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第十六章母老虎   
  
第十六章母老虎

朱秘書懷里攬著四個打扮的妖豔的姑娘,四個姑娘互相用異樣的目光看彼此,偶爾嘴角擠出一絲輕浮的笑.

王純清起身准備去叫任蘭,一站起來就東倒西歪,朱秘書打發懷里的秘書趕緊去扶住他,搖搖晃晃的走到衛生間門口,啪啪啪的拍著門朝里醉呼呼的笑著喊叫:"任總!任總!你在里面干啥呢,這麼久還不出來啊!朱秘書要走啦,快點出來啊!"

任蘭在里面摁了一下抽水馬桶,裝作才上完廁所,站起來,心想王八蛋的老婆怎麼還不來呢.

正想著,包廂門咣一腳被人踹開了,王純清的老婆站在門口,雙手叉腰,擺出一副罵街的姿勢,一臉怒火沖王純清罵道:"你個王八蛋!你給我說你今晚去省里出差,你個王八蛋騙老娘,跑到這里快活來啦!"

罵著沖上去揪住王純清的耳朵,已經半醉的王純清一聽這震耳欲聾的罵聲,立刻驚醒過來,一臉慌張,被她揪著耳朵朝外拉著,乖乖的一點也不敢反抗,口里哀求說:"老婆,疼,快松開,疼,丟人的很,快松開."

"你個臭不要臉的還知道丟人!背著老娘跑這來花天酒地!看我回去怎麼收拾你!"王純清老婆一身肥膘,塊頭比王純清還高大,揪著他耳朵幾乎將他提在半空了.王純清只是嗷嗷叫著懇求:"老婆,我這是陪我們領導出來放松一下,快別這樣啦."

"老娘才不管啥狗屁領導呢!你背著老娘在這花天酒地和小姐摟摟抱抱就不行!跟我回去!"她拖著王純清像牽著一只不聽話的狗一樣,磨著出了富豪夜總會.

朱秘書是個衣冠楚楚的膽小鬼,一直等王純清老婆罵罵咧咧拉著他離開後,才手忙腳亂的帶著四個人出了富豪夜總會.

包廂里一下子安靜下來,只剩下音箱里傳來的歌聲.

任蘭才從衛生間里出來,一個人在沙發上坐下來,喝了口酒,回想著這些年自己為了複仇而付出的東西不光是自己的肉體,還有已經無法找回的愛情了.自從她踏上這條為了複仇而出賣肉體的道路後,她就覺得自己已經變得很肮髒了,下半輩子肯定不會再有哪個男人真正的愛自己了.

她看見桌上王純清遺留下來的香煙和打火機,竟也抽出一支,叼在嘴里點燃,吸了一口就嗆得連連咳嗽,忙喝了口飲料.想到趙得三還在家里,明天他還得上班,就起身出去,在前台簽了單,徑直走出富豪夜總會大門,開上車回去了.

回到家時趙得三已經在客廳里坐著了,任婷一直和他賭氣,鑽在房間沒出來.任蘭感覺趙得三這小伙雖然有點色,但很幽默,對她很誠實,很用心,笑著問他:"得三,婷婷呢?"

趙得三說:"在房間呢,睡覺了吧."

任蘭脫掉外套掛在衣架上,曼妙的身材很惹眼.

任蘭走過來溫柔的笑著,並沒有坐下,而是給他使了個顏色,小聲說:"德三,去我房間."

趙得三被任蘭嫵媚的風情吸引住了,就起身跟著她進了房間,任蘭把房門一反鎖,眼神直直視著他,問:"小男人,想姐沒有?"

趙得三見她臉色紅潤,知道又是去喝酒了,沒正面回答她,而是問:"蘭姐,今晚又去應酬哪個領導了?"任蘭歎了口氣,道,"除了你們王總,還能有誰呢."

趙德三連忙道,"他沒騙你便宜吧?"

說起這件事,任蘭就覺得好笑,抿嘴一笑,道,"他倒是想占呢,不過我用了一招金蟬脫殼計,擺脫他了."

趙德三很好奇地看著她,連忙笑著問道,"什麼金蟬脫殼計?"

任蘭笑道,"那王八蛋喝多了酒,晚上不讓我回來,我嘴上答應了,趁他不注意,從他的電話上找到了他老婆的手機號碼,借口去衛生間,給他老婆發了個短信,沒過多久,他老婆就過來了,直接擰著的他的耳朵把他給拎走了,哈哈……"

"哈哈,蘭姐,你這一招真是高明啊."趙德三忍不住拍手叫好.

