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第五十五章女兒出事   
  
第五十五章女兒出事

兩人駐足回頭,任蘭正打算找人問拆遷辦在哪兒呢,這下剛好,于是禮貌的說:"來談一下征遷的事情,請問征遷辦在哪?"

"噢……進辦公樓一頭左手邊倒數第二個辦公室."門衛指點說.

"哦,謝謝啊."任蘭禮貌的感謝道,隨即和趙得三一起進了辦公樓,找到左手邊倒數第二間辦公室,門閉著,但聽見里面有說話聲.

任蘭輕叩了三下門,里面的人應道:"進來!"

任蘭推開門的第一眼就看見了林建陽,雖然快二十年過去了,但那五官輪廓和眼神她怎麼也不會忘掉的,這個騙走了自己第一次,置她懷孕于不顧的畜生,現在竟然搖身一變身為神府縣縣委秘書長,而與她會談的身份則是兼任拆遷辦主任.

不過任蘭改了名字,做過幾次整容手術,已經全無年輕時的樣貌,林建陽根本一點也認不出來,只見是一個美女人出現在了門口,忙起身笑呵呵問:"請問你是?"

任蘭不經意的嘴角露出一絲冷笑,隨意若無其事的輕笑說:"我是新茂礦業的董事長,今天過來和林主任談一下拆遷的事情."

任何男人見了任蘭這種容貌身材極佳的女人都會被她迷得有點神魂顛倒,林建陽這盞不省油的燈也是個混蛋,連忙笑眯眯的上前拉住她的手:"噢,任總,幸會幸會,今天就是在這專門等你呢."林建陽拉住任蘭的手一直不放,等趙得三站在她旁邊,才松開了她的手,"這位怎麼稱呼?"

"我朋友趙得三."任蘭淺笑說,心里那棵仇恨的種子在逐漸發芽.

"小趙,你好."林建陽又和趙得三握了握手,"快請進來坐."

任蘭回頭看了趙得三一眼,和他一起進去,在沙發上坐下來,里面的女孩給他們倒了水.

"林主任,今天打擾你休息了,真是不好意思啊."任蘭接過杯子,抿了口水.

"哪里話,市委專門打過招呼的,現在征拆工作要緊嘛."林建陽客氣道,那眼神泛著綠光,一看就不是個好東西.

"林主任,我打算過了這個周末准備就想讓施工隊伍進駐到小溝村搞拆遷,你看怎麼樣?"

"可以啊,現在市委的批文就是征拆越快完成越好,補償標准也下來一段時間了,估計白水鎮也很快會給村名逐步補償到位的."

"林主任,那我們公司下個禮拜就進駐小溝村了,到時候需要咱們征拆辦協助一下還請您多幫幫忙."

"任總,看你說的,干嘛這麼見外呢,有什麼事我們神府縣委縣政府和征拆辦會全力配合的,白水鎮政府也一樣會全力協助的,你就放心吧."林建陽笑呵呵,說的圓溜溜的.

"林主任,有您這句話我就放心了."任蘭輕笑道,那笑容中帶著一絲仇意,只有她自己明白其中的原委.

……

官商之間,沒有在酒桌上辦不了的事,這個道理但凡和領導打過交道的人都明白.雖然林建陽滿口答應著任蘭的請求,但實際操作上肯定不會那麼容易的,畢竟林建陽的父親林大發中的另一口礦井的開采權,肯定會優先為自己家里的產業著想.

榆陽市雖盛產煤炭,但近幾年市場煤炭供需緊張,這兩口礦井哪一口先開,就依偎著會先簽訂一大批供應合同,而在沒有競爭壓力的情況下,自然會產生不可估量的經濟效益.

任蘭中午請林建陽在當地縣上最高檔的飯店吃了午飯,席間林建陽對她不斷敬酒,只是趙得三在場,讓他的色心無法釋放.

十幾二十年了,林建陽仕途平坦,在神府縣官場混跡的如魚得水,呼風喚雨,但到了縣一級領導,再想往上爬,就不僅僅是靠錢能解決的問題了.如今頭掛縣委秘書長兼征拆辦主任的名頭,但光線的外表依然掩飾不了多年前的狠心,看著他面色紅潤春風得意的樣子,任蘭真恨不得上去扇他幾個大嘴巴子,但她忍住了.這麼多年忍恥受辱,為的就是讓眼前這個魚如得水的男人家破人亡.

從神府縣回去的路上,任蘭總是想起當年林建陽一腳踢倒有孕在身的她,撂下一句惡狠狠的話:"他媽的別再煩老子了,孩子不做掉你愛怎麼辦怎麼辦去!別影響老子的前程!"

趙得三見她情緒低落,問她:"蘭姐,怎麼不說話呢,在想什麼呢?"

"沒有啊,禮拜一准備安排一下進場搞拆遷的事兒,想一下這事."任蘭回神淺笑說.

回到榆陽市區時,趙得三壞笑著說:"蘭姐,咱們好久沒那個了吧?"

任蘭斜睨著他,嘴角揚起嫵媚的眼神,問:"你想啦?"

