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第三十九章出謀劃策   
  
第三十九章出謀劃策

"噗哧!"白玲不但沒有給趙得三的第二句話刺到,反而倒笑了起來.趙得三有些緊張了,心道:會不會是受刺激太大了?于是連忙再一次給自己說過的話圓和一下,紅著臉說道:"我的意思就是……就是……"

沒等趙得三再向下解釋,白玲就開口攔住了趙得三的話,她說道:"你不用解釋了,其實你說的也沒錯,只是由于巧合罷了,不然我現在已經被張達給……給……"說到這,白玲也說不下去了.

"難道你今天被辭退,就是因為張達沒有……沒有那個你嗎?"趙得三實在找不出合適的字眼來代替"上"或者是"辦"字,于是只好省略,用了"那個"來代替.

"呵呵,難道你還沒聽明白,其實在我心里已經……已經同意讓張達……那個了……只是張達怕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煩,怕自己老婆會來煤資局鬧,所以就沒有再'那個’我了."白領也學著趙得三用"那個"來代替.

趙得三看著白玲,歪著個腦袋,疑惑的問道:"那他為什麼還要辭退你?留著以後'那個’不就完了嗎?"

趙得三意識到說錯話了,立即給了自己一個嘴巴,立即沖著白玲說道:"對不起,我沒有那個意思."

"你沒有那個意思?"白玲也被趙得三的行為逗得有些開朗了,雖然臉上仍然掛著淚痕,但是卻抿著嘴,一臉微笑等著趙得三回答.

趙得三看著那表情,真是心里一個喜歡啊,真是一個讓人癡讓人迷的小女人啊!怪不得張處長要不惜一切代價來上她呢,可他到底是為了什麼,又要將這個已經快到手的美味放走呢?

想到這里,趙得三一本正經的向白玲問道:"說真的,張處長為什麼要辭退你呢?只要他沒有正當的理由,你放心,我絕對會替你想辦法讓你留在煤資局繼續工作的!"

趙得三這句話終于說到了點子上了,可是對于一個自身都難保的人,說出這樣的話無疑等于自殺,可是趙得三顧不上那麼多了.

看著趙得三一臉的誠懇,白玲歎了口氣說道:"哎,張處長還不是怕我繼續留在這里工作,他就不想放掉我,同時又怕自己老婆知道了,所以才要辭退我."

"哦……"趙得三算是明白了,"這個衣冠畜生,自己沒得逞,就想辭退你,草!"趙得三情急之下說了句髒話,不知道這句話到底是為了同情白玲呢還是對張達這個後勤處的一把手看不慣.

"好了,就不再多占用你的時間了,今天能給你說說心里話,咱兩還算是有緣,噥……"說到這,白玲沖著趙得三的身子"噥了噥"嘴說道:"劉領導,你也算是後勤處的一個領導,怎麼就坐這麼一個爛板凳,我去倉庫給你搬一個好一點的椅子吧."

他上前一把拉住轉身要走的白玲,說道:"等一下,你先別走,我現在就找張處長去."

"還能管用嗎?"白玲帶著疑慮的眼神看著趙得三,看得出,她很在意這份工作.

趙得三沒理會她,抬腿就向門外走,臨出門的瞬間,突然想起張達今天出去了,于是就停下腳步惋惜的說:"那畜生好像今天外出了沒在,估計下午才能回來!"

白玲見趙得三低著頭,就什麼都沒說,默默的起身准備離開.趙得三看著白潔那無助的樣子,心里就像被刀子割了一樣的難受,都怨自己沒用啊,雖然願望是好的,但自己現在也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啊.趙德三感覺自己和這個女人有一種同命相連的感覺.

自己的情況剛剛稍微好轉,眼看命運曲線就要上揚,誰知來了一個急轉彎,扶搖之下,這個無情的打擊,讓他極為郁悶.