任蘭也覺得這一招很高明,笑道,"我也是沒辦法,有求于他,不好正面回絕."

趙德三突然停止笑聲,好奇不解地問道,"不對呀,蘭姐,王純清也算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按理說她老婆應該怕他才對呀,怎麼還能沖到夜總會去把他拎走,這不是不給他面子嗎?"

任蘭看了一眼趙德三迷惑的樣子,笑道,"德三,你有所不知,王純清的老婆才不怕他呢,她老婆在圈內可是出了名的母老虎,王純清是出了名的氣管炎,別看他一天在外面逍遙自在人五人六的,回到家,在他老婆面前,就是只病貓,連大氣也不敢喘的."趙德三感慨道,"真沒想到啊."

任蘭看著他,笑道,"德三,你以後找老婆,可千萬不敢找這樣的,要不然以後會過的很郁悶的."

趙德三看著任蘭,笑呵呵說,"能找到蘭姐這樣的女人做老婆,就算她是母老虎,我也願意."

任蘭假裝生氣地問道,"你的意思,是說我是母老虎了?"

趙德三連忙搖頭道,"我可沒這個意思,蘭姐你別誤會啊,我只是打個比方,變相的誇蘭姐人好."

任蘭開心的笑了笑,說,"你是第一個這麼說我的."

趙德三看著任蘭開心的樣子,認真地說,"蘭姐,我發現我已經愛上你了."

任蘭也含情脈脈地看著他,道,"德三,我也愛你,陪我躺著聊會天吧."

兩人並肩躺了下來,不知不覺的抱在了一起,一些水到渠成的事情自然而然的發生.,突然,任蘭的臥室門咣咣的響了,任蘭和趙得三驚慌失措的松開彼此.

外面傳來任婷的聲音:"媽,關門干什麼!給我拿點錢!我明天沒錢用了!"

任蘭一臉驚慌,看了一眼趙得三,慌張不安的應道:"哦,好的,你稍微等一下,媽在換衣著."

任婷催促說:"快一點!我要睡覺了!"

任蘭回應道:"嗯,稍微等一下."

趙得三一臉煞白,驚慌不安的小聲問:"蘭姐,咋辦?"

任蘭環顧一周,悄聲說:"得三,你先躲進衣櫃里去."

趙得三也只能這樣了,手腳並用,偷偷鑽進了衣櫃里躲起來,還用幾件長風衣遮擋住自己,心突突的亂跳,生怕小丫頭發現了自己和任蘭有情況.

任蘭穿上衣服,下去,走到門跟前,深吸了一口氣,撫平了一下忐忑的心情,嘴角擠出一絲微笑,打開了門,任婷撅嘴埋怨說:"都睡覺了還換什麼衣服啊!給我拿點錢,我沒錢花了!"

任蘭臉帶慌張的笑容,說:"要多少?媽這就給你拿."

任婷隨口說:"先拿幾千塊吧."

任蘭說:"好的."轉身心跳不安的走到鋪邊,打開抽屜,從里面一摞紅色大鈔上隨口拿起一遝,抽了一半,另一半又放在那堆鈔票上,拿著其中一半起身走到門前,遞給任婷,說:"差不多有五千塊吧,你先用吧,不夠了再給媽說."

任婷接過錢,在手上輕輕拍了拍,轉過身要走,突然又回過頭,問:"趙得三走了吧?也不給我打個招呼!真是的!"

趙得三藏在衣櫃里,借著縫隙看出去,小丫頭穿著睡衣,小臉有些不悅.

任蘭心里驚慌不安,表情卻看起來很沉著,輕笑了一下,說:"好啦,時間不早了,你明天還要上學,趕緊回房子睡覺去吧."

任婷轉身扭著屁股就走了,任蘭關上門,靠在門上捂著兄口長長出了一口氣,轉臉看著衣櫃,嘴角擠出笑容,說:"好啦,小男人,出來吧!"

從衣櫃里出來,趙得三已經穿戴整齊了.

任蘭走到旁邊坐下,拍拍身邊,說:"過來,坐在姐身邊!"

那命令的口吻和意猶未盡的樣子讓趙得三在心里叫苦連天,苦悶地笑著,說:"蘭姐,今天就到這里吧,我明天還得上班呢,我得回去了."

任蘭像個小姑娘一樣,嘟著嘴,說:"可是姐還想和你說會兒話呢!"

