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第十二章尷尬的飯局   
  
第十二章尷尬的飯局

快到下班時間了,走廊里不時有人經過,他有點驚慌,就關掉了手機,想等下班後再找個地方偷偷躲起來看.

將山寨機裝進兜里,他靠在老板椅上點了支煙抽起來,想到自己的想法實現了,有點自鳴得意的笑著.

老子這下算是有了王純清的把柄了,就算以後萬一出了啥事兒在煤資局不好混下去,也可以借此來威脅王純清.

趙得三不僅為自己大膽的想法感到自豪,抽著煙,一臉詭異的笑容.

快到下班時間的時候,他伸了個懶腰,嘴角還掛著得意的笑容,起身的時候手機在褲兜里震動起來.

趙得三掏出手機,又重新坐下來,摁了按鍵,看到顯示的名字是蘭姐,他怔了起來.原來他覺得自己想錯了,還以為昨晚只是因為任蘭喝了酒,又沒男人,寂寞了才找自己談心聊天,沒想到還主動給他發信息過來了.

趙得三心里對任蘭有那麼點似乎帶著感情的迷戀,他很沉迷于她的氣質中,那種在不同場合收放自如的從容和身上那股從容典雅的韻味兒.

趙得三打開了短信:小男人,在干嗎呢?下班了沒啊?

趙得三嘴角浮起一絲甜笑,心想蘭姐還很關心我的嘛,隨即給她回了信息:馬上下班了,蘭姐在干嗎呢?

很快任蘭就回信息給他:下班了陪姐吃個飯吧?

趙得三心想她還能記著自己,他感覺自己是幸運的,但又怕她和那些領導們在一起,就有所顧慮,回信息:蘭姐,你和誰在一起吃飯啊?

任蘭干脆打了電話過來,趙得三愣了一下,接上電話,任蘭說:"得三,中午陪姐吃個飯吧,就我和女兒兩個人,你來吧,多一個人有氣氛.

趙得三驚訝的問:"蘭姐,你還有女兒啊?你不是沒老公嗎?

趙得三很是好奇,蘭姐昨晚告訴他沒有老公的啊,哪里來的女兒?難不成是騙他?還是離婚了怎麼得?

任蘭輕笑一聲,說:"我女兒都十七歲,不過不聽話,不好好讀書,你先來吧,姐的事有機會慢慢給你說.

趙得三答應說:"那好吧,在哪里啊?"

任蘭聽見他答應了,開心的笑道:"解放路瀟湘會館,快點呀."

趙得三鬼笑說:"蘭姐,知道啦,馬上下樓就去打車."

趙得三掛了電話,心里樂滋滋的,沒想到蘭姐這麼有身份,這麼有氣質,這麼高貴典雅的有錢人,這麼快就對他有點依戀了,讓他有點喜不自禁.

嘴角帶著樂呵呵的笑容,趙得三起身出了辦公室,鎖上門,就吹著口哨下樓去了.在一樓樓梯口,碰見了張曉燕,趙得三鬼笑著問:"美女,吃飯沒啊?"

張曉燕一見趙得三就有點膽怯,心慌不安的搖搖頭說:"還沒,正准備去吃."

趙得三對她笑著,說:"那趕緊去吃吧,別餓著嘍."心里想著見蘭姐,就自個吹著口哨走出了煤資局大門,在門口攔了輛出租車,上去後給司機說:"解放路瀟湘會館."

褲兜里的山寨機有點厚,墊的他大腿生疼,趙得三掏出來往上衣兜里裝的時候又想到了里面記錄的王總犯罪證據,嘴角浮起洋洋得意的笑容,打開了錄像.這山寨機沒想到還有播放記錄功能,直接從他上次看的地方開始播放了,雙喇叭里突然傳來叫聲,趙得三嚇得連忙退出來了.

出租車司機從後視鏡里看了眼,開玩笑說:"手機上也能下片啊?"

趙得三尷尬的笑笑,說:"可以可以."

司機笑道:"現在的手機功能真多啊."

趙得三笑笑再沒說話,把山寨機裝進了夾克口袋里,心里回想著剛才看到的情節,張曉燕這麼漂亮的女孩子,怎麼能這樣.趙德三心里很不平衡,很不甘心.

車到了解放路瀟湘會館門口,一下車趙得三就看見了任蘭那輛奧迪.趙得三看車就知道這個人怎麼樣.一般情況下,開奧迪的人都是有品位的,像當年他爹那種暴發戶,開的就是寶馬越野車,家里三四輛車不是寶馬就是奔馳,不過現在連輛奧拓都沒了.

