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第十八章是個筆杆子   
  
第十八章是個筆杆子

……

趙得三接完任蘭的電話,就沒再回飯廳,雙手插兜,興高采烈的吹著口哨朝倉庫走去,心想,風情不拘一格的農村女人張芬芬正在倉庫里焦急的等著我呢.

趙得三滿懷期待的踱著步子繞過辦公樓,開到了倉庫門口,見倉庫門關著,正欲伸手敲門,突然就聽里面傳來一個女人"啊"的一聲,接著傳來芬姐驚恐躁動的聲音:"處長……別……別……"

趙得三一聽就知道是芬姐在里面被人欺負了,他豎起耳朵貼在門上仔細聽,聽見後勤處處長壞笑著說:"張芬芬,你只是個臨時工,你要是不答應我,哼哼,後果你知道,你還有小孩在念書,你需要上班需要掙錢,對吧?你答應還是不答應?"

"處長……別……別這樣……"里面傳來張芬芬膽顫的聲音.

"你就答應了我吧!"但聽後勤處處長冷笑著說道,隨即傳來張芬芬極其恐慌的尖叫聲:"啊,處長,別,別脫我衣服……衣服撕爛了!"

"你叫吧,中午大家都午休了,你在倉庫叫破喉嚨也沒人應的!哼!自己脫還是我脫啊!"

"啊!處長--"張芬芬的呼叫聲被打斷了,只能微弱聽見她掙紮的聲音.

趙得三氣的攥緊的拳頭,心想原來不止他一個人看上張芬芬這個農村風情女人,作為她的直屬領導,後勤處處長這龜孫子原來也在打了她的主意,他捂著芬姐的嘴,看來是要霸王硬上了啊!狗東西,真不是好東西!就知道欺負人!

趙德三頓時一臉黑線,火冒三丈.

趙得三抬起腳正欲踹門,突然冷靜下來,他在考慮,如果以這種魯莽的方式踢開門進去英雄救美,芬姐肯定是會對他死心塌地了,但他早已通過自己的個人魅力贏得了她的芳心.

如果打破了後勤處處長的好戲,會讓他顏面無存,自己以後在煤資局的日子肯定不會好過了,這孫子雖然職位不高,但好歹是個官,肯定會想盡辦法來排擠他的.

趙得三焦急的考慮該怎麼辦,聽著里面芬姐驚呼的聲音被那孫子捂住,估計情況已經很不妙了.

突然趙得三腦子里靈光一閃,抬起腳狠狠的在門上"哐哐哐"踹了幾腳,然後一溜煙跑到了倉庫後面和外牆的縫隙里躲起來了,一副賊頭賊腦的樣子盯著外面,心里慌張不安,生怕被那孫子發現了.

後勤處處長已經強行撕爛了張芬芬的襯衣,一聽見倉庫門哐哐哐的被人砸響,立刻呆若木雞的停下來,心驚膽戰的走到倉庫門口,膽怯的問:"誰呀?誰在外面?"

他的聲音在倉庫里隱隱回蕩,但外面一直平靜沒有回應,這種安靜讓後勤處處長心里有點發毛,覺得有鬼,于是打開倉庫門朝四下探望了一下,就心虛的低著頭,灰溜溜的溜回了宿舍樓.

張芬芬的上衣紐扣在那孫子野蠻的撕扯下,全部都繃掉了,她拉著衣角護住裸露出來的身子,委屈的蹲在地上,眼角掛著淚水,也滿腹疑惑.

趙得三藏在倉房後面,盯著後勤處處長一直走進了樓里,又過了片刻,見他沒返回來,才起身小跑著快速繞到前面,鑽進了倉房,手忙腳亂的關上門從里面一插,轉過身來見張芬芬一臉委屈的望著自己.

趙得三見芬姐受委屈了,走過去蹲下來,攬著她的肩關心地問:"芬姐,沒事吧?"

張芬芬眼角帶著淚,委屈地問:"小趙,剛才是你砸的門吧?"