而眼前這個女人,同樣也有著淒苦的命運,家庭遭遇不幸,生活所迫,為了保住工作,還要與張達斗智斗勇,唉!

可是趙得三不甘心啊,向她誇下了海口,他覺得自己必須得幫助白潔把這件事兒辦了.至于辦法,他還在想.

見白玲要走,趙得三叫住她:"你先別走!再等一等,等我想辦法給你把這件事辦了!我就不信我趙得三還辦不成一件事了!"

白玲勉強的笑了笑,說:"你的心意我領了,這件事如果張達不答應,就算你好心幫我也沒用,只怕還會連累了你."白玲知道他只是一個分管倉庫的小人物,並沒辦法說通張達的.

趙得三覺得像是欠了白玲什麼一樣,總覺得自己誇下海口,卻沒能將白玲留住,有些讓她失望了,所以看著她出去的背影感覺非常抱歉.

趙得三的腦子在快速轉動了,突然,靈光一閃,連忙起身叫住她:"先別急著走,等一下,我有個主意了!"

白玲停下腳步,轉過臉來,臉蛋上又流下兩行淚,淚痕斑斑的怔了怔,苦澀的笑笑,不抱什麼希望了,說:"還能有什麼辦法啊?你就不要費心了,怪麻煩你的,我自己另找一份工作算了."她這話是臉上流出無助的苦笑,說到底,白玲還是很在乎這份工作的,早上上班,白天偶爾還能去擺個地攤再賺一點錢,如果丟了這份工作,她真不知道還能不能支撐下去那個支離破碎的家.

趙得三走出門,看了看四周,自然而然的拉住她的手腕,說:"你先等我進來,我雖然沒什麼權利讓你能留下來,但我給你出個主意,保管很有用."

白玲看著趙得三一臉誠懇,心里又一次被他感動了,這麼多年了,從來沒有人還這樣為她的事情這麼上心過,她雖然心里已經不報什麼希望了,但還是挪開了步子,跟著他回到了辦公室里,趙得三順手將門關上,雙手搭在白玲的肩上,輕輕按著她,說:"你先坐下,聽我給你出個主意."

他回到自己的破爛椅子上坐下來,將自己想到的點子一臉鬼笑的給白玲說:"你先別急著灰心喪氣,下午的時候張達就會回來,你下午到四五點的時候,去敲張達辦公室的門……"

還沒等趙得三把話說完,白玲微微皺著那柳葉眉,說:"你該不會是讓我去他辦公室,再被他'那個’吧?沒用的."她苦笑著搖搖頭,對這種主意不報希望.

"不是,你先別插話,聽我把話說話."趙得三急切的說,"我有一個好主意,你知道那個倉庫的胖姐嗎?"

"知道……怎麼……了?"白玲見趙得三兄有成竹的樣子,反倒讓她感覺有點莫不著頭腦,心里又是感動,又是沒底兒,雖然不報什麼希望了,但還是想聽聽趙得三有什麼主意,臉上淚痕斑斑的,吸了吸紅彤彤的鼻子,那容貌看起來真是可人,女人身上才有的那種成熟氣質,在白玲身上展現的淋漓盡致,讓趙得三看的有點心動,決心一定要幫助她留在煤資局工作.

"胖姐和張達有一腿,據我觀察,張達每天下午都要把胖姐帶到他辦公室里……"趙得三神秘兮兮的說道.

白玲大大的眼睛里有點迷惑,她在想,趙得三這麼神秘兮兮的樣子,告訴她這個,有什麼用處啊?她也有點驚訝,胖姐總是可以安排她遠離張達,難不成是怕自己威脅道她嗎?白玲開口說:"你該不會是讓我……讓我敲他辦公室門……打擾他和胖姐'那個’嗎?"她說這句話的時候臉頰上有點羞澀,微微垂下眼瞼,不好意思直視趙得三.

