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第二十九章陪逛街   
  
第二十九章陪逛街

吃過早飯,時間差不多了,任蘭怕趙德三遲到,自己也急著去集團公司,吩咐人手編制標書.

"德三,時間不早了,我們走吧,別遲到了."任蘭說道.

趙德三點了點頭,取下外套穿上,兩人出了門.

分別之際,任蘭戀戀不舍的看著趙德三,說道,"德三,你的那些文件對姐很有幫助,這幾天,姐要抓緊時間編制一下標書,可能最近幾天都沒時間陪你,你不要生氣好嗎?"

趙德三點了點頭,"姐,你的正事要緊."

趙德三心里也有自己的打算,沒有蘭姐作陪,還有其他人呢.

任蘭開車將趙德三送到離煤資局不遠處的路口,兩人分道揚鑣.趙德三向煤資局走去,任蘭開車直接去公司,准備編織對應的標書.

國慶七天,任蘭親自帶領新茂礦業計劃部的人加班加點,做了一份堪稱完美的標書.而這七天,趙得三也過得豐富多彩.

在酒店開了兩天房,分別和張曉燕,文倩各自呆了一天,加深與她們的聯系.張曉燕和文倩,雖然都是單位里的小人物,但是她們卻是最有機會接近王純清的人,一定知道關于王純清的不少秘密.

只有拉近和她們的關系,博得她們的信任,最後聯合她們的力量,才能一起絆倒王純清,將那個混蛋不如的家伙拉下馬.

最後一天趙得三想起了張芬芬,她是個狠可憐的女人,一個人拉扯孩子很不易,家境貧寒,看看自己過去能不能幫上她什麼忙.

張姐雖然是個極其不起眼的小人物,但趙德三感覺,自己才來單位,單位里的每一個人,他都需要了解,盡量和大家處理好關系.

或許有朝一日,她還能幫上自己.

盡自己現在微薄的能力,先幫一下她.

國慶期間,她家里肯定有很多活要干,自己過去幫她干一下,就當是鍛煉身體.

于是就打了公交車去郊區張芬芬的家找她.

趙得三在公交車想起麥草堆上打滾時的場景,感覺真是回味無窮,有點想入非非.

一路上公交車顛簸的讓他覺得很郁悶.

最近稍微有點忙碌,好幾天都沒見到張芬芬了,想到她穿著樸素的衣衫和那雙布鞋,趙得三愈發覺得這個女人的不易,去幫幫她,也是應該的.

吃慣了山珍海味,偶爾嘗一下農家樂,也很可口.

說不定她會給自己做一頓農村的粗茶淡飯,讓自己換換口味呢.

快一個小時的路程,終于到站了,趙得三一條下車,就急不可耐的直奔張芬芬家.來到家門口,發現門從里面關著,巷子里人來人往.他抓起門環扣了兩聲,就連忙閃開,站在一旁,生怕別人看見.

過了會門打開了,張芬芬戴著一定過時的白帽子,系著圍裙,穿著老土的衣服走出來.

一看見是趙德三,臉上露出驚喜的表情,因緊張而兩頰微微紅潤,說:"小趙,快進來吧."

趙得三進了門,張芬芬就連忙插上門,生怕被別人看見.

好久沒有聞到這熟悉的氣息了,那股趙得三身上散發出來的煙草味兒讓她太喜歡了.

就像悶了很久突然呼吸到新鮮空氣的感覺一樣,大口大口的呼吸著,心跳砰然加速.

趙得三聞多了那些香水味,她身上那股淡雅的女人香讓他很是喜歡,望著她,激動說:"芬姐,放假這幾天,是不是家里活比較多?"

她笑了笑,點了點頭,說,"家里還有幾分地,正在秋收,是有點忙,小趙,你怎麼來了?"

趙德三笑著說,"我過來看看你,看看有什麼能幫上你的."

她攏了一把凌亂的頭發,笑道,"其實也沒有多少,前些年征地,家里只剩下二分地,我重點糧食,夠我們娘兩吃,對了,一會兒走的時候,給你帶幾根新鮮的玉米棒子吧,自己家里種的,純天然,無汙染."

趙德三笑著點頭,說道,"好啊,對了,芬姐,家里還有什麼活?我幫你干吧."

張芬芬看了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你一個領導,怎麼能干這種粗活,活也不多,還是我自己來吧."

院子里堆著一堆剛掰下來的玉米棒子,扯掉了外皮,她正准備將這些玉米棒子掛在屋簷下,等晾曬干,可以磨成玉米面.

玉米面的營養價值很高,兒子正在讀書,偶爾給兒子烙幾張玉米餅,讓他補充營養.

趙德三雖然不是農村人,但是這些農活他小時候在鄉下老家見過.

二話不說,趙德三就上前去,扛起一串玉米棒子,爬上梯子,往屋簷上掛.