趙得三知道任蘭是個有品位的女人,有品位的女人有內涵,收放自如,他很喜歡,覺得自己真是走進了桃花林一樣,落魄失意的生活中出現了一絲曙光.

趙得三正要往進走的時候,任蘭從門里面出來,手里握著手機正要給他打電話,趙得三一臉愜意的笑,叫了他一聲.

任蘭抬頭一看,嘴角洋溢著溫馨的笑,說:"姐正准備給你打電話呢,你就來啦."

趙得三說:"蘭姐,你把你女兒也帶來啦?不會不好意思吧?"

任蘭臉上有點低落的神情,說:"好不容易跟她吃一次飯,她還不願意,從小沒怎麼陪她,對我沒啥感情,哎!不說啦,進去吧."

趙得三跟在任蘭後面走進瀟湘會館,上到二樓,來到包間門口,任蘭推開了門,趙得三在她身後跟進來,看見里面坐著的人是那晚在酒吧見過的那個小妹妹,他驚了一跳.

難不成這個十七八歲的小姑娘是任蘭的女兒?趙得三想著,感覺有點驚慌失措.

任婷正在玩游戲,還沒注意到趙得三,任蘭拉著木愣著的趙得三進來,笑著介紹說:"這是我女兒任婷,這是我朋友趙得三."

任婷本事隨意的抬眼,卻發現是趙得三,那天在酒吧里喝酒時認識的大帥哥?任婷瞪大了眼睛,一臉驚訝,不僅說:"怎麼是你啊?"

任蘭好奇的看看他們兩個,問:"你們認識?"

趙得三心跳加快,忐忑不安,佯裝笑道:"噢,不是,好像有次坐車的時候在公交車站見過一次面吧?是吧?"

趙得三心里驚慌的厲害,生怕任婷在她媽任蘭面前說出了真相,但他又一想,畢竟那晚發生那種事,她也不可能給任蘭說吧.

任婷瞅了他一眼,知道他心里不安,隨即嘴角帶著詭異的笑,點了點頭:"有次搭公交車的時候他踩了我的鞋,還不給我道歉!"

趙得三一顆懸著的心這才放了下來,長長出了口氣,任蘭見狀,笑笑說:"小趙,別緊張嘛,踩了就踩了吧,不打不相識嘛."任蘭還以為趙得三是因為見了她因歉意才長出了一口氣.

任蘭拉開椅子,招呼說:"小趙,快坐下來吧,你下午還上班呢,坐下來一起吃飯."

趙得三瞅了一眼任婷,她低頭假裝看手機,實則偷偷的笑他.

趙得三挨著任蘭坐下來,告誡自己,在任婷面前一定不能對任蘭做出什麼過分的動作來,一定要表現得斯文一點才行.

坐定後,任婷用水汪汪的大眼睛掃了一眼趙得三,問任蘭:"媽,你怎麼和他認識的呀?"

任蘭給趙得三把密封的筷碗碟拆開,對任婷笑著解釋:"他呀,在煤資局上班,是王總的秘書,我因為公司的事兒常要往煤資局跑,一回生二回熟了就."

趙得三斟了杯茶給自己,抿了口,壓了壓神兒,假裝隨意的掃了一圈包廂,笑道:"這包廂環境不錯."

趙得三突然覺得老天也算是公平的,讓他從小時候的嬌生慣養享盡人家富貴到成人後家業被封,落魄衰敗,卻讓他在得到一份高枕無憂的輕松工作時也機遇不斷,更離奇的是竟然認識了蘭姐這麼有氣質有內涵的女強人.不過他對蘭姐還帶著點那種迷戀的感情因素,對任婷純粹是因為腦子發熱,犯了錯誤.

趙得三吃飯時不時偷偷看一眼任婷,覺得她很放得開的,那晚的事兒好像沒發生一樣.心想現在女孩子也真是開放,才十七歲就生活豐富,也不怕壞人,他並不感到自責,他覺得那晚即便他饒了任婷,聲色犬馬場所里那些虎視眈眈的男人肯定不會饒了她.

任蘭給趙得三夾了塊排骨,問他:"今天王純清那兒沒什麼動靜吧?"

趙得三想了下手機視頻里王八蛋和張曉燕說的話,就說:"沒,我們領導今天問綜合辦了,還沒市委的紅頭文件下來."

