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第二十七章仇恨之種   
  
第二十七章仇恨之種

趙得三終于是如願以償,點燃了這顆定時炸彈,隨著一陣顫抖,鳴金收兵.

美好的愛情也很累人,趙得三大汗淋漓,筋疲力盡,肚子都在呱呱亂叫,他才想起自己還沒吃晚飯,下了班呆在辦公室幫任蘭拍那份機密文件,忘記了吃飯.

"蘭姐,你餓嗎,我有點餓了."趙得三喘著氣說.

任蘭摟著他,半張臉貼在她滾燙的身體上,斜過臉,一臉紅潤,含情脈脈的凝視著趙得三,嘴角帶著溫柔笑容,問:"是不是最近太忙,累壞了?"

趙得三搖搖頭,喘氣說:"蘭姐,我還沒吃完飯呢."

任蘭一臉心疼的看著他,說道:"怎麼連飯都不吃啊?你家里有什麼菜沒?姐給你做飯!"

趙得三孤苦伶仃的一個人,哪還會自己做飯呢,連灶具都不夠,還說菜呢,搖搖頭:"沒有,我都是在外面吃的!"

任蘭就松開他,坐起來抓過衣服往身上穿,趙得三問:"蘭姐,你穿衣服干嗎?"

任蘭說:"姐出去給你買點吃的去,不吃飯怎麼行呢!"

趙得三拉住她的胳膊,說:"蘭姐,不用了,撐一下,明天一早多吃點就行."

任蘭嫵媚笑著,說:"哪能撐啊?我把把你餓瘦了,我就不喜歡你了."有這樣的女人,願意心甘情願的照顧自己,讓從小就缺失母愛的趙德三由衷的感到感動.

趙德三濃情蜜意地看著任蘭,笑道,"蘭姐,你對我真好."

任蘭笑盈盈地看著他,說道,"傻瓜,人都是感情動物,都是互相的,你對姐好,姐自然會對你好."任蘭懶得穿戴整齊,稍微整理了一下,穿上風衣,就要出去.

趙得三有點擔心的說:"蘭姐,里面的衣服你不穿?"

任蘭低頭看看自己的衣著打扮,轉臉輕笑說:"晚上了,看不見,沒事."

趙得三欣賞著任蘭這一身打扮,高貴,典雅,氣質不凡,讓人心動.

"德三,你等會兒,姐出去給你買點吃的."任蘭攏了一把凌亂的長發,莞爾一笑,轉身走了出去.

目送著任蘭出去,趙德三仰面躺下,點了一支煙,回味著這段日子發生的事情.

自己的命運曲線,貌似從谷底正在慢慢上揚.而認識蘭姐,則是他事業走上巔峰的一個必不可少的因素.

趙得三很期待一會她回來將要發生的精彩故事.同時趙得三內心深處也有點微妙的感覺,被任蘭對他無微不至的關懷有所觸動.趙得三在十一歲的時候母親病逝了,這些年他爸忙于煤炭生意,在沒被抓去坐牢之前,其實他也就和任蘭的女兒任婷一樣,對他爸沒什麼感情,他爸和他一樣,生性放蕩不羈,喜歡沾花惹草,但在他媽活著時,他爸哪怕在外面有無數的花花草草,也從來不會欺負他媽的.

也許是這種人生經曆,讓趙得三對像任蘭這樣徐老板娘風韻猶存的女人有種獨特的情懷,對她們的感覺疑似于帶著戀母情結.

在趙得三等待任蘭去買飯的間隙,他的電話響了,趙得三佝著身子從桌上拿過手機,一看是李菲菲打來的,還有點疑惑,這煤資局第一秘書晚上還主動打電話給我啊?

疑惑的接通電話,李菲菲一上來就說:"趙得三!你耍我啊?"

趙得三一頭霧水,說:"李大秘書,我咋耍你了啊?你好莫名其妙呀!"