"啊!"突然,趙德三腳下一個不穩,身子一揚,發出一聲驚叫,倒了下去.

說時遲,那時快,她一看趙德三甩了下來,連忙上前去,扶住了趙德三.

"嚇死我了,謝謝你."趙德三驚出了一身冷汗,嚇得不輕.

"別做了,我就說你沒干過這種活,你非要干."張芬芬埋怨的看了一眼趙德三,從他手中奪過了一串玉米棒子.

"沒事,我來幫你."趙德三堅持要幫忙,一伸手,卻鬼使神差,不偏不倚的伸向了不該觸碰的地方.

"德三,我……我想你……"她的眼神突然變得熱烈起來,一頭紮進了趙德三的懷里.

趙德三在單位很照顧自己,自己一個老土的女人,他也不嫌棄自己,還幫自己干農活,這讓她心里很是感動.

某種程度上,她與任蘭有著共同之處,需要人的關心和愛護.

"我會幫你,以後有什麼事情就告訴我,我盡量幫助你."趙德三摟著她,義正言辭的說道.

"嗯,謝謝你,小趙."她抬起一張紅潤的臉頰,閉上了眼睛.

……

"咚咚咚"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趙得三還以為是被芬姐雙手抓著門栓晃動時發出的響聲.

"咚咚咚"又是幾聲,芬姐冷靜下來,從門縫里看出去,才發現是兒子在門外站著.

她頓時驚慌不已,連忙站起來,驚慌失措的小聲給趙得三吩咐:"快去躲起來,我兒子回來了,躲到後院去,他看見你在我家,會出去亂說,街坊鄰居到時候肯定會說閑話的."

趙得三心里暗罵,操!小兔崽子偏偏這時候回來,真是關鍵時刻掉鏈子.

他一邊不甘心,一邊小跑到後院去躲著了.

她說得對,童言無忌,即便他們關系純潔,被小屁孩出去一說,她的身份很特殊,街坊鄰居里那些長舌婦,肯定會風言風語說閑話.

這不僅讓芬姐沒法抬頭做人,一旦這些風言風語傳到單位去,對自己的名聲也很不好.

"媽!開門啊!"

"來了,來了!"芬姐驚慌的應道,快速的扣上紐扣,心慌意亂的打開了木門.

兒子一臉生氣,說:"媽,干嗎老關門啊,大白天關門干什麼!"

張芬芬心還在咚咚的跳著,怕被兒子看到趙德三,強作鎮定,說:"媽在忙,怕有人來家里偷東西,你不是出去玩了嗎,怎麼麼回來了?"

兒子說:"你給我點錢,我和同學去買面包吃!"

張芬芬伸到褲兜里掏出破舊的錢包,心疼的拿出五元錢給他,說:"省著點花."

兒子一把奪過錢,就轉身出去了.

張芬芬看他走遠了,將門關上,才靠在門上閉著眼松了一口長氣.等心情平靜下來,低頭一看,自己驚慌之下連口子都扣錯位了,自己噗哧一聲笑了.

趙得三一直在仔細聆聽著院子里的動靜,聽見安靜下來,猜測芬姐的兒子肯定出去了,于是偷偷出來看,見芬姐在門上靠著,低頭.

趙德三上前去,笑著說:"芬姐,嚇壞了嗎?"

張芬芬其實不是在扣扣子,只是剛才都錯位了,重新扣一遍,隨著呼吸,上下起伏,說:"剛才把我嚇壞了,千萬不能讓我兒子看見你,幸虧他沒從門縫里看,否則跳進黃河里去都洗不清了."

趙得三笑道,"你說的也有道理,我沒什麼意思,也才去單位不久,希望你以後能多關照一下我."

張芬芬自嘲的笑道,"小趙,你別開玩笑了,我只是一個打雜的保潔工,你在辦公室工作,又是王總的秘書,應該你照顧我才對."

趙德三笑呵呵地說,"你放心,只要任何人欺負你,你告訴我,我一定會幫你出頭,不過前提是要有機會."

趙德三知道,自己只是個小人物,目前能幫上她的地方不多,但是表態還是必須的.

張芬芬很是感動,抬頭一看,見趙德三直直的盯著自己,紅著臉羞澀的問:"小趙,你干嘛那樣看著我?"

趙得三說:"芬姐,其實你很漂亮,很有女人味,也很有魅力."

張芬芬第一次被人這麼誇,頓時有些心花怒放,羞澀的笑了笑,說道:"小趙,進屋子里去吧,在這里不安全,被人看見了會說閑話."

趙得三點點頭,直接轉身走向張芬芬家的屋子里,屋里陳設很簡單,一張破爛的沙發,一張茶幾,一台十七寸的老式彩電,地上鋪著紅磚,屋里光線有點暗.

趙德三和她聊了一會兒,咨詢了點單位里的人際關系,兩人越走越近,最終因為耐不住寂寞,再次突破了某層關系.