任蘭抿了口水,放下杯子,說:"那就好,姐還怕老王有消息了不通知我呢."

趙得三臉上帶著鬼笑,說:"怎麼會呢,我們領導和姐的關系非同一般呢."

任蘭瞋了趙得三一眼,他臉上的笑容只有她明白是什麼意思,但女兒在場,又不能表現的太過親密,就忍住了沒罵他,努了努嘴,說:"你是你們領導身邊的紅人,是心腹,姐那件事兒也要靠你透露消息呢."

兩人聊得話題任婷一點也不感興趣,感覺自己被冷落了,努了嘴生氣的說:"媽,能不能別談你公司那些破事兒了,吃個飯都不能消停一點,光想著掙錢!"任婷一直以來對任蘭頗有怨言的,覺得她只是個見錢眼開的女人,完全不顧自己女兒的感受.

但任婷哪里知道,任蘭今天所做的一切,都只是為了複仇,為了把林家搞垮,但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從她忍受屈辱在市委辦公室工作時被劉建國玷辱,忍受屈辱做了他五年的工具,才在他的幫助下涉足了煤資行業,現在做到這個份上了,哪里還能半途而廢前功盡棄呢.

任蘭見任婷努嘴瞪著她,就笑呵呵說:"好啦好啦,吃飯吧,不說那些事啦."

趙得三隱約覺得這母女的感情就像任蘭說的,沒啥感情,突然之間覺得任蘭也很不容易,和張姐一樣,一個人把孩子拉扯大,真的不容易.

趙得三特有眼色,就打著圓腔笑呵呵說:"吃飯吃飯."給任蘭和任婷每人夾了一筷菜,搞的她們兩面面相覷,都瞬時一臉輕笑.

任婷雖然才十八歲不到,但畢竟九零後的孩子們思想比較新潮,有些話題已經是他們在課余飯後的談資了,根本沒有秘密一說了,所以任婷對那晚喝醉後和趙得三發生關系,她並沒放在心上,反倒覺得自己已經長大成人了.

趙得三偷偷掃了一眼任婷,發現她也在看自己,怕被任蘭看見他們這眉來目去的樣子,就低下頭,吃了一口菜,咽得嗆起來.

任蘭關心的說:"小趙,慢點吃,看把你咽得."伸手給他在背上輕拍起來.

任婷看著她媽這麼關心趙得三,不免打諢說:"媽,你還聽關心他的呀."

任蘭尷尬的笑了下,連忙收了手.

趙得三怕應付不來這她們,心里有點忐忑不安,說:"我上個衛生間去."拉開椅子心驚膽戰的出了包廂,長出一口氣,去衛生間撒了個尿,在洗手池洗手,見任婷就走進來了.

趙得三對她呵呵的笑了笑,說:"沒想到你是蘭姐的女兒啊,太巧了."

任婷站在他身邊,擰開籠頭,搓洗著手,斜睨了趙得三一眼,輕笑說:"你也太不夠意思了,那天晚上把人家灌醉玩了,一早還不等我醒來就閃人了!"

趙得三一副無賴樣,呵呵的笑道:"我這不是要上班嘛,哪像你這麼自由啊."

任婷撇撇嘴,說:"你是怕我纏上你吧?真是的!本小姐才沒那麼無聊呢!"

趙得三嘿嘿笑著說:"哪里啊,我一天比較忙嘛."

任婷洗完手,給他朝臉上甩了一把手上的水漬,天真活潑的咯咯笑著跑出去了,趙得三叫住她,懇求說:"千萬別給蘭姐說我們那晚的事兒啊,要不然我得丟了飯碗."

任婷回頭眉開目笑,說:"放心吧,我才不會說呢,我媽知道了還不罵死我!"

趙得三等任婷回了包廂去,過了一會才點了支煙,壓著有點緊張的神經,一副淡定的樣子走進包廂里了.

重新坐下,趙得三心情放松了不少,畢竟任婷不會給蘭姐說那件事兒,他就不那麼提心吊膽了.

趙得三的言語一直都很幽默,氣氛不一會就給挑逗開了,任蘭和任婷母女兩被他詼諧幽默的談吐逗得不時哈哈大笑,母女兩笑起來風情各異,一個是洋溢著青春活剝的氣息,一個是散發著成熟迷人的韻味兒.

氣氛很活躍,趙德三心里甜滋滋的.

上篇:第十一章商議大事    下篇:第十二章曲意逢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