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第二十一章生活有煩惱   
  
第二十一章生活有煩惱

趙得三和任蘭在辦公室呆了整整一下午.

趙得三喘著粗氣,笑道說:"蘭姐,今天陪了你整整一下午了."

任蘭一臉紅潤,笑道說:"德三,和你在一起,姐感覺很開心,很快樂,這十幾年來,姐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開心快樂過,謝謝你,德三"

趙得三見她一臉幸福的樣子,一臉驕傲的說:"蘭姐,沒想到我的魅力居然這麼大,哈哈……"

任蘭垂著一頭卷發回過頭,風情萬種,嫵媚極了,吐氣如蘭說:"德三,姐要做你的老婆,好不好?這樣我們就可以天天在一起,我真想和你每時每刻都在一起."十幾年來,任蘭一直缺乏安全感和關懷,和趙德三在一起,她感覺自己所需要的一切都得到了滿足.

她很沉迷于和他在一起的感覺中,幸福,快樂,滿足,所有的一切雜念和煩惱,都可以拋去.

趙得三心想,天天在一起,那我不一命嗚呼了.

他臉上帶著壞笑,說:"蘭姐,天天在一起,我怕你吃不消啊."

任蘭呵呵的笑著說:"姐能吃得消,就怕你吃不消了."

趙得三一臉服輸的表情,說:"天天這樣在一起,我還真的吃不消的,我甘拜下風."

任蘭幸福的笑著,說:"姐也不是讓你天天非要和姐做那些事,就是感覺和你在一起很開心,你這小鬼總是能逗人開心,和你在一起,我真的感覺很開心,什麼事都不會去想,只覺得很快樂,很幸福,小鬼,謝謝你."

趙得三眨巴著眼睛,說:"啥小鬼呀?是人小鬼大,哈哈!"

趙得三長的身材高大健壯,人又俊朗帥氣,是任何女人見了都想多看兩眼的那種男生.加之這貨能言善語,幽默健談,口才了得,自然能討得很多女孩子的歡心.

任蘭平靜了一些,吃力的站起來,翻了一個白眼,瞋笑說:"說你呼哧你還喘."

趙得三得意的笑了笑,說,"再坐一會兒我得回去了,你們也快下班了."

任蘭撕了點衛生紙擦了一下,兩人穿戴整齊了,已經是五點點多了.

趙德三打算再坐一會兒,就回去,畢竟自己和蘭姐在辦公室里獨處了這麼長時間,別人敲門也沒開.

自己倒罷了,就怕被人看見了,會私底下在集團里傳蘭姐的風言風語.

任蘭整理好衣服,坐下來,溫柔地看著趙德三,說道:"得三,一會跟我回家吃飯去吧,姐親自給你下廚做點好吃的,犒勞犒勞你,今天把你累壞了."

下午丫頭還給趙得三打電話讓去家里呢,他說有事走不開.

晚上肯定不能和任蘭一起去家里了,丫頭肯定會懷疑他的.

他可不想為了那一頓飯就得罪了那個刁蠻的小丫頭.

于是,趙得三推辭說:"蘭姐,不了,老是去你家里被你女兒看見不好的."

任蘭卻不以為然的笑著說:"丫頭十八歲都不到,她那麼小懂什麼呀!"

趙得三嘴角浮起一絲詭異的笑容,心說,現在的九零後,什麼都懂.

任蘭見他嘴角帶著詭異的笑,惑然地看著他,問道:"得三,你偷笑什麼呢?"

趙得三忙回神,收斂了那股怪笑,說道:"沒,蘭姐,我晚上不去你家里了,真不太方便."

任蘭一臉不解,說:"有什麼好怕的啊?婷婷才那麼小,還怕她呀?那丫頭,都怪我平時工作忙,對她嬌生慣養,對人沒禮貌,太刁蠻任性了."

趙得三明明是怕見到丫頭,卻否認說:"那小丫頭,我有啥好怕的,就是覺得蘭姐你老是帶我回家,你女兒會覺得不好的,畢竟我們的關系……"

任蘭想想那倒也是,女兒雖然還未成人,但現在的孩子都聰明,一些事明眼一看就明白了.

她本來就和丫頭感情不深,突然再在不牢固的情感中扯進了趙得三,女兒肯定會覺得任蘭不愛她,對她沒感情.