趙得三見她不肯罷休的樣子,搞得他很是難為情,他皺著眉,苦笑說:"蘭姐,我真的得走了,你也不想讓我丟掉工作吧?"

任蘭努嘴生氣地看著他,說:"走吧走吧!"

趙得三見她生氣了,就"嘿嘿"笑著,走過去在她身旁坐下,攬著她的肩,甜言蜜語起來:"蘭姐,來日方長嘛,再說你女兒在,不方便的,等禮拜天我休息,你可以來我那里,我們好好聊聊."

任蘭扭過頭,微皺著眉黛,說:"在你家也不方便啊,你爸媽在."

趙得三呵呵笑著,說:"我一個人住,很方便!"

任蘭嫵媚的眼神變得明亮了,嘴角浮起鬼笑,說:"今天姐就先饒了你,下次非吃了你不可!"

趙得三鬼笑著問:"蘭姐你是要蒸著吃還是煮著吃還是炒著吃啊?"

任蘭開玩笑說:"涼拌了吃!"

趙得三哈哈大笑,說:"那我可等著呀!"

任蘭挑著柳眉,說:"再不走,姐不放你走了!"

趙得三趕緊站起來,說:"蘭姐,那我走了."

任蘭跟著起身,說:"姐送你回去."

趙得三顧慮說:"婷婷一個人在家沒事吧?"

任蘭輕笑說:"她都睡覺了吧,你先悄悄出去等我一下,我馬上出來."

趙得三隨即將門打開一道縫隙,賊頭賊腦的環顧了一圈,攝手攝腳地出去,悄悄溜到客廳門前,小心翼翼的打開門,溜了出去,來到任蘭的車跟前等她.

任蘭批了件風衣緊接著就出來了,摁了下車鑰匙按鈕,滴滴響了兩聲,趙得三就拉開車門上去了.

任蘭過來坐上車,發動車子的時候,任婷的聲音響起了:"媽,你這麼晚又干什麼去啊?"

任婷穿著睡衣在二樓自己臥室的陽台上站著,一臉生氣.

趙得三趕緊在車里蜷縮起來,驚了一身冷汗,幸虧他上了車,要不然就被小丫頭發現了.

任蘭驚慌失措的笑著,仰頭說:"有點事出去一下,你睡覺吧,別等我了."

任婷撇了撇嘴,皺了皺眉,扭身進了陽台.

任蘭才發動車子,開車將趙得三送到了他家那邊,趙得三下了車要走時,任蘭拉住他,撲進他懷里,感覺有這麼一個寬闊的懷抱包容著自己,心里非常溫馨,有點不舍的說:"德三,在車里抱抱姐再回去吧?"

十幾年如一日的拼搏在生意場上,又要養育一個刁難任性不聽話的女兒,任蘭感覺自己的生活很孤獨,從來沒有一個男人,真正的願意聆聽自己的心聲.

趙德三的出現,讓她找到了釋放心里那些壓抑著的感情的缺口,她感覺自己已經喜歡上了他.

趙得三開玩笑說:"那蘭姐你要不然跟我一起回去得了."

沒想到任蘭竟然抬起頭,一臉驚喜,問:"真的啊?那好啊."

趙得三話已出口,就再不好收回了,只能硬著頭皮答應下來,帶著任蘭回到了他家里.

趙得三一介青年,平時也不打掃衛生,家里亂糟糟的,臥室的地上到處丟著發黴的衛生紙團.

任蘭看見這些東西,鬼笑著問他:"小男人,這些紙團用來干嘛的啊?"

趙得三不好意思的笑著,連忙用腳將這些紙團踢到一邊去,將綰成一團的被子鋪整理了一下,說:"蘭姐,時間不早了,咱睡吧,怎麼樣?"

任蘭笑了一下,點頭道:"嗯."

兩人躺下來,任蘭像只貓咪一樣溫馴的鑽進他的懷里,一臉幸福的凝視著趙得三.

趙得三也側過身子,看著她.

一個人習慣了,身邊突然多了一個人,趙德三心里有一種難言的幸福.

兩人不時對看一眼,各自傻笑.

趙得三突然興致盎然的說:"蘭姐,我給你看個東西."

任蘭一臉疑惑,問:"什麼東西?"

趙得三興奮的說:"你先等會."松開她,跳下去,把在客廳充電的山寨機拿進屋子,鑽進被窩,讓她枕在胳膊上,打開了山寨機相冊里存著的視頻截圖,給任蘭一張一張翻開那些拍的證據.

