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第十五章金蟬脫殼計   
  
第十五章金蟬脫殼計

任蘭在外面收到了一條王純清的電話,他今天去市政府開煤炭專題會了,估計是有什麼事兒給任蘭說.

任蘭起身過去敲任婷的房門,喊道:"德三,德三……"

趙得三故作鎮定,忙去打開門,笑呵呵說:"蘭姐,怎麼啦?"

任蘭滿腹狐疑的說:"關著門在搞什麼啊!"

任婷撅嘴翻著白眼,說:"人家說說話都不行嘛!我和德三哥在聊天."

任蘭看了一眼撒嬌的任婷,對趙德三吩咐說:"德三,我有點事得出去一趟,可能會回來晚一點,你在家里先陪一下婷婷,她一個人在家我不放心,到時候我回來了送你回家."

趙德三心想,這真是天賜良機啊,和小丫頭可以好好聊聊天了,但依然表情沉著,點頭說:"蘭姐,那好吧."

任蘭叮嚀任婷說:"婷婷,別欺負你德三哥啊!"

趙得三暗自竊喜,歡快的將任蘭送出大門,看著她上了車,開車出了別墅大門一直消失在了視野盡頭,趙得三才興沖沖的返回來,從里面反鎖了別墅大門,喜不自禁的跑進了小丫頭的房間."咯咯咯……"趙德三幽默健談,一個又一個笑話,逗得小丫頭發出了銀鈴般的笑聲.

任蘭在富豪夜總會門口停下車,門口侍應生過來打開車門迎她下來,大家都認識她,熱親的稱呼她:"蘭姐,來啦."

任蘭氣場很強,隨意的點點頭,都感覺氣質不凡,手里握著名牌手包,幽雅的走進大廳.一個男生立馬屁顛的迎上來,彎腰恭敬說:"蘭姐,王總在樓上貴賓間等你,您這邊請."

男生將任蘭帶上二樓,來到花好月圓貴賓房門口,說:"蘭姐,王總在里面等您."給任蘭掀開了門.

富豪夜總會的花好月圓vip包間長期基本是給任蘭包了,作為和王純清還有其他生意伙伴談事情的地方.

王純清正和副市長余引良的秘書在包廂里左擁右抱,各自攬著兩個小姐在卿卿我我的瀟灑,見門開了,任蘭走進來了,王純清就將兩個小姐推到一旁去,拍拍屁股邊上,笑呵呵說:"來,任總,坐."

任蘭對余引良副市長的秘書微笑點點頭,在王純清身邊坐下來,他才解釋說:"這是咱們余副市長的秘書,是余副市長的心腹,凡是市委在煤資有啥動靜,他呀,比我可消息靈通多啦."

任蘭起身走過去,特意微笑著和他握了一把手,這中年男人,戴著眼鏡,第一看上去斯斯文文的,但一抓住任蘭的手,眼鏡下的那雙眼睛就放光,笑呵呵的笑著,說:"任總果然是氣質不凡,真是絕代佳人啊."

任蘭微笑著,將手抽回來,說:"領導過獎了."返身回原地坐下來.

王純清吃了塊西瓜,說:"任總,今天叫你出來其實就是給你透lu點風聲,今天余副市長在市政府主持召開了煤炭專題工作會議,會上說到了開發白水鎮煤炭資源的事情,這件事呢,也一手由我們煤資局操辦,余副市長做監督."

任蘭斜睨著王純清,等待他繼續說.

王純清吃完西瓜,抽了兩張手紙擦了擦手,說:"但是現在有這麼個問題呢,還是讓朱秘書給你說吧,他比我清楚市委領導的想法."

朱秘書放下酒杯,整了整嗓子,說:"是這樣的,白水鎮關于煤炭資源要開發的事兒,市委領導是這樣想的,覺得呢現在榆陽市有實力的企業不多,就兩三家,他們覺得如果被其中一家壟斷的話會造成一些壞結果,所以現在做了規劃,先期將同時讓三家企業共同開發,打算開三口井來搞."

