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第五十章生龍活虎   
  
第五十章生龍活虎

"哎!你說五十歲的男人,能有多厲害啊?再說夫妻在一起生活十幾年,新鮮感一過,哪還有什麼感覺,我這人老珠黃的,人家在外面也不缺少女人,身邊都是美女環繞,那還能對我有興趣啊"說起夫妻生活,張淑芬倒是有點唉聲歎氣,失落了起來.看來她老公雖然在省委是組織部長,手握重權,但貌似夫妻之間的關系,並不那麼讓她滿意.

"不過王總也五十多歲了,我看他倒是生龍活虎的啊."趙德三借這個機會,在張淑芬面前故意戳弄了一下王純清,雖然不會有什麼立竿見影的效果,但起碼在張淑芬的印象里會對王純清產生一點厭惡感.

"怎麼個生龍活虎了?"張淑芬斜著臉,嫵媚的眸子里有點疑惑.

"王總利用自己的職權,不知道糟蹋過咱們煤資局多少姑娘了,張總您難道一點都不知道嗎?"

"呵呵……這個老王,喜歡老牛吃嫩草,我也不好說什麼啊,畢竟他是副局,工作上也沒什麼差錯,個人生活,我不好過問."

能一路過關斬將,坐上領導位置的人,即便再勾心斗角,也不會輕易說出自己的不快來,表面功夫做的很好.

這也是在機關事業單位的為人之道.

突破了那層窗戶紙,兩人躺在一起,聊的話題很廣泛,從工作到家庭,讓趙德三對張淑芬有了一個全面的了解.

她這個人,平時在單位,給人一種高高在上,高不可攀的感覺,但私底下,其實也有女人的一面,尤其是在某些事情上,表現出一種近乎瘋狂的狀態.

只為博得這個定頭上司的歡心,方便日後走進她的生活和工作中去.趙德三只能逢場作戲.

兩人一直睡到了次日快十點,趙得三被一陣電話震動聲超響,揉著惺忪的睡眼,見張總還一臉紅潤的躺在他身邊,感覺像做夢一樣.

"德三,你什麼時候醒來的?"張淑芬被趙德三的動靜吵醒了,睜開迷蒙的睡眼,懶洋洋的問道.

"我也剛才醒來."趙德三連忙笑著回答.

張淑芬隨意地問,"現在幾點了?"

趙德三忙答道,"十點."

"我去洗個澡."張淑芬掙紮著爬了起來,揉了揉亂糟糟的頭發,拿起金絲邊眼鏡戴上,走了下去.

不只是因為喝酒後遺症還是因為整夜的瘋狂,張淑芬感覺自己渾身綿軟無力,剛邁出一步,兩腿一軟,差點跌倒在地,趙得三忙拖住她的胳膊,關心的問:"張總,沒事吧?"

張局滿臉羞澀,瞅了趙德三一眼,說:"小趙,都是你害得,我渾身無力……"

趙得三得意的笑了笑,將張總扶到了衛生間,和她一起洗了個熱水澡.

洗完澡,張淑芬穿上衣服,看了下時間,差不多快要十二點了,整理著頭發,說道:"小趙,我家那位從省里來了,中午我去和他吃飯,你陪我一起去不?"

"啊?"趙得三目瞪口呆,驚訝不已,"我……方便去嗎?"

"行了,我還忘了,以為又要去應酬呢,是跟我家那位見面,你不用去,我先走!"張淑芬拿起手包,直接拉開門走了.

趙得三在房間里站了會,坐下來吸了根煙,回味著和張淑芬的這漫長的戰役,希望努力不是白費的,汗水不是白流的.

只要張總以後不再排斥自己,說明自己就已經走進了張總的心里,以後許多事情要辦起來,那可就沒有那麼麻煩了!

