有我簽字推薦,單位黨工委肯定會給你批准的,再說了,我是單位黨委書記,我都同意了,誰還能不同意呢."

"那行."趙得三感激的對她笑著,翻了個身.

"噢……小趙,你緩過勁兒沒有."張淑芬滿足的叫了一聲,撫著他的後腦勺.

"親愛的,你光說呢,現在轉崗的事兒咋一點動靜都沒有啊?"趙得三借機問道.

張淑芬翻了個身,側對著他,氣喘籲籲說:"小趙,你別心急嘛……我也替你瞅著呢……這現在距離還沒合適的空位子給你嘛……放心吧,我不會虧待你的."

趙得三放心的笑了笑,佯裝若無其事的問:"張總,那兩個煤礦拆遷應該都差不多了吧?最近沒見你忙那事兒."

"元旦過了林大發的黑河煤礦准備開工典禮呢."張淑芬說道.

"那不是還有一個嗎?"趙得三關心的是任蘭的小溝煤礦,自從打輸了和高虎虎那場官司,他一直也沒怎麼聯系過任蘭,不知道她的小溝煤礦前期拆遷工作怎麼樣了,為了不引起單位領導懷疑,他也不敢多和任蘭來往.但在她心里,任蘭和白玲是最讓他心動的女人,疑似愛的感覺讓他對任蘭有點牽腸掛肚,特別是她女兒任婷被輪辱的事情沒有結果,一直讓他感覺無能為力,也不好聯系她.

這段時間任蘭也是忙得焦頭爛額,隔三差五要去小溝村看拆遷進度,和王鎮長拉關系送禮,確保拆遷工作順利,雖然進度沒有林大發那邊快,但給王鎮長的禮送的也不薄,拿人錢財替人消災,官場無白利,這是不成文的規矩,王鎮長收了錢財,在拆遷工作上自然盡心盡力,確保不出差錯.

"估計年後也要開工吧,她那邊拆遷工作稍微慢一點,不過上頭余副市長親自下了令的,神府縣政府和白水鎮政府也都是全力配合,不敢怠慢,不過神府縣政府拆遷辦的主任林建陽可是林大發的親生兒子,自然拆遷上的精力要集中在黑河煤礦了--你對這個還有興趣?"

"我也在煤資局上班嘛,自然關心一下咱們榆陽市煤炭行業的事情嘛,這也是工作的一部分嘛."趙得三輕笑說.

"好,對這一行有興趣就好,有了興趣工作才能有干勁."張淑芬淺笑說.

"領導,時候不早了,咱們睡會吧?"趙得三累的氣喘籲籲,有點筋疲力盡了,想睡會.

"看你也是累了."張淑芬輕笑說,"好了,睡吧,明早起來再伺候我一次就好了,也不勉強你了."

于是兩人就睡了.

趙得三一下午陪著張淑芬逛街買衣服,晚上又將她伺候的舒舒服服的,可疏忽了張淑芬的堂妹張芬芬了,給她說好下了班讓去他辦公室的,等下班了張芬芬滿懷期待的去他辦公室門口等了將近一個小時,敲了無數遍門,發現他沒在,以為自己被耍了,氣呼呼的走了.

睡到半夜,趙得三突然做了一個噩夢驚醒了,抹了一把臉上的冷汗,揉揉眼睛,斜過臉看身邊睡的人是張局,一時間有點恍然若夢的感覺.有時候他也不喜歡現在這樣的生活,整天醉生夢死在各種女人的身體上,但這並不是他心里真正想要的生活,可是他有一顆野心,不敢做一個平庸之人,只有靠位這個女領導,他將來的路子才會平坦一點.

他看著身邊睡的一臉踏實的張淑芬,突然腦子里閃起一個念頭來,雖然他現在和張淑芬的關系已經遠遠突破了上下級的關系,但他還是不放心就此能坐穩這條船,必須得像對王純清那樣,手里握著張局的把柄,就不怕以後她翻臉了.想到這個,他有了一個想法,輕手輕腳從桌櫃上的褲兜里掏出手機,打開照相機功能,輕手輕腳掀開被子,小心翼翼的從多個角度為張局拍了十幾張照片.

拍了十幾張照片後,他正得嘴角浮起得逞的笑容轉過身放手機.張淑芬醒了,一臉慵懶,半眯睡眼,問:"小趙,你在干什麼呢?"趙得三身子一抖,驚慌失措地放下手機,回頭假裝迷迷糊糊說:"我看幾點了,張總,你這麼早醒了?睡覺吧."他翻身一只手搭在了張淑芬身上,欲攬著她睡覺.