固然趙德三重要,讓她找到了愛情的美好,但女兒在她生活中,卻是她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是她身上掉下里的一塊肉.

任蘭有點遺憾的看著趙德三說:"本來姐還想買只甲魚給你做點好吃的補補身子呢,既然你擔心這個的話,那就改天等丫頭不在家的時候姐給你單獨做飯吃吧."

趙得三見蘭姐不固執了,心里的石頭落地了,笑笑說:"以後有的是時間,以後蘭姐可要給我好好補補啊."

任蘭抱住趙得三,將頭埋在他懷里,感覺很幸福,臉上掛滿溫馨的笑容,說:"肯定的,姐要把你補的壯壯的."

趙得三壞笑著問:"蘭姐,我現在還不夠壯嗎?"

任蘭在他身上粉拳輕捶,羞澀笑道:"壯啊,壯的跟頭牛一樣."

趙得三和任蘭抱了一會,任蘭的電話在桌上響起鈴聲,她才松開趙得三.

過去拿起電話,接通了溫言細語的說:"丫頭,怎麼了?"

"媽,你回來做飯不?你要是不回來我就去外面吃飯了!"

任蘭忙說:"回,馬上就回去,你在家先等一下,媽馬上就回去!"

這麼一個外在強勢充滿氣場的女人,面對自己女兒是卻溫柔的像一朵不經風吹的花一樣.

任蘭感覺自己在趙得三面前表現的有點失態,就尷尬的笑著說:"丫頭打電話讓我回去做飯呢."

趙得三說:"蘭姐,那我先走了,你待會再出來吧,一起出去被人看見不好."

任蘭點點頭,叮囑說:"路上當心點,晚上姐給你電話."

趙得三笑笑,就走到門前伸手擰把手,任蘭突然沖上來從後面抱住他,不舍的說:"得三,姐真想和你再多呆一會."

趙得三扭過頭笑著說:"蘭姐,有的是時間的."

看見任蘭對他依依不舍的樣子,心想,看來蘭姐真的是喜歡上了自己,自己也喜歡她,煤礦的事情,一定要幫她.

從任蘭公司出來,趙得三打車回到家門口,在附近的小飯館吃了碗油潑面.

然後就回家去躺下來睡覺了,這一天,他就像是個馬大一樣,高速運轉了一整天,累的夠嗆.

一頭紮下去,趙得三就打起了呼嚕,小伙子這幾天著實是累壞了.

趙得三一覺睡醒,睜開眼睛的時候天已經擦黑.

看了看表,已經八點多了,坐起來玩了會游戲,感覺沒意思.

還是有點耐不住寂寞,又跑下去去打開電腦,欣賞拍到的王純清的犯罪證據,這些東西不光對他很有用處,一旦在煤礦開采權的問題上,王總如果不考慮蘭姐,這東西也會派上用場.

趙得三隨即從手機中翻出文倩的號碼,給她先發了一條信息:美女,有空嗎?我想見見你.

文倩給他回信息問,你是誰啊?

趙得三嘴角浮起冷笑,回複道:我是王總的秘書趙得三啊,就是你去王總辦公室快活時看見的那個啊.

文倩回了句:趙得三!你有病!

趙得三像讓張曉燕就范一樣,給她挑了一張截圖以彩信形式發了過去.

文倩果然驚慌了,立刻打來了電話,趙得三一接通電話,文倩就極為躁動的問:"趙得三,你到底想干嘛?你哪來的那東西啊?"

趙得三"呵呵"的笑著,不緊不慢的說:"文倩,你先別管我哪來的那些豔照,我想干嘛,呵呵,咱們見了面再談吧,咋樣?"

文倩躁動的說:"你到底要干嘛?你在電話里說就行了!這麼晚了我不出去的!"

趙得三呵呵的笑著,說:"可是電話里很難說清楚的啊?"

文倩生氣的說:"你到底想干什麼!別拐彎抹角,有話直說!"

趙得三嘴角擠出一絲邪笑,慢悠悠說:"那我可就直說了啊,就是那點事,你懂得."

文倩立刻生氣道:"趙得三,你休想!"