她這一下害羞的樣子還真是美豔絕倫,很吸引人,不過這麼年紀輕輕的一個女人,操守著一個那麼支離破碎的家,讓趙得三對她更多的還是同情,一時間覺得她很是可憐,和自己的命運何其相似啊.

在她面前,趙得三找到了一點男人的尊嚴,點了點頭,道:"對,就是這樣,你到時候你敲他的門,張達肯定生氣,等他打開門的時候我就適時的上前去,他也不想讓別人看熱鬧吧,也不想讓大家都知道他和胖姐在辦公室里干那事的,你說是不是?我再假裝問清原由,向他一請求,他不就輕易不敢辭退你了嗎."趙得三說這話時,心里已經覺得不會有什麼差錯,如果這麼做了,白玲留下來基本上就是十拿九穩的事了,他期待的看著白玲,等她的態度.

白玲兩只杏眼水汪汪的看著趙得三,只覺得他那一臉沉著,好像對她的事情真是用了不少心,讓她一時間心里很是感動,長長的睫毛微微眨了一下,有點顧慮,又有點期待,說:"這……這能行嗎?"她還是心里沒有多少底氣,覺得如果這樣不行,反倒會連累了趙得三.

畢竟這不是什麼上策.

"你就聽我的吧,沒錯的!"趙得三十分肯定的說道,"他張達也是個精明人,不會不顧自己的影響的."

"那……那我下午就按你說的去找他?"白玲給自己鼓了鼓氣,反正也沒什麼法子了,倒不如就試一下他說的這個辦法,到底能不能,只有試一下才能知道.

"嗯."趙得三點點頭,"記住,四五點的樣子去敲門,他那時候會和胖姐在他辦公室里忙著呢!"得意之下,趙得三說完這句話,頓時有點後悔,不好意思的看著她.只見白玲聽他這樣說,不但沒有尷尬,反倒被他給逗樂了,淚痕斑斑的臉上綻放出久違的迷人微笑,垂下臉"噗哧"的抿住嘴了偷笑了一下,抬起梨花帶雨後俊俏的臉蛋兒,有點感激的看著趙得三,說:"還從來沒有人這麼為我上心過,謝謝你了."

那就以身相許吧,趙得三心道,臉上卻裝作一副男人正義的樣子,一臉威嚴的說:"不用謝,這是我該做的,我趙得三只要還在後勤處呆一天,就要和張達那樣的大壞蛋暗斗到底,不能讓他總是這麼欺負你們!"這句話說得連趙得三自己覺得都有點大了,冠冕堂皇的沒有一絲破綻,在這個柔弱的美女面前,覺得自己真是雄起了一回,甚是有面子.

"那……那我下午再過來吧."白玲懷著感激的心情對趙得三說,起身站了起來.趙得三本想讓她在自己辦公室多留一會,但畢竟是單位,他也怕被人看到了不太好,尤其是萬一芬姐看到了,怕只顧了鍋里的,忘了碗里的,那就得不償失了.于是,他笑呵呵的站起來,說:"那好,白姐,你先就回去吧,下午再過來."

白玲"嗯"了一聲,對他微笑了一下,轉過了身,低著頭就拉開門往出走,趙得三被她那迷人的笑容搞的神魂顛倒的,怔了一下,笑呵呵說:"白姐,那你慢走啊,我就不送了."

白玲回過頭,又是溫柔的笑了一下,臉上帶著淚痕,那笑容柔弱的讓趙得三感覺心疼,同時又感覺很迷人,為他自己做的這件事感到自豪,覺得他今天真是做了一次男人.

"今天打擾你了,謝謝你."白玲抹了一下凌亂的留海,那眼眸清澈明亮的像一汪清泉,緩緩轉過身,低下頭,快速的往外走了.

趙得三看著那婀娜多姿的背影,那曼妙的身材和絕佳的容貌,在他腦子里經久不息的浮現著.