釋放後的兩人穿著粗氣躺下,再無睡意了,趙得三每當問起張淑芬的家事,她就守口如瓶,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能做到榆陽市煤資局長的位子上,僅有任職河西省組織部副部長的老公李長平幫助是不夠的,自身也有點本事,對事對物無比謹慎,官途上從不刻意得罪任何人,就連一直看做眼中釘的王純清副局長,表面上也是對他關懷有加,讓自己在外人眼中樹立了一個仁義明智的領導形象.

趙得三這半個月時間可就忙碌了,張達給他安排參加節目的好差事讓他真是煩惱,下班回到家里第一件事就是打開電腦上網搜索一些小品視頻,將台詞做了修改,自己編了個劇本,修了幾遍,還覺得不是很滿意,于是上班後就給李菲菲發了條短息,讓她中午抽空來自己辦公室幫忙看看.

中午吃飯時在食堂碰見了張芬芬,趙得三對她笑了一下,張芬芬嘟了一下嘴,那天被趙得三放鴿子的事情她還記著,打了飯就匆匆回倉庫去了.

過了一會李菲菲打好飯端來坐在他對面,笑呵呵說:"趙得三,你讓我給你修改什麼劇本啊?"

"還不是元旦要演出啊,一個小品節目,從網上找的,稍微改一下."趙得三苦悶地說.

"喲!你小子還要准備了節目呀?"李菲菲瞪大眼睛,驚訝地看著他.

"靠!那不是那個張達安排的!"趙得三沒好氣地說,"估計那家伙是想整我,讓我出丑!"

"小聲點."李菲菲用眼角余光掃了一下,湊近他小聲提醒.

正說完,張達笑呵呵的站在了趙得三的背後,用力的拍了兩下他的肩膀:"小趙啊,節目准備的怎麼樣啦?"

靠!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他回過頭,呵呵笑道:"承蒙領導關照,正在准備著,領導您放心就是了."

張達假惺惺點頭笑道:"那就好,可別給咱們後勤處丟臉哦!"

"不會的不會的."趙得三臉上掛著恭維的假笑,心里燃著怒火,真想收拾這個家伙一頓,這個雞賊,還想著和王副局一起將他從煤資局整掉呢,想得美!

"那行,你和李秘書吃飯吧,我先走了."張達笑呵呵的在他肩膀有用力的拍打了兩下,那力道似乎在警告他,少在私底下說他的壞話.

趙得三回頭笑臉恭送他出去了,轉過頭來撇了撇嘴,鄙夷地說:"看見沒,那家伙,擺明了想整我!"

李菲菲笑眯眯說:"張處長就那人,小雞肚腸."

趙得三煩惱地搖搖頭,低頭扒拉了兩口菜,抬頭說:"呆會去我辦公室幫我修改一下劇本啊!"

李菲菲鬼笑問:"只是修改劇本嗎?"

趙得三一本正經點頭:"是啊."

李菲菲挑起柳眉,揚著眼瞼,詭異地凝視著他,"就沒有其他什麼事啦?"

趙得三明白過來了,這李大秘書又想到那個事情上了,于是眯著眼睛"嘿嘿"笑道:"你是不是又想?嘿嘿……"

"胡說!"李菲菲皺眉矢口否認.

"那就算了唄!"趙得三轉著眼珠道.

李菲菲又將臉湊近他,兩頰上浮起一片紅暈,小聲說:"你辦公室中午方便不?"

趙得三上下晃著腦袋,得意洋洋,哼哼地笑道:"你說呢?肯定方便,你也知道,我那破地方,成天連一個人也不來."

"那……好吧……"李菲菲羞澀的低下了頭,眼眸有點嫵媚,這段時間沒和趙得三親密接觸,很想抽空和他好好聊聊,她感覺自己有點愛上這個壞家伙了.

王純清和張曉燕一起走進了食堂,這家伙貴為局里二把手,每天的應酬應接不暇,一個月能來食堂吃一次飯都算稀奇,但和張曉燕一起進來,那就不足為奇了.

張曉燕這姑娘真是野心不小,但自己本身一在煤資局沒靠山,而自己家庭背影平凡,想在煤資局混出頭,只能以青春做代價來換取領導們的提拔.趙得三近些日子和她走的比較遠,從眾多與自己保持關系的女人中已經劃去了她.不過她還算為趙得三做了一件好事,幫她寫了一份入黨申請書和一份推薦信.

那天拿著推薦信先去找王純清簽字時,那混蛋推三阻四,總是找借口推諉,趙得三干脆直接跳過了他,直接讓張局簽了字,很快就通過了黨工委的審查,加入了光榮而偉大的中國共產黨,成為了一名優秀的黨員.

趙德三感覺自己的身份有了轉變,不管是現在還是將來,但凡是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一定要盡可能的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將一腔熱血傾灑在工作上.

上篇:第六十二章如火如荼    下篇:第六十四章排練小品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