首先他想做到的就是從後勤處趕緊解脫了,就等張淑芬給他辦這件事了.得意之時,趙得三頓時又感覺有點懊悔,他忘記了一件重要事情,那就是沒有用手機將他和張總的美景拍下來,如果再手握張總把柄,那麼煤資局這一二把手,豈不是都被他捏在手心里了,哪一天誰要是逼急了他,就給它發到網上去!哼哼……

趙得三一直躺在酒店里閉目養神,給下午上班養精蓄銳著,快到十二點時突然想到該退房了,再不退就要扣錢,多劃不來,連忙下樓去趕在整點前退完房出了酒店.

自個現在在後勤處的辦公室太破爛,里面又沒電腦玩,中午時間他不想呆里面,咦,去找一下白玲吧.

自從那晚在白玲家里過了一晚後,這兩天就一直沒見她,一想到那個身世悲慘的女人,趙得三就來想去看望一下她.

隨即走出酒店,打了個車,直接去了白玲家.

在門口下了車,門虛掩著,他趴在門縫里偷看,發現白玲正在院子里洗衣服,身前放著一只大水盆,旁邊地上堆著一大堆衣服.她身著一件粉色秋衣,挽著袖子,正彎腰在搓衣板上搓衣服.

畢竟那晚兩人有了不該有的關系,天一亮趁白玲還沒醒來,自己就偷偷溜走了.兩天沒見面,趙得三還是有點緊張.這可是一個像任蘭一樣讓他動了一絲感情的女人.

在這些人之中,只有任蘭和白玲才給他這樣耳目一新的感覺.

趙得三故意在門口咳嗽了兩聲,白玲就聽見了,停下手里搓洗的衣服,扭頭朝門口看,門虛掩著,她坐的遠,看不見外面,但感覺那咳嗽的聲音很熟悉.于是,就起身在圍裙上擦了兩把手,走到門口,打開了門.

門打開了,趙得三猛然回神,見白玲兩頰有點紅潤的看著自己.

白玲和他一樣,心里也緊張,作為一個潔身自守了多年的女人,卻和他意外的產生了一絲糾葛,她的心因緊張而七上八下的加速跳動著,微微垂下頭,溫言細語問:"你怎麼在這里?"

"路過,路過."趙得三慌亂的笑道.

白玲也不是傻子,抬起頭,輕皺蛾眉,微微笑道:"你今天沒上班嗎?怎麼從這里路過?"她心里想得到的回應就是趙得三是專門來找她的.

畢竟一個老公失去自理能力的女人,被一個年輕英俊的男人三番五次的幫助解圍,那麼她的心里也就種下了對他思念的種子,況且趙得三曾兩次出手相助自己,就算舍身做他的戀人,白玲也覺得自己沒有多少不願意.

"這不……這不是中午休息嘛."趙得三吞吐著說道,"不請我進去坐一下啊?"

白玲垂下頭,微微笑道:"進來吧."

說著話,就獨自轉身朝里面走去,趙得三臉上流露出一絲疑惑的笑容,恍然大悟,跟在後面進去,順手關上了木門.

畢竟她的情況不一樣,一個陌生男人老是出現在她家里,被街坊鄰居看見了,免不了要說閑話.

所以白玲才可以關上了大門.

白玲給他倒了杯茶水端來,放在院子的木桌上,搬了只小木凳過來,低著頭,輕聲說:"坐吧."

趙得三坐下來,抿了口茶水,又一臉關心的問她:"白姐,這兩天上班張達還有沒有欺負你?"

"他很少能和我碰面的……我一般都是一大早你們上班前打掃好院子衛生,等下了班以後再打掃一次,沒啥時間碰見的."白玲一直垂著頭,因為那晚的事,覺得很害羞,兩頰緋紅,不敢直視趙得三.

"噢……他要是再敢欺負你,你就給我說!我幫你出頭!"趙得三大義凜然的樣子還真像那麼回事.

