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第三十八章同是天涯淪落人   
  
第三十八章同是天涯淪落人

"而且還怎麼樣?"趙得三對眼前這個女人產生了同情感.所以,他要將事情問個清楚.

"哎,還是不說了,說了也沒用."女人好像是認了命,不想再說下去.

"你怎麼知道說了就沒用?"趙得三雖然這樣問,但心里根本就沒有底.

"就算是說了,你只是否則分管倉庫的一個人物,還能替我做得了住嗎?"女人的口氣多少帶著一些嘲諷.

奶奶的孫子的,連一個臨時工都這樣瞧不起老子啦?那老子還在這里混個什麼勁呀!趙得三有些氣急敗壞了,他沖著女人咆哮說道:"我今天就要管管這事,你說,只要你說的在理,我就一定會為你做主,就不信這里還沒有天理了!"

此時,女人已經停止了哭泣,兩只大眼睛忽閃忽閃的看著趙得三那因失去理智而狂躁的樣子,歎了口氣道:"哎,還是算了吧,就讓我一個人倒黴算了,還是不要把你再搭上了."

"不行,你必須要說,這件事我管定了!"趙得三說這話的時候,心里也有點後悔,知道自己是一時的沖動又把話給說大了.可是,男子漢大丈夫,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沒有回頭余地了.

女人一時間像被趙得三的氣魄所震懾了,又像是被他的豪爽給感動了,兩行熱淚再次刷的一下子流了下來,哽咽著說道:"不,不用了,你有這句話我就……就知足了,自打到這里工作以來,從來沒有人這樣關心過我,我……我一個臨時工能算個什麼."

趙得三也像是找到了一點男人的威嚴,這種威嚴既然已經樹立,就沒有再退縮的道理.于是,他向前邁了一步,雙手扶住女人的肩,輕柔的說道:"別哭了,來,進我辦公室坐下來慢慢說."

女人看到趙得三哪誠懇又堅定的樣子,心里甚是感激,現在對她來說,能不能挽回自己的局面是另外一回事了,就當是一吐為快吧.于是,她便給趙得三講述了自己的經曆.

原來,她是本市煙廠的一名下崗女工,名叫白玲,今年三十五歲.老公因車禍喪失了生活自理能力,雖然當時得到了些賠償金,但是幾年光景下來,家里的錢基本上花光了,她不得已只有出來打工賺錢養家糊口了.

基本上的打工生涯也就是有今天沒明天的,打一槍換一個地方,沒有在哪里干的時間很長.可是,對于目前這份工作,她還是蠻在意的,不僅僅是因為這里的待遇好,工資高,也是因為離她家比較近,所以照顧家里很是方便.

可沒想到,事情並不以她的一直為轉移.

來到這里工作幾個月以來,她是勤勤懇懇,兢兢業業,本想通過自己努力在煤資局站得住腳,保住這份臨時工工作.可偏偏遇到了張達這種領導,這個人看似其貌不揚,但在利用權利搞錢搞女人方面倒是得到了王純清的真傳,很有一行.就拿他在煤資局做後勤處長這些年來說吧,凡是招來的臨時工女工,長的好看一點的,基本上都被他得到了好處,差一點的想在這里呆住,也都給他送過厚禮.近一個月以來,張達又對她發動攻勢了,她不是那種不識相的女人,知道現在這個世道,沒有後台給她撐腰,那就要付出點什麼.

白玲試著用一個月努力得到的工資,給張達買了一只名牌剃須刀和兩條好煙,但是當她將這兩樣東西帶到煤資局來送到他辦公室的時候,他卻一本正經的婉拒了,並且嚴肅的說道:"你這個人怎麼這麼不會辦事呢?像這種行為怎麼可以在辦公室里亂來呢?即便是送,也要等到了晚上送我家里去嘛."話外之音不言而喻.

白玲雖然不是那種水性楊花的女子,但對後勤處處長張達的意圖還是能明白一些的,這不就是讓自己親自送貨上門嗎?思前想後,白玲還是于當晚七點多鍾來到了張達家里.

