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第四十五章惺惺相惜   
  
第四十五章惺惺相惜

這不正是自己想要的嗎?趙得三心想,有點暗自竊喜,端起杯子說:"來,白姐,我敬你一杯."

白玲端起杯子,和他碰了一下,昂起頭灑脫的就喝下了一大口,嗆得連連咳嗽.

趙得三連忙給她輕輕拍著脊背,關心的說:"白姐,你慢點喝."

"哎!這麼長時間了還沒有人這麼幫助過我……你真的就是我的恩人……"白玲在失落的同時又感覺幸運,遇到了趙得三這麼個大恩人,幫她保住了煤資局的那份工作,又在街上出手相助了她,讓她覺得和趙得三這個小伙子還蠻有緣的.

"白姐,嚴重了,我只不過是做了一個男人就應該做的事情."趙得三謙虛的說道,心里為自己在她面前成功的裝了兩次威嚴的男人而感到自豪不已.

今後自己一定要多做好事,多幫助人,只有這樣,自己才問心無愧.

趙得三的話讓白玲卻是有些失落,心里默默念叨,一個男人該做的事?呵呵,看看自己的男人,躺在那里像個廢人一樣,什麼事都要她來操勞,給他接尿端屎喂飯,還要賺錢養活這個支離破碎的家,真是讓她感覺自己的命運太淒慘了.

于是,白玲又一個人端起酒杯默默的喝了一大口酒,又是嗆得咳嗽,又是趙得三給她輕拍脊背,笑著說道,:"白姐,你別喝這麼急嘛,容易醉的."

白玲的情緒很低落,對自己不公的命運感到無助而心痛,俊美的臉上堆滿苦澀的表情,苦笑道:"如果能喝醉就好了,醉上一回心里還能舒服一些,哎!"

這聲無助的歎息讓趙得三很是是同情,很憐憫這個天資不凡的女人,也替她感到不公,這麼一個精美典雅的女人,怎麼就有這麼淒慘的生活呢!

老天爺,有時候真的很不公平,好人沒好報,壞人卻當道.

他就不信這個邪了,無論如何,一定要改變這個局面.

他也喝了一大口酒,夾著菜吃了幾口,和白玲聊著家長里短,白玲喝完酒,並沒有嘴,反倒輕松了許多,苦笑著說:"和你今天聊聊這些心事,心里舒服多了."

趙得三其實也是個酒桶子,但今晚在白玲家里,三兩酒還沒喝完,他就一副搖搖晃晃醉醺醺的樣子,不時的趴在桌子上直勾勾的看她,讓白玲那顆寂寞的心感到有點緊張,俊俏的臉蛋上神色有點慌亂,不安的笑道:"你喝多了吧?那我送你出去上車,你回去吧?"

趙得三表演起來真是逼真啊,搖晃著腦袋,翻著白眼,一會呵呵傻笑,一會又不說話,裝出一副醉的不省人事的樣子,被白玲攙扶著,瞅准了就往另外一間屋子里走,白玲拉都拉不住.

這間屋子里氣味明顯清香了許多,一聞就知道是白玲身上那股讓人迷醉的味道.趙得三已經猜測到白玲肯定是個老公分開睡得,就甩開白玲的手,搖搖晃晃的爬到了上去,任憑白玲怎麼拉也不起來,嘴里嗚哩哇啦的說著:"別拉我……我要睡覺……你是誰啊……"之類裝糊塗的話.

白領拉了一會,實在拉不起來他,無奈的松開他的胳膊,搖了搖頭,心里卻犯難起來,他今晚睡在了自己的房間,那自己睡哪兒啊?老公行動不便,身體殘疾,晚上和他睡又怕壓到了他.

哎!先不想這麼多了,收拾了碗筷再說,白玲無奈的搖搖頭,出去將客廳小木桌上的碗筷都收拾端去了廚房洗.

趙得三偷偷睜開了眼睛,嘴角流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

白玲在廚房里洗著碗筷,心里還在犯難,一會到底該怎麼辦啊?他和自己又不是親人,這不太好吧?可是他又喝醉了,應該沒關系吧?她心想著,猶豫不決.

過了一會,趙得三聽見腳步聲響起,迷迷糊糊中,聽著腳步聲一直進到了房間來,停在了一旁.

接著他的鞋子被白玲脫下來,又將他往里面挪了一下,騰出了一片地方.

這個過程中趙得三裝的是毫無破綻,同時又激動又期待.

白玲將他擺順了,蓋好了被子,從櫃子里抱了一張被子出來,在他身旁打開鋪平,自個兒脫了鞋子,有點驚慌不安的上去,鑽進了這一張被子里,將自己過的嚴嚴實實的.

拉了燈,卻怎麼也睡不著,身邊這個年輕的男人就是自己的恩人,對自己照顧有加,也很幽默健談,現在醉醺醺的躺在一旁,讓她的心撲通撲通亂跳,如鹿亂撞一樣.

趙得三也是一樣,嗅著她那股迷人的體香,感覺那比酒還要容易讓人醉掉,在被窩里不安分的翻來覆去,又不敢睜開了眼睛去看她.