趙得三這幅狹義的樣子是白玲最喜歡看到的,自打自己老公癱瘓後,一直以來她在外受盡了委屈,從來沒人幫她出過頭,她多麼希望能有一個救世主出現,現在的趙得三讓她看來,真的就是老天給她派來的保護神,總是在她遇到困難時會出現,一副凌然的男子漢氣概,讓她好是心動.只可惜白玲覺得她已為人婦了,已經違背了道德,沒有守住婦道,但那晚的事情,白玲無怨無悔.

趙得三見白玲垂著臉,那濃密黑亮的頭發雖然隨意的挽成一團,幾縷碎發沿著鬢角垂下來,貼在眼角處,這臉蛋,這皮膚,線條柔和,皮膚細膩,倒真像是從畫中走出來的女人一樣.只不過身上的粉紅色秋衣看起來有點老土,但有這樣的臉蛋和身材,縱然頭上戴著一片抹布,也有她自己的味道.

"你……老公呢?"趙得三明知他像個死人一樣,卻還這樣問,其實是旁敲側擊,看有沒有因為那晚的事而被他說什麼.

白玲斜睨了一眼趙得三,那眼神帶著點幽怨,又帶著點奇怪的味道.

"在屋子里……他還能去哪里呢!哎!"說完白玲輕歎了一口氣,為那晚的事情感覺有點自責,在自己家里和趙得三干那事,實在不應該,倘若是在其他地方,她倒是無所謂.

對張達那個混蛋不如的牲口,她當時都已經妥協了,何況趙得三對她這麼好呢,有什麼理由對他還潔身自守呢!她覺得自己現在如果要報答趙得三,也只能依靠自身的這點姿色了.

"白姐,歎啥氣呢?"趙得三明知故問,直勾勾看著她,那眼神讓白玲的心跳失去了節奏,如鹿亂撞.

"我……我,我不應該和你……"說著她低頭紅了眼睛,抬起袖子拭淚,竟然自責的哭了起來.

這時候該是趙得三憐香惜玉的時候了,他自然而然的將手輕輕搭在白玲的香肩上,輕輕拍著,寬慰說:"白姐,別自責了……要怪……要怪也要怪我!"他的聲線加大了一些,一攬子承擔那晚的責任,讓白玲更覺得他是個男人,要是真是自己的男人就好了.

白玲一想到身邊這個男人這麼雄健有男子漢氣概而卻不是自己的老公,那種心里的落差感反而讓她更傷心了,低著頭,便拭淚邊哭,梨花帶雨,憐人極了.

"還是我命苦啊,哎!這是命,改不了了!我沒事,哭一下就好了,你不用管的."

她哭了一會,自己止住了哭聲,紅著眼圈,沉沉的歎了一口氣,轉過臉,一臉淚痕,擠出一絲慘淡的笑容,問:"你吃中午飯了麼?沒吃我給你下碗面吧?"

趙得三還真有點餓了,昨晚和張淑芬她們吃飯,也沒怎麼吃,只顧著替她擋酒了.夜里又在她身上耗費了太多精力,經白玲一提,肚子就感覺在呱呱叫,點點頭說道:"那白姐給我下一碗面就行了,麻煩了."

"快別這麼客氣了,你先坐一會,我這就給你下面去."白玲在水盆里洗了一下手,朝圍裙上擦了幾下,就朝廚房去了.

趙得三點了支煙,坐在院落里等她.

很快白玲就給他下了碗面端過來,里面還打了兩個荷包蛋,這碗粗茶淡飯趙得三吃的倒是很香,畢竟出了自己去世的母親外,還沒哪個女人專門單獨給他做過飯.

"味道行不?"白玲關心的問,哭過的眼圈還有點紅,那杏眼生生的看著趙得三,這個讓她在那夜感受了一回女人的男人,真是讓她有點喜歡有點憂.

"好吃."趙得三狼吞虎咽的吸溜著,好像八輩子沒吃過飯一樣,三下五除二就給解決完了,抹了一把嘴,笑呵呵看著白玲.

上篇:第四十九章莫清底線    下篇:第五十一章漸成心腹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