整個上午的時光,他就像失了魂一樣,趴在桌子上百無聊賴的回想白玲,這個女人真是讓他迷戀上了,他恨不得時間能走的快一點,下午趕緊到來,好在白玲面前再顯一下自己男人的尊嚴,當著張達的面讓她能繼續留在煤資局做保潔工作,那樣的話,在白玲心里,趙得三覺得自己肯定會占有一席之地的,對這個潔身自守的女人,她也說了,自己從心里面已經願意被張達欺負,來換取繼續留在這里工作.那麼趙得三覺得他這麼義無反顧的冒著危險幫助了她,她至少也應該對他有點什麼表示了吧?……

不知不覺就到了中午下班吃飯時間了,趙得三起身拉上辦公室門出去,剛好碰見了胖姐和張芬芬.

胖姐對他是一番恭維,張芬芬只是用那雙杏眼含情脈脈的看他,沒說什麼話,現在作為後勤處分管倉庫工作的一個小領導,趙得三覺得和她們就算走在一起,也是天經地義了,不怕別人說什麼.

"胖姐,芬姐,下班吃飯去啊."于是趙得三樂呵呵的問道,在這個煤資局最底層的部門里,他和張達可以說是水火不容,所以他盡量想要保持好和下面這些雜工的關系,給自己落個好名聲和好人緣.

胖姐恭維和氣的應著,和張芬芬跟在趙得三身後一直進了食堂,趙得三覺得自己身份和她們有別,就故意停下來,在食堂里門口站了一會,等著她們兩個打了飯端出食堂了,才笑呵呵問:"去倉庫吃啊?"

"嗯,食堂是你們領導才坐的,我們這些打雜的就不在里面吃啦."胖姐陪著笑臉說道,張芬芬水汪汪的杏眼斜睨了趙得三一眼,那眼神好似在告訴趙得三,她很喜歡他.

自從認識了趙德三,她就像是找到了一種心靈的解藥,他會認真的聆聽自己心里的疾苦,也會想自己訴說自己的苦悶.

看不見趙德三,這女人就感覺生活缺少了點什麼,心好像被什麼東西給偷走了一樣,總是心慌不安.

趙得三這會心里想的是白玲,認識了白玲,他對芬姐的興趣好像就沒有以前那麼大了,畢竟白領的身世更加淒慘,比芬姐是有過之而不及,雖然一樣是後勤處的臨時工,但白玲身上隱隱散發出來的氣質明顯要比芬姐高一個檔次,更加讓趙得三著迷.

他打了飯找了個角落的空位子坐下來吃,過了一會李菲菲也端著飯過來坐下,輕笑著逗他:"在後勤處工作的怎麼樣啊?"

趙得三白了他一眼,沒好氣說:"你就挖苦我吧!"

李菲菲收了笑容,四顧一周,湊過頭來,小聲問:"知道王總到底為什麼把你調離他身邊的嗎?"李菲菲的樣子看起來有點神秘,好像知道其中的什麼原因一樣.

這讓趙得三感覺有點疑惑:"你知道?"

"我聽張局無意提起,說可能是王總覺得是你向外透露了小溝石礦的招標機密資料,他本來一心想把那個礦的開采權搞給高虎虎的,現在到了任蘭手里,他覺得是你在暗中搞鬼了."李菲菲湊到他面前小聲的說,也用一種猜疑的眼神盯著他.

趙得三怔了一下,立馬裝作很無辜的樣子,苦笑說:"那王八蛋也太抬舉我了吧?我又不認識人家,憑什麼會給人家透露啊,再說那麼機密的資料,他哪會讓我看到啊,你也知道,他一天到晚啥工作都沒給我安排,我根本沒機會知道那些機密資料的,那王八蛋!"幸好李菲菲她們還不知道他和任蘭的關系,起碼現在還可以裝可憐,瞞天過海一下了.

上篇:第三十八章同是天涯淪落人    下篇:第四十章謀求改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