任蘭本想是和林大發他們暗爭,都想獨吞這塊肥肉,但既然朱秘書說出了這話,那就說明市委領導也怕因為這塊肥肉引起一些麻煩,才這樣決定的.

任蘭到不覺得有多遺憾,這一次不行,以後再慢慢想辦法擠垮林大發.

任蘭聽了朱秘書的話,輕笑著,端起酒杯,站起來說:"來,我敬朱秘書和王總一杯."說罷仰頭舉杯,很爽快的喝了下去.

朱秘書拍著手,笑盈盈的笑道:"任總,好酒量好酒量."吩咐身邊的公主:"去,給任總把酒倒上!"

公主屁顛的過來給任蘭倒滿酒,嬌滴滴說:"任總,您的酒."

任蘭覺得這些姑娘們也不容易,在不同的男人懷里裝出同樣開心的笑容,對她反倒很禮貌,微笑著說:"謝謝."

王純清喝的有點面紅耳赤,瞟了一眼那姑娘,抓住手腕一拉,小姑娘就順勢"啊"的笑著叫了一聲倒進了王純清的懷里,王純清對任蘭哈哈的笑了下,就在小姑娘臉蛋上啃起來.小姑娘欲迎還羞的"哎呀"叫著躲閃,王純清的一雙肥大手掌,肆無忌憚,嚇得公主花容失色的哈哈大笑.

任蘭對這些見面已經見怪不怪,和那些生意伙伴還有各路官員每次出來唱歌,哪個男人不一副這熊樣呢.

王純清這個人長得滿腦肥腸臉上堆滿肥肉,一副其貌不揚,但利用手中的權利搞金錢和玩弄女人玩的爐火純青登峰造極,從當煤資局底層領導時就已經能夠利用權利獵取那些在他手下干事的懵懂姑娘們了.

經常性來夜總會這種個地方,讓王純清已經玩膩了,對她們總是虛假的笑容和可以裝出的矜持沒什麼興致,這會左擁右攬的懷抱兩個姿色豔麗的小妹也只是鬧著玩.

不一會兒,王純清給她們使了個眼色,兩人就笑盈盈的走到朱秘書跟前,一左一右坐了下來,陪他劃拳喝酒.

王純清開始又一臉壞笑的打起了任蘭的主意,朝任蘭跟前挪了一下屁股,緊挨著她,紅潤的臉上堆滿邪惡的笑容,那三角眼里泛著的淫光讓任蘭感覺有點害怕,但沒辦法啊,有求于他,想拿下白水鎮石礦的事情任蘭還得全靠他幫忙,所以一直以來只能硬著頭皮假裝心甘情願的出賣自己.

王純清伸出手很自然的就攬住了任蘭的腰,"呵呵"的笑著,說:"任總,一會散場了和王哥找個地方單獨談談吧?嗯?……哈哈……"

在場人有點多,任蘭還是很在乎面子的,兩個人的時候任憑這王八蛋怎麼都行,但這麼多人面前任蘭還是盡量想掩飾一下,注意自己的身份,于是就朝沙發後靠了靠,將外套放在身邊,掩蓋住了王純清的胳膊.

有衣服做掩護,王純清自然就得寸進尺了.任蘭有些生氣的看著王純清,道,"王總,注意一下形象."

王純清笑呵呵湊到她耳邊,無恥的說:"哈哈,要不咱們散場吧?和王哥單獨找個地方聊聊?"

王純清所說的單獨聊聊,在任蘭看來就是作樂,這是他的一貫作風,只不過做了那麼長時間領導,喜歡說的冠冕堂皇一些而已.

任蘭沒說去,也沒說不去,畢竟她不能明著反對,但也不想老是被這王八蛋得逞.這王八蛋有時候很過分.

"王總,天天都在外面花天酒地,回家老婆也不說呀?"任蘭開玩笑地問他.

