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第五十二章見識大場面   
  
第五十二章見識大場面

趙得三一頭霧水,滿臉疑惑,笑呵呵說:"張局怎麼帶我去呀?我有時間是有時間,就怕張局您不方便."

"小李她生病了,請了幾天假,是這樣,我呢打算讓你這幾天先來給我幫一下忙,就當是臨時秘書吧,願意不願意?"張局一本正經的說完,嘴角流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那睿智的眼神里也有一絲捉莫不透的光芒.

趙得三一聽要給她做臨時秘書,當然是一百個願意了,頓時心花怒放,但不能太表現的過于開心了,就輕笑說:"張局都說了,我趙得三哪還有不願意的道理呢."

"那就好."張淑芬知性的臉蛋上掛起溫柔的笑容,"你准備個記錄本,一會陪我一起去開個會,你也給老王做過一段時間秘書,開會時做一下記錄就是了."

"張局,您看您是不是給張處長說一聲,我怕他不給您面子,要不然他又要責怪我擅自離崗了."趙得三趁著這個機會,在張局面前陰了一把張達.

"沒事,我給他打個招呼就是了,你不用擔心."張淑芬如是說,隨手在桌上翻出了個黑皮筆記本,"行了,不用你找本子了,這個筆記本你拿著用就是了."

趙得三點頭笑呵呵說:"好的."走上前拿起本子.見張淑芬的目光有點嫵媚,趙得三就大著膽子笑問:"張局怎麼這樣看我?"他心里明白,自己前晚早已征服了這個四十多歲快五十歲的女人了.只是在單位,她當然還要保持自己的風度,但兩個人獨處的時候,其實他用不著那麼敬畏她.

張淑芬沒正面回答他的話,那高貴知性的臉上掛起淺笑,抬起胳膊看了一下手腕的表,說:"我們九點鍾出發,現在還有半個多小時,小趙,你現在沒什麼事吧?"

張淑芬的眼神有點嫵媚,女人如虎般的年紀,加上老公在外面有人,讓她心里既感到不平衡,又有些想讓自己得心理和生理得到雙重滿足,尤其是找到一個能不光能和自己走身,還要能走心的人.張淑芬看趙德三時那表情,分明就是想和趙得三將那種關系繼續下去.

"我沒什麼事."趙得三笑著說道,發現張淑芬的表情逐漸的有點古怪起來,已經明白了她想干什麼,自己的嘴角也擠出了一絲鬼笑,"張局,有啥吩咐嗎?"

"哎!還是算了,在辦公室不方便!"張淑芬了口氣,顧及這里的環境,她不像王純清一樣喜歡在自己休息室里搞私生活.畢竟女人嘛,加上又是局長,還是顧及自己的身份和面子.

趙得三是個聰明人,既然領導已經有這想法,又有所顧忌,那麼他要做的就是打消領導的顧慮,讓她如願所嘗.

他對張淑芬付之一笑,轉身走到門前,擰了一下把手,反鎖了門,轉身看似沉著冷靜的朝她的桌前走來,用那眼神和嘴角的笑容告訴她,我趙得三准備隨時為你效勞.

那表情和舉動,不言而喻.

張淑芬自然能夠領會,靠在椅子上的身子動了動,眼神嫵媚起來,揚起了薄薄的丹唇,說:"小趙,你膽子不小嘛?"

她還是有那麼一點顧慮,她可從來沒有在辦公室里和男人關上門單獨相處.

"反鎖了門,沒事的."趙得三打消著她的顧慮,繞到她身邊,騎坐在她的腿上,雙手搭在她的香肩上,仔細欣賞著這個四十多歲的女人的臉蛋,雖然眼角已經有歲月留下細密的魚尾紋,但臉上皮膚還是很光滑細致,只是稍微有那麼一丁點松弛,不像年輕女人那般緊繃.一雙深邃明亮的眼睛看起來很睿智,淡淡的娥眉,尖巧的鼻子,紅潤薄嘴唇,瘦削的臉龐,很有女人味.