趙得三點點頭,說:"我一到門口就聽見芬姐你的叫聲了,那畜生竟然敢非禮你!真不是東西,太欺負人了!"

趙德三只覺得自己職位太低,太卑微,如果自己是那王八蛋的頂頭上司,一定當面開除他.

張芬芬又委屈又欣慰,趴在他肩上抱住他脖子.

趙得三伸手攬住她,輕輕拍著芬姐有點顫抖的身體,說:"芬姐,那畜生沒得逞吧?"

芬姐松開趙得三,讓她看自己被撕爛的襯衫,說:"他把我的襯衣撕爛了,紐扣全繃掉了,扣都扣不上了."

趙得三雙手搭在她肩上,說:"撕爛了就撕爛了吧,重新再買一件吧."

芬姐一看趙得三的表情,就羞澀的低下頭,雙頰一片緋紅,嬌羞的說:"小趙,你說我衣服都扣不上了,下午咋見人呀?就這樣讓人家看著我,丟死人了!"

"芬姐,等會我出去給你買件衣服進來,你先別擔心."趙得三笑著,輕輕抱住了她.

"小趙……"芬姐緊張的叫了他一聲,呼吸有點急促.

……

美好的時光很短暫,芬姐從褲兜里掏出一團衛生紙,給趙得三細心的擦乾淨,整理了衣衫,坐起來,臉上帶著羞澀的紅暈,眉黛嫵媚,凝視著他.

趙得三穿戴整齊,認真地看著她說:"芬姐,你先等我一下,我出去給你買件上衣,馬上就回來."

趙得三轉身走的時候芬姐叫了他一聲:"小趙,等一下!"

趙得三回頭見她從褲兜里掏出一個破爛的錢包,從里面掏了很久,才掏出幾張零散的十元二十元,捏在手里遞給他說:"錢,把錢拿上."

趙得三知道她在打雜工,賺錢不容易,輕笑說:"你甭管了!"

他徑直打開倉庫門,左顧右盼,見周圍沒人,才賊頭賊腦腳步加快溜出去了.

走出煤資局大門,趙得三在附近的一家服裝店里,精挑細選了一件灰色的長袖體恤.

匆匆返回去,來到倉房里面,給張芬芬說:"芬姐,穿這件."

張芬芬拿過衣服,試著布料的手感,覺得很好,疑惑地看著他問:"小趙,這件衣服是不是很貴?買那麼貴干啥!"

趙得三甜言蜜語說:"美人配靚裝,芬姐,你先穿上看嘛."

他覺得芬姐穿上這件灰色薄毛線t恤一定會非常漂亮的.

張芬芬被他誇得心花怒放,還羞澀的背過身去,脫掉裹在身上的那件破爛花布衫,把趙得三買的這件灰色薄毛線體恤套上,整個神采煥然,連氣質覺得都不一樣了,看起來洋氣極了.

真是應了那句話,世界上沒有丑女人,只有懶女人和不愛打扮的女人.

張芬芬換了件衣服,立刻容光煥發,變得洋氣許多.

張芬芬換上衣服,轉過神來,羞澀的問:"小趙,好看嗎?"

趙得三滿意的點著頭,說:"好看,芬姐,這件衣服真配你."

張芬芬被趙得三誇獎的心花怒放,一臉羞色.

胖女人這時走進了倉庫,見趙得三在,老遠就滿臉堆笑的恭維:"領導,您咋來倉庫里啦?"

趙得三皺了一下眉,對她厭惡極了,冷淡的說:"不能來嗎?"

胖女人走上前笑呵呵的說:"可以可以,領導咋還不能來呢,領導需要啥東西,我幫您拿."

趙得三看了腕上的表,快上班了,就沒理會她,看了一眼芬姐,胖女人在場,張芬芬也不敢過多流露出情感來,就垂下了頭.