王純清哈哈大笑,不屑一顧的說:"那黃臉婆,她還敢說我!我沒休了她就算她走了八輩子運啦!"

任蘭嬌笑的瞥了他一眼,隨手拿起王純清放在桌面的手機,翻開通訊錄,一眼看到老婆兩個字,暗暗將號碼記在心里了.

王純清的手指更加肆無忌憚.

任蘭極其不耐煩的斜睨了他一眼.

王純清還得意洋洋,一本正經的笑道,問:"一會兒唱完歌,咱們去單獨聊聊煤礦的事情."

任蘭往旁邊挪了挪,王純清的手自然就無法繼續向下,又斜過身子想繼續.

任蘭借口說:"王總,您別這麼急嘛,不是散場了單獨談嘛--我先去上個廁所."

王純清見任蘭一臉嬌柔的笑,"哈哈"的笑著,三角眼里淫光四射,說:"好好,任總你趕緊去上廁所吧."

王純清喝的面色紅潤,大庭廣眾之下說話已經不正經了.

任蘭借口上廁所,躲進衛生間里關上門,用另外經常聯系自己人用的手機,給王純清的老婆發了條信息過去:王總在富豪夜總會花好月圓貴賓房喝多了,您過來看一下吧.

任蘭這個信息發過以後,心里暗自竊喜,王純清一會可夠吃一壺的了.王純清的老婆可是出了名的母老虎,別看王純清一天到晚在外面逍遙快活人高一等,一回到家還是要乖乖的聽母老虎的話.

任蘭發完信息,看看時間也不早了,就給趙得三發了信息過去"德三,還在家里陪我女兒嗎?"

趙德三和小丫頭在家里正開懷大笑.

趙得三的手機響的時候,以為是任蘭在大門外了,打電話讓他開門呢,驚慌失措的給任婷說:"任大小姐,快別鬧了,你媽回來了!"忙慌推開任婷.

掏出手機,發現只是任蘭發來的一條信息,驚慌不安的心才逐漸放松,看了信息,給任蘭回了過去,說還在家里陪著任婷.

小丫頭狐疑地看著他,問:"趙得三,是誰給你發的信息?給我看一下!"

讓小丫頭知道任蘭和自己聯系頻繁,不太好,趙得三就忙刪除了信息,笑呵呵說:"朋友發的,你有啥好看的!"

任婷撲倒在他背上,硬是刁蠻的奪過了手機,翻看了一遍信息,沒什麼秘密,就氣呼呼的還給他,說:"趙得三!你把信息刪了!說!誰給你發的!是不是有什麼秘密隱瞞著我!"

趙得三看她努著嘴,圓睜著眼,一副蠻不講理的樣子,覺得很好笑,呵呵笑道:"任婷大小姐啊,你說我又不是你的奴隸,還得什麼都告訴你啊?"

任婷嘟著嘴,翻著白眼,氣呼呼說:"以後不跟你玩啦!"

趙得三見她生氣的樣子蠻可愛的.

任蘭躲進衛生間就一直沒出去,等著王純清的老婆推門進來.等了一會,朱秘書玩的興致盎然,有點想辦事了,就給王純清說:"老王,時間差不多啦,咱走吧,幫我開了套房,讓她們跟我一起去."

王純清喝的有點高了,滿臉紅潤,"呵呵"的鬼笑著,靠近朱秘書,說:"領導,想不到你胃口這麼大啊?哈哈"

朱秘書戴著一副近視眼鏡,長的白白淨淨,打眼一看就是個斯文人,但誰知道他是個衣冠楚楚的秦獸呢.

朱秘書輕笑了一下,說:"老王,我玩的可都是小姐,你可就不一樣了,衛生間那個比我懷里這幾個要有味道多了吧?哈哈……"

王純清嘿嘿笑著,在朱秘書肩膀上輕輕一拍,說:"我去叫她出來,咱們就散場,放心吧領導,套房我已經幫你安排好了."

上篇:第十三章英雄救美    下篇:第十六章母老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