銷魂了一次,收拾了狼藉的戰場,張淑芬看看時間,也九點了,就給司機打通了電話,安排他備車在樓下候著,整理了一下凌亂的衣服,又從皮包里掏出鏡子和化妝盒,打照著補了點淡妝,擦了點唇油,又恢複到平時的領導神氣.

"小趙,走吧!"張淑芬夾了皮包,吩咐趙得三,"筆記本帶上,別忘了."

"好的."趙得三跟在她後面走下了樓.

司機已經備好車,打開副駕駛車門,等著張淑芬過來了,笑呵呵恭迎著送她上車,才小跑著上了駕駛位.

趙得三在後排坐下來,這是第二次坐張淑芬的專車,和她又保持著那種關系,所以完全沒有了第一次坐車時那種緊張勁兒,反而很放松,不時的還和她開兩句玩笑話.

"張局,今天是去參加什麼會議啊?"趙得三跟著她坐車去參加會議,並不知道是關于什麼內容的,不過肯定離不開煤炭,畢竟煤資局領導去開會,不可能瞎扯其他的.

"余副市長組織召開的礦產生產安全專題會議."張淑芬回頭淡淡一笑.

"噢"趙得三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奧迪車拉著張淑芬和趙得三到了榆陽市市委市政府大門口,門口警衛員揮手示意車停下來.

張淑芬打開車窗,給警衛人員說了幾句話,才放行.市一級政府,防衛森嚴,並不是什麼人都可以隨便進去的.

這還是趙得三第一次進市委大院,心情難免有點緊張.

車開到大樓前的停車場停下來,張淑芬說:"到了,下車."

趙得三從車上下來了,但張淑芬並沒有親自動手,而是司機下車小跑著來給她打開車門,手扶在車門框上,生怕她碰了頭.

這種派頭並不足為奇,在華夏,大到省長,小至鎮長,這是不成文的規矩.

張淑芬從車上下來,趙得三就跟在她後面,走進了辦公樓.大樓里安靜的鴉雀無聲,給人一種森嚴的感覺.

趙得三跟在張淑芬後面,到了走廊的一頭的會議室門口,見門開著,里面已經坐了不少人了.

進去後張淑芬自然而然的坐在了會議桌前,作為秘書,趙得三明白自己這種身份無法上桌的,就坐在了她身後靠牆的椅子上.

進來時只看見里面黑壓壓幾十個人,大伙都在竊竊私語的交談著,這種會議他第一次參加,正襟危坐在張局身後,翻開黑皮筆記本,手握著鋼筆,隨時准備記錄.

余副市長還沒來,張淑芬正在和身邊的王純清交談.趙得三一個人靠牆坐著,倒是覺得有點落寞的感覺,什麼時候自己也有資格坐在那長桌旁就好了.

他在車上特意把手機調成了震動,這時就感覺手機在褲兜里震,反正會議還沒有開始,看一下也無所謂.

掏出手機收到了一條信息,屏幕上顯示的名字是任蘭,他好奇的打開信息,出現的內容是:小男人,你也來參加會議了啊?

蘭姐怎麼知道我來開會了?

趙得三愣了一下,恍然大悟起來,今天是煤礦專項安全會議,蘭姐肯定也在場.他這才仔細的掃視起會議室里的人,在會議桌一旁看見了任蘭,正面帶微笑的凝望著他.

趙得三欣喜的對她笑起來,但會議室里較為安靜,他也不敢大聲說話,況且王純清這混蛋和張局也都在場,他不能表現出和任蘭關系過于親密.

于是,他連忙快速的打出一行字:跟著張總來的,她的秘書生病了,臨時代替一下,沒想到蘭姐你也在場.

打好字,按了發送鍵,給任蘭發了過去.

任蘭對他含情脈脈的笑了一下,低頭去看他發的信息.

這時突然交頭接耳竊竊私語的煤老板們正襟危坐,會議室里頓時鴉雀無聲,趙得三見是一個五十多歲,精神睿智,氣宇不凡的男人進來了,想必他就是余副市長了,他連忙就將手機裝進了兜里,手握著鋼筆,坐直了身板.