胖女人見張芬芬好像變了一個人似地,"呵呵"笑著誇贊:"芬芬啊,今天這是咋啦?咋穿的這麼俊俏呢?"

張芬芬有點羞澀,小聲說:"沒,衣服髒了,准備換洗一下."

胖女人說:"咱們本來干的就是髒活兒,這麼好看的衣服穿倉庫來很快就髒了,多可惜呀."

趙得三已經走出了倉庫,直接進了辦公樓.

在樓梯口又碰見了張曉燕,朝她不懷好意的笑了一下.

張曉燕對他心生嫉恨,瞪了他一眼.

趙得三打趣說:"張美女,干嗎用那種不屑一顧的眼神看我呀?"

張曉燕瞥了他一眼,低聲道:"卑鄙無恥!"

話音一落,頭也不回,徑直走進了綜合辦.

趙得三"哎"一聲,心想這個張海燕還裝的清高的不行,為了轉身,不惜出賣尊嚴,何必呢.

王純清和自己比起來,又老又丑,有些事情也不行,她也不吃虧吧.

趙得三不僅嘴角擠出一絲得意忘形的笑,走上了樓,回到辦公室坐著了.

趙得三猛然想起今天山寨機還沒發揮應有的作用,總不能一天就這樣碩果無收吧.

看了看表,還有十分鍾上班,王純清這王八蛋從來都沒按時來過辦公室,就跳上桌子快速的把山寨機鏡頭對准位置,藏匿好了,跳下來坐下,心想王純清沒有說哪一天能耐得住寂寞的.

看下午煤資局哪個女人又會落入他的"法網"了,他只管等著下班回到家看山寨機中的好戲就行了.

快三點多的時候王純清進來了,但今天還正常,只是臉色微微有點紅潤,看來沒喝多.

趙得三見他進來,忙屁顛的過去扶住他,問:"老板,沒事吧?"

王純清說:"沒事,沒喝多少!"說著話,將他的手掀開,走進了休息室.

趙得三又屁顛的給他端茶倒水,雙手將茶水呈上,像個奴才一樣滿臉堆笑.

王純清對趙得三自己這個秘書最近的表現,很是滿意,覺得這小伙子很精明,很活絡.

王純清接過茶水抿了一口,放下杯子,說:"小趙啊,你工作做的不錯,是黨員不?"

趙得三一臉諂笑,說:"還不是."

王純清說:"不是黨員的話就寫個申請書,交給辦公室,讓幫你弄個黨員,要不然以後想往上爬可是不行的啊."

趙得三明白,要想往上爬,不是黨員可不行,于是笑呵呵點頭說:"好的好的."

王純清凝思了片刻,吩咐他:"對了,小趙,你擬一個招標公告,關于白水鎮煤礦開發對外招標的公告,這是概況材料."

他隨手拿起桌上一遝資料給趙德三,"下午下班前擬好給我看一下."

趙得三拿上資料,連忙點頭:"好的,老板,那我出去忙了."

王純清擺擺手:"去吧."

趙得三出去,在電腦前坐下,翻開資料看了一會,組織了一下語言.

他別的本事沒,但天生就一副伶牙俐齒,語言水平與生俱來.

很快就噼里啪啦在鍵盤上敲打起來,一個小時就搞掂了這個活.

畢竟這是老板給他安排的第一個活,他得仔細的改好了才能給他過目,做到一次過關.

于是又精心修改潤色了好幾遍,快下班的時候打印出來拿給王純清過目.

王純清也只是個中專生,溜須拍馬的本領高超,又趕上前些年的好政策側才做到了煤資局副局長的位置上,但本身文化水平不高,看了下趙得三擬好的招標公告,很是滿意.

趙得三這一下午過的還算充實,但遺憾的是山寨機又白白待崗了一下午,毫無所獲.

等王純清下班夾著公文包出了辦公室,趙得三專門再打印了一份他草擬的招標公告,裝進包里,一會准備給任蘭看.

上篇:第十七章秘密資料    下篇:第十九章聲色犬馬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