張達這晚故意支開了老婆,讓老婆去附近的麻將館打麻將了,知道自己老婆是個磊長城的好手,一坐下來就起不來了,剛好給自己騰出空間來為所欲為.

當白玲來到他的住所時,才發現張達准備好了一切,等著她上鉤.

屋內的環境整潔優雅,迷彩的燈光令人遐思,悠揚的音樂讓人迷醉,在患得患失之間,白玲被張達讓到了寬大的沙發上坐下來.

白玲幾乎忘了自己是來送禮的.倒好像是自己已經認可了張達安排的一切,張達問她一句,她就回答一句,將一切主動權全權拱手想讓給了張處長.

張達見了次情景自然是燃情蓬發,他毫不猶豫的坐到了白玲旁邊,一點也不介意的將一只胳膊輕輕搭在了白玲的肩上.

在那一瞬間,白玲的心里有一種難言的苦澀,但還是有一種更難言的渴望.畢竟她是個正常的年輕女人.

為了保住這份來之不易的工作,她做著劇烈的思想斗爭.

在張達還沒有對她實施全面攻擊的情況下,她就已經是微微帶喘,紅潤滿面了.所有這一切,張達自然都是看在眼里,記在心里,他惦記著這個絕倫典雅的美女人可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可以說自從白玲來到煤資局應聘保潔工的時候,他就已經看好了她了.之所以白玲在沒有任何關系的情況下能讓煤資局後勤處聘用,都是張達在幕後為她一手操辦的.

本來張達打算在很短的時間內就讓白玲俯首稱臣,但由于在對張芬芬和白玲誰先誰後的選擇問題上安排錯了,將張芬芬安排到了第一位,誰知這個張芬芬竟然不吃張達那一套,所以張芬芬沒能讓張達得逞,繼而又將倉庫另外的一個雜工胖姐給弄到了手,胖姐知道自己沒姿色,自身條件不行啊,給張達也偷偷送了不少禮才站住了腳,這下被張達得逞以後,感覺自己保穩了倉庫雜工的活,有時候從家里親手做了些好吃的,都會偷偷帶給張達吃,在他辦公室里將他像自己的老公一樣伺候著,過的如魚得水.

白玲的出現,給張達帶來了歡喜,也帶來了惆悵.

張達一手操辦了白玲的應聘,在她沒有任何關系的情況下,穩住壓力,將她收錄進來,他的本意不言而喻,就是要個自己找一個個心靈的慰藉.然而,事情並沒有他想象的那麼簡單,就在他美滋滋的利用職權,像白玲發動進攻時,那個胖姐可是個精明人,不是一盞省油的燈,本來就很少有男人青睞自己的緣故,現在好不容易釣到了一個靠山,怎麼可能讓別的女人趴在她頭上去拉屎呢,她深知必須維持好和張達的關系,就不能讓白玲輕易靠近張達.

白玲上班以後,胖姐就仿佛成了她的領導一樣,安排她掃地干啥的,就是不讓她輕易靠近後勤處辦公室,只是在前院辦公樓處活動工作,這樣在各大領導眼皮低下,張達也不敢亂來.

實際上就是不想給張達機會,在這一點上,白玲還總以為胖姐是在保護她,兩人對此心照不宣,實不知,胖姐那只是在維護自己在張達心里的地位.

隨著時間的推移,張達開始覺得胖姐有點礙手礙腳了,幾次想通過變通的手段,將這個胖女人給掃地開除離開煤資局,但張達還是怕胖姐這樣的農村女人一鬧起來就蠻不講理,一點臉都不要的地步,他還是沒敢做出那種過于過分的舉動.

情急之下,張達開始動用了手段,主動向白玲施壓,讓她主動投桃報李,果不其然,張達的這一招湊效了,如願以償讓白玲到了他家里,現在已經距離自己的懷抱相差毫厘,只要他搭在她肩上的手輕輕一勾,那白玲就會誠服與他.

在感覺到了白玲身體微弱的顫抖之後,張達顯出了他高超的本領,他並不急上,而是很有節奏,很有分寸的去撥動她的心.就在白玲感覺自己六神無主,精神恍惚之際,一只大手輕輕抓住了自己的小手,然後關愛的說道:"看看,這哪里還像個漂亮女人手啊,一看就是個勤快的女人手啊.看來是家里家外一把手啊,怎麼樣?工作上累不累?要不要我給你換一個輕松的事情做啊?"