趙得三輕蔑的一笑,說:"那你看著辦吧,這些照片我可不敢保證別人不會看到哦!"

文倩立刻驚慌了,焦急說:"趙得三,你說吧,在哪里見面,我直接過來就是了,但我可說明了,今天見面後你必須刪除了那些照片!不准讓別人知道!"

趙得三笑呵呵說:"見了面再細說嘛,人民路九州賓館,到門口給我打電話."還沒等文倩再說什麼,趙得三就掛了電話,臉上浮著得逞的笑容,徑直出了家門.

人民路就是他家這條街,九州賓館離他家就五十多米遠.

趙得三進了房間,打開電視,靠下來,點了支煙悠哉的吸起來,順便給文倩發了個信息:308,直接上來就是了.

過了二十分鍾,門就敲響了,趙得三問了句:"誰呀?"

沒人應答,他就知道是文倩來了,嘴角露出得意的微笑,起身過去打開門,只見文倩穿著一身運動裝在門口站著.

趙得三一臉鬼笑,上下打量著她,發現她穿著運動裝看起來也不矮.

文倩板著臉,杏眼圓睜,一見到他就說:"趙得三,你到底想干什麼!"

趙得三"呵呵"笑著,說:"不是短信里都說了嘛,還要我再說一遍啊?"

文倩橫眉豎眼,因生氣而雙頰微微紅潤,說:"趙得三,你咋這麼卑鄙下流!"

趙得三到不以為然,並不生氣,而是不緊不慢的笑道:"我跟王總比起來差遠啦!他利用手中權勢來玩弄煤資局的下屬們,那才叫卑鄙下流呢!"

文倩反倒輕笑了一聲,有成竹的看著他,反問:"趙得三,那你有沒有想到後果?如果我把這件事告訴了王總,你覺得你還能在煤資局呆下去吧?你要是還想在煤資局上班,最好把那些東西刪掉!"

趙得三心想,這些姑娘們可真天真啊,上次張曉燕這樣威脅自己,這次文倩還這樣威脅自己,好像覺得有王純清那個老東西做靠山,就什麼事兒都能化解一樣.

他一臉沉著,不屑的輕笑一聲,說:"文倩,你也太天真了吧!你以為我手里只有你的照片嗎?還有好幾個其他的女孩呢,你也僅僅只是那王八蛋眾多玩物中的一個而已!就算你告訴那王八蛋,你覺得他會為了你而得罪我,以至于讓我把他搞得身敗名裂嗎?你想的太天真了,到最後最壞的結局反而是王總會想辦法把你搞出煤資局!"

趙得三字字如針,紮在文倩心上,讓她感到恐慌不安.見威脅他不成,文倩就只能認賭服輸了,低下頭,沒了剛才那盛氣臨人的架勢,低聲說:"趙得三,那我答應你,你把關于我的圖片刪了好嗎?我求你了."

趙得三"呵呵"笑著,說:"先進來說,別站在門口了."

文倩才低著頭,走進了房間,等趙得三關上門回過頭來,她一臉懇求的看著趙得三,那俊美的臉蛋因憂慮而顯得分外漂亮,"趙得三,今晚我答應你,完了你把我的照片刪了,行嗎?"

趙得三笑道,"只要你不敷衍了事就行,其實我也是幫你,希望我們以後會站在同一條戰線上."

文倩氣呼呼的看了他一眼,轉過身背對著他,就機械的脫起了衣服.

……

這一覺睡得太踏實了,任蘭半夜給他發了幾條短信,他都沒聽見.

一覺睡到了日上竿頭,初秋的陽光照在了臉上,他才睜開惺忪的睡眼.

揉了一揉,隨手抓起手機看時間,才發現有幾條未讀短信,全是任蘭發來的,發信時間已經一點多,他早都睡下了.

任蘭發給他的信息字里行間都帶著一種女人對男人眷戀的情愫.

趙得三一看就能感覺到,嘴角浮起一絲得意洋洋的笑容,心想自己的魅力真大,蘭姐對自己看來動了真心.

而趙得三自己也覺得對任蘭有種說不出的特別親切的感覺,不像對其他女人那樣,只是出于色念驅使.

對任蘭,他也動了感情,感覺和她在一起特別親切.