不知過了多久,他迷迷糊糊中,試探著挪動身子靠近她,明顯的感覺白玲的身體抖動了一下,緊挨著她僵持了片刻.

趙得三又掀開自己的被子,在酒精驅使下,慢慢的往白玲的被子里鑽,很快就打通了被窩.

彼此能感覺到對方那快速的心跳.

隔著一間客廳,門對門的房間里,白玲的老公清晰的聽見自己老婆的房間里傳來的聲音,一滴淚從他的眼角流了出來……

趙得三在次日清晨天還沒亮,就早早起來了.身邊的白玲這會正睡得很踏實,那俊美的臉蛋上還有未消退的紅暈,看上去紅光滿面,神采煥發.

趙得三回到家里坐下來點了支煙抽,回想起夜里發生的事,感覺就像是做夢一樣.

酒是好東西,借酒能夠消愁,酒也是壞東西,可以麻醉一個人的理智,做出違背內心深處意願的事情.

過了一會兒,趙德三的手機滴滴響了一下,來了條信息,不用猜測,就知道是任蘭發來的:三兒,起來沒?姐想早點過去.

趙得三笑了笑,快速的回了兩個字:起來了,來吧.

將手機丟在桌上,等任蘭來.和任蘭一個多禮拜沒見面了,他很想念她.

對蘭姐,他是投入了真正的感情,感覺和她在一起很開心,她就像是自己的家人一樣,讓他的心有一個停靠的港灣.

在等任蘭過來的時間里,趙得三閉目養神,一閉上眼睛,昨晚那瘋狂的一幕就會浮現在腦海里.雖然白玲睡前錢熄了燈,兩個人打滾時黑燈瞎火,幾次都沒有開燈.

趙得三想到昨晚的事情,嘴角不經意就流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他明白,白玲其實也從心底里很感激他,看得出,她對自己有一種愛慕之意,從此以後,一些事就不言而喻了.

而且白玲在在煤資局要繼續做保潔,一般都是煤資局下班以後她才會打掃院子,那他以後等下午下班了就在辦公室多呆一會,在眾多和自己有過接觸的女人中,最鍾情最的還屬任蘭和白玲,當然,他不會忘記文倩,不會忘記張曉燕,也不會忘記張芬芬.

她們這些人,和自己一樣,都是在單位的最底層,飽受王八蛋的欺負.

他要聯合這些力量,大家擰成一股繩,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將王純清那個狗東西拉下馬.

仔細想想,趙德三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欣慰的笑容,他真覺得自己好像是走了桃花運一樣,事業失意,但情場得意.

在自己被王純清算計,落魄之際,所有人不但沒有幸災樂禍,反而很關心他,讓他心里很是慶幸和感動.

約莫半個小時後,門"咚咚咚"被敲響了.

趙德三知道是任蘭來了,跳下去,跑過去打開門.

任蘭穿著一件長風衣,原來的一頭卷發現在又變成了直發,順滑的垂在兩間,真是一副耳目一新的感覺.

一見到他,任蘭就問:"得三,怎麼回事?被調任了王八蛋也沒給你個說話嗎?"

趙德三一聽見她問這事,心情就低落起來,歎了口氣拉著她的胳膊說:"先進來再說."和她往房間邊走邊說:"我還敢問他要說法啊?人家是領導,有權利調我,哎!"

任蘭凝神關心的問:"那你就准備一直在後勤處干下去了?"

趙德三輕笑一聲,說:"蘭姐你覺得憑我的聰明才干,在他會一直呆下去嗎?"雙手搭在任蘭肩上,微笑說:"放心吧,要不了多久,我肯定要干到比給他當秘書好的職位上去!"說這話時,趙德散得三面帶笑容,語氣平穩,好像成竹在兄一樣.

任蘭舒展了眉頭,露出一口皓齒,溫柔的笑著,隨即一頭紮進了趙德三的懷里,大口大口的呼吸著他身上的味道,兩條胳膊繞在背後,將趙得三的身子緊緊勒住.

趙得三的手自然而然也閑不下來了,搭在她的身上,和她抱在了一起.

"蘭姐,這幾天不見,我很想你,公司的事情該順利吧?"趙德三關心地問道.

"順利,謝謝你,三兒,要不是你,我也不會中了那個標,說吧,讓姐怎麼感謝你?"任蘭笑盈盈地看著他,覺得眼前的趙德三,比剛認識那會兒更加英俊了.

"蘭姐,請你以後不要對我說謝謝,這樣會讓我覺得很見外."趙德三認真地看著她說道.

聽見別人對自己說謝謝,趙德三就覺得兩人的關系很疏遠.

相信相愛的人,彼此幫助,彼此扶持,是理所當然的.

只要心甘情願,所做的一切,都無需回報.

任蘭笑盈盈道,"好啦,我知道了,以後我不說了,但今天我必須好好感謝一下你,嘻嘻."

上篇:第四十四章送佛送到西    下篇:第四十六章口才了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