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第四十四章送佛送到西   
  
第四十四章送佛送到西

"你是誰啊?"為首的胖子揚著下巴問他,必須確認一下這個小子有沒有後台.

"我是誰?"趙得三見對面這伙惡霸的氣勢已經被他壓住了,輕蔑的笑了笑,說:"余副市長知道嗎?余引良副市長,你們肯定不知道吧?呵呵,我小人物一個,只是余副市長的秘書!"幾個假老虎頓時愣了住了.

他故意輕笑著嘲諷他們,隨即又冷笑著惡狠狠警告他們:"不過我要整你們這些下三濫,就跟踩死一只螞蟻一樣簡單!"趙得三將自己的身份編成了余副市長的秘書.

胖子嘴角蠕動幾下,臉色很難看,但又不敢說什麼,兩人目光對峙了片刻,這幾秒鍾趙得三一直作出一副盛氣凌人的樣子,徹底從氣勢上壓倒了這幾個惡霸,呵斥道:"都收了這個女人的什麼東西,原封不動的快還給她!"

胖子兩腮鼓了鼓,吩咐身邊的人說:"把東西還給他."

一個瘦子將沒收的東西從車上抱下來,塞到了白玲懷里,胖子看了一眼趙得三,轉身吩咐說:"我們走,去其他地方巡查!"那意思好像就算在這里被趙得三管了閑事,就不信他會跟上來繼續管.

城管將車開走了,圍觀的人群漸漸散開了.

白玲懷里抱著自己一針一線做出來的那些手工鞋墊,站在原地低著頭,心里湧動著一股暖流.她感覺自己自打認識了這個帥氣的小伙子,就好像遇上了一個恩人一樣,總是在她陷入困境被人欺負時會遇上他,被他出手相助.小嘴抿著,眼圈有點紅,黑亮的眸子里水光瀲灩的,好像凝起了淚水一樣.

趙得三剛才那緊張的心情才放松下來,長出了一口氣,在白玲面前這一次表現的實在太威猛了,讓自己的形象在這個家庭不幸的女人心里樹立的更加高大牢固了.

"白姐,沒事吧?"他轉身輕輕將手搭在白玲的肩上,關心地問她.

白玲微微抬起了頭,眼圈發紅,連鼻子也紅彤彤的,抿著的丹唇彎曲出美麗的弧線,嘴角擠出感動的笑容,柔弱的聲音說:"謝謝你……沒想到在這里又遇到你了……你好像是我的恩人一樣,總對我出手相助."

趙得三輕輕拍著她的香肩,謙虛的說:"哪里啊!遇見這些狗腿子,就要對他們凶點!那些狗雜種只知道欺負老實人!"

白玲雖然被他出手相助了,這時卻感覺被他看見自己在這繁華大街上擺攤賣鞋墊,怕他心里瞧不起他,垂下了頭,自卑的小聲說:"在這里賣鞋墊……讓你見笑了."

"干嗎要在這擺地攤啊!"趙得三質問道,話一出口,又有點後悔了.

白玲給他說過,家里有個癱瘓在家的老公,畢竟在煤資局做保潔,一個月也就一千多的工資,現在物價那麼高,哪里夠日常開銷啊,肯定是為了賺錢養家糊口.

見白玲垂著頭,卑微的不言語,趙得三緩和了語氣,溫柔的說:"白姐,我知道你也不容易,要賺錢養家糊口."

"哎!我的命苦啊,沒辦法,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命,老天既然安排了我是個苦命的人,就注定一個輩子是個苦命人吧."白玲無助的歎了下起,語氣好像已經認了命一樣.

我命由我不由天,這是趙德三對自己命運的認識.

趙得三從來不認命,他堅信自己可以改變自己的命運,只要他在煤資局工作認真努力,干得好,以後一定能混出個人模狗樣來.

"白姐,別這麼說,我和你的遭遇在某種程度上也有點相似,我本來是給王總做秘書,被他給下放到了後勤處,可以說咱們兩是同病相憐吧."趙得三的手還一直在她的香肩上搭著,臉上的表情黯然了下來.

"你還年輕,又這麼能干,肯定會有前途的."白姐揚起眼瞼幽然的凝了他一眼,那星目含情,又散發著神秘的氣息,讓趙得三很想接近她,走進她的內心深處去看看.

趙德三輕笑了一下,說:"白姐,你看現在天也晚了,就不接著擺攤了吧?"

白玲點了點頭:"嗯"彎下腰准備卷起鋪在地上的墊子,趙得三忙搶前一步,說:"我來我來."

三下五除二的將墊子卷起來,笑道:"白姐,我送你回去吧."

白玲這一次沒有反對,只是想了想,點了點頭,用異樣的目光瞅了一眼趙得三,讓趙得三覺得有一種春風佛面的感覺.

趙得三將墊子卷起來夾在左手胳膊下,叮嚀說:"白姐,小心點."借故讓她躲開一輛迎面而來的三輪車,將手攬在她的小蠻腰上.

路上車很多,白玲走路不太注意,趙德三就一直攬著她的腰,提防她被車撞了.

他的手始終輕輕攬著白玲的腰肢,但力道很輕,白玲也沒什麼反應,和他緊挨著沿著喧囂的街道往前走,兩人身體相隔毫厘,趙得三聞著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無名的香味,感覺如癡如醉.

兩人話不多,趙得三問一句,她答一句,畢竟是與一個比她年輕了將近十歲的小伙並肩行走,白玲心里還是有點緊張.