雖然能她身為鑫茂礦業的董事長,但一點架子也沒有,讓人覺得很平易近人.

下去洗了臉刷了牙,剛回到房間靠著床頭點了支煙,趙得三的電話在桌子上就滴滴答答的叫起來.

他嘴角得意的笑著,心想肯定是蘭姐打來的電話.

隨手抓過電話一看,才發現是丫頭的號碼,猛然想到自己今天還答應讓丫頭來家里,陪她看韓劇呢.

趙得三接通電話,那邊丫頭就用大小姐的口氣問他:"劉哥哥,你在哪里啊?你說今天帶我去你家里玩的啊,怎麼說話不算數啊!"

趙得三擔心她在家里,問:"丫頭,你在哪里啊?哥哥可沒騙你啊!"

任婷說:"我在家里呢,就我一個人,要不然哥哥你來我家里嘛,我們一起看韓劇,我無聊死啦!"

趙得三思量了一番,說:"丫頭,還是你來哥哥家吧,咋樣?在你家被你媽發現了不好!"

任婷興高采烈的說:"那好啊,哥哥,你家在哪里啊?我馬上過去找你."

趙得三說:"丫頭,你到人民路九州賓館門口下車,我在那里接你."

任婷開心的說:"好啊,那哥哥我先掛了,你在那里等我噢!"

趙得三笑呵呵說:"好的."

掛了電話,趙得三揣上手機就下樓去了,來到五十米外院的九州酒店門口等丫頭.

怕人熟人看見他,他出來時還專門戴了帽子戴了黑墨鏡.

這樣一打扮,加上那高大的個兒和俊朗的外形,簡直就是一副明星范兒,反而讓路過的女人們都更加側目了.

趙得三背對著馬路點了煙抽起來,他還是怕萬一蘭姐開車路過看見了他.

趙得三抽了兩支煙,等了約莫二十分鍾,突然感覺腰一緊,才發現被一雙白嫩細長的胳膊給抱住了,隨後背後傳來丫頭撒嬌的聲音:"哥哥,我可算見到你了."

趙得三回過頭去,見丫頭天真無邪的臉蛋上掛著燦爛的笑容,見到了他好像比見到了她親爹還要親.

心想這丫頭該不會是喜歡上我了吧?萬一這丫頭真的喜歡上了我,那可就有點小麻煩了.

趙得三笑著說:"丫頭,打車過來的還是怎麼過來的?"

說著怕周圍人看,這麼一個大小伙和一個高中生模樣的女娃抱在一起太不像話了,就掰開她的手.

丫頭興沖沖的笑著,說:"哥哥,你今天干嗎打扮的這麼酷啊?好帥噢!"

趙得三微微一笑,朝四下看了下,見現在街上人還不多,就說:"丫頭,走,回去再說."

隨即轉身朝自己家走去,丫頭緊跟著他趕到身旁,一把挽住了他的胳膊,像挽著自己男朋友一樣,一點也不覺得不好意思.

趙得三倒是有點不自在,心想現在的小女孩,真的是思想太開放了.

趙得三一直低著頭,不敢看沿街店鋪里那些人的目光,被丫頭挽著胳膊一路匆匆走著,感覺五十米的距離好像變得很長一樣,走了很久才到了小區.

進到樓里了,他才放松下來,笑呵呵問丫頭,道:"你出來給你媽打招呼了沒?"

丫頭滿不在意的說:"給她打什麼招呼啊,打招呼她就會嘮叨不讓我亂跑!煩都煩死了!"

趙得三怕任蘭會打電話問丫頭在哪兒跟誰玩,于是就吩咐說:"丫頭,你媽要是問你跟誰在一起了,你就說和你同學一起了,千萬別說跟哥哥在一起啊!記住了啊!"

小丫頭倒是蠻聰明,笑嘻嘻說:"哥哥,你放心吧,我才沒那麼笨呢,我媽一天管我管得嚴,又不讓我亂跑,就因為我們家里有錢,我都沒幾個振興朋友,所以我才找你玩,我覺得哥哥你有意思."

趙得三見丫頭很聰明,就笑了下,說:"只有有空,哥哥就陪你玩,哥哥把你當做自己的親妹妹一樣看待."

上篇:第二十章遲來的愛情    下篇:第二十二章冤家路窄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