電話里李菲菲氣咻咻的說:"趙得三!你還裝糊塗!你忘了中午在食堂吃飯時說什麼了嗎!我等你一晚上了不來電話!"

趙得三恍然大悟,中午約定晚上找個地方和她談事的,隨即"嘿嘿"笑起來,"噢……那事啊,我還真給忘啦,李大秘書,我都不心急,你倒是很心急的嘛,改天了,改天我再約你吧."趙得三一邊笑著說一邊心想,他自己都把這事給忘了,沒想到李菲菲還記在心上,看來李菲菲還是很認真的.

李菲菲氣呼呼說:"趙得三!你耍我呀!"

趙得三又笑著補了一句:"你怎麼比我還心急呀?不用急于一時的,來日方長……"

李菲菲氣的"你你你"的一時半會啞語,最後怒氣沖沖的撂下兩個字:"無恥!"啪一聲掛了電話.

趙得三嘴角帶著愜意的笑,將手機重新放在桌子上,剛一放下,"滴滴滴"響了三聲,來了一條信息,他還以為是李菲菲發來信息罵他的,拿起一看,才見是任婷發來的:哥哥,我媽今晚有事出去了,你來我家好不好?我一個人害怕,你陪我看電視吧."

趙得三在心里,把丫頭當做自己的妹妹一樣,老趙家就他一個血脈,沒有兄弟姐妹,從小到大,其實他過的很孤獨.

尤其是很多時候,看到別人家的孩子們,三三兩兩,在一起玩耍,他身邊連一個玩耍的朋友也沒有.

這二十多年來,由于家里有錢,身邊的同學和朋友,一直在刻意的和他保持著一種很微妙的關系,沒有真正意義上的朋友.

認識小丫頭的過程,讓他覺得很狗血.

但他很渴望和這小丫頭保持著一種純潔的兄妹關系,又擔心會被任蘭發現其中的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趙德三想了想,快速的打出一行字:丫頭,哥有事,不能過去陪你,你自己一個人看電視吧,注意安全.

任婷很快又回信息過來:德三哥,不嘛,你過來陪我玩嘛,我一個人在家很沒意思的.

趙得三回複道:哥真的有事走不開,哥不像你,有錢人家的孩子,不用上班掙錢,哥在加班呢.

任婷小姑娘回複了一條更火辣的信息過來:加什麼班呀,德三哥,要不然這樣吧,我給你錢,你負責陪我玩,怎麼樣,嘻嘻.

這是什麼話,這不是被小丫頭保養了嗎.

趙得三臉上浮起自嘲的笑容,正要回信息,聽見房門響聲,立刻將手機關機,放到一邊去了.

任蘭接著就給他買了飯進來,一臉溫柔笑容,說:"德三,等不急了吧?快來吃吧."

任蘭將帶回來的飯放在桌子上給他打開,招呼趙得三過去吃.

趙得三看見任蘭彎腰為自己打開盒飯,心念變,悄無聲息的湊了過去,從後面猛然一下抱住她.

任蘭下意識的發出一聲驚叫,接著"呃"了一聲,有氣無力的說:"德三,別鬧了,快吃飯吧,吃完飯再說."

趙得三笑道,"我要吃你."

……

皓月當空,皎潔的月光猶如白銀一般,灑滿整個大地.

一場愛情正在生根發芽,兩個模糊的身影投影在玻璃窗上,如同在演繹一場即將失傳的皮影戲.

很快,燈光亮起,帷幕落下,精彩的演繹宣告謝幕.

趙德三深吸了一口氣,有點顧慮的說:"蘭姐,這樣不會懷孕吧,懷孕了咋辦?"

任蘭滿臉紅潤,扭過頭,眼神靈動,香氣如蘭:"懷孕了姐就生下來,給你生個大胖兒子,我們結婚."

趙得三瞪大眼睛,一臉驚訝,張嘴:"啊?"心里想,要是真的生下來,自己的前途可就要毀了.