走著走著,白玲突然自顧噗哧笑了起來,倒是讓趙得三還一頭霧水,丈二的和尚勾不著頭腦了,一臉不解地看著她,問道:"白姐,你笑什麼呢?"

白玲斜過臉來,臉上帶著紅暈,那淺淺的笑容甜的像蜜一樣,說:"你不是在後勤處工作嗎,怎麼還變成了市長的秘書了?"

原來是笑這個啊,趙得三也頓時忍不住笑起來,同時又一臉正氣凜然的說:"對那些東西,不把我身份說高一點,他們不會害怕的!"

"小趙,你很機靈,將來一定會有錢途的."白玲笑著說道.

她相信,像趙德三這樣聰明伶俐,能隨機應變,又充滿正義感的人,一定會干出一番事業的.

能當上大一點領導的人,其實都是好人,反倒是下面那些小嘍嘍,一個比一個自以為是.

白玲臉上的笑容還沒褪去,斜睨了一眼趙得三,那眼神,那笑容,真是又神秘又讓人迷戀,讓趙得三感覺一顆心都要融化掉一樣,對她輕輕笑道:"剛才怎麼沒逗笑你呢?"

"我哪里敢笑,我還怕你被他們打了呢,我膽子比較小."白玲說這話時倒有點小姑娘的表情,樣子很可愛.

趙得三陪著她走了一段路,問:"白姐,你家里這里遠不遠?"

白玲點點頭.

遠還走個毛呀!老子都心急死了,還哪有這閑情逸致陪著你壓馬路呢.

趙得三心說,對她說道:"那打個車回去吧,你看天都黑了."順手攔下一輛出租車,打開車門扶著白玲的腰肢讓她先上去,然後自己也跟著她上去,緊挨著坐在一排了.

在車上趙得三故意試探著假裝隨意將身體靠在白玲的身上,白玲只是臉色有點羞紅,斜睨了一眼他,也沒有挪一下,也沒有說什麼.

這讓趙得三堅定了自己的想法.這個美女人絕對有戲,成敗就在今晚了.

到了一條巷子,白玲說到了.趙得三先行下車,然後關心的將她小心翼翼扶下車,下了車來了,胳膊還挽著白玲的胳膊,畢竟到家了,白玲有點不好意思,怕被熟人看到,就有意抽回了胳膊,和他隔開一點距離,走在他前面.

趙得三跟著那迷人的背影走進巷子,來到一家門前,白玲掏出鑰匙打開了門,回頭尷尬的說:"家里條件不好,別笑話."

趙得三無所謂的笑道:"白姐,看你說的."

白玲心里還是很自卑的,掀開門帶著他進到屋里,怕她老公誤會,就進到偏房里面去,給她癱瘓的老公說:"我單位同事來咱家了,今天幸虧是他幫忙了,要不然我擺的攤子就被城管沒收走了."

白玲的老公看上去骨瘦如柴,臉色蠟黃,像個老頭子一樣,趙得三走進屋子里,對他微笑著打招呼叫了一聲哥,他掙紮著想坐起來,但費勁了力氣也坐不起來,趙得三忙關心的說:"哥,你別動,好好躺著就行了."

白玲幫她老公將被子掖了掖,對趙得三說:"你們先說會話吧,你能來我老公很高興的,經常沒人來看他,都心慌死了--我去給你們做飯去."

白玲留下趙得三在房間里,自己又馬不停地的出去在磚砌的廚房里忙碌著張羅晚飯了.

趙得三環顧了一周這破舊不堪的房子,里面擺設著八十年代那種手工制作的粗制家具,粉飾的牆壁上發著黃斑,屋子里潮濕陰暗,有股不好聞的氣味兒.

白玲的老公躺在炕上,幾乎不能動彈,那骨瘦如柴一臉蠟黃的樣子活脫脫就像個人干,虛弱到連說話的力氣幾乎都沒有.趙得三在陪著他聊天,他也只是動動眼睛,說話很費力.

趙得三後來干脆就不說話了,兩個人大眼瞪小眼的.

白姐真可憐,唉!

趙德三看到白玲的家里,雖然說不上一貧如洗,但條件很差.像她那樣先天條件很好的女人,幾乎日子都過得不會太差.由此可見,白玲是一個很正直的女人,至少不會為了過上好生活而走捷徑.

白玲炒了幾個菜,下了熱面條,在簡陋的客廳里擺起小木桌,叫了趙得三出來吃飯,自個又在碗里撥了點菜,端著面條進去給老公喂飯了.

趙得三倒是由衷的佩服這個女人,老公都成這德行了,她還能一個人堅持將這個家給維持下來,換做是其他女人,這麼好的外形條件,早都找個有錢人改嫁了,這是何苦呢!

給老公喂了飯出來,白玲的情緒看起來很低落,在小飯桌旁坐下來,低頭不做聲的吃飯.吃了一會,放下筷子苦笑說:"讓你來我家里真是見笑了."

"哪里啊,我覺得白姐你真的很堅強,一個女人家能操守這麼一個家,太不容易了."趙得三的一番話說到了白玲的心痛處,讓她頓時感覺到命運的不公,給她一個弱女子安排這麼淒慘的命運,想來她就傷心不已.

默不作聲的起了身,去從櫃子里拿出一瓶白酒,回到桌旁,苦澀的笑著,說:"咱兩喝點酒吧."

不經趙得三同意,就擰開了蓋子,倒了兩玻璃杯,每一杯足足有三兩多.

上篇:第四十三章英雄救美    下篇:第四十五章惺惺相惜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