趙得三坐在沙發上休息,張芬芬給他倒了杯茶水,在他身邊坐下來,低著頭羞澀的不說話.

趙得三喝了口水,放下水杯,抬頭問她:"芬姐,最近處長有沒有欺負你?"

她搖搖頭:"沒,但是他最近老是來倉庫視察我們的工作,老是讓我出去搬東西,是不是想報複我?"

趙得三想到那天中午見到胖女人光著身子的事情,神秘笑道:"他不是想報複你,他霸占你不成,和那個胖女人搞在一起了."

張芬芬驚訝的看著他:"小趙,你咋知道的?你可別亂說啊,胖姐人很好的."

"我親眼見到的啊,有天中午我去倉庫找你,見後勤處處長從倉庫里鬼鬼祟祟出來了,我還以為你被他欺負了,跑進去一看,你猜我看見啥啦?"

"啥?"

"胖姐啊,正在穿衣服呢!"

"小趙,真的嗎?"張芬芬一臉大跌眼鏡,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真的,難道我還會騙你?"

"難怪處長他國慶放假前那幾天老是來倉庫,一來就使喚我干其他的事情了,原來是想支開我."

"管他呢,只要他不再打你的主意就行了."

"小趙,說真的,那天中午要不是你過來,我可能都被他給……"張芬芬心有余悸的說.

"我發現啊,咱們煤資局的領導個個都不是什麼好東西!王總幾乎每天都會帶不同的女孩進他休息室去,你想想看,他能干什麼好事嗎."

張芬芬含情脈脈的凝視著他,問:"小趙,你今天怎麼會來找我呢?"

趙得三點了支煙,冠冕堂皇的說:"好幾天不見芬姐了,想著放假,你家里肯定有活,反正我沒什麼事,看看過來能不能幫上什麼忙."

張芬芬害羞的垂下頭,說:"一點別的想法都沒有嗎?"

趙得三"嘿嘿"笑著,裝瘋賣傻,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張芬芬凝起眉頭,若有所思,說:"小趙,咱們以後還是不要這樣子了,我有老公,只不過在坐牢,再咋說他也說為了我才犯罪的,我這樣做已經不守婦道了,你還年輕,在煤資局又干那麼好的事,好好把你的工作搞上去吧!"

張芬芬作為一個良家婦女,自打和趙得三發生了那事兒,心里就一直有點愧疚,但每當和趙德三在一起時,她就有點控制不住自己,情不自禁想投入他的懷抱.

趙得三吸了一口煙,見張芬芬有點自責,說:"芬姐,放心吧,你不說我不說,沒人會知道我們的關系的."

張芬芬瞅了一眼趙得三,眼前這個俊朗的男人對她這種女人殺傷力有點大.

他年輕帥氣,有文化,有學問,心地善良,又有點小小的痞氣,對她的影響很大.

趙得三的手機滴滴答答響起來了,張芬芬提醒說:"小趙,你手機響了."

趙得三還沒注意到,經她提醒,掏出手機一看,是一條信息,李菲菲發來的,他國慶這幾天長假,竟然把她給忘了,打開信息來看,李菲菲說,趙得三,今天該有時間了吧?陪我逛逛街怎麼樣?

李菲菲是張總的秘書,雖然和自己平級,但正因為是張總的秘書,所以在單位很受別人尊敬,和她搞好關系,拉攏她入伙.

和她站在同一條戰線上,自己才能事半功倍.

趙得三看完信息,就疵滅煙頭,起身說:"芬姐,我還有點事,就先走了."

張芬芬不舍的問:"小趙,不留下來吃中午飯了?"

趙得三說:"不了."

從張芬芬家里出來,上了公交車,他連忙給李菲菲發信息過去:李大秘書,你在哪兒啊?

李菲菲回信息:解放路啊,你過來不過來?

趙得三發信息問:你一個人還是?人多我就不去了.

李菲菲回道:一個人啊,人多我還叫你干什麼!快點!我在麥當勞等你!

趙得三覺得自己真是命犯桃花啊,作為煤資局第一秘書,李菲菲在煤資局除了張淑芬和王純清,其他人皆因她是一把手的秘書,都要敬她三份,但他卻偏偏惹了這個高傲的冰山美人.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李菲菲對他從最開始的痛恨,到現在,反而惹來了她的好感.

趙得三這幾天一直忽略了李菲菲,這一想起,那高挑個兒,玲瓏有致的身材,加上那俊美的臉蛋兒,還有那一身居高臨下的氣質,就讓他感到心血來潮,他最喜歡挑戰,越是困難,越就要迎難而上,明知李菲菲是個不好惹的人物,偏偏想和她多來幾局,分出個勝負不可.

上篇:第二十八章心系蒼生    下篇:第三十章,服裝店驚魂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