趙得三問:"你不想嗎?"

任蘭笑笑說:"想啊."

"那抓緊時間唄."趙得三半開玩笑說,他有點猴急了,手已經放在了任蘭的腿上,鬼笑著問:"蘭姐,秋褲也不穿,不冷啊?"

"不冷."任蘭輕笑說.

趙得三的手一直從她的膝蓋處朝上滑去,癢的任蘭心里慌亂不已,臉頰上微微浮起紅潤的光澤."別鬧了,姐在開車著呢."任蘭快受不了他的挑逗了.

"咱們去哪?"趙得三問.

"去我公司吧."任蘭不假思索的說,"怎麼樣?"

"嗯."趙得三點點頭,上次在她辦公室里,渡過了一下午二人世界,他很喜歡和任蘭單獨在一起,那種無憂無慮的時光.

任蘭將車開到了公司,從車上下來,徑直一起去了自己的辦公室,她已經迫不及待了,她感覺自己太孤獨,太寂寞了.

打開辦公室門進去,任蘭就將門反鎖了

"蘭姐,你很心急嗎."趙得三半開著玩笑.

"難道你不心急?"任蘭吐氣如蘭的斜睨著頭,一頭長發蓋在他臉上,很是受用,"是不是你不喜歡我?"

"喜歡,太喜歡了."趙得三知足的笑道,"真想和你每時每刻在一起,直到體無完膚,搖搖欲墜."

"哈哈……"任蘭被他逗得哈哈大笑,花容亂顫.

快活激情後的兩人躺在寬大的黒木辦公桌上休息了一會,電話突然在皮包里奏出音樂.

她連忙爬起來光著身子從辦公桌上下來,去拉開皮包掏出手機了,看了一眼屏幕顯示著"女兒."對趙得三噓道:"三兒,別說話,婷婷的電話."

趙得三連忙點了點頭,這個涉世未深的小丫頭,是橫在自己和任蘭之間一道很難逾越的牆,自己和小丫頭第一次認識,就因為喝酒,發生了那樣的關系,讓他每次見到小丫頭時,就心跳加速,如坐針氈,這要是被蘭姐知道了,非殺了他不可.

"婷婷,打電話給媽媽有什麼事嗎?"任蘭接上了電話溫言細語地問.

"嗚嗚嗚……媽媽……你在哪里?……你回家來!……嗚嗚嗚……"電話里任婷哭的很委屈很傷心.

任蘭一下子驚惑地問:"婷婷,你怎麼了?哭什麼?快給媽媽說!"

"媽媽,你快回來……嗚嗚嗚……"小丫頭在電話里哭的撕心裂肺,委屈極了.

這讓任蘭焦急萬分,連忙說道,"好的,媽媽這就回來,你在家等我."

任蘭掛了電話,連忙邊穿衣服邊說:"丫頭不知道怎麼了,在電話里哭的很厲害,我得趕緊回去."

趙得三也一並擔心她,忙說:"蘭姐,我陪你回去."

任蘭沒反對,于是兩人快速穿好衣服鎖上辦公室門出了公司,開上車朝任蘭家的別墅而去.

一到家,任蘭下了車就心急如焚的快步掀開大門進去,趙得三緊跟在她身後,進去後只見任婷在沙發上坐著,轉過臉來,淚流滿面,哇一聲傷心欲絕的哭起來了.

任蘭還是一頭霧水,忙過去抱住她,抱進自己的懷里,心急問道:"婷婷,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快給媽媽說!"

"嗚嗚嗚……媽媽……嗚嗚……"

小丫頭趴在她懷里哭的悲痛欲絕,聽起來委屈極了.

"丫頭,出什麼事兒了?快給你媽媽和哥哥說一下啊,我們幫你做主!"趙得三也急切極了,雖然和她發生過肉體關系,但他有時候覺得這個十七歲的小丫頭更像是自己的妹妹一樣,作為男人,他有義務保護她.

"得三哥哥……嗚嗚嗚……"任婷從任蘭懷里抬起頭,滿臉淚水,轉身又撲進了趙得三懷里涕淚橫流起來.

任蘭懵了一下,輕輕拍著婷婷的肩膀,焦急問她:"婷婷,到底出什麼事了?你快給媽媽說啊,你想把媽媽急死啊?"

"丫頭,發生什麼事了,給哥哥和你媽媽說說,為啥哭的這麼委屈啊?"

"我……我被人……被人羞辱了……嗚嗚嗚……"丫頭吞吞吐吐的說出了自己的遭遇.

任蘭臉色大變,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臉驚愕,呆若木雞起來.

趙得三也是神色劇震,感到震驚不已,雙手推住丫頭肩膀,扶著她,氣沖沖問道:"誰干的?他媽的!哥給你報仇去!"

任蘭感覺心就仿佛被捏碎了一樣,她女兒還不到十八歲啊,還在上高中啊,怎麼就會遭遇這種事?心痛不已之余,她必須知道是誰干的這件事,憑借自己在榆陽市的身份地位,一定要整死那個畜生!

上篇:第五十四章去賓館吧    下篇:第五十六章仇敵報複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