白玲此時此刻倒是多了幾分感激,少了幾分蔑視,但她不需要男人的關愛,更需要男人的安慰,這個時候,白玲流下了眼淚,很長時間了,沒有人這麼關心過自己,含淚欲哭,哽咽說:"謝謝張處長的關心,我現在很好的,只要能讓我在煤資局繼續干下去,就可以了,別的……別的我不敢奢求!"說罷自己的身子倒是不自覺的向張達的懷中靠了靠……

就在張達按耐不住將手伸向白玲的腿處時候,本外突然響起了"咚咚咚"急切的敲門聲,這一變故,把兩個已經投入到欲綿綿雨汪汪的人嚇了個魂飛魄散,首先是白玲,神經質的從沙發上竄起來站直了身子,圍著沙發前的一塊空地胡亂的轉著圈子.再看張達,雖久經沙場,畢竟事情來的太突然,也隨著站起身子,站在原地,緊搓著兩只手,不知是應一聲門外的砸門人,還是應該裝作家里沒人.

就在張達猶豫之間,門外的砸門聲更加大了,張達怕影響到左鄰右舍都出來看熱鬧,情急之下,只好讓白玲回到沙發上坐好,然後,自己慌慌張張的打開了門.

門一開,從外面就急匆匆的進來了一個人,准確的說應該是一個女人,一個像胖姐一樣的女人.只見她二目圓瞪,氣喘籲籲的進到屋里以後,雙手叉腰往屋子中間一站,惡狠狠的說:"張達,你個臭不要臉的,支開我出去打麻將,竟然在家里干這種不要臉的事!"

張達馬上把門關好,然後陪著笑臉,尷尬的說道:"老婆,你瞎說什麼呀?人家小白是來……給我送禮來了."情急之下,張達也不管送禮是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了,心想,只有這麼說,這個死婆娘才會相信.

"啊,啊,呸!"張達的老婆沖著他狠狠的"呸!"了一口,然後便沖著白玲吼道:"真沒想到啊,你這個狐狸精,竟然偷漢子偷到我頭上來了,竟然和張達這個臭不要臉的在我家里亂來!"可能是她一時間被眼前的情景沖昏了頭腦,直接認為是白玲主動送貨上門來腐蝕張達來了.

白玲只是低著頭,好像是她真的已經跟張達做過了什麼似的.張達的老婆見她不敢說話,反應就更大了,竟然搶上一步朝她的臉就是"啪"一巴掌.

張達站在一旁沒想到自己老婆會一上來就動手,馬上上前抱住老婆的水牛腰急切的說道:"有話好好說嘛,干什麼動手打人啊!"

死婆娘一看張達竟然還護著白玲,氣就更大了,她像瘋了一樣伸著兩只利爪,狠命的朝白玲的臉上夠了過去……張達見一時間難以平息眼前的沖動和局面,便死命抱著老婆不讓她夠到白玲,同時沖著白玲急聲地喊道:"你還不快走!"

張達的一句話提醒了白玲,她簡直被眼前的情景嚇壞了,哪里經過這種難堪的場面,在張達的提醒下,她捂著臉朝門外跑去,身後渾厚的罵聲震耳欲聾,一直等到她跑到了樓底下,還能聽見張達老婆歇斯底里的吼叫,白玲這時候連死的心都有了.

"還好,幸虧他沒占了你的便宜!"趙得三這時候竟然插了這麼一句話,說完以後,自己也後悔了,怎麼可以這麼說話呢?自責的同時,他偷著斜睨了一眼白玲,只見她兩眼含淚,驚訝的看著自己.趙得三知道是自己的話刺傷了這位心酸潔身的女人,趕緊想把剛才的話挽回一下,但情急之下再次說道:"我的意思是,幸虧他沒把你欺負了!"

媽的,這不跟前一句沒兩樣嗎!甚至還不如前一句呢!

上篇:第三十七章深受打擊    下篇:第三十九章出謀劃策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