任蘭看見趙德三擔驚受怕的樣子,咯咯咯發出一連串銀鈴般的笑聲:"姐開玩笑的,才不敢生下來呢,你又不是姐的老公."

趙得三終于放心了,認真地看著她,問道:"蘭姐,那我現在在你的心里,到底算是你什麼人?"

任蘭凝眉想了片刻,說:"算清人吧,男朋友吧,但你和我年輕差距有點大."

趙得三"呵呵"笑著,說:"身高不是差距,年齡不是問題,只要兩個人相愛,一切都可以變得很簡單."

任蘭風情的笑著,說:"你要不覺得是距離,那好,等姐辦完一件大事以後,那你就和姐結婚,怎麼樣?"

趙得三見她是開玩笑的,就隨口說:"好啊."

雖然嘴上這樣答應,但是趙德三心里卻在想,這怎麼可能呢,他是對任蘭動了一點感情,但也不可能現在就和她結婚,他們年輕和社會地位上的差距本來就很懸殊,加上蘭姐和商場上一些人的關系,一旦這種關系公布于眾,不但會影響她的生意,更會影響到自己將來的大好前程.

任蘭輕笑了下:"好了,去洗一下,吃飯吧."說著話,走向了浴室.

任蘭所說的那件大事,並不是中標白水鎮兩口規劃的石礦中的其中一口,而是將林家的礦業吞並,打垮,讓他們家破人亡,讓林建陽體驗一下那種淒慘的苦澀.

而在榆陽市下轄的神府縣縣委,十七年前從河西省政法大學畢業的林建陽,這十多年來因有父親林大發強大的關系網做後台,一路官運亨通,從剛畢業時一個小小的法院工作人員,坐到了神府縣縣委辦公室秘書長的職位,在神府縣手握大權,頗有神通.

在神府縣下轄的白水鎮,石礦開采權還沒公開招標,他已按照林大發指使,在打當地各路關系,准備好了村民的前期拆遷工作.

林建陽並未想到,現在的任蘭會是榆陽市隱藏的一位商業巨亨,他只聽說過有這麼個女性煤老板,但並沒見過面.

任蘭大學時並不叫任蘭,而是叫任彩霞,為了這個複仇計劃,她從一畢業就改掉了名字,瘦過臉,做過隆鼻,和當初河西政法大學那個灰姑娘任彩霞已判若兩人,沒人會認出她.

白水鎮公開招標開采權的兩口石礦分別定名"小溝石礦","黑河石礦"位于相鄰兩個大村莊.

神府縣近幾年因礦業經濟的推動,經濟發展量已步入華夏國百強縣,但縣城規劃建設水平落後,街道破爛不堪,最發達的產業當屬洗頭房桑拿房和酒店夜總會.洗頭房桑拿房是礦工們常去消費的場所,酒店夜總會則是一些煤老板招待當地官員的場所,一個小小縣城,云集了五湖四海的妖姬美妓.

在這座破爛的縣城街道,如果見到豪車,千萬不要感到驚訝,在這個礦產資源豐富的小縣城,藏著太多的小煤老板了.

在神府縣最繁華的四馬路中段糖果夜總會貴賓包廂,三十三歲的縣委秘書長林建陽靠著沙發而坐,左右各靠著一位衣著暴露濃妝豔抹的小姐.

白水鎮鎮長恭敬的給林建陽點上叼在嘴里的中華,坐下來,滿臉諂笑:"林秘書,你覺得你爸拿下這兩個礦的把握大嗎?"

林建陽冷笑道:"王鎮長,你覺得呢?以我爸在榆陽市的關系和我們家的經濟實力,拿下兩口井的開采權我不敢保證,但是拿下一口井,肯定是板上釘釘的事了!黑河村和小溝村的拆遷工作還要靠你王鎮長啦!"

上篇:第二十六章如願以償    下篇:第二十八章心系蒼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