任蘭才看到第一張,就驚訝的瞪大了眼睛,問:"你哪來這些照片啊?"

趙得三神秘的笑著,說:"你猜?"

任蘭搖頭說:"不知道."看到這些照片,就想到自己在王純清辦公室被他玩弄的場景了,問:"你怎麼弄的這些照片啊?"

趙得三鬼笑著說:"全是這部山寨手機里的汗馬功勞."

任蘭立刻明白了,皺眉問:"你拍攝的?"

趙得三"嘿嘿"的笑著,一臉得意,說:"這些照片都是視頻截圖,只是其中一部分,還有視頻."

任蘭緊張的問:"你不會也把姐--"

趙得三是聰明人,知道任蘭心里顧慮什麼,呵呵笑著,說:"蘭姐,你放心吧,這是從前天才開始拍的,怎麼會有你呢."

任蘭懸著的心才放下來,舒了口長氣,說:"想不到你這麼壞!拍這些!"

趙得三壞笑著說:"我這樣就叫壞的話,那些專業拍明星私生活的狗仔隊就更壞了,那王純清那個王八蛋就是'頭上生瘡腳底流膿’壞透了."

任蘭長歎一口氣,說:"王純清還不是利用他的權職來干這些壞事!可是你拍這些東西干什麼啊?"

趙得三狡詐的笑道:"留著以後用啊,至少現在那王八蛋有了把柄在我手上了,對蘭姐你也有利啊,萬一白水鎮石礦那件事他要是敢坑你,就用這些精彩的東西來對付他!"

任蘭見趙得三心機還真多,不過也是為她著想,還有點絲絲的感動,說:"那你就把這些東西保存好,別刪了,留著以防萬一."

趙得三得意的說:"放心吧,我全部倒進電腦里了,備份了好幾份呢!"

任蘭笑說:"你個小男人,才上班幾天,就學的那麼精明了!"

趙得三說:"我也是沒辦法嘛,那種單位,個個之間平時表面上看起來大家都是一團和氣,暗地里的勾心斗角明爭暗斗多著呢!"

任蘭覺得他說的也對,就像她當初在市委辦公室做文員時候,幾個同事之間表面好的情同姐妹,暗地里為了升職,個個爭風吃醋的.

她輕笑了聲,從趙得三手里拿過山寨手機,又挨著翻看了一遍相冊,有點義憤填膺的說:"都說兔子不吃窩邊草,沒想到那王八蛋連你們煤資局的小姑娘都不放過."

趙得三"呵呵"笑說:"那王八蛋在煤資局一人之下眾人之上,握著那麼大權力,不借助自己的權利欺負一下手底下的姑娘,怎麼會對得起他那二把手的地位呢."

任蘭替那些被王純清糟蹋過的女孩感到惋惜:"哎!現在的社會,逼的人什麼事都願意做."

趙得三說:"可不是嘛,我要不是為了以後著想,哪里有這閑情逸致去拍他的那些丑事呢!"

任蘭告誡他說:"得三,你以後還是不要拍了,萬一被他發現了就完了."

趙得三自認為做的天衣無縫,得意笑道:"蘭姐,你放心吧,他根本不會發現的."

任蘭說:"你還是小心點為好."

趙得三突然鬼笑著說:"蘭姐,從錄像中看,那王八蛋很差勁."

任蘭不喜歡聽趙得三說這些,瞪直眼睛,嚴肅的說:"得三,不要拿他和你比好嗎?姐委身于他是有求于他,姐對你什麼都不圖吧?是覺得和你在一起很有感覺,那種小女人的幸福感,明白嗎?"

趙得三見蘭姐臉色異常,就收斂了鬼笑,一臉認真地說:"蘭姐,對不起,我不是那個意思,我也對蘭姐你有感覺,我感覺自己喜歡上了你."

任蘭往他懷里鑽了鑽,緊緊抱住他寬厚結實的脊背,用臉緊貼著他寬闊的身體,感覺特別舒坦特別安心.

舒心的安全感和一份自認為值得付出的感情,是她最需要的東西.

趙德三一早要上班,任蘭還沒醒來,他小心翼翼的拿開她搭在他腰上的手臂,輕手輕腳下去,穿了衣服,就去了單位.

一早到了辦公室,趙得三就關上門,又跳上桌子,將山寨機偷偷藏匿在空調機下面的縫隙中,開始打掃衛生.

上篇:第十五章金蟬脫殼計    下篇:第十七章秘密資料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