"通知的人都到齊了吧?"余副市長問身邊的年輕人,那人估計是他的左肩右膀吧.

"凡是通知到的都來了."年輕人應道,給余副市長倒了杯茶水呈上.

余副市長睿智的目光掃視了一周會議室里,語氣平和的說:"今天召集各位老總和政府相關部門的領導過來開個會,會議內容呢,就是我身後牆上掛的橫幅上寫的,煤礦安全生產專題會議……"

趙得三低著頭,飛快的在筆記本上記錄著余副市長的話.

第一次被領導帶到這種大場面,自己的工作一定要做到位,不光只是讓張淑芬覺得他只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還要在工作上認同他,只有這樣,張淑芬才好給他安排一個差不多的崗位.

余副市長讓秘書通報了一下最近在山南省林分市發生的一起嚴重的煤礦安全生產事故,隨後意味深長的對與會人員說:"山南省這起煤礦安全生產事故造成了85人死亡,這是山南省自二零零六年年以來最為嚴重的一起礦難事故,這起嚴重的礦難事故使人民群眾的生命財產蒙受了重大損失,社會影響十分惡劣,教訓極為慘痛,林分市長因此已經被組織免職,一大部門相關領導因此丟掉了烏紗帽……這給我們河西省的煤礦安全生產敲響了警鍾,我余引良既然主抓河西省榆陽市的煤炭工作,就要確保避免這樣的事故發生,但是一己之力完全是不夠的,還需在座各位的全力配合,你們大多都是煤礦企業的老板和負責人,林大發,高虎虎,任蘭,對不對?還有其他人,你們的礦企能否安全生產,確保不出事故,這關系到你們的企業將來能否做大做強,也關系到我我們榆陽市的經濟發展……"

同時余副市長又旗幟鮮明的指出:"對于我市當前的煤礦安全生產現狀,我絕對不允許發生重大事故,你們在座各位,必須對各自的企業出台一系列相關措施,市委相關部門會進行不定期的檢查,如若發現不注重安全生產,措施不到位,將對該企業嚴懲不貸!……"

趙得三在余副市長整個講話過程中一直低頭走筆如飛,一字不落的記錄下他的講話.

專題會議持續了將近兩個小時,各位煤企的負責人都簽署了安全生產保證書.

散會時余副市長給身邊的年輕人交代了幾句話,年輕人在門口留下了任蘭和林大發.

高虎虎走出會議室的時候狠狠的瞪了一眼任蘭,覺得本來留下來的人應該是他,是任蘭從他手里奪去了小溝煤礦的開采權.這段時間以來,高虎虎一直給任蘭卯著,但一直想不到心里那股怨氣的發泄途徑.

"老張,老王,你們兩個也留一下."余副市長喝了口水吩咐道.

趙得三輕手輕腳走到張局身後,伏在她耳邊小聲問:"張局,我需要留不?"

"你坐著聽一下,記錄一下余副市長的話."張局斜過臉小聲安排說.

王純清一直沒注意,這會見這小子怎麼來開會了,一臉驚愕的看著他,隨即斜過身子笑呵呵問張淑芬:"小趙不是在後勤處嗎?他怎麼來這里了?"

"小李生病請假了,我臨時帶來的."張淑芬鎮定自若的笑了笑.

"噢."王純清強顏歡笑的點點頭,斜睨了一眼趙得三.

趙得三退回到靠牆的椅子上坐下來,板直身子,繼續翻開黑皮筆記本,手握鋼筆,准備隨時記錄,對王純清那一眼,趙得三並不害怕,反而覺得張局今天帶他來參加會議的做法讓王純清有點難堪.

會議室剩下了林大發,任蘭,煤資局的一二把手和趙得三,加上余副市長及其助手,一共不到十人.

"林總,任總,留下你們呢,是談一下黑河煤礦和小溝煤礦開采生產的事情."余副市長點明用意,抿了口水,"現在政府聯合國土局已經對黑河村,小溝村兩個村的征地拆遷做了評估,相關措施已經出台,你們也都拿到手看過了吧?"

上篇:第五十一章漸成心腹    下篇:第五十三章正直與邪氣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